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苍竞】一个关于卖参的故事

[复制链接]
查看: 955   回复: 2
发表于 2023-1-15 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个是某群里的朋友“为了颜王帝君”提供的梗,我拿来开了一辆废车……

纯恶搞+车,毫无剧情,角色ooc,全员降智,求轻喷。
==================================================================

御兵韬早上起床,就觉得有点低血压,头晕胸闷,心想难道是最近熬夜写公文闹得,果然人年纪大了不能天天加班——赶明儿再去琅琊参号买点参茶去。
话说还是某王爷有先见之明,提早退休,下海经商,几个月前见过那人一次,还是那么肤白貌美……啊呸……神采奕奕,再回头照照镜子里的自己,抬头纹好像又长了一条,同为智者,怎么差别这么大呢,真是久宦红尘催人老啊!
打起精神走进国师办公处,一进门,赫然发现苗王坐在他的位置上,满身肃然,脸色黑中带绿,好像刚吃了一个默苍离。
御兵韬吃了一惊,赶紧行礼:“王上御驾亲临,可是朝中有事?”
苍越孤鸣一言不发,盯着他看了半晌,直看的御兵韬背后发毛,心想难道是墨家那几位又搞事了?王宫财政赤字了?还是千雪王爷又对王上催婚了?正揣揣间,只见苗王把一封信推到他面前:
“若非遥星公子这封信送错了地方,孤还不知道军师一直与前朝余孽有联系。”
御兵韬打展信一读,漂亮的水纹笺上几行行书大喇喇映入眼帘:“小楼一别半载,不知竞日好友近况如何,军师再与好友相晤时,请代某致意……”
御兵韬顿时眼前一黑,不是吧!别小楼你寄信看清地址啊!
“孤王一向信任军师,也希望军师不要对孤有所欺瞒。”苗王目光灼灼,不怒而威:“这封信,军师作何解释?”
“这……属下……”御兵韬第一次感到话术的匮乏,虽说苍越孤鸣心性宽仁,自登基以来,除了处置女暴君等人,并未大张旗鼓地搜捕北竞王余党,但若是被“篡逆”舞到脸上,还跟朝中重臣有关,那就不是一两句话能解决的小事了。
想来想去还是坦白从宽,御兵韬单膝跪地,俯首道:“臣有罪,请王上降罪。”
“看来孤王猜的没错了。”苍越孤鸣端坐在上,声音听不出喜怒:“……呵,所有人都知道,唯独孤王不知道,真是……”
御兵韬咬咬牙,道:“臣知罪,但臣与呃……那人只是一些私人的往来,绝对无关朝中之事!”嗯,当然,像勘察各部、筹算财税、以及商量在各世家大族中寻找年貌相当性格合宜的妹子,好让苗王早日成家等事务,都是在王庭之外进行的,怎么能算朝中之事呢?
苍越孤鸣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那人现在何处?”
“呃……那人现居东苗边境的桃李镇,琅琊居。”对不起王爷,做臣子的不能欺君啊。
“他化名为何?”
“……单小楼。”
“单小楼,别小楼……哼,现从何业?”
“卖参。”
“卖……”苍越孤鸣的声音忽然卡住了,半晌没说话,御兵韬疑惑抬头,只见年轻的苗王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震惊,继而震惊转为愤怒,再转为怒不可遏:“大胆!你明知如此,为何不早报?!”
“这……”不是,王上,反正你当初下不了手现在多半也下不了手,我早告诉你有什么用呢?
苍越孤鸣从椅子上跳起来,大踏步冲出门,身边带起一阵疾风,差点撞到闻声而来的风逍遥。
“诶,王上?”风逍遥见苍越孤鸣怒气冲冲而去,莫名其妙地探进来一只脑袋:“老大仔?你没事吧,王上怎么啦?”
御兵韬站起来,拍拍膝上的灰土,叹了口气:“没事,唉……”
看来今年是买不到参茶了。

琅琊居是远近闻名的高档参药礼品店,与寻常参号不同,店老板把药店做出了奢侈品专卖的派头,店铺装修典雅,陈设精致,还为贵客提供兼顾舒适与隐私的茶室,供品参、饮茶、商谈之用,虽然价格自然也水涨船高,但在业界口碑极好,每年的新品甚至需要排队预约才能买到,被称作“人参中的爱马仕”。
所以当一名身材高大,披着黑色斗篷的男子踏入店门时,迎宾小妹芸娘赶忙满面笑容地迎上去:“这位客官万福,客官是第一次来吗?是朋友推荐来的?有没有相熟的堂倌儿?”
堂倌儿是当地对跑堂伙计的叫法,然而这话听在苍越孤鸣耳朵里,就变成了:“小伙子第一次来嫖啊?有相好的姑娘吗?”
他强按怒火,佯装随意地打量了一下室内环境,嗯,还挺高雅的,不像民间话本里那些藏污纳垢之地,但据说有些高档的勾栏院会为了迎合上等客人,刻意装潢……呵,该说庆幸那人还不至沦落到底吗?目光再移到面前这名女子身上:相貌清秀,略施粉黛,身材窈窕,玲珑有致,脸上挂着专业的甜美笑容……若对方是个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可能当即就拜倒在石榴裙下了,但苍越孤鸣却早已不是懵懂愣头青,他现在只想把这个地方砸烂……不对,先抓住人,再砸烂,还要砸的稀烂!
于是他冷冷地说:“没有。”
原来是新顾客,芸娘立刻打点起十二分的精神:“那让奴家为您介绍一下吧。本店为诸位贵客量身打造了多款套餐服务,有28贯的芳华活力套餐、68贯的倾慕心选套餐、288的白金臻享套餐、还有最新推出的888钻石至尊全明星奢宠套餐……”
苍越孤鸣:“……花样还挺多。”
“那当然,我们一直遵循顾客至上的原则,为了适应不同顾客的口味和需求,设计了多样化的高品质服务……”
苍越孤鸣不耐烦地打断了她:“你们这有男的吗?”
“啊哈?”芸娘眨眨眼睛,一时未能理解,对方脸色阴沉,仿佛对她的接待极为不满:“我找男人服务,有吗?”
芸娘火气“蹭”地冒出来,这年头当个导购还遇到性别歧视了?真想给他个大比兜。然而念及“顾客就是上帝”“和气生财”,她还是勉强压下脾气,僵硬地笑道:“原来客官喜欢同性服务,品味真是与众不同……啊,我没别的意思,我这就去为您叫个男倌儿过来……”
还真有男倌儿!苍越孤鸣心中一沉,联想起一些小说话本里的“南风馆”,原来还是男女开在一起的,真是低俗不堪、败坏世风,看来必须让铁军卫来一次全国性的扫黄行动了。
他叫住芸娘:“等等。”
芸娘回头,只听这黑衣客人道:“我不要别人,我找单小楼。”
???芸娘秀眉一蹙,直接找东家,若非大客户,便是来挑事儿的。她心念电转,笑道:“原来是熟客啊,可不巧,单先生正在招待别的客人,您看要不要换……”
谁知这句话仿佛点燃了火药桶,来人身躯一颤,怒火顿时烧红了眼眶,一把抓住她的手:“他在哪儿?在接待谁?”
芸娘纤纤弱质,哪经得起苗王一抓?只觉得自己的腕骨都要碎了,她毕竟还只是个不满双十的年轻姑娘,何尝见过这种场面,当即吓得哭都哭不出来:“单、单先生在二楼天字间……”
苍越孤鸣一把甩开她,拨开赶过来拦阻的店内伙计,风驰电骋地冲到二楼,天字号房倒是好找,就在走廊正中一间,然后“砰”地一脚踹开门。
竞日孤鸣下午约了养生按摩,此刻正光着脊背趴在床上,美美地享受按摩师专业的苗疆古法推拿。苍越孤鸣刚冲进门,顿时被一片白花花的皮肉刺痛了眼:他爱过、恨过、纠结过、思念过的那个人,此刻正衣衫不整,以他从未敢肖想过的姿态,在床上任一个陌生人上下其手,肆意轻薄。
苗王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他冲过去一把提起床前的陌生男子,左手堪堪扬起,“苍狼???”身后一声熟悉的呼唤唤回了他些许理智,苍越孤鸣的手掌握拳又松开,终于怒哼一声,转手将那吱哇乱叫的男人丢出门外,同时重重甩上门,顺手还在门锁上留下一道虚空灭气劲,除非有人以星辰变破门,否则别想打开。
竞日孤鸣也刚从苗王突然出现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不过他性格沉稳,倒也临危不乱,一边起身去找自己放在一旁的外袍,一边佯作无事道:“原来是王上亲临,小店真是蓬荜生辉,敢问王上是有何需要呢?”
殊不知他这姿态看在苍越孤鸣眼里,不啻于火上浇油,苍越孤鸣气的发抖,上前一把抓住他找衣服的手,哑声道:“你、你就这样自甘堕落!做这些……下作生意……真是丢尽王族的脸!”
???竞日孤鸣听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好端端的卖人参,怎么就下作了?琅琊参号近年来生意做大,员工众多,需要他亲自下场跟人扯皮的机会也越发的少,故而他的话术比当苗王时还不进反退,被好侄孙言语冒犯,登时有些上头,不假思索地反问道:“草民不过卖个参而已,王上何必大动肝火?再说草民亦不是王族,无论做什么生意,都不至令王室有失颜面吧?”
这几句话简直是在苍越孤鸣的雷点上蹦迪,年轻苗王几乎当场爆炸,一把将还裸着上半身的竞日掼倒在床上,摁住他开始撕裤子:“好,既然你觉得卖给谁都无所谓,那不如卖给孤王,孤王多给你赏赐!”
竞日孤鸣这才觉得不对,刚想说话,“呲——”地一声,单薄的下裳已经被撕开一个大口子,这下从本来半裸变成几乎全裸。竞日出身高贵,养尊处优,饶是当年败退隐居,也没受过这等侮辱,气得连骂人都不会了,反手一巴掌拍在苍越孤鸣脸颊上。
苍越孤鸣挨了一巴掌,脸色更加阴沉,他抿着嘴一言不发,右手抓住竞日的手腕,把他反扭着按在榻上,左手从几成碎布的下裳中探进去,拨开两片浑圆臀肉,粗暴摸索了几下,便一指插入还干涩紧绷的菊蕾。
竞日孤鸣浑身像触了电一样绷紧了,这种情况完全超过他的底线。他费劲地想挣扎起来,但苗王轻易用一只手镇压了他,那根手指还在那本不该接受异物的耻处抽动探索,甚至不顾那可怜菊口的惊惧收缩又强行塞了一根手指进去,短短几息就搅得竞日额头上渗出冷汗:一半是疼的,一半是吓的,乃至他开口的时候听见自己的声音都在发抖:“苍狼……放开!滚出去!”
这种威胁对现在的苍越孤鸣来说毫无说服力,反倒令已陷入狂暴状态的狼更加易怒。苗王在祖王叔体内扩张的动作极为粗鲁,仿佛要将自己此时的悲愤、嫉妒和绝望统统倾泄进去。“他给别人睡过了。”他痛苦地想,这个念头像一根针在扎他的脑仁,他甚至不敢设想那些爬上他的床的都是些什么人——他向来俊美、高贵、温文尔雅、又心狠手辣的祖王叔,即使是在他最深的那些噩梦里,他也是高高在上,顾景徘徊,带着清艳而怜悯的微嘲,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尘埃里苦苦挣扎的自己。但现在随便什么人,花个几十、几百贯钱,就能恣意享用他的身体,抚摸他的任何一处肌肤……这一事实激起的冰冷恨意几乎将年轻的苗王逼疯,让他一时间恨不得将自己、竞日孤鸣、和这个世界都毁灭掉。
“苍狼……你等等,听我说……”竞日从痛得抽气的齿缝里总算挤出一句话:“你是不是误会了……”但此刻精神几近崩塌的狼王显然没有从他的只言片语中接收完整信息的能力,苍越孤鸣只觉得祖王叔等下要接受他自己的地方还是太紧,抬眼见床头柜上还放着一罐油脂——那是刚才按摩师留下的润肤按摩油,作风俭朴的苗王并不认得,但顺手挖了一大块,无色无味,也不刺激,正好堪用,便用手指直接填进去。竞日被这冰凉的感觉又激得一颤:“小王八蛋!住手!用用你的脑子……”
剩下的话被压过来的嘴唇堵在喉中,苍越孤鸣捏着他的下巴,扳过来噬咬般地吻他,搅弄他的舌齿,夺走他的空气,直到竞日孤鸣觉得自己快窒息了才松开手,任他趴在床上大口喘气。竞日头晕目眩间,腰臀又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提起,接着就被一根灼热的、木桩样的东西硬生生撕开了身体。
“!!!———”人在疼痛到极处的时候,往往是发不出声来的,竞日孤鸣觉得自己仿佛被串在烧火棍上的鱼,他痛的不能动,脑子里嗡嗡的,比疼痛更甚的是被强暴的屈辱感。苍越孤鸣这边也没舒服多少,那地方本就不适合交合,虽然有过扩张和油脂,但仍然太紧了,夹得他背后起了一层薄汗。但占有和惩罚的欲望完全压过了疼感,苗王执拗地挺身直入,强行拓开那从未被人探访过的窒隘甬道直达深处。柔嫩的肉壁紧紧绞住着他,在疼和热之外还激起急不可耐的冲撞和发泄渴望。他低头看向竞日,他的亲人、爱人和仇人正被迫雌伏在他身下,汗湿的乌发杂乱贴在他皎月般的侧颜上,有一种凄艳的美。他忍不住俯身下去,含住那人一缕头发,像他少年时在某个懵懂的冬夜,偷偷含住祖王叔的一缕碎发一样。他浑身热得发烫,祖王叔后背的肌理却似软玉般温凉,但转瞬间,这块美玉曾经被许多陌生人放肆猥亵的联想又灼伤了他,他一下子被点燃了,狠狠按住他,依循本能疯狂地抽送,攻破他的忍耐,镇压他的反抗,直撞得身下人发出支离破碎的喘息和呜咽——这是被挑衅的狼王在贯彻自己的权威。
竞日孤鸣觉得自己是在受刑——当年撼天阙曾经对俘虏的他方士兵施以木桩酷刑,现在苍狼也这样对他,只是不同于撼的毁灭,新狼王更噶意征服。苍越孤鸣沉重的喘息声从背后传来,男人按着他的肩膀,迫使他跪伏着承受一切:他撞击的力道极大,把竞日孤鸣撞得像在惊涛骇浪中挣扎的船,身体不断向前滑去,又被捏住腰胯拖回来。这场粗暴而漫长的交合起初带来的只有痛,等连疼痛都开始麻木的时候,便是粗硕硬物碾过体内深处引发的一阵阵生理性惊厥,有液体随着椿具的每一次进出渗出来,顺着大腿流到床上,带来失禁般的羞耻感。竞日一开始以为是流血了,低头看去才发现是刚刚被苍狼灌进去的油脂被磨的融化了,混着透明的不知什么体液流下来,淫靡得令人害怕。他惊慌地扭过脸去,却被苍越孤鸣从背后搂着抱起来,整个人坐在他身上,这个姿势令君王的“长剑”进的更深——
“有没有人这么干过你?”苗王的嗓音低沉而带着情欲的沙哑:“喜欢这样被操吗,祖王叔?”
臭小子从那里学来这些浑话!
但竞日现在没精力去喝斥他,他整个人都被拿捏得过分,苍越孤鸣轻易就能托起他,然后松手,利用重力的作用把他贯穿,这样往复循环个几轮,竞日已经开始哆嗦着求饶。但即使示弱也丝毫没有引起苍狼的心软,反倒令他更发了狠地干他,还故意去揉捏他的胸乳和阴茎——大约是发现这样做能让他哭得更动听。到了最后,竞日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流了泪,也不知道自己神志不清地说了些什么,反正他浑身都一塌糊涂,不成样子,直到苍越孤鸣像一头真正的公狼那样叼住他的后颈,在他体内开始漫长的射精,一股微凉的冷意从尾椎骨蔓延上来,竞日孤鸣微微颤抖一下,也跟着射了。
高潮耗尽了竞日孤鸣最后一丝体力,他往下滑的时候苍越孤鸣一把捞住他,搂着他侧躺下来。两个人身上都粘哒哒的,他累得不想管,只想睡觉,睡死了最好。苍越孤鸣的胸膛从背后紧紧贴着他,紧促有力的心跳也慢慢缓和下来。
“祖王叔……”年轻的苗王似乎冷静下来,却更用力地抱紧他。
竞日孤鸣懒得理他。
苍越孤鸣此刻却理智回笼,他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讨好地蹭着祖王叔的后颈:“祖王叔,对不起……”
“…………”
“苍狼并不想这样对你,但是……苍狼一想起你那样作践自己,就好难受……”
作践你个大头鬼!
竟日孤鸣忍无可忍,终于哑着嗓子开口:“苍越孤鸣,你到底以为我是卖什么的?”
“……?御兵韬说,你沦落在此……卖身?”
“卖参卖参是人参的参!!!我是卖人参的!苍越孤鸣,你头壳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脑子拿去涮火锅了吗?!!!”

千雪孤鸣从还珠楼回来,惊见好侄子苍狼面色如土,眼圈乌黑,还以为苗疆要亡国了,之后追问军师才知,是因为苗王深感自己才德不足,决定每天除批奏折外,还要把苗太祖的《太祖圣训》抄写一千遍,用以自诫。
“夭寿哦!好好的抄什么圣训啊?铁骕仔你不要忽悠我,苍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啥要抄书?”
“大概是因为不抄完,王上就再也买不到参茶吧……”
“什么?喂,你别走,把话说清楚!喂!”
殿外的花园里,一只鹦鹉此刻正站在鸟架上,开心地叫喊着:“卖参!卖参!上好的人参!”




评分

参与人数 4威望 +40 收起 理由
江左 + 10
riverlll + 10
逸云 + 10
行雨 + 10 优秀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8-25 10: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哈太好玩了苍狼你平时都看些啥(指指点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19 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所以最终还是要抄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julie1925

楼主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