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苍竞】白雪公主

[复制链接]
查看: 1624   回复: 0
发表于 2022-10-16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苍狼第一次演话剧是在幼儿园。

苍狼读的幼儿园是祖叔叔亲自给他挑选的。

他自小就被自己父亲丢给了祖叔叔带,颢穹每天忙得昏天黑地,而他祖叔叔却是一个富贵闲人,无聊得每天自己和自己对棋打发时间,更是养成了摧残祖国的花的爱好。接到苍狼更是喜出望外,当即便唤来金池调出了所有幼儿园的资料,拿着笔,一个一个比对着研究。

苍狼抱着牛奶乖巧地坐在一边,看着祖叔叔绸缎似的长发,心里痒痒的,浑然不觉美人笔下死死圈定了自己未来几年的命运。



平心而论,苍狼的学校当真不错,昂贵的学费换来的是完备的设施与高质量的师资队伍,学校以寓教于乐为宗旨,双语教学,同时注意培养小孩子的各方面能力以及学习兴趣,端的是各种高端气派,绝不让学生输在起跑线上。

自然而然,学校各种活动自然也应接不暇。

苍狼读了没多久,就遇上了一年一度的庆典,按照惯例,除了园方邀请的嘉宾之外,还需要小朋友自己表演几个节目。

苍狼这一届,讨论了许久之后,决定演一个剧情简化版的白雪公主。只是女主不好确定——小小的孩子已经有了模糊的性别意识,十分抵触反串的这种艺术行为。

于是这个任务落在了苍狼为代表的几个“乖孩子”身上。

苍狼运气一向很好,但这次和一组抽签的是同班的俏如来——没错,自从把苍狼送来了这里,他祖王叔打着“不能让小苍狼孤单”的旗号,凭借出色的口才,成功鼓动隔壁集团的史艳文把孩子也送了过来。

史艳文其人,当真美艳斯文,文武双绝,是A市的风云人物,一家子的八卦更是妇孺皆知,闲来无事时随便找个茶馆点一壶茶坐一下午,便能把他们的恩怨情仇爱恨纠葛听个八九不离十,更有广大劳动人民的想象结晶搭配食用。

可惜人无完人,与史艳文传闻中光风霁月的人格和团结人心的高超能力不同,史家可谓是一团乱麻,史艳文忙着处理家事和工作,干脆把长子扔到了相识的默教授家里,刚好和同时寄养默家的上官鸿信凑了个堆,还欣慰地表示精忠有同龄人陪着长大了,自己终于放心了。

默教授不置可否,只是索性把上官鸿信也转到了与幼儿园同地的小学,方便接送。



俏如来和苍越孤鸣两个小朋友,家世相仿,年龄相近,经历相似,很快便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但是不包括现在。

两个人面对面站在办公室,苦大仇深地盯着眼前的纸团子——女孩子们有自己的节目,所以白雪公主只能在他们之中产生了。

苍越孤鸣牢牢地记着自己祖叔叔夸过的话,怎么说来着,“天运过人”,他听不懂什么叫天运,于是竞日孤鸣耐心地给他解释,就是自己不想要的都能丢给别人的意思。

祖叔叔说得一向很对。

于是苍狼十分有绅士风度地让俏如来先选,嫩生生说祖叔叔说要照顾史家弟弟。

然后在老师们的交口称赞中,下一秒就呆住了——俏如来手上抓的白纸上什么都没有。

苍越孤鸣,第一次在学校哇一声哭了出来。



下午放学祖叔叔破天荒没有来接他。

俏如来的监管人也照惯例没来接他。

两个小朋友站在幼儿园门口等着,苍越孤鸣还抓着纸团,抽抽噎噎地揉自己眼睛,看也不看旁边的俏如来,委屈得不得了,恨不得立刻扑进祖叔叔怀里哇哇大哭。

俏如来在一旁暗中观察,抓着自己小书包的带子,犹豫要不要上前安慰一下自己刚刚遭受巨大打击的小伙伴。

可是他也不想演公主啊。

而且是苍狼让他先选的。

今天苍狼一下午都没和他说话,更是直接把自己之前送他的小皮球丢了回来。

俏如来也很委屈了。



很久之后终于来了一位家长。

来的既不是竞日孤鸣,也不是默苍离。

是祖叔叔家的保姆。

苍狼虽然对来的不是祖叔叔十分失望,但自己能比俏如来先走这一点,还是让他勉强找到一点优越感。

他也不和俏如来道别,背着祖王叔亲自给自己选的小包包跳上了轿车,嘭地关上了车门。

俏如来礼貌地给保姆打招呼。

苍狼假装没听到,只闷头坐着想车怎么还不开,盘算着要和祖王叔诉诉苦,结果还没想完,身侧门又被拉开了,保姆亲自把俏如来抱上车,笑道:“默教授也在家里。”

苍越孤鸣,身边坐着俏如来,更加委屈了。



竞日孤鸣正在和默苍离下棋,旁边坐着上官鸿信。

两个人一个无所事事,一个刚好休假,两个人都懒得出门,默苍离又不想呆在家里被杏花念叨,索性来找竞日孤鸣下棋。

两个人从下午下到傍晚,完全忘记了自己家里还有小朋友。

最后还是上官鸿信自己找了过来,礼貌地敲门,对金池说自己要找师尊,两个人才勉强从棋局中分出一丝心思,惊觉已经到了放学时间了。

竞日孤鸣啧啧称奇,说苍狼刚来几天,自己还不适应所以一时忘记了,默教授都养了半年了,怎么还这么容易忘事?

话里话外都是挑衅。

可惜默苍离不是那么容易被挑动的人。直接无视他叫来金池,拜托对方接孤鸣家小公子的时候顺便接一下自己家的小朋友。

金池掩嘴一笑,看了一眼竞日孤鸣便去安排了。



苍越孤鸣一看到自己祖叔叔,憋了一路的委屈突然就存不住了,直接哇地一声哭着扑进他怀里。

竞日孤鸣被吓了一跳,也摸不清发生了什么,只好摸摸他的头小心哄他,一边擦眼泪一边问他怎么了。

后面的俏如来礼貌地上前,挨着给两个长辈问好,又乖乖地顶着上官鸿信的不善的目光站到了默教授旁边,嫩嫩地在苍狼的抽噎声中解释了事情原委。

苍狼的抽噎声也小了下去,无限委屈地抓着竞日孤鸣衣服,偷偷给自己擦眼泪。

“噗。”竞日孤鸣听到苍狼抓到白雪公主时,终于憋不住笑了一声。

默苍离听着也翘了一下嘴角。

下一秒竞日孤鸣感到怀中暖暖的小身躯僵住,连忙又憋了回去,开始绞尽脑汁又亲又哄地劝崽子。

默苍离倒是没有这个烦恼——他带的两个学生在他面前乖得和鹌鹑一样。不过他瞅了一眼俏如来,十分遗憾看不到俏如来扮女孩子的样子。

俏如来背上一寒,连忙转移话题,磕磕巴巴说老师说话剧还可以邀请家人参加。

默苍离精神一振。

上官鸿信往后缩了一点。



几天以后,大致的安排表出来了。

苍越孤鸣无可选择地演了公主,王子经过默教授的一番运作给了上官鸿信——作为家属以及优秀毕业校友参加。俏如来作为园方的小主持就只客串了一个小角色。

谁知到了演出的一天,苍越孤鸣在家里哭哭啼啼地不肯去,说小朋友都会笑话自己是女孩子。竞日孤鸣没有办法,软声哄他祖叔叔就喜欢女孩子。

苍狼一愣,立刻哭得更伤心了,说自己是个男孩子,祖叔叔不喜欢自己了。

竞日孤鸣无法,只好改口自己只喜欢苍狼,苍狼是男孩子自己就喜欢男孩子,是女孩子自己就喜欢女孩子。

他把苍狼抱在怀里哄了又哄,十分有耐心。

旁边(被迫)来接公主的王子看得十分眼热了。

上官鸿信自认为是个成熟的二年级学生了,但还是压抑不住自己心头一丝拉的嫉妒之火,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谁想和矮子演话剧啊。”

一句话落在油锅里。

竞日孤鸣,功亏一篑。



晚上表演,竞日孤鸣目送苍狼揉着红红的眼睛被牵到了准备室。

“哄好了?”身边突然有人发问。

竞日孤鸣懒得回头:“自然。”

旁边的人不说话了。

台上的小朋友在卖力地表演,苍狼本来就比上官鸿信小一点,矮了他一个头,又生的粉雕玉砌,穿上蓬蓬的公主裙,还真的像个可爱的公主。上官鸿信则穿着一身王子服,在一群幼儿园小豆丁当中格外鹤立鸡群,两个人站在一起,远远看去竟格外相配。

站在下面的两个伪.家长竟一时都有点满意。

苍越孤鸣眼圈还是有点红,站在塑料的“水晶棺”旁边,笨拙地牵着裙子,给王子行礼,有点磕巴地念着台词。

光从舞台上方打下来,柔和了他的表情,一时间真的像被俊俏心上人感动得红了眼眶的美丽公主。

偏偏竞日孤鸣一眼就看出他心里的不甘愿,忍不住笑了起来,起身往外走。

默苍离不拦也不问。



话剧结束了,苍狼强忍着谢了幕,就牵着裙子跌跌撞撞地跑下去找祖叔叔。

去休息室的路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太长太乱了,苍狼心跳得仿佛在耳边鼓噪,又见面心切,总是忍不住快一点、再快一点。

转角时过于着急,苍狼终于失去了平衡,脚一滑便要跌下去。

跌进了一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

苍狼愣愣地抬起头,刚刚害怕紧张得直接停止的心突然又恢复了跳动,而且越跳越快,几乎快蹦出了小小的胸膛。

今晚月色太明亮了,明亮得苍狼不敢直视,月光从旁边的窗户透进来,洒在来人的脸上,熟悉又陌生,让他再一次发现了自己祖叔叔有多好看。

他穿着一身宫装礼服,轻轻亲在苍狼的额头,声音动听得像童话里的那只黄莺:“我来接孤鸣家的小公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