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夜雨打琼枝

[复制链接]
查看: 180   回复: 2
发表于 2022-8-18 00: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名祖王叔爱的教育

山中多雨,傍晚屋外便响起沙沙声,近中夜时雨势渐大,扑打在树叶之上哗哗作响。竞日早闩了门,着单衣在屋里看书,忽听见门外小狗低声叫唤,本以为是小狗打翻了食盆,但小狗吠叫不止。他犹豫着打开门,门外横卧着一条黑影,走近看是个人,上半身在檐下,下半身还淋着雨,大雨也掩不住他身上的血气。
一手举着风灯,竞日将那人脸托起一看,竟是他的好侄孙苍狼。
苍狼中的那刀虽然深,却未伤及内脏,倒在竞日家门口也是因长途奔袭外加失血导致的体力不支,因此竞日给他包扎完,又给他灌下一碗又腥又苦的药后,他很快就醒了。刚苏醒时视线还有些朦胧,他看见竞日背对着他,苍狼艰难地微微一笑。竞日拧干帕子,回头见到苍狼,疑惑道:“笑什么?”
苍狼摇头。竞日走过来给他换了额上的毛巾——苍狼失血过多,发了点低烧——又掀开看了看他包裹好的小腹,确认没有血迹渗出,才说:“被人伤成这样,差点死了,还很美么?”
“对不起。”
“跟我说对不起做什么。”
“让祖王叔担心了。”
竞日不知该不该说“其实也没有很担心”,只好转移话题:“怎么到我这里来?军师呢?”
“失联了,回大营的路上怕有埋伏,只好先到这边来。”苍狼紧皱眉头,闭着眼调息。
竞日又在心里叹气:“你过来走了多远?”
“三百里。”
竞日差点咬到舌头:“你怎么过来的?”
“骑马。”
“马呢?!”
“跑死了。”
竞日真的恼了。他发起脾气来倒是骂人也打人,只是终究不雅,发脾气的对象又是侄孙兼病号,因此他只是默默压住火气,起身走了。
苍狼连忙问:“祖王叔要去哪里?”他挣扎着想起来,扯动伤口,痛得又躺下了。
竞日只好叹气:“休息。”
“麻烦你了么?”
竞日回过头,脸上有些讶异之色,二人相对静默,苍狼这才讪讪道:“……祖王叔晚安。”
苗王休了两天病假,到底是年轻,已能下床活动,皮外伤还好说,只是混战中苍狼中了一掌,想必受了点内伤,一直觉得心口隐隐约约地痛。
竞日端了药,掀开帘子进屋里来,看见苍狼正在整装,苍狼见他进来,起身朝他点点头:“祖王叔,这两天多谢你。”
竞日皱眉:“你伤还没好全,怎么要走?——联络上军师了么?”
“没联络上也要走,军情紧急,耽误不得。”苍狼将匕首插进腰间刀鞘站起身来,起势太猛扶着墙缓了一刻。竞日板着脸上前扶着他肩膀往下一按,吞了口气,才柔声道:“没头苍蝇似的,能做什么事?连外面情报都没打探清楚,贸然行动被敌人捉去还要连累军师救你。”
苍狼凝视竞日,道:“苍狼虽然不济,绝不会受人俘虏。”
竞日道:“地门。”
苍狼的脸上露出一闪而逝的羞恼,随即正色道:“不会有第二次。”竞日倒是在心里夸赞了一下侄孙——还是成长了,若是几年前被他这么取笑苍狼必得忸怩一阵。他盯着苍狼的嘴唇。嘴皮干得发白,被咬得渗出丝丝血痕,显是焦虑之极。他心中那多余的怜爱又占了上风。
按捺住教育孩子的心,他再劝道:“吃了午饭再走吧。”
“不了,多谢祖王叔。”苍狼苦笑,正要越过他出门,突然停下步伐,回转身来抱了抱他,“苍狼很久没来看祖王叔了……等这次事情一过,一定多来陪你。”
竞日叹气:“那带些干粮走吧。”他从怀中变出一个纸包,苍狼捏一捏,是两块厚实的饼子,竞日又将药碗递给他,苍狼两口灌了,一抹嘴,最后看一眼竞日,自出门走了。
竞日洗了碗,门外传来一声闷响,他慢悠悠沥干水收拾好药罐,才去捞他倒在门口草垛里的侄孙。

苍狼惊醒,他记得自己中了迷药,但脑袋并不昏,想必不是伤人的药,不由略放下心来——要是在重归于好且有了超越亲情的关系后祖王叔还能再下手害他一次,自己做人也未免太没意思了。但此时自己上半身趴在床上,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双腿跪在地上,仿佛也不是很令人愉快的场面。
“醒了?”竞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祖、祖王叔,你这是干什么——”
“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么?”
竞日劈头一句把苍狼问懵了,他试图开个玩笑缓和一下气氛:“孤王尚未治你不敬之罪,你……”
“王上还知道自己是苗王?”竞日冷笑,语气是苍狼从未听过的冷厉,“王上”这个称呼一出他更意识到竞日此怒非同小可,他从小由竞日带大,何曾听过他这样疾言厉色地讲话。他不知自己错在何处,迷惑难解中,又更乖巧几分。
“王上错在哪里了?”
“错在,错在……”他回想起自己小时候,答错了祖王叔的考题,也这样吞吞吐吐,只是那时候祖王叔可不会凶他……
“错在学艺不精,未能全歼敌人,还是未能死守不退,辱没了苗疆先祖的威名……”
他听见竞日叹了口气:“是错在你不保重性命,贸然犯险,又莽撞行事。”
苍狼脸一热:“苍狼知错了……”
竞日从背后看他,觉得小狼仿佛耳朵都耷拉下来,他微微一笑,又收敛神色道:“小王思来想去,觉得王上逞一时血勇而自轻千金之体,皆是小王管教不严之故,因此今日需得补上这一课。”
苍狼还未明白他话中含义,只听一道细细风声,屁股上一痛,随即火辣辣地烧了起来。
竞日居然打他!
血涌上脸,苍狼不知是气还是羞,他挣扎着想往前躲,竞日怒喝一声“别动!”又是一板子下来。
苍狼连忙喊:“祖王叔!”竞日不为所动,打了第三下。苍狼只穿着亵衣,隔着薄薄一层布料,已经感觉臀部痛痒难言。
竞日白净的手握着竹板,贴在苍狼臀丰处。他未动,自上而下瞧着苍狼,看见他绷紧了肌肉,脸贴着被褥,紧张之极,却又真的一动不动。
轻轻拍两下,竞日再次开口,语调柔和轻松许多:“好孩子,挨过板子,祖王叔再给你奖励。”随即挥动竹板,又打了苍狼数下。
他一开始的确是想着惩戒苍狼,但是打了两下后,苍狼本身的反应却引起他的兴味。
难道自己竟是变态?
不对,几人能有打苗王屁股的机会——感到兴奋怎么会是他的问题呢!
想到此处,竞日伸手解开了苍狼裤子,亵裤滑下来,露出苍狼略有些红肿、带着几条淡淡红痕的屁股。
“祖王叔!”苍狼连忙叫道,身体又挣扎起来,竞日弃了竹板猛地拍下一巴掌,手掌与臀肉相击,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真不要活了。苍狼呜咽一声埋下头去。
竞日左右开弓啪啪打了苍狼两巴掌,又把手放在红肿处,柔声问:“小苍狼疼不疼?”
苍狼声音细小:“……不疼。”
竞日手掌温凉,覆在痛处,带来古怪的舒适感。他伸出食指拂过红肿处,又打了一巴掌:“祖王叔教训得对不对?”
“……教训得对。”
竞日重重打了一巴掌:“以后还敢不敢以身犯险?”
“不敢了……”
竞日这次却轻轻打了一下。他手起掌落,轻重缓急并不规律,此刻戏弄的意味已远大于惩罚。
竞日过足瘾,坐在床边,打算歇息片刻便去给苍狼拿药膏,苍狼却直起身来,劲力一吐,将腕上的细绳崩开,欺身将竞日压倒。
“真生气了?”
苍狼扯开他衣服,恶狠狠咬在肩膀上,再抬头时,脸上的表情比起生气,还是更像别扭。
竞日手指卷起一缕头发,笑道:“说好了奖励,这就给乖苍狼。”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屋外又开始下雨。竞日在苍狼怀中小睡片刻,起来看见苍狼盯着窗外,拍拍他手臂:“我跟军师联络过,消息很快就会来。”
苍狼没问他为何与军师有私下联系,只嗯了一声。
“如果快的话……明早就走吧。”
苍狼凝视着他,微微一笑,将烛火吹熄,拥住竞日,沉进寂静的梦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8-18 00: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搞明白怎么给具体段落设权限捏……8好意思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8-22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kinoko 发表于 2022-8-18 00:04
没搞明白怎么给具体段落设权限捏……8好意思了

小贴心还给段落中间空了行
  1. [hide=1]
  2. 登录可见的文字
  3. [/hide]
复制代码
粘贴文字的时候可以在开车段落的起始和结尾处加上这两个代码就行了,如果不设也没关系,更新量不大我来改就可以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