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苍竞】月圆(狼x人,双星慎入!)

[复制链接]
查看: 221   回复: 1
发表于 2022-8-16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000多字,码完魂都吐出来了,一年不开车了5555绿色环保。
=====================================================
苗王苍越孤鸣在领了大智慧礼包,学会三合一宝典后,出现了一个副作用,就是每年八月十五月圆之夜时,他会出现返祖现象——也就是变成一头狼。

苗王变成的狼王也是身高马大,一身银灰毛皮,威风凛凛,帅气极了。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变成狼的时候苗王不能处理政务,不但不能处理,而且还需要照顾,因为……他会发情。

军师御兵韬为此头疼不已,狼王第一次发情差点把寝宫拆了,御兵韬严令铁军卫守在外围,自己抱着文死谏武死战的决心进去,腾龙诀用了全套,差一点真的殉国——最后一刻苍越孤鸣好歹留了点理智,叼住军师的后颈子但没咬下去,而是一甩头把他丢出门外,军长风逍遥飞奔过来接住,然后一狮一猫在殿外瑟瑟发抖地围观狼王拆家全过程。第二天,恢复正常的苗王在一片废墟中呼呼大睡,只留下军师看着重修王宫的账本泪流满面,痛下决心:一定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第二年军师早做准备,不但加固了苗王寝宫,梁柱门窗都装了精钢加固条,还提前预备了……呃……花高价买来的几位青楼花魁放在殿内。风逍遥对此提出质疑,军师理直气壮:“专业问题自然要交给专业人士解决,这几位姑娘都是业内拔尖的精英,能力出众经验老道,擅长应对各种怪癖、疑难、罕见病症,你要相信她们……再者,有你我在此镇守,总归不会弄出人命就是了。”

风逍遥:“我可不可以申请外勤岗?我实在没有呃……围观那个的爱好。”

铁骕求衣抓住他的后颈把他拽回来:“军长!你身为军人,岂能擅离职守!”

结果风逍遥并没有围观到什么,狼王对花魁们完全没兴趣,它就对她们呲了一下牙,就吓得姑娘们惊慌失措地尖叫逃窜,叫声又惹怒了本就十分暴躁的狼王,一人一尾巴扫地出门,然后暴怒的王上再一次把升级版寝殿拆成了碎砖。

计划失败,风逍遥犹豫着问:“要不要……找几只母狼来?”

铁骕求衣一个爆栗敲他头上:“风逍遥!尊重王上!”

风逍遥捂着脑袋,委屈道:“这不是此路不通嘛?所以要试试别的办法呀!”

铁骕求衣沉吟半晌,叹了口气:“也许有一个人能帮忙,但我也不确定……罢了,到时候试试吧。”

采参客单夸下山回家,推开院门,就看见树下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迎风伫立,顿时有不好的预感,然而御兵韬一见到他就两眼放光,三步并两步上前抓住意图撤退的采参客的手:“不枉我等了几日,终于等到先生!”

单夸心想你还在我家住了几天?难怪我好像看到院子里挂的腊肉少了。但有客从远方来,还是得以礼相待,于是问道:“军师光临寒舍,有何贵干,难道王上终于不肯吃你做的饭了?”

御兵韬自动忽略后半句话,拉着他的手猛摇:“御兵韬确有要务,王上病重,药石罔效,在下才疏学浅,无法可施,唯有仰仗先生大才,救苗疆于水火之中!”

单夸心道不听不听墨家念经,苍狼上个月还暴打金蹄战马,今儿就病重了,你忽悠谁呢?于是一边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爪子,一边推诿道:“王上有疾?军师手下榕烨修儒难道不能诊治?实在不行还有狼主……单某只是个采参客,不擅医道,恐怕爱莫能助。”

御兵韬面露难色:“先生有所不知,王上如今这病来的蹊跷,恐怕除了先生,亦不便与外人道,因为……”他作势凑近,单夸正想听听他怎么编,忽然眼前一花,后颈穴位便挨了一击,整个人直直倒下去。

御兵韬:“戮世摩罗说的没错,不要跟智者废话,能动手就动手。”

竞日孤鸣是被一条软乎乎湿哒哒的舌头舔醒的,他迷蒙中睁开眼睛,还没弄清自己在什么地方,就正对上近在咫尺的一双蓝荧荧的兽瞳。

饶是心志坚定如他,也吓了一跳,一巴掌挥开还舔在自己脸上的舌头,连滚带爬地退开好几尺。

巨兽忽然被甩了一巴掌,口中的甜点也没了,不满地呜咽了一声,原本趴着的姿势改为坐起,竞日孤鸣眼前顿时仿佛崛起一座小山——借着镶嵌在墙上的明珠微弱的光,他这才看清楚,眼前是一匹极为巨硕的银色巨狼!

铁骕求衣我没得罪你吧?!

竞日孤鸣迅速在脑子里推测了一下苗疆政变墨家篡权的可能性,得出结论是概率低于5%但并不为零。好在眼前的巨兽虽然个头骇人,但似乎并不饿——否则自己应当早已沦为它的腹中餐——只是巨狼对他戒备的态度明显感到不满,它一边在喉咙里发出不悦的低吼,一边焦躁地原地踏圈,几次想靠近都被竞日孤鸣躲过后,烦躁的狼王终于失去耐心,扑上来一口咬住他的后颈——的衣服。

竞日孤鸣吃了一惊,这显然不是野兽应有的动作,莫非是家养的狼?思索间,银狼已经开始撕咬他的衣领,采参客的衣裳都是平常粗布,不太结实,就算结实也禁不住狼吻,竞日只听“刺啦”“刺啦啦”两声,脊背便是一凉,接着便有湿热的软物舔上来,激得他几乎惊跳逃走。巨狼哪容他逃,牙齿轻轻一叼,即含住猎物的后颈,竞日顿时僵住,巨狼顺势用毛绒绒的前爪把他按在地上,整只狼骑跨上去,然后好整以暇地从脖子舔到后背,再蜿蜒而下,开始撕腰带时竞日孤鸣忍无可忍,挣扎着翻过身,挥手一掌,直击这匹色狼的眼睛。

竞日这两年把轮回劫练回来一点,眼睛又是要害之处,银狼猝不及防地挨了一下,嗷呜一声松开爪子。竞日顺势脱身,然而还没奔出几步,背后厉风忽至,他未及回防,便又被巨狼扑倒在地,这回大概是激怒了这野兽,利爪擦过竞日的肩背,顿时在多年前的旧伤疤上又留下一道血痕。

竞日痛的闷哼一声,声音不大,却仿佛触动了什么开关,在他背后愤怒咆哮的狼王忽然没了声音。

这畜生究竟搞什么鬼?被压在冰冷地砖上的竞日正腹诽着,忽然感到肩背一松,摁在肩上的狼爪离开了他,野兽炽热的吐息靠近他的伤口,然后伸出舌头,开始轻轻舔舐。

竞日趴在地上没敢动,狼舌轻扫过并不深的伤口,带来酥酥痒痒的感觉,“这狼不会有狂犬症吧……”他苦中作乐地想。然而银狼只舔了一会儿就住了口,接着,笼罩他的巨大阴影也缓缓退去。竞日意外地翻身坐起,只见这头小山一样的巨狼正在不远处的地上打滚,嗷叫着从自己身上和腿上扯下大团大团的毛,又暴躁地撞墙挠门——为了防止它砸坏东西,房里的家具物什能搬的已经都搬出去,不过竞日孤鸣还是能从房间格局和嵌在墙上的珠灯判断出,自己身处苗王寝宫。为什么这么大一头狼会在苗王寝宫?御兵韬又把自己丢在这儿干嘛?他心惊胆战地看着巨狼咆哮翻滚着,将石墙撞出一条条裂缝,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浮现在脑海——该不会是……

竞日孤鸣犹豫了半天,还是小心地靠近这匹坐起来高出自己半个头的巨狼,银狼已经快把自己的后腿和下腹拔成秃瓢,某个形状可怖的大玩意儿倒是更显精神,兴奋地从腹下伸出来,吓人地挺立着,竞日平时也见过村里的狗狗男欢女爱,但那跟狼王的体格根本不能同日而语,这一幕简直令人目不忍睹。竞日扶额数次,终于试探地唤了一声:

“苍狼?”

银狼似乎愣了一下,抬起头看了看竞日,蓝汪汪的眼睛里尽是委屈,令人不由回想起某位苗王小时候,一旦做错了什么事或者想要什么而不得,也是这般睁着蔚蓝色的大眼睛,盈盈地仿佛要溢出泪来。两双蓝眼睛在脑海里重合,竞日心里想骂人又找不到“人”骂,终是下定决心般走到巨狼身边,轻抚了一下他背上缎子般的毛皮:“是你吗?小苍狼?”

银狼似乎听懂了他的话,开心的嗷叫了一声,顺势躺倒,像小狗面对许久未见的主人般露出肚皮,一副求摸求抚慰的样子——虽然以它的体格做出如此举动,实在跟“可爱”格格不入,但竞日居然还感受到一丝可称为“萌”的情态,不由伸手在那毛绒绒的肚子上摸了两把,银狼呜咽一声,从喉咙里发出满意的呼噜。竞日这下掌握了诀窍,继续不轻不重地在它肚子上抓挠,狼王被服侍得颇为舒服,一边打呼噜一边伸舌头去舔竞日摸自己的手,顺着手腕咬住衣袖,猛力一扯,本就从背后撕开的衣衫顿时彻底离主人而去。竞日猝不及防,回神过来气的一拳锤在狼王鼻子上:“孽畜!”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长夜未尽,黎明尚早,春宵一刻值千金。

铁骕求衣原本是想像去年一样守在外围,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原本应该在神蛊峰的千雪王爷忽然回返,吓得他和风逍遥赶忙连哄带骗拽走这颗定时炸弹,因而也不太清楚昨夜事态如何。第二天上朝时,见王宫安然无恙,顿时放下心来。

苍越孤鸣已恢复正常,神采奕奕,就是英俊的脸上多了一个巴掌印,看样子刚挨不久,轮廓清晰可见。

“靠北哦苍狼!这是怎么回事,谁敢打你!”千雪孤鸣一眼发现,顿时大呼小叫,嗓门简直要把屋顶掀了。

“无妨,”苍越孤鸣淡定地摆摆手,道:“是军师……”

“啥?!”

“……昨日送给孤王的小熊猫拍的。”苗王说完后半句话,促狭地笑了笑。

“你骗谁哟!熊猫拍的是这样的哦?”

“王叔不信,不如问问军师。”

“呃……确实如此……王爷问小熊猫在哪里,那自然是放归山林……呃,大概日后有缘会见到吧。”

苗王的病症和王宫的财政问题终于得到解决,且王上的宝典功力还更上一层楼,双修秘法果然神奇,日后需要多加探索,至于跟谁探索嘛——等某位精疲力尽的祖王叔睡醒了,再好好与他商议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8-17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给亲亲掐头去尾把中间设置成隐藏了哈,这样不登陆也可以看到非r部分,要是需要保留原来的设置,可以回帖,我会改回来,么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