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蒼競] 城市狼人戀愛守則 01~05 - 05.01更新

[复制链接]
查看: 294   回复: 4
发表于 2022-5-1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全員存活幸福快樂IF

-----
[蒼競] 城市狼人戀愛守則 01

千雪孤鳴的班機落地時間是下午四點,等到能出關,算算最快大概也得五點了……給他準備的接風洗塵宴則是訂在七點,時間充足得很。

競日孤鳴還在慢條斯理地更衣換裝,卻忽然聽聞有人敲響了自己的門扉,競日孤鳴倒是想也沒想便應了:「……是小蒼狼嗎?直接進來吧,抱歉,祖叔叔還在換衣服……」

「祖、祖叔叔。」

本是聽慣了的少年嗓音隔了好一段距離才從門外傳來,不知怎麼地似是有些嚅囁,令人聽不太清,「那個,我是覺得,機場那麼遠,不如、不如我先開車去機場接千雪小叔就好……祖叔叔可以再休息一下晚點出門,慢慢來沒關係……到、到時候祖叔叔就、就直接過去餐廳等我們就可以了,好嗎?」

「哦?既然小蒼狼都這麼說了……那便這麼辦了吧。」

競日孤鳴的聲音拖得略長,但他平常說話就這副輕輕慢慢的調子,聽不出是不是刻意,蒼狼又心虛,不敢多問便趕緊點頭答應,「那、那我出門了。」

這孩子,確實是乖巧溫順,不過嘛,有時候是聽話過頭了……但競日孤鳴並未多言,只是帶笑囑咐道:「嗯,自己開車小心。」

-----

這頓洗塵宴訂的是懷石料理。競日孤鳴選的餐廳自然是裝潢高雅又大氣,隱密與華貴度兼具……很是符合某位孤鳴家大祖宗一貫喜愛的風格。

一盤一盞皆宛如藝術品般那般精緻絕倫的料理依次逐道送上,競日孤鳴進食的姿態一貫優雅萬分,蒼狼也乖巧規矩坐得端正……可苦了一旁扭來扭去怎麼坐都不舒坦的千雪孤鳴。

本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豪爽性子,偏自家這個祖宗愛整人,非要選這種得正經八百地端坐吃飯的日本料理……簡直逼人暴走好嗎!?強撐著面無表情的千雪孤鳴此刻早已是內心滿滿的腹誹。

……不就是去羽國參加了一趟學會嘛,這才一個月都不到吧有什麼好接風洗塵的?!真要說起來,他還寧願一下飛機就直奔還珠樓去找兩個好友喝啤酒吃燒烤配滷味……至少肯定比被罰坐在這裡要痛快上許多。

勉為其難撐到蓋物上桌,千雪孤鳴的耐性真的要到達極限了……見競日孤鳴正巧低頭夾菜,趕緊趁隙向一旁的蒼狼使了個眼色,接著特別響亮地用力重咳了幾聲聲。

「咳、咳嗯,小叔啊,我這邊還有點急事要去處理……你們慢慢吃啊,我先走了。」邊說還邊亮了亮蒼狼的車鑰匙,「我開蒼狼的車去就好了,不用麻煩你特別送我啦。」

「小千雪要去還珠樓找那兩位『好友』敘舊……小叔自然也不好攔阻。」

語調仍舊輕柔,只在某兩個字上特別加強了咬字,競日孤鳴一臉「真拿你沒辦法」的無奈模樣,隻手按胸蹙眉道:「但是你就算要出門去浪……最少也該先把你侄子送回家,這才是為人叔叔該有的模樣吧?」

此話一出,不說千雪孤鳴,蒼狼也是一臉茫然,「祖叔叔……我等等吃完飯跟你一起回家就好了呀?」

對著乖蒼狼,競日孤鳴的笑容自然也變得寵溺幾分,說出來的話卻是越讓人摸不著腦袋,「那可不行,祖叔叔等會兒有點事情要去辦……『那種地方』,小孩子還是別跟的好。」

「……我不是小孩子了。」蒼狼下意識便這樣反駁。

「哎呀,我倒是希望蒼狼不要長大得太快呢。」習慣性地伸手揉了揉少年柔軟的紫黑額髮,競日孤鳴全然一副長輩的慈愛口氣,「像小千雪,越長大了,就越來越不可愛了……」

蒼狼皺起眉。明明早就成年,但祖叔叔卻老還是把自己當成小孩子看,為這件事情他已經抗議過無數遍了卻仍然未果……等、等等,祖叔叔剛剛說,是要去什麼「小孩子不能跟」的地方?!

幸好還沒等蒼狼追問,滿身雞皮疙瘩的千雪孤鳴已經先聽不下去地打斷了競日孤鳴,「啊沒小叔啊,你是要去哪啊?」

競日孤鳴似是刻意那般地朝他眨了眨眼睛,神情既調皮又狡黠,「小千雪能去找樂子……難道小叔不行嗎?小叔要去的是……美、人、閣呀。」

-----

「唉呀呀,難得競爺大駕光臨,美人閣今日可是蓬蓽生輝呀~」

雕梁畫棟、金碧輝煌的挑高門面,門廊處整整齊齊地站了兩排各色女子列隊迎賓,只見一身絳紫低胸禮服的姚明月排眾而出,艷笑著迎了上來,「好久沒見競爺您了,可真是想死奴家了~」

說著眼波一轉,便瞅到了蒼狼身上,幾個眨眼便明白過來了眼前少年人的身分;便又吐氣如蘭似地偎到他身側,「看來~這位就是咱們孤鳴家的小少爺囉?原來生得如廝俊美……競爺你終於捨得帶他出來讓奴家見一見了呀?」

出生至今從來沒見過這等陣仗的蒼狼全然不知所措,被抱住的左臂上傳來的柔軟觸感更是讓他整個人僵硬到動都不敢動,只能向競日孤鳴投去求救眼神,「祖叔叔……」

「……好囉,這位姚阿姨克制點,別嚇壞小年輕了。」競日孤鳴面上仍是帶著溫雅的笑,說出口的話語卻是全然沒打算顧及美人的自尊心,「妳這種的『等級』太高……我們小蒼狼消受不起,饒了他吧。」

「哼,競爺您這麼說,奴家可要心碎了呀。」姚明月只是不以為然地輕哼了一聲。

……要不是有了個好身世,像蒼越孤鳴這樣青澀的楞頭青,又哪裡能讓她女暴君放在眼裡?!

只見兩人心照不宣地交換了個眼神。姚明月又掩唇笑了笑,「不過,總歸是孤鳴小少爺第一次光臨美人閣,可不能給他留下壞印象呢……如月、琉雲。」

揚聲輕喚,兩名看上去同樣十七、八歲模樣的少女怯生生地走近了幾步,姚明月頭也不回地吩咐道:「帶小少爺到招待廳去……妳們可要用心服務了,別讓孤鳴少爺不開心,知道嗎?」

兩名少女立刻脆聲應了,然後竟是真的上前來,一人一邊挽住了蒼越孤鳴的手臂往走廊另一側帶了過去。

「等、等等!我不用什麼特別服務……」蒼越孤鳴驚慌失措又不敢真的使力掙扎,「我跟著、我跟著祖叔叔就可以了……祖、祖叔叔!」

然而蒼越孤鳴作夢也沒想到,一向都教導自己要守禮規矩、潔身自好的競日孤鳴此刻彷彿把以前的叮嚀教誨都給忘得一乾二淨了,甚至還笑瞇瞇地朝他揮揮手,全然一副打算見死不救(?)的狠心模樣,「去吧去吧,小蒼狼不用顧忌祖叔叔……玩得開心。」



─待續─

-----

其實本篇的副標應該是──

身為狼人卻要在人類都市低調求生的我是不是不可能談戀愛了QA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1 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蒼競] 城市狼人戀愛守則02


「哎呀哎呀……果然變成這副模樣了呢。」

競日孤鳴不知是笑是嘆,望著醉得暈暈呼呼,得靠旁人攙扶的小姪孫,「堂堂孤鳴家的繼承人就這麼點酒量,說出去可是要笑掉人家大牙的。作為長輩,我都要覺得丟臉啦……」

……但是那個從小諄諄囑咐要蒼越孤鳴不許學壞,要聽話要滴酒不沾才是乖孩子的「長輩」……不就是大爺您嗎?

當然,姚明月可沒那個膽子當著競日孤鳴的面吐槽。別看這人平日一副和藹可親斯文有禮的模樣……自己這位頂頭上司是真正的笑面虎,胸中算計萬千,要是惹到了他,保證讓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死前最後一刻還在幫他數鈔票。

她就想不透自家小妹到底是哪根筋不開竅……居然傻到真能信了這人鬼話,數十年如一日地為這位「體弱多病」的虛弱競爺擔憂不已,找遍了各種食補藥膳民間藥方求神問卜……只恨不能以身相代為他解勞受苦,真的是愚蠢到不忍直視。

饒是姚明月心底滿滿不以為然的竊笑,面上可是一點都不敢露,在競日孤鳴的隨扈戰兵衛將車開到面前時,更是格外殷勤地搶在戰兵衛下車過來之前開好了後座車門,又小心翼翼幫忙服侍著這一大一小祖孫坐進車裡。

「好了別忙了……」坐進勞斯萊斯後座,競日孤鳴似笑非笑,「哪有輪到妳女暴君來服侍我的福氣呀?都說最難消受美人恩……我福薄,怕是承擔不起呢。」

「競爺您這是哪的話來?」

姚明月馬上配合地諂媚起來,特別裝模作樣地又伸手去扶了扶正躺在競日孤鳴腿上的蒼越孤鳴的頭,「只要您一句話,不知道多少人願意為您跟蒼狼少爺赴湯蹈火。能為您效勞,還得算是奴家的福氣呢~」

「我這一把老骨頭,每天閒賦在家混吃等死,哪有什麼需要赴湯蹈火的事情好辦呀?」競日孤鳴滿臉訝然,像是不敢恭維那般地揮了揮手,接著無限溫柔地低頭去撫弄膝上少年的額髮,「我這一生剩下的指望,也不過就是好好地把乖蒼狼拉拔長大……」

……人家孩子父母叔伯俱在,舅舅還正坐在前面駕駛座上呢,需要把人說得好像是無依無靠的孤兒嗎?姚明月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那廂競日孤鳴還在發表他的感人演說,「……我們小蒼狼別的不提,家教絕對是一等一的好。我從小就仔細盯著,半點壞習慣都不讓他有機會沾上,尤其是出入風月場所……」

其實競日孤鳴根本不需要說到如此直白,姚明月是何等人精,眼珠子一轉,臉不紅氣不喘便道:「那是自然。怎麼能讓孤鳴家的小少爺出入風月場所呢?哎呀~競爺對蒼狼少爺這般地用心愛護……蒼狼少爺大了必然也會尊敬孝順您的。」

「我可不敢想得那麼遠。」競日孤鳴接過話,面容憂傷如水,「現在他還小,歷練也遠遠不足,自然要看顧……等他大了,世面見得多了,見識開闊了……自然也會展翅高飛的。」

……嗯,了解,今天就是一位好心的祖叔叔帶自家姪孫來「見見世面」的。喝醉了純屬意外,是蒼越孤鳴自己歷練不足,跟他競日孤鳴半點關係也沒有。姚明月又跟競日孤鳴打了幾回機鋒,明示暗示幾番自己已經完全聽懂了頂頭上司的意在言外……競日孤鳴這才滿意地示意戰兵衛打道回府。

好不容易送走了這兩尊大神,姚明月累得差點沒癱倒在地。方才負責帶開蒼越孤鳴的如月跟琉雲此時才敢戰戰兢兢地靠過來,「……明月姊,我們、我們沒料到他酒量那麼差……怎麼辦……會有麻煩嗎……」

「沒事。」終於能卸下掛了一整晚的虛假笑容,姚明月有些厭倦地揮了揮手,「那老狐狸的本意就是要轉移小兔崽子的注意力……灌醉了更好,連事後解釋都不用,妳們做得很好。」

好笑的是,動手算計的是他,心軟迴護的依然是他……競日孤鳴的真心,只怕他自己也看不清吧。

姚明月輕輕嗤笑一聲,勾起了諷刺的唇角,「畢竟是自己帶大的孩子嗎……無謂的婦人之仁哪,競爺。」

加長型勞斯萊斯的駕駛座跟後座之間有一道隔板擋開,留給後座乘客獨立而隱蔽的空間。不過戰兵衛本性沉默寡言,向來不對競日孤鳴的行動發表任何意見,更不可能與他多做閒聊。

車子平穩地往前行駛,公路兩側的路燈映在車窗上飛快倒退……宛若一條流光璀璨的長河。競日孤鳴歛下眼睫,靜靜坐在這一片光影裡;像是想了很多,又像是什麼也沒有想。

「嗯唔……」

原本安靜側躺著的蒼越孤鳴此時發出了幾聲難受的呻吟,輾轉地動了幾下頭,像是想要翻身坐起卻又使不上氣力。

競日孤鳴怕他真的一不小心就滾下座椅,趕緊伸手按住少年的肩膀,又幫忙鬆開了他襯衫領口,讓蒼越孤鳴能舒服地平躺在自己大腿上。

輕輕刮蹭了幾下少年高挺的鼻頭,競日孤鳴全然沒有身為罪魁禍首的半分自覺,理直氣壯地嘮叨道:「貪嘴吃的笨蒼兔……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喝酒?」

來不及收回的手被捉住了。醉後的蒼越孤鳴全身發熱,下意識便將臉頰往那微涼的掌心磨蹭。明明連眼睛都睜不開,卻能毫不猶豫地喊人:「祖叔叔……」

「是呀可不是我?專給人惹麻煩。就說小孩子別跟了……」

蒼越孤鳴居然還非常不滿地擰起怒紋,哼哼唧唧抱怨道:「我才不是、小孩子!」

「還說不是?!」競日孤鳴好氣又好笑,此刻再不客氣地探出手,往少年黑髮間露出的那對蓬鬆毛耳揉了過去,「看看你,醉到連耳朵都收不住了……還不知道給幾個人看去了呢。」

醉後的大腦沒能理解競日孤鳴話語中的嚴重性。蒼越孤鳴只知道耳朵被微涼的大手這樣輕輕撫弄著真的非常舒服,舒服到希望可以一直一直就這樣永遠躺下去。

被順毛揉弄得服服貼貼的小狼人壓根生不出半點反抗心思了,唯有那句抗議依然根深柢固,「已經不是……不是、小孩子了……」

競日孤鳴自然不會費力氣去跟個醉鬼爭辯。蒼越孤鳴不知還在嘀咕著喃喃自語些什麼,他已經無心去聽,只是一下又一下輕輕拍撫著他髮頂,很快地便將少年又哄入了睡鄉。

──傻蒼兔,祖叔叔真的一點也不希望你太快長大呀……



─待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1 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蒼競] 城市狼人戀愛守則03


「欸,你早上請假怎麼一聲不吭啊,你祖叔又病了?」

正垂頭喪氣趴在自己膝蓋上的蒼越孤鳴忽然感覺後背上捱了不輕不重的一記,抬頭只見紮著高馬尾的少女正姿態豪爽地跨過欄杆跳到自己左側,「但我看冥醫先生整天都在學校裡沒出診……怎麼回事啊?你祖叔還好吧?」

縱使家世高貴養尊處優,蒼越孤鳴半點沒有富家子弟的驕奢之氣,品學兼優文武雙全,從不遲到早退,對待老師同學更是謙恭有禮……是個循規蹈矩到可以當樣板的模範學生。

──唯一能讓這個好學生請假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他長年體弱多病的祖叔叔(又)病倒了,他放不下心,要留在家親自侍奉湯藥。

「……不是祖叔叔生病,是我……」

蒼越孤鳴抬起臉,憔悴蒼白的樣子搭配上黑眼圈,看起來倒真像生了場病,但事情沒有那麼簡單,「我前天晚上喝醉了,所以……」

雨音霜瞪大雙眼,懷疑自己聽見了什麼,「……啊?」

──頭號乖寶寶模範生蒼越孤鳴,喝醉酒?

「……因為醉得太厲害了,不小心、不小心……」當著女同學的面親口承認自己的糗事,蒼越孤鳴實在有些無地自容,「不小心恢復了……一點點……」

「不會吧!你『變身』了嗎?!」雨音霜驚呼出聲,下意識捉住蒼越孤鳴雙臂追問道,「在哪裡?有沒有被人看到?!」

「沒有沒有!妳不要擔心……」蒼越孤鳴趕緊溫言解釋,要不然自己衣袖會在這位貓又小姐的爪子之下變成破布,「我祖叔叔帶我回去的……開車的是我舅,車上就他們兩個。」

「那就好……」雨音霜這才鬆了口氣,「呼……嚇死我了……」

「我也沒有全部變回去……只是露了耳朵跟尾巴而已。」蒼越孤鳴抓抓頭髮,又不自在地換了個坐姿,「大概是太醉了,沒控制好。」

「……明天又是陰曆十五,你也不是故意的吧。」相較蒼越孤鳴的自責,雨音霜倒是充滿了理解的同情。

自古以來便有妖族隱瞞身分生活在人類社會中。原本是被趕出棲息地,無處可去的弱小妖族不得已的選擇……可隨著時代變遷,原本孱弱不堪一擊的人類越來越往理性的方向走去,借助科學跟機械的力量變得強大,幾乎能夠跟妖族天生的妖力媲美。

相比起來,妖族雖然普遍壽命悠長卻人丁單薄,越來越多棲息地遭到人為的破壞開發之下,妖力也不再如以往那般壓倒性的強大……雖然守舊一派還是嚴厲抗拒與人類接觸,但稍微還有些規模的大族們無不紛紛派出年輕一輩到人類社會中歷練學習;這也是蒼越孤鳴跟雨音霜他們就讀的這所九界中學存在的理由。

而要在人類社會中生存,首要的原則就是低調行事。曝露妖族身分絕對是大忌中的大忌,會引發一連串的麻煩。

原本壓抑妖力化為人身是否穩定這種事情,只看妖族自身的修為高低來決定。可狼族一脈不同,他們天性易受月亮的陰晴圓缺影響,不管修為再高,都很有可能在某次月圓之夜便忽然失去控制……再加上他們力量格外強大,跟人類術士之間長年交手的新仇舊怨皆時有耳聞……因此狼族一脈受到的限制也是最多,不論東方西方皆然。

蒼越孤鳴訕訕地笑了笑,「……是我的錯。作為一族的繼承人,我的修為完全還不足,必須要更加時刻警惕自己才行……父親也已經說過我了。」

想起那位眉間雋刻著濃重怒紋,整個人光是看上去就知道嚴肅到近乎嚴厲的孤鳴族長……雨音霜暗暗咋舌,「……哇,一定被罵得很慘吧。」

蒼越孤鳴只是苦笑。

「但……你沒事幹嘛喝醉酒?」

雨音霜思來想去也不明白,蒼越孤鳴是個行為端正乖巧到可以用尺量的乖寶寶,絕不可能自己跑去喝個爛醉,「你祖叔叔知道了還不被你氣死……你怎麼敢?」

聞言,蒼越孤鳴竟是瞬間炸紅了整張臉,變得支支吾吾起來,「祖、祖叔叔……也在場的……」

不對勁。雨音霜瞇細了眼。女性天然的直覺告訴她其中必有精采文章,於是二話不說地伸臂一把勾住蒼越孤鳴頸脖,準備開始逼供,「來,跟霜姊姊好好說一說……是怎麼回事?」

「雨音霜同學!」蒼越孤鳴再度羞得手足無措,整個人漲紅得快要冒煙,「不不不、說了不要這樣啊……」

「吼唷怕什麼啊我又不會吃了你!」雨音霜撇嘴,「總之你別想跑,快給我解釋清楚!」

蒼越孤鳴別無他法,只得把前天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都告訴了雨音霜。

他被如月跟琉雲拉走之後當然並沒有真的發生什麼兒童不宜的限制級畫面(畢竟誰真的敢在孤鳴家的太歲爺上動土啊),兩個小姑娘連續向他提議了三溫暖全身按摩舞廳撞球KTV……等等的娛樂活動,蒼越孤鳴都只是拼命搖頭拒絕。無奈之下,如月跟琉雲只好將他帶到美人閣最頂樓的鋼琴酒吧坐了下來,兩人纏著要陪他喝酒聊天。

蒼越孤鳴本來就不是什麼健談的性子,兩個女孩子也尚青澀,還沒學會察言觀色的解語花技能。只得乾巴巴地問些興趣啦、喜好啦、學校生活啦等等無傷大雅的話題……有一搭沒一搭地勉強維持著不至於冷場。

話不投機,再加上心知肚明競日孤鳴是有意將自己支開……蒼越孤鳴越想越悶。但自小受到的教養又讓他無論如何都做不到擺臉色要對方滾遠點別來煩自己,仍是盡力做到有問有答。直到琉雲靈機一動,竟是脫口問道:「那、那蒼狼少爺,您喜歡怎麼樣的女孩子呢?」

「怎麼樣的……?」蒼越孤鳴也是一楞。





─待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1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蒼競] 城市狼人戀愛守則04


「後來就、她們倆一直想繼續追問……」蒼越孤鳴抹了把臉,「我不想回答她們就要勸酒……但我真的沒喝幾杯!我也沒想到我酒量那麼差勁……」

「要我看哪……」雨音霜轉了圈眼珠子,嘻嘻一笑,「你還不如直接告訴她們你喜歡的人就是你祖叔!我保證她們再也不敢煩你半個字。」

「我怎麼可能……!!」蒼越孤鳴低吼出聲,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反應太激動了,趕緊收住了聲音,「……這種事情,我怎麼可能隨便告訴別人啊……」

回程的車上他雖然已是醉得不輕……但並不是真的毫無意識。他還記得那人大腿結實柔韌的肌肉,高級西褲的質料觸感,臉頰上微涼的掌心,以及髮頂耳尖那令人心安又舒適的揉弄力道……還有那令人難以忘懷的、專屬於那個人的桂花香氣……

「你說後來是你祖叔帶你回家的……那他有罵你嗎?」

雨音霜的聲音打破了他不為人知的隱密回想,蒼越孤鳴趕緊從記憶中抽身而出,狼狽地應道:「沒有,後來祖叔還一直照顧我到快天亮……確定我再化好了人形他才回房休息的。」當然一覺醒來就被父親叫去罵得狗血淋頭這種事……就不用特別再告訴女同學了。

「不過本來你祖叔怎麼會願意帶你去美人閣的……」雨音霜想了想還是覺得不太對勁,「他不是從小都管你管得嚴格的嗎?」

「……是我非要跟去的。他總覺得我還只是小孩子,我想證明給他看……」提起這點,蒼越孤鳴顯而易見地又沮喪了起來,「結果……這次還是又在他面前丟臉了。」

此刻不論何種安慰都只顯得蒼白而無力,雨音霜只得拍了拍他肩膀權作安慰,但她內心也不是不感慨地,「他們這些大人……為什麼總是只會敷衍我們?難道就因為我們年紀小,就能不把我們的心意當一回事嗎?」

雨音霜喜歡的人是劍道部的指導老師,同樣來自東瀛西劍流的赤羽信之介……身為貓又的雨音霜是孤兒,從小都在西劍流長大;雖然兩人種族並不相同,但赤羽信之介便是雨音霜在人界的監護人,自然也是一直把雨音霜當成需要照顧的小孩,壓根就沒把她的告白放在心上過。

同樣戀慕著跟自己身份地位跟年紀閱歷都差異極大的對象……這點不足為外人道的隱密心情令同病相憐的兩人格外聊得來,不知情的人甚至謠傳過他們是一對……不過馬上被雨音霜的拳頭給「澄清」了。

「對了,今年你就要『成年』了吧?」雨音霜忽然問道。

「……是。」

妖族的壽命綿長,被認可的所謂「成年」,自然也與人類大為不同。

狼族一般要滿百歲能夠化為人形後,才會被獲准離開駐地出外歷練;然後要再重新回到屬地通過「考驗」,這才會被認可為「成年」。

不過狼族裡已經早早地在為這位小王子準備盛大的成年禮跟繼任儀式了,這也是顥穹孤鳴最近對他越發嚴厲近乎吹毛求疵的理由之一……思及此,蒼越孤鳴的頭又更疼了。

「等你成年之後……就要正式作為狼族的繼承人開始修業了吧?到那時候你還能留在人界嗎?」可惜雨音霜不會跟他客氣,一連串問題直球般砸向了蒼越孤鳴,殺得他避無可避,「而且我聽紫姊姊說,狼族族長給底下各部族都送了邀請函,打算在你繼任儀式宴會上順便給你選妃?」

「……沒有的事,狼族的伴侶對我們來說意義重大,不會輕易做出選擇。」蒼越孤鳴飛快地否認了。

眾人皆知狼族是用情至深的一族,一旦選定了對象便是一生一世,生死不改……狼王后的人選更是至關重要,當然要精挑細選,絕不可能草率。但顥穹孤鳴也確實有意趁機會讓兒子多認識幾個名媛淑女……畢竟孤鳴王室一直人丁單薄,到他這一代更是只有蒼越孤鳴這一根獨苗,能越早定下來對象當然是好事一樁。

然而選妃此事雖假……成年後就必須回返狼族卻已是板上釘釘。而競日孤鳴是狼族在人界輩分最高,也是最為熟稔人界規矩的管事者;他不可能拋下人界的所有事務陪著自己一同回返……顥穹孤鳴也不會允許。

雨音霜有些憐憫地望著蒼越孤鳴,「……在那之前,你打算告訴你祖叔嗎?」

「要的。」蒼越孤鳴凝視著遠方,夕陽落日的餘暉在那湛藍眼底濺了一片殘金,他喃喃地輕道:「……我必須要。」

「好傢伙。」雨音霜用拳頭捶了捶他肩窩,「……祝你順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1 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蒼競] 城市狼人戀愛守則 05


大部分他比較不方便被人得知的那些合作對象配合度都極高,願意在他安排好一切的美人閣包廂中見面;但總有那麼一兩個不太具有商業道德的傢伙喜歡特立獨行,非要他這個高貴的出資方反過來配合……都快搞不清楚誰才是老闆了。

「……競日先生對溫皇的招待有何不滿嗎?」

襯衫衣袖被挽至手肘固定住,露出線條俐落的小臂;只見男人不疾不徐地翻動手腕,將量酒器中的液體一一倒入雪克杯中;連串的動作彷彿自帶節奏,極具韻律之美,「看您那不太美妙的表情,彷彿滿肚子都是我的壞話……令人不勝惶恐呢。」

……那你可真是挺有自知之明的。競日孤鳴皮笑肉不笑地勾勾唇,「沒什麼,就是人老了,對某些比較『特殊』的品味……接受度沒那麼高了。」

此刻兩人身處的PUB內正是熱鬧時段,七彩雷射炫目的光線四射,重金屬音樂的鼓點節拍一下下撞擊心臟,令人有些喘不過氣來。舞池裡放眼望去全是年輕人,正在隨著音樂舞動四肢,盡情揮灑著青春的汗水。

當然聽得懂競日孤鳴在拐著彎罵自己沒品……不過溫皇也是個向來我行我素慣了的主,只是勾起了一抹頗具含意的微笑,「都說『大隱隱於市』……這話競日先生應該聽過吧?」

這樣吵鬧的環境之下,就算兩個人面對面講話,不提高些音量都還怕聽不清楚……更是完全不必擔心有被竊聽的危險。

……好傢伙,反竊聽反偵察的技術他還珠樓還能沒有?非有必要選這種吵死人的地方搞個反璞歸真嗎?很難不懷疑神蠱溫皇這混帳就是存心想整他而已。競日孤鳴有些咬牙切齒,「藏起一片樹葉最好的地方確實是樹林……但也不需要藏到亞馬遜熱帶雨林的程度吧?」

「幹我們這一行的……心思自然需要比較縝密一些,萬望競日先生不要見怪。」

溫皇仍舊是笑瞇瞇的。他今日似是心情頗佳,扳開雪克杯上蓋,倒出了一杯澄澈明豔的蔚藍酒液,格外殷勤地遞到了競日孤鳴面前,「藍色珊瑚礁……我想您一定喜歡。」

「……你這心思縝密到都快結成盤絲洞了。」

好一個堂而皇之遞到鼻尖的挑釁……他居然氣到還能笑出來,競日孤鳴簡直想為自己的肚量熱烈鼓掌,「大名鼎鼎的神蠱溫皇……莫非真身不是蝴蝶,而其實是蜘蛛嗎?」

只見溫皇十分刻意豎起手指擋在唇間,又俏皮地對他半閉了隻眼睛,「……商業機密,無可奉告。」

……不論正看側看,神蠱溫皇都毫無疑問是個美男子,但他這樣做為何只會令人拳頭發癢……??傻千雪姑且不論,羅碧那個爆脾氣又是怎麼忍得了與此人為友多年而沒有動手揍他的?!

算了,跟這種愉悅犯耍嘴皮子只會備感心累,討不了半點好處……智者不為也。競日孤鳴乾脆地放棄,索性端起酒杯輕啜起來,瞇細眼享受著冰涼酒液滑過喉口的那種觸感。

舞池的電音舞曲時段似乎終於結束,換上了樂團表演。伴著樂手的歌聲,競日孤鳴與溫皇有一搭沒一搭地邊喝邊閒聊了起來(只要提起千雪孤鳴話題便可輕易展開)。不得不說溫皇天生帶著的那種冷然與譏誚感,打趣起人來不帶髒字又一針見血……倒是意外令競日孤鳴感覺合拍。

「……唔,坐了也算有段時間了,既然競日先生沒對我發難……」

酒至中途,溫皇重新給競日續上了一杯Mojito(毫不意外地又是一杯藍色調調酒),卻是毫無徵兆地將話鋒一轉,忽然便切進了正題,「看起來,對『效果』應該很是滿意囉?」

競日孤鳴眉眼間的笑意不動如山,「哈,溫皇先生有所不知……我一向很有耐心。」

「顧客的體驗對我來說至關重要。」溫皇捧心做出誠懇表情,「如果有不周到之處……請競日先生務必『盡快』告訴我。」

……服用的人又不是自己,他能有什麼體驗?競日孤鳴用指尖輕輕敲敲酒杯,「這怎麼說,大概是『如人飲水』?」

言下之意是誰喝了誰知道吧……溫皇也笑了出來,「下次請務必帶那位一同前來……溫皇十分期待拜見。」

競日孤鳴正想嫌棄道未成年人不能出入這種場所……外套內袋的手機卻巧合地在此時震動了起來。

這個時間,會打電話給自己的人唯有一個……競日孤鳴微不可見地蹙了一下眉,同時站起身,「抱歉,離席一下。」

-----

今天是憶無心的十六歲生日,剛巧又碰上禮拜三,各大PUB所謂的「Lady’s Night」,在幾個姊妹伴的起鬨之下……一群人當下決定跑到M區最出名的PUB來體驗一番。

從小到大都是循規蹈矩的模範生,生平第一次涉足這類場所……即使有過美人閣那次經驗,蒼越孤鳴依然覺得手足無措。原本想趁隙開溜回家的,然而雨音霜冷笑著捉住他衣袖道:「你這個壯丁不來當護花使者,要讓我們一群柔弱的女孩子單獨去嗎?」……然後他就在這裡了。

雖然已經留言給祖叔叔說自己要去幫同學慶生,會晚點回家(他實在沒膽子招認他們要去PUB),蒼越孤鳴心裡還是有些忐忑不安。比之如魚得水顯然識途老馬的劍無極跟一臉好奇東張西望的史存孝……他輕咳幾下,靠近史精忠輕聲道:「那個……今天算我請客好了。但是、我想先……」

史精忠一臉「我就知道」的瞭然表情,「你想先回去?」

被這樣直接點破,蒼越孤鳴雖是有些尷尬,更多的卻是鬆了口氣的釋然,「對。我實在不太習慣……」話到一半,卻自己沒了聲音。

「機會難得啊,真要這麼急著走……」史精忠本還想打趣他幾句,卻見人愣愣地站在原地,「蒼狼?」

順著蒼越孤鳴的視線看去,在二樓的開放式吧檯邊,有一道格外眼熟、優雅修長的身影,端著酒杯的側面精緻美好得宛如一禎剪影……正與他談話的人倒是看不太清楚。

史精忠訝異了,「咦?那位不是……」還沒說完,蒼越孤鳴已經下意識輕嚷了一聲,「祖叔叔?」

從後面探頭過來的雨音霜也看見競日孤鳴了,「欸蒼狼,那是你祖叔吧?怎麼會在這裡遇到……喂喂!你要去哪?!」

蒼越孤鳴一言不發推開人群往通往二樓的階梯走去,邊走就已經邊掏出手機,直接撥給了競日孤鳴。

──能看得見那道人影離開了原本的位置,答鈴又響了好幾聲自己的電話才被接通,「……蒼狼,怎麼了?」

語氣不由自主地帶上了幾許急切,以至於蒼越孤鳴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問話有多不合理,「祖叔叔!你在哪裡?」

那端的競日孤鳴似乎也愣了一下,「嗯?你這麼早就到家了啊……不是說要去幫憶無心慶生嗎?難道是羅碧跟姚明月又……」

「你在哪裡?先回答我!」

不明白這孩子突然的怒火是從何而來,但競日孤鳴仍是十分習慣性地柔聲哄道:「我跟朋友見面,會晚些回去,小蒼狼不用等我……」

「……什麼樣的朋友見面要約在PUB?」

從手機那端傳來的聲音,未免也太過有臨場感了……競日孤鳴立刻警覺地回頭,蒼越孤鳴果然就站在自己身後。


------

當場抓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行雨

楼主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