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苍竞段子

[复制链接]
查看: 922   回复: 18
发表于 2022-2-16 23: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过的苍竞小段子,打个包发上来,不定期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2-16 23: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苍狼把竞日关在王府里,竞日被带回来那天起就拒绝再同苍狼讲话,终日对着院中的花树出神。苍狼来看他,细碎的黄绿色花朵落在竞日肩上,苍狼为他拂去,竞日侧身避开。苍狼手抬起又落下,轻声说,小时候母后不愿意抱我,也不跟我讲话,我就来问祖王叔,是否苍狼做错了事,让母后恶了我?祖王叔那时抱着我,说,乖苍狼,大人有大人要解决的事,无论如何,这不是乖苍狼的错,是大人没有做好,才会让孩子伤心。
他说,祖王叔,你明知道,你明知道……你后悔过么?
竞日只是沉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2-16 23: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苍狼跟剑无极说:我想跟我父亲坦白一件事,但是怕他生气。
剑无极说:你先编一些比较夸张的错事,趁你老爸生气了还没揍你的时候跟他说其实你是骗他的,这时候把你真正要坦白的事说出来,他跟你之前说的话一对比,觉得这事也没那么难接受,说不定就不发火了。
苍狼:谢谢你剑无极,但是我要编些什么夸张的事呢?
剑无极:呃,比如说你爱上了你的祖叔叔?
苍狼大惊:你怎么知道我要坦白这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2-16 23: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点性转黑寡妇竞。

竞日死过五任丈夫,苍狼跟着祖姑姑出席她第一任丈夫的葬礼时还是个孩子。竞日全身包裹着黑色的丧服,脸也用帽檐垂下的黑纱挡住,黑色手套覆盖的手拿着白色的丝帕,时时伸进面纱里拭泪。苍狼怕她把眼睛哭肿,打了一盆水让竞日洗脸。竞日把脸凑到盆边,苍狼从水中的倒影看到面纱下鲜红的嘴唇。
晚上苍狼做噩梦,梦到红色的大蜘蛛趴伏在他胸口上,他从梦中惊醒,冷汗淋漓,胸口处一片滚烫。

苍狼带着枪,尾随竞日进了老宅。只有这一次机会,牺牲月荒凉换来的机会,不能错失。竞日为她的侄孙服丧,包裹全身的黑裙,黑色网纱覆面,不露出一寸肌肤。她进了庭院。
枪声响起,终究打偏了,竞日被子弹的冲力带着跌到地上,苍狼抢上两步,扯下她的面纱,枪口抵住她的额头,也没能按下扳机。竞日踉踉跄跄地走了。
苍狼当夜睡在熟悉的大床上,谋划复仇的一年里鲜红的大蜘蛛常出现在他梦中,然而今夜他没能睡着,脑中只有摘下面纱后,那张素净的,悲伤的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2-16 23: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苍越孤鸣晚年时微服游历苗疆体察民情,在一座小村借宿时,看到村里的孩童在过家家,排演的是五十年前那场苗疆内战。
长相最周正,气质也最像领头人物的那个孩子扮演的是五十年前的他,对面看起来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孩子应该就是竞日孤鸣的扮演者。
旁边扮演叉猡的女孩子训斥那个扮演竞日的男孩:“不对不对,你应该再凶一点!”
那个长相凶悍的孩子性格倒很怯弱,为自己辩解:“我已经很凶了……”
“不对!”女孩大声说,“那个竞日孤鸣谋害先王和王上,这种坏人应该是青面獠牙,很凶狠、很恶毒的!”
苍狼微微笑起来,说,不对,不是这样的。
但是没有人听见他的声音。他低下头,仿佛在沉思,又小声说了一次,不是这样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2-16 23: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苗北苦寒荒凉,位于苗北的北竞王府却有冠绝苗疆的园林。
苍狼最喜欢北竞王府的后花园,只是当他在后花园玩耍时,祖王叔总是很少陪他,他在花园里赏玩得尽兴,回头一看,祖王叔在雕花的窗后远远看他。小小轩窗,竟似将竞日孤鸣框住了。
苍狼问,为什么祖王叔很少到后花园去?
因为小王身体不好,受了风要咳的。
苍狼觉得可惜,从后花园摘了花送到竞日床头。竞日很喜欢。只是第二天他再去看,鲜花已枯萎了。苍狼疼惜,问为何寝殿里不能种花呢,竞日说,因为寝殿里没有泥土、水、风和阳光,地上铺的是黄金和毛皮,终日燃着炭火,不是适合花生长的环境。
他抱着苍狼看窗外百花争艳的花园,说,要在皇宫里活着是很困难的……要人付出许多的时间和爱去照顾。
苍狼捏着枯萎的花,问,花离了根就会死吗?能不能让摘下的花一直开着呢?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用融化的松脂把活物封住,它就会一直保持活着的样子,万年不腐。
竞日找了一枚琥珀给苍狼看,琥珀里封着一只蝉。
那它还能动吗?
不能。
不能动,不能吃饭,被封在这么小的吊坠里……这不是比死还要痛苦吗?
哈哈,苍狼真是个好孩子啊。
苍狼只是简单巡视一遍在北竞王府搜检出来的财宝,竟意外看见了一枚琥珀。琥珀里封着一只蝉,经年过去,蝉仍栩栩如生,蝉翼上的纹路都看得一清二楚。苍狼举着那枚琥珀细看,阳光刺得他眯了眯眼,恍惚间死去的蝉竟似竞日的背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2-16 23: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苍狼小时候是个心很重的孩子,被父亲骂了会记很久,到了北竞王府无论多么轻松,祖王叔和金池待他多么温柔,心里总有个角落在想着这回事,就像一只黑猫窝在角落里。
竞日看出他有心事,遣退了所有侍女,抱着苍狼坐在床上,哄着他说出来了,苍狼越说越难过,在竞日的怀里痛痛快快哭了一场,哭完了觉得很不好意思,把脸藏在竞日的衣服里不看他。
竞日笑着拍他的背,说以后小苍狼受了委屈,都可以到祖王叔这里来,祖王叔永远不会笑话你。
苍狼害羞地答应了。但他是苗王子,谁能给苗王子委屈受呢,当然只有苗王。
后来九龙天书局开,颢穹死了,苍狼仓皇出逃,借助撼天阙的力量与竞日孤鸣争夺王权,经过一年内战后终于赢得胜利。
苍狼即位后回了一次北竞王府。前北竞王的卧室一直封锁着,他命人开锁,一切陈设与记忆中并无不同。过去一年他忙着恨竞日孤鸣,没有什么心思想其他事,此时站在熟悉的场景中,被忽视的疼痛忽然涌上来,锁链的擦伤、冻伤、骨折伤齐齐发作,但他现在身体强健,因此过去的旧伤并不能击倒他,只是让他很难受。
高大的苗王躺在床上,睡着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2-16 23: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银河艳星

竞日孤鸣二十九岁玩票演电影,居然一炮而红。有品位、有资源、有人脉,他再动用哄家里人十分之一的演技,哄得观众和影评人团团转,称赞他是天生巨星。
哪里呢,竞日孤鸣谦卑地笑。片约纷至沓来,竞日孤鸣演了两部,突然宣布因身体原因息影,在影迷的扼腕叹息中施施然退场。
他厌倦了。不能演邪恶反派——让颢穹疑心他本色出演;不能演B级片——有损皇室颜面;不能太红;不能失败;不能耀武扬威;更不能低三下四。
竞日孤鸣的处女作,也是最好的那部电影,他在里面演一个病弱艺术家,最终精神失常投水而死——其中他向照顾他的姑娘倾诉苦闷的片段每年过年都要被拿出来鉴赏,就接在王长孙苍狼的童年录影带后面,孤鸣家辈分最低和最高,谁也别想逃,双双接受现代影像技术处刑。
即便如此,看苍狼学走路的录像,笑得最开心的总是竞日,同理,看竞日演戏,尴尬的只有他自己,每逢放到此处,乖苍狼总要背过脸偷偷抹眼泪。
苍狼是竞日的影迷,对祖叔叔受欢迎这件事他显得很平常心,竞日在他作业上签的名可能比签过的所有海报都多,而且没有第二个人能在竞日本人怀里看他表演。
苍狼夺回王权后,文化部官员自作聪明地禁了竞日的所有片子。苍狼暂时没空理会,等他闲下来后给朋友发了条信息,对方很快回过来一堆截图,是个交易网站,在卖禁片的影碟和海报,价格被炒到了原价的几十上百倍。有张海报正挂在苍狼床头。
苍狼想,现在正有许多人在搜集竞日的海报,观看他的作品……他们隐秘地快乐,好像独占竞日,竞日会成为其他人的秘密符号,一个接头暗语……
苍狼解除了禁令,甚至私下安排了重映。臣民议论他的宽大,而他走进电影院里,竞日的脸出现在银幕上,仍然缠绵悱恻,他在人群中,感到自己再次拥有了竞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2-16 23: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苍狼小时候被养得有点过于不知人间疾苦,这其中固然有他祖叔叔的一片祸心,但也有一部分是他显赫出身不可避免的负面影响。比如说,苍狼其实是一条义务教育的漏网之鱼——他一直在家中上私教课,如果不是叔叔千雪力争,他差点没能去读条件已经很好的精英高中。
苍狼的少年时代往返于学校、家、北竞王府,全程车接车送,车上一直开着空调。他祖叔叔的居所更夸张,有一套完整的控温控湿系统,保证换季不会加重竞日脆弱的呼吸系统的负担。苍狼对四季风物也没有特别鲜明的感知,北竞王府的后花园是一座温室,花卉常开不败,他的祖叔叔永远在花园里喝下午茶,是这人造仙境的一部分。
苍狼不看天气预报,因此在竞日夺权,将他赶出家门后,他才知道苗疆的三个季节都很冷。

苍狼接手孤鸣集团几年后,某一天,他兴之所至,拜访了竞日隐居的公寓,为了起这个兴,还喝了几瓶好酒壮胆。他在车里看着竞日进公寓楼,过了会才跟着进去。苍狼两手空空,毕竟他初衷其实是跟竞日就过往的背叛做一次清算,带两箱牛奶或者水果会削弱他的气势。但是敲门时他又后悔了,现在这样像他以前放学回祖叔叔家。
或者他应该带着唐刀的刀鞘来……
他敲了两下门。过了五分钟他又敲了两下,过了半小时他开始砰砰砰拍门,邻居打开门看了一眼,看到一个超过一米九的青年堵在隔壁门口,什么也没说,缩回去了。
苍狼怀疑竞日从猫眼里看到他了。没想到竞日孤鸣不讲待客之道,直接招待他闭门羹,苍狼又不想就此回去,讲道理他很忙的……他站得有点累,靠着门坐下了,酒劲儿一上来,居然睡着了。
恍恍惚惚地他感觉到有人在轻拍他的脸,喊他:“苍越孤鸣?苍越孤鸣?你在这里干什么?”
苍狼睁眼,看到竞日放大的脸。他开口,嗓音嘶哑,喉咙也很痛:“……你去哪里了。”
“我在楼上邻居家里吃饭。”苍狼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给竞日让出位置,竞日打开门,看见已经长成好大一只的侄孙脸颊潮红,叹了口气给他找了双毛绒拖鞋,招呼他到沙发上坐好,拿珊瑚绒毛毯给他裹上,又给热水袋通上电,叫苍狼热了就自己拿着捂上。竞日问他吃没吃饭,苍狼说没有,于是竞日又进了厨房,过了十分钟给他端过来一碗蛋炒饭,还有几颗药和一碗热姜汤。
“把饭吃了再吃药。”
竞日说要收拾厨房,把苍狼一个人留在了客厅里,厨房传来短暂的水声,但是竞日始终没出来。
苍狼吃完了饭,正在慢慢喝姜汤。他还没被祖叔叔照顾过,觉得很新奇,又想起以前竞日生病的时候,他也追着竞日叫他吃药,给他煮姜汤,私心放很多红糖,甜蜜蜜地看他喝下去。毕竟年轻,苍狼现在感觉好多了,甚至热出了点汗。
他错过了责问竞日最好的时机,回想起来他看到竞日的第一句话太像撒娇了。红糖把他的嗓子齁掉了,就算要指责竞日,说出口的句子恐怕也是软绵的。
苍狼抬高一点声音,问竞日:“祖叔叔,你这里Wi-Fi密码是多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3-25 23: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苍狼外出执行任务,竞日交给他三个锦囊,嘱咐他有危险就打开,苍狼遇到麻烦,打开第一个锦囊,里面写着:打开第二个锦囊。苍狼打开第二个锦囊,里面写着:打开第三个锦囊。苍狼打开第三个锦囊,里面写着:香蕉大则香蕉皮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下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