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白云心

[复制链接]
查看: 944   回复: 1
发表于 2021-11-3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时时時時 于 2021-11-3 15:49 编辑

旧文重发。
文中提到的对联是借用前人作品,非原创。


白云心


        入冬了,这一天单夸去屋后取柴,在散乱的柴垛上捡到一只灰扑扑的野兔,兔子后腿上带着伤。山里的风刮得紧,歇了业的采参客一早起来还没吃饭,肚里正是饥肠辘辘。
        留下吧,就当作是送上门的越冬粮。


        兔子乖乖地在桌上趴着,不跑也不闹,只有耳朵转来转去,淡定地观察着小屋的主人。看他烧了两瓢水,之后屋里屋外不知在忙些什么。
        滚水晾凉一些,试试温度,又兑了点存下的刷参水,用这给兔子擦洗伤口,心想倒也不算浪费。伤口只在皮肉,筋骨大概没事,守着屋里各式各样的草药,一点小伤养好不难。
        擦洗干净,兔子显出灰中带紫的毛色,挺顺眼的。小屋主人一把一把捋着兔毛停不下来,这个触感很熟悉。曾经他穿戴的衣物,袖口里子就缝了这样的毛料,又暖又服帖,是侄孙送给他的礼物。


        入秋的时候他心血来潮,腌了一坛子酱菜。因为没什么经验,最终导致菜品的色泽十分可疑,捞出来吃了一根,结果吐了一晚上,从此断了腌菜的念头。他找出落灰的坛子,淘洗干净,塞上稻草和旧衣,横放在墙角,小屋里多了一个小家。
        兔子就这么住下了,吃喝都不成问题。虽说是个野物,胃口不大又随和不挑剔,喂它什么好像都能下咽。干草,秸秆,萝卜干,蘑菇干,天凝地闭的时节终究没什么可吃的,总好过自己在外觅食饱一顿饿一顿,所以它对这样的口粮并不嫌弃。


        这一年冬天雨雪很多,大雪封山十几里路,恐怕一冬都得这么过去。
        从前都是赏雪不成,被人拦在屋里,连窗缝都不给留一分,自己只得闷闷地喝着温好的酒,听外面雪落树梢扑簌簌的声音心里犯痒。
        现在雪景管够,直接扑到雪地里打滚都没问题,看雪的心思却也没了。白茫茫的一片,美则美矣,落到最后终归是冰凉的一捧,你想亲近些,它便融了,沾不得一丝人气儿。
        还是养兔子好,欢蹦乱跳的,不用生火就能暖手,堪称居家猫冬的必备良品。


        数九寒冬,进山出山都没了指望,采参客自困家中,幸好有只活物作伴。冬至到了,他拿出笔墨,开始写今年的九九消寒迎春联,一手双钩书法,下笔老神在在,写完托着字幅看了又看美得不行。


        「屋後流泉幽咽洽香草    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風」


        按照往年,这字幅都用销金纸写了,框好之后挂在书房,他和侄孙一人填一联。他负责上联,侄孙负责下联。从亚岁这一日开始,每天一笔,一共八十一天,两人合计一百六十二笔。对联填满之后仍是天寒地冻,不见春天的影子却不妨碍心生欢喜,因为苗北严冬最难熬的日子就此过完。
        小侄孙一开始需要他抱着才能够到最上面的几个字,小手颤颤悠悠,笔画时粗时细,透着一点稚嫩的专注。最后人长得比他还高过一个头顶,运笔与他毫无二致,力道精巧墨迹停匀,却依旧会乖乖地为他端着砚台,眼睛里的小星星近在咫尺。这模样教人看在眼里,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


        住在山里没条件讲究,浆糊熬好了,字幅直接贴在墙上。他一个人填两份,上联依旧归他,下联算是为兔子代笔。
        可惜兔子对九九消寒没兴趣,眼下它只爱咬东西,啃衣服,啃鞋子,啃桌腿,啃采参客还没编完的背篓。


        冬至一过,很快就是腊月。腊八粥喝罢,没过多久又是小年。单夸先生自知厨艺水平与姚明月棋逢对手,族内几代家事又千头万绪够喝一壶,着实不忍心再劳烦灶王爷替他言好事保平安,祭灶就只象征性地敬几炷香,把心思都用在年终扫尘上。


        他从药柜里翻出半罐山荆子,是秋天在山上收的。当时大部分吃了,剩下这点没熟透的,想放着困一困再吃,结果存着存着就忘到了脑后。他划拉着罐里的果子,想了想,朝兔子招招手。
        山荆子在柜里不见天日,挺过秋天再挺过大半个冬天,又干又硬,酸得兔子直跳脚,长腿一飞气哄哄地踹他。
        他抱着罐子顺势笑倒,红褐色的果子滚了一床。兔子吭哧吭哧地喘着,脚掌拍地啪啪直响。
        最后还得夹几颗榛子,权指望拿它顺气赔礼。从前侄孙对他百依百顺,可是舒坦得不得了,现下终于应了现世报,绞尽脑汁要哄一只兔子开心。阁下大兔有大量,榛子你一颗,我一颗,一家人没有隔夜仇,吃完之后不再计较,一兔一人终于握手言和。


        于是到了年底最后一天,大年夜他俩也要相依为命。年夜饭一定得像模像样,雪里蕻泡洗干净码上腊肉一蒸,布袋子里剩下的干菜碎末全都喂给兔子。再烫一壶小酒,吃完早睡,保存热量迎接新年。
        年初一醒来的时候,头上和脚底都冰凉凉的,只有贴着锁骨的一团热烘烘的。夜里兔子嫌冷钻进被窝了,稻草碎梗跟着它一路跋山涉水,从枕头边延伸到墙角的坛子里。
        他歪头蹭了蹭兔毛,心里想着:说过要在除夕陪我,确实没有食言。


        数九已过,山气寒冷如旧,心里只惦记着开春了。沉睡的大山正在复苏,通往山外的道路开始化冻。再过几天就是春分,树丛间厚积的枯草底下隐约可见几丝新绿。仔细盘算着,还是等等吧,等这一波倒春寒过去再说。
        一等等到了清明过完接近谷雨的时候。兔子养肥了,该送它回山了。


        柳条做的背篓,一冬天编了拆拆了编,在兔子嘴里抢下来无数次。成品看着松松垮垮,山路颠簸,背在身上也不知能用多久。
        走得差不多了,从背篓里将兔子掏出,举起来脸对着脸,嘱咐它:好歹有点戒心,别再让人逮着了,下次若是再伤了自己,谁能救你呢。
        兔子只顾抽动鼻子,上下嗅着山林渐暖的气味,把临别的叮嘱全当耳旁风。
        他抱着兔子撸够了毛,哈下腰送它落地。一时忘了身上的背篓敞着口,里面的物件一股脑撒出来,衣裳干粮药囊工具,蹭着后颈和耳朵噼里啪啦往外掉。
        这小畜生倒是洒脱,白吃白喝一冬天也舍得走,趁着他一样一样拾拣行李,便一溜烟似的蹿没影了。
        大概又是命数作祟,每一次都不能好好告别。所有来不及说的话,暂且继续攒着,说不定还会有下一次重逢。如果重逢之后无须再次温习别离之憾,待到那时,长亭绿柳只为踏莎而行,就可以与他慢慢讲了。


        他寻着小路走下山。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今天是云游的起始。
        山下的气温比山上暖和,山荆子树已经发芽了。等到天气再暖一些,树上就会开出成片成片的花,像南风一样软,像云朵一样白。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3-26 00: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退隐后平和宁静的日常,去日如流水,仍触动今日的心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