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小别

[复制链接]
查看: 747   回复: 0
发表于 2021-11-3 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时时時時 于 2021-11-3 15:30 编辑

旧文重发。
文中时间设定在九龙天书开局那年的春节。



小别

        北竞王府,一群仆役正呵着白气,利手利脚地搬运年货。此时正是腊月下旬,府内尚未张灯结彩,众人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地忙进忙出,也平添了几分过年的气氛。
        北竞王的卧房外间,同样有个闲不下来的身影。竞日孤鸣坐在太师椅上,品着茶,有滋有味地观看苍狼事无巨细的忙里忙外。
        这一次的年节与往年不同。姚金池难得开口说想回本家一趟,竞日孤鸣知道她不会轻易告假,多半是家中有事。竞王爷素来通情达理,让金池安心过完上元节再回来。加上一些粗使短工也要回乡过年,春节留守竞王府的人丁比照往年显得少了一些。
苍狼今日就要启程返回皇宫。原本说好,竞日孤鸣也一同去苗王那边团聚,没料想月初又病了一场,这几天堪堪痊愈,委实经不起旅途劳顿,于是独自留在苗北休养生息。


        苍狼恨不得见人就拦下来叮嘱几句,下人们皆是点头如捣蒜,竖起耳朵听着小主人的吩咐,手头的工作一会儿一停。竞日孤鸣见状忍不住开口:“好了,金池回去了,不是还有冰心和珊瑚在么。”
        “祖王叔你怎么能让金池回去那么久。”看着竞日孤鸣不紧不慢的样子,苍狼心中的埋怨难以下咽,终于说了出来。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竞日孤鸣放下茶盏,饶有趣味地说,“借这机会,也该检验一下,金池手底下那二十几个小妹到底训练得如何了。”
        “若是平时倒也罢了,祖王叔这几天身子才见好,仍是要人仔细照看的时候,总要多留几个熟悉的人手在身边。”
        “苍狼不要担心,你看小王这几日都不曾饮酒。调养身体的自觉,不说十分也有八九分了。”
        “那好,”苍狼终于放过了捧着茶盘不知所措的婢女,走到竞日孤鸣面前认认真真地说,“祖王叔要保证新年期间不贪杯,苍狼才会放心。”
        竞日孤鸣牵起苍狼垂在身侧的双手,轻轻地揉捏着青年因为回握他的手而错落分明的指节,微微颔首:“好,小王跟苍狼保证,春节宴客滴酒不沾,补药也会按时吃。”
        苍狼听了神色稍缓,马上又想到其他事情:“守岁烟花也要早放,不要等到子时,夜里太冷了,风又很大。”
        “唉,这有些为难了,守岁烟花不在子时燃放,就没意义了啊。”
        “白天一定会有宾客到府上拜年问安,祖王叔免不了招待应酬,要养精蓄锐,所以必须早睡多休息。”
        “好吧,这一点祖王叔也应了。”
        “对了,还有卧房里的水仙,睡觉前记得让人搬走,别再像前年那样,在室内留了过夜,身上又要发疹子。”
        “嗯,好。”竞日孤鸣目中含笑,非常配合地回应着。
        “祖王叔要是觉得哪里不舒服,一定要派人传信,苍狼会马上回来。就算祖王叔不肯说,苍狼已经知会了祖王叔的护卫,他若觉察到异样也要传信给我。”
        “哈,你想让夙传信,这不是为难他嘛。”
        “这……他跟随祖王叔多年,我相信他肯定会有办法,再不然还有令狐千里……呃,好像也不太稳妥……千雪王叔不一定会在哪里喝酒,我担心有事找不到他……”
        “好了好了,”竞日孤鸣及时按住这只因为焦虑即将炸毛的兔子,“苍狼细心又懂事,祖王叔最清楚。左右是过个年而已,又不是要派小王去守万里边城,不会有事的。过节了,你们也应该放松一下,不必时时刻刻都惦念小王。”
        “要么,苍狼初五就回来……”
        “乖苍狼,”竞日孤鸣循循善诱,语气柔和得像在哄小朋友,“你平日里都跟着小王,过年应该多陪陪你父王了,回去了就多待几日。”
        “可是……”
        “不用担心祖王叔,你对祖王叔百般体贴,已经足够了;你母后离开得早,你又是家中独子——好好对你父王尽孝,这也是你为人子女该做的事啊。”
        苍狼不是不明白这些道理,蔫蔫地盯着竞日孤鸣衣料上的缠枝纹路:“都说每逢佳节倍思亲,我只是怕祖王叔一个人寂寞。”


        自己曾经摸着石头过河,养在身边一手带大的孩童,现在已经长成眼前俊朗的青年,为了自己一点无关紧要的起居琐事苦恼着。
        这样一颗年轻又纯粹的心,因为竞日孤鸣的一颦一笑而律动不已,又十分自知的压抑着快要满溢的爱慕之情,拿捏着分寸为祖王叔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
        回想长夜漫漫,遥望万家灯火,此身对高处之寒早已看淡。俯仰之间,却有一颗星辰,甘愿化作一盏小小的明灯,照亮掌间方寸。


        竞日孤鸣没再坚持,不动声色地岔开话题:“还有一件正事呢。”
        他示意要起身,苍狼将他搀起。两人来到卧室里间,竞日孤鸣拉开架格上的小抽屉。苍狼会意,自去掏贴身的暗袋。片刻过后,各自手上拿着一个红红的锦囊。
        互赠压岁钱是孤鸣家当下最长、最幼两人,过年不可缺少的仪式,通常都是团圆饭之后进行,今年不能一起守岁自然就提前了。祖王叔给苍狼的锦囊大些重些,里面装着用红绳串好的铜钱,与寻常人家发给小辈的压岁钱并无两样。苍狼给祖王叔的锦囊小些轻些,里面仅有一枚厚实的古币,用红绳编了花样做成挂饰。
        虽然苍狼一年到头也没什么机会使用现钱,竞日孤鸣依旧会为他这样备着,兜里有几个零花总是好的。
        而苍狼的心意也非常明了,惟愿祖王叔福寿康宁,岁岁平安。
        吉祥话说罢,两人交换过锦囊。苍越孤鸣心下愉快,又有点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他一直记着竞日孤鸣的承诺:哪怕以后娶了妃子,做了帝王,祖王叔的红包永远都给小苍狼留着。
        有些烦恼,是很久很久以后才需要去考虑的事了,现在的他,只管独享竞日孤鸣的疼爱就好。
        这时,侍从来报,护送苍狼王子回宫的车马已经备妥,只待出发。
        分离的时刻总是不期而至。刚才还在互相祝福,马上又要话别了。
        苍狼似要道出万千衷肠,酝酿半晌只说了一句:“明年除夕,苍狼一定陪着祖王叔。”竞日孤鸣唇角微扬,为苍狼稍稍整理了披风,满意的端详着初露锋芒的侄孙,轻声说,去吧。


        目送苍狼离开后,竞日孤鸣提着古钱在屋子里徘徊了几圈,思考着压祟辟邪应该把它挂在床头还是床尾。布置完毕,他回到外间坐上太师椅,婢女重新奉上热茶。茶香袅袅,竞日孤鸣看向案头含苞的水仙。
        就安稳的过个好年吧。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