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蒼競] 猜猜我是誰06 (完) - 05.01更新

[复制链接]
查看: 971   回复: 5
发表于 2021-4-28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行雨 于 2022-5-1 23:13 编辑

厚著臉皮(X )下定決心(O )想跟蒼狼重修舊好的祖叔叔~

不過呢,他競日孤鳴做的事情與我單夸有什麼關係(裝傻)

於是雖然我不打算跟你相認反正你也一定知道我是誰了所以我們當然不用真的相認~~
......乖蒼狼人這麼好不會不給祖叔叔台階下的吧?

好久沒寫了,練下手,應該不會太長(吧

-----
[蒼競] 猜猜我是誰01





──真要算起來,「單夸」第一次和蒼越孤鳴面對面,應該是在那個拍賣會上。

每三年定期舉辦一次的「風雲碑慈善拍賣會」向來冠蓋雲集,會中的拍賣品幾乎都是由與會者們無償提供,最終拍賣所得金額也會全數捐出由九界基金會公益使用,算是另種名義的募款行為。

不過就算再有如何冠冕堂皇的好聽名頭,慈善拍賣會流程其實大同小異;總也是要先準備點餐飲酒水供貴賓們享用,酒足飯飽過後才好開始正事。

今夜的晚宴並沒有安排合菜席次,而是採自由取餐的方式。只見打扮入時的賓客們穿梭來去、言笑晏晏,大廳旁側架了個小舞台安排樂團現場演奏,一派富貴風流景象。

單夸到得很早,守時向來是他的優點,何況他們這種小人物,可沒資格耍什麼排場。如今這副不被打擾的模樣令他格外如魚得水,輕鬆自在地端了杯香檳杵在露臺邊,這是個便於觀察全場卻不太會被注意到的隱密好所在。

晚宴開始約半小時,入口處忽然起了一陣騷動──原來是孤鳴集團的總裁跟副執行長到場了,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年輕英俊、家財萬貫,又是出了名的謙沖自牧,從來不曾傳過任何花邊新聞……像蒼越孤鳴這樣各項條件皆屬上乘的黃金單身漢,自然走到哪裡都是眾人目光的焦點,片刻也不得閒。

無意主動上前攀談,單夸只是在人群之外隔著不算短的一段距離安靜地注視著對方。然而,那英姿煥發的年輕掌權者畢竟已經是蛻變為狼,即使身邊衣香鬢影川流來去……依舊極其敏銳地在人群中捕捉到了他不尋常停留的目光。

──這種時候,藏著掖著不是才更啟人疑竇嗎?單夸也不閃不避,極之落落大方地舉起了高腳杯,向蒼越孤鳴微笑示意。

「哎?今天不是御兵韜跟著孤鳴總裁來呢。」此時才姍姍來遲的別小樓走到單夸身邊,便也對蒼越孤鳴跟風逍遙點了點頭算做招呼,「……夸兄,你認識孤鳴總裁?」

今天單夸並未易容做採蔘客那副年老面容,只是稍稍修整了眉目眼角,看上去也就是再普通不過一介四十出頭的中年男子模樣。他順勢收回目光,垂下眸輕笑,「我們這等小人物,哪裡能認識他大老闆?不過是久仰大名。」

「孤鳴總裁年少有成,年紀應該還不到三十吧?難得沒有半點傲氣……人還挺親和沉穩的。」別小樓對蒼越孤鳴似乎印象頗佳,出口便是誇獎,「夸兄若想認識他,不如我替你們介紹一下。」



「不敢不敢。」單夸驚訝地笑起來,連連搖手拒絕,「這無緣無故的怎麼好去攀交情?我可沒這麼厚臉皮。」



別小樓反而顯得有些意外,「……我記得之前詩兒說過,她會點頭接下黑水城那個設計合作案,還是你向她敲的邊鼓。夸兄向來也不是多管閒事之人……我本來以為是你與孤鳴集團的人有交情呢。」

單夸倒是把一臉無辜擺得理直氣壯,「身為苗疆人,哪有不想與孤鳴集團合作的?」

……之前還拼命咬死不認來處的,怎麼這會兒忽然又成了苗疆人啦?





-----


我就是喜歡看祖叔叔各種說溜嘴wwwww
(粉證燃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31 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單夸先生大型作死現場。

-----
[蒼競] 猜猜我是誰02


好歹是相處經年,對於單夸此人的性子,別小樓也算摸透七、八成;只要他不打算吐實,任憑你使盡百寶也別想問出半句真話,還可能反被他給拐得團團轉……還是不要自討沒趣了。本來就不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性子,別小樓也沒把已到了嘴邊的吐槽給說出口,只是十分好脾氣地轉開了話題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先進會廳吧。」

並不是強制要求,但與會嘉賓或多或少都會買下幾件拍賣品聊表心意(與財力),也算是拍賣會上一套不成文的默契。別小樓還頗認真地對著拍賣清冊研究了好半晌,精心挑了一套青花釉裡紅茶器準備要帶回去贈與愛妻;鄰座的單夸就只是全程面帶微笑看著台前展示,好像真的純粹來湊熱鬧的。

慈善拍賣會今年輪到海境主辦,台上負責主持介紹的年輕人眉眼清雋,口條清晰不卑不亢,據說是海境師相的得意弟子。這種場合對各家的主事者們來說自然也是一個觀察比較手下人能力的好機會,沒什麼意外的話,或許這季就會宣布海境下任接班人會是哪位……不過與自己這一介閒人,又有何干係呢?

除了台上由專人介紹展示的展品,一樓宴會廳周圍散放的畫作擺飾等等也算在拍賣會的範圍。別小樓見單夸只是漫不經心地盯著前方,手底的清冊甚至都沒有翻開,不由低聲探問,「……夸兄,都沒有看到合你心意的物件嗎?還是我們回樓下逛逛吧?」

單夸卻仍舊是那副八風吹不動的笑臉,「不急。」

展品又換過幾輪,拍賣會已是進入尾聲。好酒自然是沉甕底,越到會末的拍賣物件向來是越加貴重,這是眾人皆心知肚明的默契。也因此,當台上的美女模特展示出了手中絨布錦盒內裝的物件時,會廳內瞬間陷入了拍賣會開始以來第一次短暫尷尬的一片沉默。

照例舌燦蓮花地誇了一通拍賣品,硯寒清清了清喉嚨,站上台前,「……那麼,起標價是十萬元,請各位自由出價。」

台下毫不意外地鴉雀無聲,硯寒清面上淺笑不變,心中卻著實有些沒底。雖然總歸是自家主君交代的囑託,自己只要照辦就行。但是為什麼這麼做的真實理由,對方卻始終諱莫如深……只能說,此刻硯寒清十分深刻地體會了「趕鴨子上架」時,鴨子的心情。

台下的安靜超過了硯寒清人生中最長的一分鐘,硯寒清暗鬆口氣,正打算依照敲下槌子宣布流標……一只修長玉白的手緩緩舉了起來,語調輕緩帶笑,像是真的看眾人毫無反應太尷尬了於是他才解圍開口那般,「一百萬。」

在慈善拍賣會中,這還不算是太高的出價,但相較拍賣品本身的價值……這金額就有些驚人了。硯寒清下意識重新看了看盒子裡面的拍賣品──一枚金絲掐成的星形胸針,鑲著些許碎鑽……確實精巧可愛,但一來不是名家設計,二來胸針上的碎鑽也不是什麼特殊成色的希罕品……這胸針到底是什麼來頭?

台下眾人也因這句話而譁然,紛紛轉頭四望找起了出價人。坐在台前VIP席位的風逍遙原本昏昏欲睡,頭都快敲到椅子把手……在右側座的那位忽然全身緊繃,散出洶湧的殺氣,不由訝異地傾身探問,「……BOSS?」

捕捉到這幕瞬間的單夸彎起了唇角,笑意不小心沁得有些深……若無其事地轉頭向別小樓道:「東西待會託你幫我一起帶回去,我有事先走。」

別小樓滿臉訝異,「……夸兄?」

再不走萬一等等有人當場發作走不掉了……那就很尷尬了,他向來是個善於審時度勢的人。單夸笑著飛快起身,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會場。



-----

支持蒼越孤鳴趕快去抓人回來的請在底下評論留言O_<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10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幾集看得昏昏欲睡,16集又......哎。

別指望編劇了,我先動手吧(O

------
[蒼競] 猜猜我是誰 03


跟仙島聯盟交手,毫無疑問是一場殊為勞心耗力的鏖戰。

雖然仙島聯盟七王向來是各自為政,私下裡彼此鉤心鬥角從中作梗的事情也幹得不少……但是這次對於「王骨博觀館」標案的競爭,金蹄戰馬跟司馬幻魂兩人倒是有志一同地分別對苗疆及中原方動手了。

中原那邊,尚同會預算的底標金額早在開標前三天便莫名走漏風聲給洩漏出去,幾乎等同於公開出局;而苗疆這邊則是更加簡單粗暴──負責前去投標的風逍遙在路上被惡意追尾出了大車禍,孤鳴集團無人出席。

原本以為這下標案妥妥地是要落到仙島手上了……不料開標結果,竟是孤鳴集團的提案得標!在場眾人紛紛譁然,此時一旁的六合才揭開文件,表明自己是孤鳴集團的委任代表,孤鳴集團的標案是由他提送的。

且不提金蹄戰馬在開標現場是如何氣得咬牙切齒面容扭曲;這邊可謂是旗開得勝歸來的六合,自然是堂而皇之地踏進了孤鳴集團總裁辦公室成了座上賓,由孤鳴總裁親手泡茶款待,「……此次多虧有六合先生幫忙了,我代集團眾人向您致謝。」

「沒什麼,以我的立場,我也確實不想讓這個標案落到天璣祿存的手底……也算是聯合抗敵吧。」

六合一身雪白的改良唐裝,不似一般認知的商業人士那樣西裝革履,看上去半點沒有商場戰將的氣勢,倒像個文人雅士。溫雅地笑瞇著一雙眼,六合慢條斯理地開口道:「我更好奇的是,孤鳴總裁居然當真能如此信我,問也不問地便把標案文件交到我手裡……你就不怕我其實是雙面間諜?」

「指點您來尋我的人,難道沒有警告過您如果說錯了話……可能會被一槍解決在某處?」蒼越孤鳴笑了笑,將一只白瓷茶碗推到了六合面前。俊逸英氣的面容讓他的笑容顯得特別無辜,「九界一直有謠言傳說孤鳴家擁軍火自重……看來您也同意這都是一派胡言的謠傳吧?」

這話裡話外全是威脅之意……不過六合又哪裡是輕易能被震懾的人?仍是悠悠哉哉地端起茶碗,正欲就口──釉暗花刻紋,照光可透影,這只白色茶碗看上去平平無奇,正是永樂甜白瓷。

……清代的茶碗就真的拿來喝茶,這就是皇室遺族的底氣嗎?

在商界而言,蒼越孤鳴的年紀跟輩分幾乎都是最小;但為此便輕易小看了這匹孤鳴家的頭狼……看來可是會吃大虧的。
拈著手中價值不菲的骨董茶碗,六合這下是真心地笑了出聲,「雖然幫了我大忙……不過對方說,自己只是一名採蔘客而已。」

「採蔘客?」捕捉到了話語中的某些關鍵點,蒼越孤鳴垂下眼睫,「如此能人,我能否請教對方尊姓大名?」

「知道又如何?名字不過只是一個代號。」六合笑意不減,說出來的話卻不是那麼回事,「……你也知道了我的名字,那又能代表什麼?」

「對方對我幾乎可說瞭若指掌,而我卻連他的名字都不能知道。」蒼越孤鳴不動聲色地替六合重新續滿了茶,「您認為這公平嗎?六合先生。」

……這又不是比賽,哪裡還跟你講什麼公不公平?更何況這孩子當初可是一看到自己拿出的信物,二話不說便直接點頭答應配合自己的計畫了,如今才來追問信主姓名,那不是很奇怪嗎?

但茶是有錢也難喝到的頂級明前龍井,斟茶的是堂堂孤鳴集團總裁……傻子才不喝。畢竟也已經試探過了,對於主人家這麼周到的服務,六合也不好意思繼續擺譜,索性坦承不諱,「我確實沒有問過他的姓名。但你又怎會不知道他是誰呢?讓你願意信任的並不是我,而是信物的主人吧。」

──原來我還信任他嗎?

下意識伸手探向西裝左側內袋──那裏有一個小扁方盒,不用打開他也知道那是什麼。

指尖輕輕摩娑著絨布表面,蒼越孤鳴輕嘆道:「你是對的。我應該知道……但我也無比希望,我不知道。」




-----

做夢都沒有想到我居然有去估狗動物園跟植物園之王分別叫什麼名字的一天 OTL||||
名字真的有夠難記啦!!!!

這段蒼狼跟六合對話本來想寫得更諜對諜一點......
但轉念一想他們原劇兩個就邊走邊談心邊講一堆蒼狼內心的委屈小祕密()話,很還原沒什麼不對!!O_<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1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蒼競] 猜猜我是誰 04


──會在這裡遇到蒼越孤鳴,其實他早已該心底有數。但單夸仍是刻意地做出了一副訝異的表情,「……孤鳴總裁?真巧。」

年輕高大的苗疆主君那張英挺的臉孔上並無甚表情,便顯出了點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淡,只是輕輕點頭,「你託六合先生轉交的東西,我收到了。」

……小狼崽子夠狠,連點表面功夫也不打算配合。但大狐狸也是裝傻賣乖的一把好手,單夸笑著攤了攤手,全然無害的模樣,「嗨呀六合這人真是……我跟他說過了幾百次,不過是順手幫點小忙而已,讓他不用記掛在心上,這人偏偏要當真……居然還邀功到孤鳴總裁你的面前去了,讓人多不好意思呀……」

「你救過千雪叔叔,也只是『順手』嗎?而且那天宴會你是和遙星先生一同出席的……所以,讓他們夫妻二人點頭同意接下孤鳴集團策畫邀請的人、莫非也是你?」

那雙湛藍的眼睛盯住他,不再是記憶中那樣一望見底的澄澈,而是深邃若無底的海,晦澀而難解,蒼越孤鳴一字一句道:「如果真是這樣,單夸先生已在暗中多次幫助過我孤鳴家……而我身為孤鳴家主,居然都是等到事過境遷才能知曉一切。如果不是六合先生此次特意向我提點,我要到什麼時候才能親口向你致謝呢?」

單夸仍舊是那副不以為意的笑瞇瞇模樣,「哎,這都不是什麼大事,能幫上忙就隨手幫了……哪還要人道謝啊,孤鳴總裁言重了。」更何況,真要論孤鳴家欠他的……那可是太多了,哪裡還差這麼一點。

面對魔世、閻王鬼途、仙島七王這幾次商業危機;千雪孤鳴遇險垂危差點小命吹燈……原來在這人眼裡都「不是什麼大事」。

──他比不上他……他知道自己永遠也比不上他。

蒼越孤鳴垂下眼,不知是該嘆氣還是該嘲笑自己,「……既然如此,你又為什麼要讓六合送回那枚胸針呢?」

「因為那是你的東西呀。」單夸卻一改原先閃閃躲躲的態度,不假思索地笑著回答道,「那個胸針,是你的東西。」
蒼越孤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沒有再接話。

他倆此刻身在龍虎山發電廠的園區停車場外,抬頭便可以望見滿山遍野的金桂。單夸笑著帶頭前行,「走吧,難得到這裡來,不去看看太可惜了。」

身為孤鳴集團現任總裁,但蒼越孤鳴也曾落難,龍困淺灘時有過很長一段東躲西藏的日子……當時他便是潛藏在龍虎山。

此處曾是蒼越孤鳴非常熟悉的地方,曾幾何時,卻起了跟自己記憶之中完全不同,天翻地覆的變化。行走於花樹之下,枝頭灑落燦金陽光,馥郁的香氣撲面而來,蒼越孤鳴不由瞇細眼睛,「……我不知道這裡改種桂花。」

「這嘛,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走在他前頭幾步的競日孤鳴此時笑著回頭看他,「但這樣好的風景,值得共賞。」

──共賞。

一路拾階而上,兩人皆是默默無語。蒼越孤鳴本來就不是多話的性子,加之兩人今天才算正式「認識」,實在沒有什麼安全和平的話題可聊。單夸則像是在想些什麼似的,也一直沒有開口;但蒼越孤鳴覺得他就這樣別開口也很好,至少自己能心平氣和得多。

山間霧氣本來就重,此地又是水力發電廠的水庫源頭,從水壩頂傾瀉而下的瀑布氣勢磅礡,連帶兩邊的桂花林中皆是水霧瀰漫,土壤鬆軟潮濕,不太易於行走。

「……小心。」

眼睜睜看著單夸絆到腳第三次,蒼越孤鳴終於忍不住了,伸手直接握住對方胳膊將人扶穩,「你的腳到底怎麼了?」

「可能是鞋子不合腳吧。」單夸看上去頗有些懊惱,低頭用腳尖支地,左右扭動著腳踝,「這鞋子明明都穿了好多次,怎麼還是磨腳啊……」

蒼越孤鳴看他沒輕沒重地折騰著自己的腳踝好半晌,眉頭越皺越緊,竟是直接背向他半蹲了下來,「上來,我揹你。」

「欸?」

單夸先是愣了一下。雖然以他的體重,應當還不至於把堂堂孤鳴集團的總裁大人給壓垮……這等舉動還是過份親密了,只得扯出一個客氣笑容,「那怎麼好意思,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用抱的也可以。」蒼越孤鳴維持蹲姿半轉過頭來,神色仍然那樣平靜,只是強調似地重新伸了伸手,「你選吧。」

對方明明身子放得比自己低,態度卻是那樣強硬不容妥協的;那雙湛藍的眼睛裡,寫滿了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執拗神色。這孩子……單夸只能無聲地對自己嘆了口氣,認命地趴到蒼越孤鳴背上,「那便……多有得罪了。」

蒼越孤鳴不接他話,只上手惦了惦重量道:「怎麼還是這麼瘦?」

……哪的話,他肯定比之前要胖得多,畢竟每天無所事事只管吃吃睡睡,心這麼寬,體重哪裡還能不胖?可單夸並無意與蒼越孤鳴多說什麼,就只是訕訕笑答:「這把年紀了……吃得下睡得著就很好了。又不會再長高,吃太多也只是浪費。」

蒼越孤鳴不知道是被他話裡的哪處給逗笑了,能感受到從那健實胸膛的深處傳來一陣震動,順著緊貼的背脊一路蔓延至他心口,「……你現在,只要健康平安就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1 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蒼競] 猜猜我是誰05


龍虎山水庫不算什麼熱門觀光景點,園區下山往停車場的路只有簡簡單單一條木階步道,天色也尚早,光線明亮視野充足,絕對沒有迷路的可能……可背著人的蒼越孤鳴走著走著,竟是擅自走離階梯,逐漸踏進了山林小徑。只見他腳步穩健地左拐右轉,就這麼將單夸給帶到了一處外牆破敗、屋頂凹陷,令人不由懷疑光是打個噴嚏,就可能會整棟垮掉的鐵皮工寮小屋。

……這麼荒涼僻靜不見人煙的地點,這孩子是怎麼給找到的?!左看右看都是個殺人滅口、棄屍荒野的絕佳場所呢……

單夸被自己的胡思亂想搞得有些頭皮發麻,只得訕笑地再度主動搭話,「嗨呀,孤鳴總裁這不會是……迷路了吧?」

這一路走來,不論單夸說了或者問了些什麼,蒼越孤鳴一概都只有沉默不應;這次他仍舊沒有回答,卻也不肯把人給放下。只用單手托住單夸後臀,另一手在門口胡亂纏著的鐵鍊上摸索幾番,便打開門走了進去。

──狹小不見天日的室內佈滿灰塵跟蜘蛛網,一進門便是濃重到令人難以呼吸的霉味……單夸原本以為會看到的是這番破敗情況,卻萬萬沒有想到,屋內確實狹小簡陋,但意外還算整潔,甚至有柴油發電機能供應電能……彷彿有人定期前來維護那樣。

單夸舉目四望,一張摺疊桌旁邊放著兩張生鏽鐵凳,再加一張行軍床……就是全部的家具了。

將人放上行軍床(其嘎吱作響的劇烈程度令單夸懷疑這床下一秒就會被自己壓垮),方才整路都在奉行「沉默是金」原則的總裁大人,此刻總算肯紆尊降貴開了金口──縱使聲音輕到近似嘆息,仍能一字一句叫人聽得清清楚楚,「……這裡,是我曾經住了一年多的地方。」

……您這發言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哪……好吧,也得誇孤鳴總裁委實體能過人,揹著他一個大活人走了這麼長一段路,仍舊氣息綿長喘也不喘……讓人想當成沒聽到都難。

單夸思來想去,著實不知道自己此刻該是何種表情才好,只能習慣性地往上扯起嘴角,「……這樣啊。」

蒼越孤鳴蹲下身,在床下翻找出簡陋的醫藥箱,取出一罐沒有任何標示的褐色玻璃罐;接著竟是招呼也沒打一聲便逕自脫下了單夸左腳的鞋襪,惹來對方驚慌失措的阻止聲,「等等、蒼……」

那雙蔚藍的、能盛下天空的清澈眸子抬起來凝望向他,是那樣專注而動人,絕對有迷倒全世界女性的本錢。蒼越孤鳴手上動作不停,同時也繼續說道:「睡在這裡的每一夜,我都不斷在想著……為什麼是我?」

──為什麼是我。

單夸沉默了,不再做出任何的抵抗。卻輪到蒼越孤鳴滔滔不絕起來,「我不斷想著,想著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是他、為什麼是孤鳴家,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卻怎麼也想不透。」

「祖叔叔,你那樣聰明,可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

「……你犯規了,小蒼狼。」

卸下所有武裝的面具,他傾身向前,不費吹灰之力地伸出手便捏住了對方臉頰──如今這張臉,早已長成線條俐落英挺的青年模樣,再不復當年軟嫩的嬰兒肥手感了。競日孤鳴由衷地輕嘆道:「……不是應該都『知道』不可以說出來的嗎?原來我跟小蒼狼這麼沒默契呀。」

「我本來就很不會說謊。」

戳破那層窗戶紙之後,蒼越孤鳴反倒是理直氣壯了起來,「……祖叔叔也不是第一天認識我。說謊太難了。」

「……敗給你了。」

說著不變的同一句話,競日孤鳴想收腳穿回鞋襪,蒼越孤鳴卻握著他腳踝不肯放,「祖叔叔腳踝扭傷了,要揉開才行……這個藥酒特別有效,不用怕,我會很輕的。」

其實他並不是真的那麼怕痛的人。過去的那些年……無非是裝病耍賴撒嬌成了習慣而已。競日孤鳴苦笑著,最終仍是向那孩子妥協,「……那就拜託小蒼狼了。」

蒼越孤鳴倒是真的相當用心地上手開始替他推拿著腳踝,一時間兩人皆是沉默無語,只有藥酒刺鼻的氣味充斥在小小的斗室之內。

舉目四望,這樣窄小的屋子……競日孤鳴都要懷疑蒼越孤鳴光是站直就會撞到頭,他卻說自己住了一年多。

──這孩子,那段時間過得是什麼樣的日子?

「……你想過殺我嗎?」

猝不及防的一句問話,嚇得走神的競日孤鳴整個人抖了一下,要不是被捉著腳踝,估計會整個人直接跳起來。

蒼越孤鳴反而被他逗笑了,「祖叔叔的膽子怎麼變得忒小……現在誰才是小兔子啊?」

──就算是最擅長逃跑的大尾巴狐狸,會害怕狼也是天經地義的吧。

但競日孤鳴只敢暗暗在心中嘀咕,可沒膽子說出口。他哪能感覺不出來眼前的蒼越孤鳴性情早已今非昔比……傻子才去招惹現在一言九鼎的苗疆之主,大尾巴狐狸可是很懂生存之道的,「是是是,祖叔叔年紀大了自然是不經嚇……還請小蒼狼體諒一下吧。」

蒼越孤鳴自小就最不愛聽他這麼說,兩道英挺劍眉立刻皺成了麻花。競日孤鳴不欲與他再糾結下去,索性直白應道:「……當時我確實想殺你。」

本以為這話會激怒蒼越孤鳴,豈料這孩子居然點點頭,一副「理應如此」的口氣,「這才像祖叔叔會做的事情……滴水不漏,趕盡殺絕。但最後為什麼沒有殺掉我,甚至給我逃跑跟反擊的機會呢?我真的覺得很奇怪。」

……居然還被這孩子挖苦了。競日孤鳴著實哭笑不得,「因為小蒼狼才是天命之子,苗疆之主注定該是你……這個答案滿意嗎?」

「……祖叔叔,我應該說過好多次了吧?我不喜歡你叫我『小蒼狼』。」蒼越孤鳴又皺起眉,「還有,我希望你說……是因為你捨不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1 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蒼競] 猜猜我是誰06


他們倆人一個坐在床上,另一個則是蹲在床前(甚至還抓著對方腳踝);這樣貼近的姿勢……只要一低頭就能從那雙湛藍的眼中看清自己所有表情、全然無所遁形──競日孤鳴看見自己唇角勾起了一抹熟悉的苦笑,「……我以為我所做的,已經足夠說明一切了。」

「那不一樣。」蒼越孤鳴滿臉固執,就是非要從這人嘴裡問出個肯定的答案才行,「我想聽你親口告訴我。」

「多大歲數了還撒嬌……」競日孤鳴不太自在地挪動了下身子,想把左腳給收回來,「『坐而言不如起而行』,祖叔叔沒教過你嗎?」

「我……」

「大仔!大仔啊!!」

一連串渾厚男聲以非常快的速度由遠而近,顯見聲音的主人是非常興奮地邊喊邊跑了過來,「吼!從隔壁山頭望見這屋子有開燈,我就知道一定是蒼狼大仔你又來啦!我眼睛可利了吧哈哈哈哈……咦?啊這是誰啊?」

競日孤鳴反應還是快了一些,不過一眨眼的工夫便已經抽身下了行軍床站在一旁,此刻正歛下眼眸一臉平淡無波地望著地面,彷彿眼前的紛紛擾擾都與自己半點無關。

大好時機被硬生生打斷,饒是蒼越孤鳴再好性子也不免有些火氣上來,無奈又不能輕易對他人言,尤其是這個向來對自己死忠的部下,只能勉強應付道:「奉天……這位是,我的客人。」

然而還沒等蒼越孤鳴給身邊這人的身分想出個好說詞,奉天倒是自己用力一拍額頭,「哦呼!我認得你啦,你是採蔘叔嘛!上次在山裡迷路還跌了一跤差點摔進山坑呢……怎麼今天又上山來啦?都說了好幾次你年紀這麼大了就不要一個人上山啊,很危險的!」

怎麼也沒料到一見面就被奉天給洩光了老底,頂著身旁幾乎要化為兩道利刃的譴責目光,競日孤鳴頭皮發麻地硬是扯開笑容,「多謝奉天關心……對了,令堂近來可安好?」

一提到自家老媽,奉天立刻笑開懷,「我阿母身體很勇健啦!每天都能行能走能吃能睡,還能打兒子哩!」

奉天越說越來勁,索性上前拉住了競日孤鳴手臂,「上次我說到你摔跤了以後,我阿母也是很擔心捏!一直唸著你……剛好今天你來了,一定要去我們家坐坐!」

「不了,奉天,我和這位還有點事……」

然而沒等蒼越孤鳴把拒絕給說完,奉天已經拉著人就往外走,「來啦來啦,我阿母飯應該煮好了,蒼狼大仔免驚也有你的份啦,你們兩個都放開吃!吃不夠再煮就是了!」

奉天的手勁向來大,又是一心熱情地,沒提防把競日孤鳴給扯得一個踉蹌,差點沒直接撲到地上,幸虧蒼越孤鳴眼明手快地扶住了人,忍不住喝道:「奉天!說過幾次了做事別這麼冒冒失失的!」

雖然自家頂頭上司一向性情溫和,但奉天可沒少見識過蒼越孤鳴骨子裡的血性;何況這回真是自己做錯了事,被罵了也沒資格頂嘴,奉天只有摸摸鼻子,「……好啦大仔,我不是故意的嘛。」

心知此番兩人是拗不過奉天的盛情留飯了,再加上深知蒼越孤鳴對身邊的屬下也總是非常容讓,奉天更是一路走來都忠心為他的老戰友,這份情誼格外珍貴……競日孤鳴側身拉住蒼越孤鳴袖子,打了個圓場,「總裁大人應該沒有別的行程了吧?不如便同我們一塊到奉天家用飯吧?」

……競日孤鳴的暗示與用心,他哪有看不懂的?就不知道這到底是給奉天求情,還是給自己爭取緩刑了。但蒼越孤鳴亦是不願意拂了競日孤鳴心意的,「那麼……便多有叨擾了。」

奉天自然是興高采烈地領著人就要出去,可隨後的競日孤鳴腳都還沒踏出去,便感到身子一陣懸空,「……欸?」

「你腳踝還有傷,還是不要過度勞累比較好……免得一不小心真跌進山坑裡去。」蒼越孤鳴總裁大人再次展現驚人臂力,竟是將他結結實實一個大男人給攔腰抱了起來,並且步伐平穩如履平地,「你說是吧?『單、夸、先、生』?」

……不是、你要是真怕我摔了可以扶著我……至不濟,像剛剛那樣用揹的也行,幹啥非要用這種抱法啊?!這樣我還能見人嗎!

腦海中那個溫柔可愛的小蒼兔形象直接碎成片片不復存在……擺在眼前的事實令競日孤鳴只能瞠目結舌。可惜還沒等他想出個萬全的推託之詞,領頭走著的奉天便大聲附和道:「就是說啊採蔘叔啊,你看你整個人瘦巴巴的,那身老骨頭怎麼禁得起摔啊?你就讓大仔抱著比較安全啦!」

……我真是謝謝你全家啊!奉天!

只能哭笑不得地被抱著出門,迎面而來的斜陽讓競日孤鳴下意識瞇起眼,偏了偏頭。

一直關注著人的蒼越孤鳴立刻關心地低頭問道:「祖叔叔?」

「噓噓噓!」連忙伸手摀住對方太過誠實的雙唇,競日孤鳴真有些頭疼起來了,「……仔細你的嘴!要是說溜出去了我跟你沒完!聽到沒有?!」

蒼越孤鳴無法回答,只能眨了眨眼睛示意。

……姑且當作這人答應了吧。

「唷呼~阿母哦~我帶蒼狼大仔還有採蔘叔回來吃飯了嘿!妳的拿手菜要多炒幾個捏!」

人還隔著一個山頭遠奉天便大呼小叫了起來,更神奇的是奉天的老母親居然還遙遙地傳來了回應,「憨兒子~你是說哪個阿叔~啊?」

……行吧,聽聽這中氣十足的聲音,確實身體康健得很。

「啊就是常常會上山來採蔘的那個……唉唷就是,上次跌倒差點摔到溝裡的那一個啦!」

……好了可以了,全龍虎山的人都知道了。

某位總裁大人本來就懷著點怨氣,此刻更是逮到機會便見縫插針開始叨唸起來,「上次『跌倒』的那一個啊……我就說,祖叔叔的左腳以前明明從來沒聽說過有什麼狀況的,怎麼忽然就帶了傷呢……看來下山以後還是安排做個全面的身體檢查才好……」

……早知道別摀嘴巴,應該摀住這小子的耳朵才對。

無地自容到恨不得原地消失的競日孤鳴實在忍不住了,試圖替自己開脫,嘀嘀咕咕地狡辯道:「……他們說跌倒的是那個『採蔘大叔』……跟我單夸有什麼關係啊?」

……大概是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這人鬧彆扭的模樣。蒼越孤鳴著實先愣住了幾秒,這才笑了出來,再也忍不住地輕輕吻了懷裡人的側頰。

「不管你是採蔘客、單夸,還是競日孤鳴……此生,我都跟你沒完。」



──猜猜我是誰&#8231;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