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蒼競] 猜猜我是誰03 - 08.10更新

[复制链接]
查看: 263   回复: 2
发表于 2021-4-28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行雨 于 2021-8-10 16:46 编辑

厚著臉皮(X )下定決心(O )想跟蒼狼重修舊好的祖叔叔~

不過呢,他競日孤鳴做的事情與我單夸有什麼關係(裝傻)

於是雖然我不打算跟你相認反正你也一定知道我是誰了所以我們當然不用真的相認~~
......乖蒼狼人這麼好不會不給祖叔叔台階下的吧?

好久沒寫了,練下手,應該不會太長(吧

-----
[蒼競] 猜猜我是誰01





──真要算起來,「單夸」第一次和蒼越孤鳴面對面,應該是在那個拍賣會上。

每三年定期舉辦一次的「風雲碑慈善拍賣會」向來冠蓋雲集,會中的拍賣品幾乎都是由與會者們無償提供,最終拍賣所得金額也會全數捐出由九界基金會公益使用,算是另種名義的募款行為。

不過就算再有如何冠冕堂皇的好聽名頭,慈善拍賣會流程其實大同小異;總也是要先準備點餐飲酒水供貴賓們享用,酒足飯飽過後才好開始正事。

今夜的晚宴並沒有安排合菜席次,而是採自由取餐的方式。只見打扮入時的賓客們穿梭來去、言笑晏晏,大廳旁側架了個小舞台安排樂團現場演奏,一派富貴風流景象。

單夸到得很早,守時向來是他的優點,何況他們這種小人物,可沒資格耍什麼排場。如今這副不被打擾的模樣令他格外如魚得水,輕鬆自在地端了杯香檳杵在露臺邊,這是個便於觀察全場卻不太會被注意到的隱密好所在。

晚宴開始約半小時,入口處忽然起了一陣騷動──原來是孤鳴集團的總裁跟副執行長到場了,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年輕英俊、家財萬貫,又是出了名的謙沖自牧,從來不曾傳過任何花邊新聞……像蒼越孤鳴這樣各項條件皆屬上乘的黃金單身漢,自然走到哪裡都是眾人目光的焦點,片刻也不得閒。

無意主動上前攀談,單夸只是在人群之外隔著不算短的一段距離安靜地注視著對方。然而,那英姿煥發的年輕掌權者畢竟已經是蛻變為狼,即使身邊衣香鬢影川流來去……依舊極其敏銳地在人群中捕捉到了他不尋常停留的目光。

──這種時候,藏著掖著不是才更啟人疑竇嗎?單夸也不閃不避,極之落落大方地舉起了高腳杯,向蒼越孤鳴微笑示意。

「哎?今天不是御兵韜跟著孤鳴總裁來呢。」此時才姍姍來遲的別小樓走到單夸身邊,便也對蒼越孤鳴跟風逍遙點了點頭算做招呼,「……夸兄,你認識孤鳴總裁?」

今天單夸並未易容做採蔘客那副年老面容,只是稍稍修整了眉目眼角,看上去也就是再普通不過一介四十出頭的中年男子模樣。他順勢收回目光,垂下眸輕笑,「我們這等小人物,哪裡能認識他大老闆?不過是久仰大名。」

「孤鳴總裁年少有成,年紀應該還不到三十吧?難得沒有半點傲氣……人還挺親和沉穩的。」別小樓對蒼越孤鳴似乎印象頗佳,出口便是誇獎,「夸兄若想認識他,不如我替你們介紹一下。」



「不敢不敢。」單夸驚訝地笑起來,連連搖手拒絕,「這無緣無故的怎麼好去攀交情?我可沒這麼厚臉皮。」



別小樓反而顯得有些意外,「……我記得之前詩兒說過,她會點頭接下黑水城那個設計合作案,還是你向她敲的邊鼓。夸兄向來也不是多管閒事之人……我本來以為是你與孤鳴集團的人有交情呢。」

單夸倒是把一臉無辜擺得理直氣壯,「身為苗疆人,哪有不想與孤鳴集團合作的?」

……之前還拼命咬死不認來處的,怎麼這會兒忽然又成了苗疆人啦?





-----


我就是喜歡看祖叔叔各種說溜嘴wwwww
(粉證燃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31 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單夸先生大型作死現場。

-----
[蒼競] 猜猜我是誰02


好歹是相處經年,對於單夸此人的性子,別小樓也算摸透七、八成;只要他不打算吐實,任憑你使盡百寶也別想問出半句真話,還可能反被他給拐得團團轉……還是不要自討沒趣了。本來就不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性子,別小樓也沒把已到了嘴邊的吐槽給說出口,只是十分好脾氣地轉開了話題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先進會廳吧。」

並不是強制要求,但與會嘉賓或多或少都會買下幾件拍賣品聊表心意(與財力),也算是拍賣會上一套不成文的默契。別小樓還頗認真地對著拍賣清冊研究了好半晌,精心挑了一套青花釉裡紅茶器準備要帶回去贈與愛妻;鄰座的單夸就只是全程面帶微笑看著台前展示,好像真的純粹來湊熱鬧的。

慈善拍賣會今年輪到海境主辦,台上負責主持介紹的年輕人眉眼清雋,口條清晰不卑不亢,據說是海境師相的得意弟子。這種場合對各家的主事者們來說自然也是一個觀察比較手下人能力的好機會,沒什麼意外的話,或許這季就會宣布海境下任接班人會是哪位……不過與自己這一介閒人,又有何干係呢?

除了台上由專人介紹展示的展品,一樓宴會廳周圍散放的畫作擺飾等等也算在拍賣會的範圍。別小樓見單夸只是漫不經心地盯著前方,手底的清冊甚至都沒有翻開,不由低聲探問,「……夸兄,都沒有看到合你心意的物件嗎?還是我們回樓下逛逛吧?」

單夸卻仍舊是那副八風吹不動的笑臉,「不急。」

展品又換過幾輪,拍賣會已是進入尾聲。好酒自然是沉甕底,越到會末的拍賣物件向來是越加貴重,這是眾人皆心知肚明的默契。也因此,當台上的美女模特展示出了手中絨布錦盒內裝的物件時,會廳內瞬間陷入了拍賣會開始以來第一次短暫尷尬的一片沉默。

照例舌燦蓮花地誇了一通拍賣品,硯寒清清了清喉嚨,站上台前,「……那麼,起標價是十萬元,請各位自由出價。」

台下毫不意外地鴉雀無聲,硯寒清面上淺笑不變,心中卻著實有些沒底。雖然總歸是自家主君交代的囑託,自己只要照辦就行。但是為什麼這麼做的真實理由,對方卻始終諱莫如深……只能說,此刻硯寒清十分深刻地體會了「趕鴨子上架」時,鴨子的心情。

台下的安靜超過了硯寒清人生中最長的一分鐘,硯寒清暗鬆口氣,正打算依照敲下槌子宣布流標……一只修長玉白的手緩緩舉了起來,語調輕緩帶笑,像是真的看眾人毫無反應太尷尬了於是他才解圍開口那般,「一百萬。」

在慈善拍賣會中,這還不算是太高的出價,但相較拍賣品本身的價值……這金額就有些驚人了。硯寒清下意識重新看了看盒子裡面的拍賣品──一枚金絲掐成的星形胸針,鑲著些許碎鑽……確實精巧可愛,但一來不是名家設計,二來胸針上的碎鑽也不是什麼特殊成色的希罕品……這胸針到底是什麼來頭?

台下眾人也因這句話而譁然,紛紛轉頭四望找起了出價人。坐在台前VIP席位的風逍遙原本昏昏欲睡,頭都快敲到椅子把手……在右側座的那位忽然全身緊繃,散出洶湧的殺氣,不由訝異地傾身探問,「……BOSS?」

捕捉到這幕瞬間的單夸彎起了唇角,笑意不小心沁得有些深……若無其事地轉頭向別小樓道:「東西待會託你幫我一起帶回去,我有事先走。」

別小樓滿臉訝異,「……夸兄?」

再不走萬一等等有人當場發作走不掉了……那就很尷尬了,他向來是個善於審時度勢的人。單夸笑著飛快起身,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會場。



-----

支持蒼越孤鳴趕快去抓人回來的請在底下評論留言O_<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10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幾集看得昏昏欲睡,16集又......哎。

別指望編劇了,我先動手吧(O

------
[蒼競] 猜猜我是誰 03


跟仙島聯盟交手,毫無疑問是一場殊為勞心耗力的鏖戰。

雖然仙島聯盟七王向來是各自為政,私下裡彼此鉤心鬥角從中作梗的事情也幹得不少……但是這次對於「王骨博觀館」標案的競爭,金蹄戰馬跟司馬幻魂兩人倒是有志一同地分別對苗疆及中原方動手了。

中原那邊,尚同會預算的底標金額早在開標前三天便莫名走漏風聲給洩漏出去,幾乎等同於公開出局;而苗疆這邊則是更加簡單粗暴──負責前去投標的風逍遙在路上被惡意追尾出了大車禍,孤鳴集團無人出席。

原本以為這下標案妥妥地是要落到仙島手上了……不料開標結果,竟是孤鳴集團的提案得標!在場眾人紛紛譁然,此時一旁的六合才揭開文件,表明自己是孤鳴集團的委任代表,孤鳴集團的標案是由他提送的。

且不提金蹄戰馬在開標現場是如何氣得咬牙切齒面容扭曲;這邊可謂是旗開得勝歸來的六合,自然是堂而皇之地踏進了孤鳴集團總裁辦公室成了座上賓,由孤鳴總裁親手泡茶款待,「……此次多虧有六合先生幫忙了,我代集團眾人向您致謝。」

「沒什麼,以我的立場,我也確實不想讓這個標案落到天璣祿存的手底……也算是聯合抗敵吧。」

六合一身雪白的改良唐裝,不似一般認知的商業人士那樣西裝革履,看上去半點沒有商場戰將的氣勢,倒像個文人雅士。溫雅地笑瞇著一雙眼,六合慢條斯理地開口道:「我更好奇的是,孤鳴總裁居然當真能如此信我,問也不問地便把標案文件交到我手裡……你就不怕我其實是雙面間諜?」

「指點您來尋我的人,難道沒有警告過您如果說錯了話……可能會被一槍解決在某處?」蒼越孤鳴笑了笑,將一只白瓷茶碗推到了六合面前。俊逸英氣的面容讓他的笑容顯得特別無辜,「九界一直有謠言傳說孤鳴家擁軍火自重……看來您也同意這都是一派胡言的謠傳吧?」

這話裡話外全是威脅之意……不過六合又哪裡是輕易能被震懾的人?仍是悠悠哉哉地端起茶碗,正欲就口──釉暗花刻紋,照光可透影,這只白色茶碗看上去平平無奇,正是永樂甜白瓷。

……清代的茶碗就真的拿來喝茶,這就是皇室遺族的底氣嗎?

在商界而言,蒼越孤鳴的年紀跟輩分幾乎都是最小;但為此便輕易小看了這匹孤鳴家的頭狼……看來可是會吃大虧的。
拈著手中價值不菲的骨董茶碗,六合這下是真心地笑了出聲,「雖然幫了我大忙……不過對方說,自己只是一名採蔘客而已。」

「採蔘客?」捕捉到了話語中的某些關鍵點,蒼越孤鳴垂下眼睫,「如此能人,我能否請教對方尊姓大名?」

「知道又如何?名字不過只是一個代號。」六合笑意不減,說出來的話卻不是那麼回事,「……你也知道了我的名字,那又能代表什麼?」

「對方對我幾乎可說瞭若指掌,而我卻連他的名字都不能知道。」蒼越孤鳴不動聲色地替六合重新續滿了茶,「您認為這公平嗎?六合先生。」

……這又不是比賽,哪裡還跟你講什麼公不公平?更何況這孩子當初可是一看到自己拿出的信物,二話不說便直接點頭答應配合自己的計畫了,如今才來追問信主姓名,那不是很奇怪嗎?

但茶是有錢也難喝到的頂級明前龍井,斟茶的是堂堂孤鳴集團總裁……傻子才不喝。畢竟也已經試探過了,對於主人家這麼周到的服務,六合也不好意思繼續擺譜,索性坦承不諱,「我確實沒有問過他的姓名。但你又怎會不知道他是誰呢?讓你願意信任的並不是我,而是信物的主人吧。」

──原來我還信任他嗎?

下意識伸手探向西裝左側內袋──那裏有一個小扁方盒,不用打開他也知道那是什麼。

指尖輕輕摩娑著絨布表面,蒼越孤鳴輕嘆道:「你是對的。我應該知道……但我也無比希望,我不知道。」




-----

做夢都沒有想到我居然有去估狗動物園跟植物園之王分別叫什麼名字的一天 OTL||||
名字真的有夠難記啦!!!!

這段蒼狼跟六合對話本來想寫得更諜對諜一點......
但轉念一想他們原劇兩個就邊走邊談心邊講一堆蒼狼內心的委屈小祕密()話,很還原沒什麼不對!!O_<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