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苍竞】苍越孤鸣的蜜月进行时

[复制链接]
查看: 159   回复: 0
发表于 2021-2-26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长烟落日 于 2021-2-26 11:45 编辑

#进行时完结篇#
#番外不定#

  疗养院总是以白色为主,一点不够有新意,竞日孤鸣自下车后看见那建筑全貌以后就忍不住腹诽,白色是纯净的颜色,但是全白的色调终是过于冰冷,经历过一切以后,颢穹,你是否心中有了计较呢?瞒着苍越孤鸣来疗养院是一件很不明智的事情,竞日孤鸣身为顶尖的智者,习惯于将自己摆在最有利最安全的位置,加之他三十年来擅长于隐忍,长居幕后操盘的运筹风格已经深切融入行事方式之中。但,颢穹孤鸣,他还是要来见一面,也许他也很想见自己一面,温皇曾经说他们孤鸣家只要捞出三个人,必然形成比三足鼎立还稳定的情势。现在想来,温皇所言果然一针见血。颢穹是他和苍狼之间无法抹平的裂缝,他是苍狼和颢穹之间无法妥协的因由,苍狼是他和颢穹之间无法忽视的变数......解不开的结,破不了的三劫连环。
  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正靠在苍狼的怀里听着那个孩子用期待的声音细数哪里的风景如画,哪里的气候温和喜人,青年揽在自己腰上的手温热宽厚,举着图册满心欢喜低头指给他看北国的万里雪飘,南国的花海繁茵。
  “祖叔叔喜欢去哪里?”
  竞日孤鸣透过苍越孤鸣玻璃蓝的双眼,他能看见当年那个小侄孙的影子,捧着闪闪的水晶球,问“祖叔叔要哪一个?”
  『祖叔叔要乖苍狼最喜欢的那个!』
  “我更想去小苍狼心里啊!”
  竞日孤鸣总不放弃任何一个打趣小侄孙的机会,从孩子小时候开始就这样,只是现在逗起苍越孤鸣来,很难保证全身而退,比如这句话说完,搭在竞日孤鸣腰间的手掌明显的收紧了些,青年眼底的热情燃起,火焰一触即发。
  唇贴在一起时,蜜月旅行的图册掉在地上,客厅的吊灯晃得竞日孤鸣睁不开双眼,他被苍狼抱在怀里低头吻住,青年各外喜欢将爱人揉进怀去品尝,狼有着异于常人的占有欲和领地意识,温柔深情的吻在他报以同样热情的回应中染上情欲,扯开的衬衣绷断了精致的纽扣,小巧的东西滚进茶几下,扣子掉在地板上细微的声响淹没在两人摩挲的衣料声与粗重的呼吸声中。
  沙发是为了配合竞日孤鸣慵懒到随处午休的作息日常特意更换的,舒适程度不亚于两人的婚床,被人赤身裸体压在兔绒沙发上时,竞日孤鸣依稀记起来那天沙发被送来时候苍狼跃跃欲试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小兔崽子这一天脑子全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还是书抄的少了!
  抄书是不可能抄书的,这辈子抄书的工作只有自己小叔才能胜任,抽空看到身下的人羞恼泛红的眉眼,苍越孤鸣心满意足,浅尝辄止的吻从唇上落在落在喉结,留下醒目吻痕作为记号,沿着颈窝曲线一路流连忘返,将人胸口淡去的前几日情事留下的吻痕又吮得深了些。
  指尖进入甬道的过程并不顺利,处于干涩状况下被异物侵入的穴口生痛敏感,指节尚且没有开始开拓便被绞紧,生理性收缩到极致,抗拒下一步动作。竞日孤鸣深长舒气几次勉强适应了停在体内的手指,然而最难耐的人,情欲惹火的汗珠已经淌了下来,苍越孤鸣顾忌他的感觉,迟迟不敢再有动作,胀痛的欲望相贴不仅无法舒缓,反而邪火四起尽数汇聚的下腹。
  竞日孤鸣咬唇偏头,想开口叫人随性放纵,刚巧眼尖瞥到了茶几下扔着一个淡紫色塑料软管包装的护手霜。
  金池,抱歉了!
  竞日孤鸣抖着手拿过那个小东西,拧了两次才拧开盖子,浓厚的薰衣草的香味扑鼻而来,赤裸交缠的两人心照不宣。苍越孤鸣缓慢抽回指节,沾了满手指的白膏重新扩张,有了润滑辅助的手指进入身体不似先前困难,当那处能轻而易举探入两根手指时,忍到极点的人也彻底失去耐性。
  苍狼的进入很突然,竞日孤鸣一瞬间有些难以招架,惊喘溢出来不及平复,更快去律动接踵而至,难于平复的不仅是一层强过一层的情欲,还有青年含带爱意的目光。竞日孤鸣主动上前吻上苍狼两片淡色唇瓣,是无声的回应也是索取。青年欣喜爱人的热情,压抑的理智在拥紧彼此那一刻全数崩塌,更凶狠的占有注定会是这场情事的主导。
......
  走廊里消毒水的味道很淡,养居宜人,真不错啊!颢穹孤鸣如果在这里养老,看来是再舒适不过的,毕竟比起回到老宅 天天看到自己和苍狼腻歪,难保不会有天就上演豪门大剧。想起电视剧中恶婆婆甩下支票“多少钱自己填,然后离开我儿子”,如果换成颢穹来说,竞日孤鸣觉得自己一定会把支票每一个格都填写上九,然后等人给钱后,抱着苍兔回琅琊山,不知道会不会连带着苍狼一起气哭。
  与前两次苍越孤鸣来不同,颢穹孤鸣见到竞日孤鸣的时候眼中明显的凶狠,让人以为那个叱咤风云的孤鸣家主似乎又回来了,狠戾的眼睛看着面前一如既往优雅的小叔,再反观自己如今的模样,颢穹孤鸣久违的挫败感刹那间涌上心头,三十年前对上撼天阙,他也是这样无力苍白,狼狈不堪。
  “不出意外,这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小叔亲自来看你,你就没什么对我说的吗?”竞日孤鸣随性的拉开椅子,端正坐在他面前,似笑非笑的凤眼微微垂了眼睫,眸中浸着不明的情绪,“苍狼不开口,我本来不打算过来,不过,孩子到底是孩子斟酌几天都不知从何说起,我们做长辈的要有些自觉,所以不等他开口小叔就自己过来了。”
  墙上的石英钟指在十点,按照苍狼正常离开公司的时间算,他们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做一场叔侄间的会谈,竞日孤鸣有耐心等他先开口。
  “你和苍狼......你们......怎么能.......”
  颢穹孤鸣老了,满是褶皱的手稍微用力攥紧病床护栏青筋便鼓胀在手背,深深合眼,靠回在床褥靠垫上,未竟之语意思了然,他不指望竞日孤鸣因为几句指责就会放弃这段背德的感情,然而作为一个父亲,他始终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因情生爱,因爱生恨,因恨成魔,这就是三代以来,孤鸣家的人轮流经历的痛。
  “苍狼送到我身边的那天,你后悔吗?”竞日孤鸣从口袋里取出一封信,泛黄的边角昭示着它存在的年限久远,颀长手指捏着薄薄的纸片,笑意不减反增,“昨天苍狼问我想去哪里度蜜月,哈,年轻人总是有很多惊喜等着人,我像他这个年纪的时候还要为怎么好好养他、怎么欺负千雪、怎么活着发愁。”
......
  苍越孤鸣拿到机票就自行开车从公司提前回了老宅,这几天他几乎每天都会趁着竞日孤鸣睡着了再起床将后续事物做好安排,可怜的风逍遥和铁骕求衣,深夜配合老板加班,不过老板是将人吃干抹净,他俩是对干两碗泡面,自结婚后开始着手准备,安排一场蜜月,苍越孤鸣比做方案调查还精细,直到今天终于可以开始他完美的蜜月计划了。如果竞日孤鸣没想好去哪儿,那就都去一遍,东瀛的温泉,海境的海鲜以及佛国的朝佛......他会带他的祖叔叔看遍九界所有的风景,只有他们两人,没有兔子。
  空无一人的老宅会让苍越孤鸣莫名不安,竞日孤鸣玲珑心思,不消几天就发现苍狼这样的情况,因此他很少出门,即使出门也会将回来时间和去的地点告诉苍越孤鸣,从不会像今天这样不见人影,仿佛又悄无声息离开一样。
  当事千雪很后悔,问就是非常后悔,他偷着带小叔见自己大哥,现在盯着手机屏幕上侄子的号码手一抖就按了接听,“苍狼,啊,你祖叔叔没丢,也不是跑了,他......和我一起呢,什么不接电话?他手机在我车上,人?人在......什么你来接他?你别来,不是......在疗养院......”
  “......”
  苍越孤鸣掐着手机等到通话自动挂断,才反应过来,火急火燎出门上车踩了一脚油门,直奔疗养院,副驾驶上放着下午两点的机票,后备箱是他昨天收拾好的行礼,他的蜜月计划万事俱备,只差一个人,现在小叔告诉他,这个人去见了他父亲,隔着深仇的叔侄俩真的能好好完成一场谈话吗?他一腔热情是否又会再次被凭空出现的变故浇灭?苍越孤鸣在竞日孤鸣这里出现的意外简直不想多回忆。
......
  十点半,竞日孤鸣起身将手中的信封放在颢穹孤鸣的床头柜上,“这是夙扔了的东西,三十年前偶然间被我捡到了,我一直觉得它有个用途,可是也没机会用,小叔不会再来,这个就算是小叔代替希妲交给你。”
  竞日孤鸣知道,希妲这个名字最能勾动颢穹孤鸣的心,东西是他当年亲手封在信封里的,多智近妖,当年在见到这件东西他原本是想给苍狼,只是突发奇想,他很想看见颢穹见到这件东西会作何感想。
  颢穹孤鸣没有立刻打开泛黄的白纸信封,直觉告诉他,里面是他和希妲被遗漏的过去,唯一与撼天阙无关的过去,他捏着信封良久,然后,小心翼翼撕开凝固的封口,里面的照片掉出来,明艳温柔的女人怀里抱着蓝眼的小孩,笑得十分开心,怀里的幼童似嘴角还淌着口水,虎头虎脑盯着镜头。这是希妲和千雪......他记起来了,千雪满月的那天,他亲手为希妲拍的照片,那部老式的胶卷相机在他手里记录的最后一张照片,被一并送给了希妲,原来他与希妲之间还有这样的过去。
  颢穹孤鸣回神时,竞日孤鸣已经离开了,他想,或许他从来没有看透竞日孤鸣过,因为父兄的恩怨造就了多疑的性格,自己不信亲情却用儿子和兄弟织了一张亲情网试图牵制他这位本就无辜的小叔,因果循环,他唯一的儿子同样深陷其中。
  “孤鸣家,还有还有什么伦理纲常是不能打破的吗?”
  竞日孤鸣背对着他留下这最后一句话。
......
  走出疗养院已经十一点了,日头正盛,竞日孤鸣眯眼寻找千雪孤鸣的车停在哪里,一片阴影投下,逆光快步走上前来的青年将他紧搂在怀里,掌心盖住他还不太能适应强光的双眼,“祖叔叔......”
是不善的语气,非常不善!
  “哎呀,家主生气我来这里,也要给我个机会解释吧!”
  眼睫微动,细密的睫毛蹭着青年掌心,惹得刚刚黑脸的人还脸颊爬上一抹薄红,竞日孤鸣拉下盖住眼睛的手,将自己的手指放在他掌心勾了勾。
  “祖叔叔可以解释了,苍狼听着呢!”现任孤鸣家主一脸严肃,手却很诚实把人往怀里扯了扯,“如果祖叔叔没有想到理由,那就听苍狼先说吧。”
  “哦?苍狼想说什么?”
  “苍狼不喜欢祖叔叔一声不吭就消失不见,也不愿意祖叔叔一个人扔下苍狼去面对父亲,苍狼知道祖叔叔和我爸之间隔着怎样的深仇,但是苍狼会努力,努力让一切得到最好的结果。”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竞日孤鸣扶着爱人的肩膀笑到直不起腰,许久不曾如此开怀,就导致笑道一大半便呛了一口气,笑声转了弯变成一串带着气音的咳嗽。竞日孤鸣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眼泪,又对上那双认真的蓝眼睛,笑意再起,这次长了记性,只是嘴角噙着笑。让蹲在车边看着的千雪孤鸣一阵头皮发麻果断,踢翻这碗狗粮,并上车按了按好几声车喇叭,落下车窗大喊,“飞机要赶不上了!”
  “!!!”苍越孤鸣办拖半抱将人安置在副驾驶,回身对自己小叔叔招招手,上车又是一脚油门。
  “......靠!”刚刚举起手准备回应的千雪孤鸣尴尬不失礼貌的保持微笑。
  “???什么飞机?”竞日孤鸣还在一头雾水,但不可否认的是自己绝对又被苍狼安排了,和结婚时候一样,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祖叔叔,我们去度蜜月吧,苍狼都安排好了,从东瀛度到道域,环绕九界一圈。”
  竞日孤鸣看到座位边上的文件夹,里面是一指节厚的机票,“你今天提前回来就是因为这个?可是我昨天有答应你要去吗?”
  “没关系,祖叔叔可以在路上慢慢想,我们也可以先去东瀛泡着温泉想。”
  这逻辑满分......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行雨 + 10 王子跟王子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