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02.22 狼王子與狐狸 (全)

[复制链接]
查看: 309   回复: 1
发表于 2021-2-22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靈感來自殢莫TeaMorgue 太太的這張圖~

pQESwvQ.jpg




※ 美圖屬於殢莫太太,OOC腦洞屬於我XD



-----

[狼王子與狐狸]




苗疆崇武,春狩祭典乃是皇室例行的一件重要大事。

蒼越孤鳴身為苗王,如今身負三部寶典,功體高強自是不在話下,越發擅長騎獵亦不是什麼稀奇之事。這麼些年來,敢說再怎麼珍稀兇猛的獵物也都曾經捕獲過了……不過,唯有一樣獵物是蒼越孤鳴從來不會主動去獵捕的,就是狐狸。

──這是他跟某個人之間,祕密的約定。

-----

洞外一陣腳步聲匆匆響起,一身皮裘的苗疆小王子手底抱著滿袋的肉條跟藥草奔進洞穴之中,毫不遲疑地直直往鋪滿了柔軟獸皮的石檯上衝了過去,「……好些了嗎?蒼狼來看您了!」

石台上原本蜷成一團歇息著的赤褐色狐狸聞聲抬起頭來,一雙少見的鎏金色眸子水光燦燦,輕柔地對著蒼狼嘶鳴了一聲,就要起身。

「不行不行,你傷口還沒好,還不可以站起來!」

蒼狼趕忙壓住狐狸阻止了牠的動作,跟著坐到石檯上,檢視起狐狸左腹上的裹傷,欣喜道:「太好了,千雪王叔留下的這個藥膏果然有用!傷口已經好很多了,再過幾天你就能復原如初了。」

被仰著肚腹翻看傷口,那狐狸竟也不掙扎,只是放鬆四肢舒展開來,似通人言那般靜靜仰頭望著蒼狼,末了還示好地伸舌舔了舔蒼狼的手背。

蒼狼猶豫了一下,有些掙扎,最後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祖、祖王叔……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赤褐狐狸當然不會回答他,只是翻回身坐起,接著竟是得寸進尺地跳上了蒼狼膝頭,在大腿上像是測試軟硬舒適那樣踩踏幾步,選了個好位置躺臥下來,理了理自己皮毛之後便閉上眼,一副準備繼續好睡的模樣。

少年的身量尚未抽長,雖然已是縮成一團,成年狐狸的體型對現在的蒼狼來說,委實還是有些壓迫的。蒼狼無奈,當然是捨不得把人趕下去,也只能抱住膝上毛團向後一躺,讓狐狸移位趴到自己胸腹之上。

原本閉眼要睡了,突然被擾動,狐狸抱怨似地抬頭對蒼狼嗷了幾聲抗議,得了小王子好聲好氣邊哄邊拍,這才肯安分下來。

軟絨狐毛手感極佳,蒼狼一邊來回輕撫著狐狸的後背……竟也覺得眼皮逐漸沉重,伴著懷裡緊貼的暖暖熱源,一同入了夢鄉。


-----

「……蒼狼王子!」

端著布巾水盆從北競王房裡出來的姚金池回過身,正巧看見了他,趕忙迎了上來,「您整個下午都上哪兒去了?怎麼也不帶上任何隨從,就單獨一個人出王府呢!?」

蒼狼雖然有點心虛,還是搬出了跟面對王府大門守衛時一樣的說詞,「……我沒走遠,只是去王府後山而已。我想自己去練習一下……那個、隱匿追蹤獵物的技巧,一個人去才方便。」

若在平時,這樣的說詞是搪塞不過姚金池的。可今日裡姚金池一心記掛著北競王病情,已然心煩意亂,也沒有再多追問,只是又叮囑了幾句,「……王子之後需要什麼物事,儘管吩咐我們便是了;要是尋不著我,找冰心珊瑚也是相同的。若真是必然要出府去,不論您想去哪裡,都還是喊上王府侍衛跟著您才好……您是苗疆王儲,千金之軀,千萬要保重自己。」

蒼狼這孩子本就性情溫順,更是自小便長在北競王府,幾乎是讓姚金池看著長大的。被這樣叨唸了一通倒也不生氣,只是乖乖點頭。猶豫了半晌還是接著追問道:「……那祖王叔今日、身體有好些了嗎?我可以去看看他嗎?」

從競日孤鳴病倒至今已經快七天了,前幾日凶險得很,整日高燒囈語連人都認不得……王府幾位大夫聯手診治,都說是風寒又遇上冬瘟,恐怕沒這麼輕易痊癒,更要小心會染病給身邊的人。

想聯繫苗王宮,讓苗王派御醫來診治,好不容易清醒過來的競日孤鳴卻是厲言不可,又連繫不上千雪孤鳴,把姚金池急得簡直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輕輕搖頭,姚金池有些勉強地擠出了個笑,「蒼狼王子真是有心。可競王爺今日還是不見大好,恐怕尚不能讓王子入內探視,金池就先替競王爺謝過王子關心了。」

這波冬瘟來得兇猛,競日孤鳴本就是五勞七傷的身體,又染了寒,吐得幾近滴水不能進。王府大夫嚴厲地警告了,這病最會過人,要特別小心千萬不得讓蒼狼王子接近競王爺才行。

又一次得了否定答案,蒼狼卻不如前幾日那樣失望透頂的模樣,反而是暗自篤定了什麼一般,十分理解似地用力點了點頭,「那我明白了,就請金池姑娘多多費心,等過幾日,祖王叔精神一些之後我再去看他吧。」說罷便轉頭回自己院裡去了。

-----

那赤褐狐狸的傷勢在蒼狼仔細的照料下日漸好轉,雖是寬心許多,可眼看狐狸都快好透了卻還是遲遲等不到競日孤鳴露面,終究讓他有些不安起來。

這一日,他仍是被姚金池攔在了門外,例行地偷溜出府跑到後山的洞穴,卻是前後繞了幾圈呼喚半天,也不見那狐狸蹤影。

……莫非是祖王叔終於已經完全康復,自行先回去了嗎?

被拋下的蒼狼非但不生氣,反而欣喜若狂地轉頭就拔腿狂奔回北競王府,一路沒停地直接闖進了競日孤鳴的臥房,「祖王叔!」

在床前服侍湯藥的姚金池見狀,趕忙就要攔阻,「蒼狼王子,不可……」

「……不要緊的,金池。」氣虛微弱的嗓音響起,已然坐起身的競日孤鳴輕聲喊住了緊張的姚金池,「讓小蒼狼擔心了,祖王叔已經沒事了,不過你還是先別太靠近……就坐在桌邊吧,好嗎?」

看見自己心心念念的祖王叔終於能夠再次對著自己綻開微笑,縱然是蒼白病容,卻仍是蒼狼覺得最好看的笑容。大大地鬆了口氣,蒼狼沒防頭地下意識便衝口而出,「太好了!我還以為祖王叔再也變不回來……」

「變不回來?」截住了蒼狼話語,競日孤鳴不解地偏了偏頭,「小蒼狼在說什麼?這幾日發生了什麼嗎?」

一旁的姚金池也同樣對自己投來了疑問的眼神。蒼狼當下心道不好,這種事情,祖王叔肯定是不想讓人知道的……恐怕自己說漏了什麼競日孤鳴不欲人知的秘密,蒼狼情急之下,竟然是直接轉頭往外跑去。

「……小蒼狼?」

「蒼狼王子!」

無視身後傳來的著急呼喚聲,蒼狼頭也不回地飛跑,直到一頭紮進自己臥房床上,這才翻身躺下大喘著氣。

腦中一片亂糟糟,雖是放下了對祖王叔病情的擔心,卻煩惱起不知該如何好好圓過此番,蒼狼抱著頭發愁,只覺得自己的腦袋快要爆炸。

可還沒等蒼狼想出什麼辦法,門外一陣再熟悉不過的輕輕咳聲響起,嚇得蒼狼又從床上跳了起來,「祖王叔!」

只見競日孤鳴一身厚毛白裘大披風,裹得格外嚴嚴實實活像個大球,蒼狼趕緊下床奔過去幫忙扶著競日孤鳴在桌邊坐下,「祖王叔!你身體還沒好全呢,怎麼可以又跑出來吹風!快進來……」

「小王這還不是因為擔心你嗎?」

接過蒼狼奉來的熱茶,競日孤鳴倒也不忙著喝,就只是捧著權當暖手,笑吟吟地轉頭吩咐道:「好啦金池,妳先退下吧,讓蒼狼陪小王聊聊天。」

一旁跟來伺候著的姚金池滿面都是顯而易見的擔憂跟不贊同,只是總不好開口說這對身分尊貴的任性祖孫,躊躇半晌,終究是溫順地輕聲告退了。

細細碎碎的腳步聲逐漸遠去,直到再也聽不清了,可說要聊天的競日孤鳴卻是遲遲沒有開口。蒼狼生怕是自己方才講錯話,給競日孤鳴惹了麻煩,擔足了小心思;明明好奇得不得了又不敢主動追問,只能眼巴巴地看著競日孤鳴,忐忑不安又討好地輕喚道:「祖王叔……」

競日孤鳴簡直快被蒼狼那副小動物般委屈兮兮的神情給逗笑了,「好吧,這幾天小蒼狼究竟瞞著王府眾人做了什麼壞事?快快坦白從寬。」

……什麼?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的蒼狼愣住了,「我?我沒有做壞事啊。」

「是──嗎?」競日孤鳴刻意拖著軟軟長音,似笑非笑地掀開了披風,「那麼這個小傢伙,原來不是小蒼狼悄悄養著的囉?」

「!!!」

只見一顆毛茸茸的紅褐色小頭顱從競日孤鳴襟口探了出來,滿眼好奇地到處嗅嗅拱拱……看見對面的蒼狼,似是認出了人,立刻不滿地對著他長鳴幾聲,接著一跳撲進了蒼狼的懷裡。

「這!怎麼會……有兩個、祖王叔?可是……」蒼狼不可置信地來回看著懷裡活蹦亂跳的小狐狸跟眼前活生生的競日孤鳴半晌,還是只能目瞪口呆,「這隻狐狸……不是祖王叔你變成的嗎……?」

「哈!什麼跟什麼呀?」競日孤鳴這下真的是笑出聲了,「難道、你以為金池不讓你探病,是因為……我變成了狐狸?……哎呀哎呀,乖蒼狼,你這小腦袋瓜子裡頭到底裝了什麼?哈哈哈……」

「因為……」蒼狼又羞又窘,整個人都紅通通的;想解釋,可抱著的狐狸著實不安分,正在胡亂地試圖咬住他頭髮扯,害他有些手忙腳亂,「這隻狐狸跟祖王叔實在太像了嘛!我才會以為……」

「哈哈哈哈哈哈哈……」

「祖王叔!」

競日孤鳴實在笑得不行,到最後只能奄奄一息伏在桌上,「不行了……不能再笑了肚子好痛……」

蒼狼趕忙丟下狐狸上前給他拍著背順氣,有些賭氣又有些羞憤,「祖王叔你不要笑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唉唷,好好好、知道了,乖蒼狼也都是擔心祖王叔嘛……這份心意,小王便謝領了。」

競日孤鳴笑得真有些喘了,不由輕咳幾下,這才能開口訓斥道:「不過之後不管有什麼理由,都絕不可以再一個人單獨離開王府了,知道嗎?」

畢竟是自己理虧,蒼狼只得乖乖地點頭應允。正想講話,一旁的狐狸似是不甘寂寞跳上了桌子擋在兩人中間不說,竟然還自顧自地探頭向競日孤鳴的茶杯裡舔起了茶水。

「沒規矩!被誰慣壞了你?」

競日孤鳴屈起指,彈了下狐狸鼻頭作為嚇阻。而那狐狸倒也是十分乖覺,非但不敢像對蒼狼那樣沒大沒小,反倒還特別討好似地用頭頂猛蹭著競日孤鳴的掌心,輕輕嘶鳴著撒嬌。

眼看那狐狸越蹭越起勁,一副打算要撲向競日孤鳴懷裡的模樣;恐怕牠沒輕沒重地會撞疼了自家體弱氣虛的祖王叔,蒼狼趕緊搶先將狐狸一把摟過往後退了幾步,也理所當然地惹來了狐狸氣憤的嗷嗷叫喚,拼命踢著腳掙扎。

看著眼前一隻小狼一隻狐狸有模有樣認真地打(?)成一團,競日孤鳴不由有幾分好笑;醇酒似的澄金眼眸輕瞇著,看不清深處,只是若有所思地開口這樣提議了,「……你要是喜歡,不如我們把牠留下養著吧?」

「不行的!」

想不到正在忙著搶救自己頭髮的蒼狼卻是頭也不抬地便斷然拒絕了,「牠本來是在天地間生活得自由自在的……如果把牠關起來,未免太可憐了。」

競日孤鳴的眼神似是波動了些許,又進一步哄勸道:「可若是放牠回去,在外頭捱餓受凍……就不可憐嗎?」


「這……」

被這樣反問,蒼狼很明顯地猶豫了起來。可還沒等蒼狼回答,競日孤鳴忽然向他招招手,「乖蒼狼,你是不是又長高了?過來點,讓祖王叔看看。」

湛藍眼睛瞬間發亮起來,「真的嗎!?」

蒼狼本來就穿了一身厚重的冬衣,又抱著團對他來說實在有點太大的狐狸毛球……小心翼翼地移動步伐的模樣委實可愛透頂。競日孤鳴不掩疼愛之意地揉了揉孩子柔軟的髮頂,這才低頭看向他褲腳,「真的呀,你看褲子短了這麼大一截……回頭得吩咐金池請裁縫重新來裁量才行。先做幾件冬裝應急就好,等開春以後,小王的小蒼兔肯定還會再長更高的。」

蒼狼有些害羞地笑了笑,卻是格外認真應道:「……蒼狼會努力長高!比父王比祖王叔都更高!」

「嗨呀,我們蒼狼王子這麼有志氣呀?」將小傢伙一把摟進懷裡,競日孤鳴點點他鼻尖逗他,「長高了想做什麼?」

「等我長高了,就能跟千雪王叔去打獵啊!祖王叔答應過我的!」蒼狼立刻興高采烈地這樣回答,「蒼狼會打來好多好多獵物給祖王叔!」

──打獵、嗎……?

「那你想獵什麼樣的獵物?」競日孤鳴微笑更深,「比如……狐狸嗎?」

「咦?」下意識摟緊了懷裡毛團,蒼狼拼命搖頭,「不要狐狸!會獵更大隻的……鹿啊、狼啊……還有熊、就是不要狐狸!不可以!」

「唉,小蒼狼這樣心善,以後可是會吃虧的。」鬆開兩小毛團,競日孤鳴站起身,「今晚先讓牠留在你屋裡,明天祖王叔再陪你一起去將牠放了吧。」

雖然不捨,蒼狼終究還是點了點頭,「好的。」

-----

直到那赤褐色的小小身影沒入雪堆之中再也看不見,蒼狼這才收回了戀戀不捨的眼光,有些惆悵地抬頭問著身邊的人,「祖王叔,以後再見面,牠還會記得我嗎?」

蹲下身來跟那雙湛藍眼睛平視,競日孤鳴微笑道:「那整個苗疆的狐狸少說有千百隻,小蒼狼又能認得出牠嗎?」

「我認得出來!」蒼狼特別有信心,「這隻長得特別像祖王叔,蒼狼一定認得出來!」

「……噗。」

突然驚覺自己似乎說了什麼傻話的蒼狼當下羞得通紅了臉蛋,「不是啦!我是說……」

雖是馬上別開了臉拼命忍耐,可惜從那一聳一聳的肩膀完全看得出……競日孤鳴再度笑到停不下來,「哈哈哈哈哈哈哈……」

「祖王叔!」氣惱地撲上去抱住人,「不要笑了!」

近在咫尺的鎏金眼眸水光盈盈,帶著未退的柔軟笑意,競日孤鳴捧著小傢伙圓潤臉蛋,打趣地問道:「……小蒼狼,以後真的不獵狐狸了?」

「不會。」蒼狼將暖暖掌心疊在競日孤鳴微涼的手背上,表情鄭重地許下諾言,「狐狸是我跟祖王叔的好朋友。」

「……說不定哪天會回來報恩呢。」競日孤鳴朝他眨眨眼睛,「比如說,『狐狸姑娘』什麼的。」

──祖王叔之前是曾跟他說過「田螺姑娘」的故事沒錯……咦?等等,了悟過來的蒼狼瞪大了眼睛,「祖王叔,你是說、那隻狐狸是女……是母的嗎!?」

「是啊。」競日孤鳴似乎又想笑了,「你居然會把牠認成我,小蒼狼這個眼神哪……我看還是別去打獵比較安全、噗哧……」

「咦咦咦──!」

「哈哈哈哈哈哈哈……」





─完─



-----


以故事內容來講應該是要取個《迷狐記》這類的標題會更適合……無奈那樣就太像聊齋了,還是維持童話風味好了X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22 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苍狼你怕是没见过小熊猫hhhhhhhhhh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