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苍竞】苍越孤鸣的结婚进行时

[复制链接]
查看: 174   回复: 0
发表于 2021-2-13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现pa,有私设#

  #大写的霸道总裁兔#

  竞日孤鸣回到老宅的时候,姚金池已经将长久无人居住的老宅打扫干净了,客房也好,客厅也罢,都与竞日孤鸣离开前一模一样,或许她自己也没发现,多年照顾在竞日孤鸣身边,见证孤鸣家祖叔侄三人亲情的亲厚,有旁观了这份感情的崩塌,她自己始终还是对这三个人抱有最深切的祝福,至少再见一面也是好的。

  接到苍越孤鸣的电话,她就赶来老宅收拾,腊月二十九苍越孤鸣找到竞日孤鸣,除夕当天千雪孤鸣跟去,初一苍越孤鸣给她接回竞日孤鸣的消息,一天一个变故,不知道竞日孤鸣回来这一天,还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她在期待。

  竞日孤鸣是被苍越孤鸣抱下车的,一天的路程让他身体不堪重负,早在半个小时前就坐在副驾驶睡着了,即使从琅琊山到城镇三公里的路程,苍越孤鸣一步都没让他走,但是,长期的闭门隐居生活,还是让他本来就少得可怜的运动系统,退化得几乎不存。千雪孤鸣看着背着自己小叔叔一脸甘之如饴的侄子,低头看看在自己怀里连吃带睡的兔子,莫名觉得他和兔子都很多余。多余归多余,家还是要回的,想到侄子请他帮忙办的那件事,千雪孤鸣就很想连夜扛着飞机去国外。不过正如苍越孤鸣对他所说,这件事请确实只能由他办了。

  ......

  “你真正决定好了,你爸那里......”

  苍越孤鸣放下手机,里面是刚刚给姚金池发送好的信息,外面烟花声都离这里很远,竞日孤鸣是存了一辈子都不见他的心思,他看着自己叔叔欲言又止的样子,轻轻笑了一下,指了一圈周围的布置。

  “小叔,自从我到这里,就不敢先他一步睡着,我怕醒来后又只有我一个人,苍狼什么都有了,又好像一夜之间什么都会消失不见,后来,想起那天在疗养院我爸和我说的最后一件事,就彻底明白了。”

  另外房间的人累到极点已经睡的非常沉了,说好了三个人守岁,到底架不住自己侄孙胡闹,恍惚翻身间口中还念着“小苍狼”。千雪孤鸣盘腿坐炕上,怀里揣着兔子,手底下没轻没重的扒拉着兔子耳朵,惹得兔子咬了他好几口。想到之前上山寻了一圈松鼠窝,掏空了附近的栗子榛子,回来就发现叔叔莫名其妙睡着了,转而看向自己小侄子的眼神明晃晃的禽兽两个字。

  苍越孤鸣面红耳赤,还能保持微笑。

  “那天在疗养院,我爸告诉我,送我去老宅交给祖叔叔教养,是因为我出生时他在祖叔叔眼里看到的喜爱与关心,这样的目光在当年一切没发生时,只落在过你的身上。这是一场豪赌,我爸爸没赌赢,却也没将我输出去,因为最后的赢家弃了局。现在的祖叔叔无牵无挂,他要躲起来,我怕是真正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千雪孤鸣沉默很久,捏着兔子耳朵,眼底情绪晦暗不明,开口时候嗓音有些沙哑,“他小时候就很漂亮,比女孩子都漂亮,那会儿家里只有我们一起玩,他只和我玩的,还偷偷带我去门看小猫,后来......他就生病了。”

  生病是那场家变的结束,也是这场家变的开始,三十年的时间里,原来孤鸣家里每个人都有一段仿佛没有存在过的过往,苍越孤鸣按在自己胸口的项坠上,想起属于自己那一段,俊秀的青年牵着他的手领他进入老宅,关上门,便将他抱起来,轻吻了一下脸颊,“小苍狼,几年不见都这样可爱了,叫祖叔叔,祖叔叔带你去吃好吃的,看可爱的小兔子,和苍狼一样可爱哦!”

  “祖叔叔!”

  苍越孤鸣居高临下瞥了一眼千雪孤鸣怀里的兔子,从千雪孤鸣手里提着兔子耳朵将它拎到自己眼前,眯眼。

  “祖叔叔是我的!你不乖,明天炖了你,就说你自己跑了!”

  兔子安静如鸡,千雪孤鸣目瞪口呆,侄子魔怔了?

  ......

  苍越孤鸣把怀里的人抱到床上,俯身吻过竞日孤鸣的额头,才依依不舍的盖好被子,带上门下楼。床上熟睡的人睁开眼睛,翻身看过房间内的一如往日的摆设,笑了笑,卷起被子,只露出一双眼睛再次睡过去了。

  兔子已经到了姚金池怀里,女人家总是对这种无害的小东西天生带着亲近感,苍越孤鸣喜上眉梢,连兔带笼子和一百斤兔粮打包送给了他的金池阿姨。对此,千雪孤鸣表示,自己的侄子真的是太有出息了!他明天就给小叔抱只猫来!

  苍越孤鸣,危!

  苍越孤鸣明天准备求婚,准备求完婚就结婚,姚金池手一抖就把兔子掉地上了,兔子开始满屋乱窜,千雪孤鸣硬着头皮帮忙逮兔子,逮了十分钟。

  “明天的事情,还要请金池阿姨帮忙了。”

  苍越孤鸣将准备好的衣服盒子交到姚金池手里,“明天早上求婚,我打算在老宅这里,婚礼现场布置,小叔,你......”

  “心机温仔的人刚刚已经过去了,明天你求婚完成直接带人过去还珠楼,我一会儿也过去帮忙,放心,酆都月这点事还是靠谱的,你给的计划,在我们回来之前我就给温仔发过去了,这会儿估计已经差不多了。”

  千雪孤鸣视线转过二楼的房间,“你确定,他会同意吗?”

  现任孤鸣家主微微一笑,“祖叔叔不同意我的求婚,可以直接结婚,若是不同意结婚,我们就直接去度蜜月了,家里的事情就劳驾小叔你了。”

  “小叔这就去温仔那里,想尽办法也会让他同意的!”千雪孤鸣一个激灵,裹上自己的外套就风风火火直接去了还珠楼,临走不忘搓了一把兔头。

  兔:你们开心就好......

  “那金池也去准备了一下,等明日竞爷醒过来,也许要吃好大一惊。”姚金池带着兔子一起回去,转身之际,又回头看向苍越孤鸣,“少爷要出门吗?”

  “我去一趟疗养院。”

  ......

  苍越孤鸣本来打算,如果父亲睡着了,那就回去,明天凌晨再过来,未料到颢穹孤鸣已经等候他多时了,临近十一点钟,距离他求婚还有八个小时,这一次他还是跪在颢穹孤鸣的床前,并没有先开口,颢穹孤鸣一直看着窗外,刚刚千雪孤鸣过来和他说了苍狼和竞日孤鸣的事情,他第一反应居然是:竞日孤鸣会妥协吗?哈,人老了,就容易多愁善感,他不像自己了,多疑的孤鸣家家主时至今日终于也不得不承认,孤鸣家这几位用无情和绝情伪装自己的人,才是最痴情的,竞日孤鸣,撼天阙和他都是一样的。

  “千雪来过了,我想着你估计也会来,就等了一会儿,果然,你从小就是这样,今日能做的事情,就不会等到明日,不想开口争取什么吗?你的时间并不多了吧。”

  苍越孤鸣没有抬头,反而深深在地上叩了三次,“是苍狼不孝,但是这一次苍狼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弃,就像父亲你从肯不放弃母亲一样。”

  “你为什么......这样爱他,为什么是他呢?”

  颢穹孤鸣从未被儿子忤逆过,他愤怒苍狼明知道竞日孤鸣做的一切还要去爱他,也怨怼自己当初为什么把儿子就那样送去竞日孤鸣的身边。

  “因为苍狼所有的爱恨都出自祖叔叔一人,也因为......他是苍狼这一生都想要得到的人。父亲,你会后悔当初逼迫母亲吗?”

  “......我,不会,至少我得到了希妲,即使她不爱我。她答应和我的交易以后,我就不再奢望她会爱我了。”

  “但是苍狼不一样,我要祖叔叔这个人,也要他爱我......他也必须爱我。”

  “找个机会,我要见竞日孤鸣一面。”

  ......

  开车回家的苍越孤鸣猛然想起了今天是大年初二,明天就是情人节,听说中原有年初二回娘家的说法,看来今天把祖叔叔接回了的决定十分合适,孤鸣家主心情愉悦,从疗养院出来转路去北冥觞那里取回了那枚胸针,海境太子爷的脸色十分可观,等到明天,祖叔叔就彻彻底底是他一个人的了。

  竞日孤鸣睡了很久,被人抱着睡的情况在苍狼上小学以后就没出现过了,若不是背后熟悉的气息,以他的警惕性,在恢复意识那一刻就要挥手将人推下床去了。青年从身后抱着他,手搭在他的腰上,竞日孤鸣刚刚翻过身面对着人,猝不及防腰上的手臂勒得紧了,险些让他惊呼出声,钟表的指针正好落在五点半处。

  “这么早吗?小苍狼还睡着啊!”

  其实苍越孤鸣也没睡多久,一切都确定了以后,他回来就已经快要凌晨两点了,轻手轻脚进门,又等了一会儿,待到身上的寒气都散去,才掀开被子从人身后抱住人,一并躺下。许是被喜悦影响,苍越孤鸣真正睡着也三点多了。

  被人搂着腰完全动不了,竞日孤鸣索性打了个呵欠,毫不客气枕着苍狼的肩膀去看青年安稳的睡颜,他养了苍越孤鸣十年,这个孩子初次见面是被千雪送来的老宅的,那个小侄子将人送到门口,就撒丫子跑了,生怕被逮住学习,小孩子呆呆看着自己,眼里都是雾气,幽怨看着千雪离去的方向,无声控诉,真是令人心疼,竞日孤鸣为了和自己新的小伙伴达成统一战线,第二天打包了半米多高的高数习题集,同城邮寄给刚刚高中毕业的侄子,美其名曰:提前学习。

  千雪孤鸣感动哭了,哭的呜哩哇啦,大骂竞日孤鸣不做人!

  “祖叔叔醒了,还累吗?”

  “睡了这么久,,多累都缓过来了,苍狼睡得真沉啊!”

  竞日孤鸣想着千雪孤鸣跳脚的样子笑出声,生物钟在昨天被钉死在六点的苍越孤鸣按时睁眼,先在自己祖叔叔唇上讨了个便宜。故作自然其实心里慌得一批,心跳加速的苍越孤鸣率先起身洗漱完成,穿好精致的藏蓝色西装,领带系了三次才算满意,甚至在镜子前转了一圈。

  “小苍狼,今日是要约会吗?这样一丝不苟,祖叔叔都快认不得了。”

  在打趣侄孙上,竞日孤鸣如鱼得水,从浴室出来就已经换好了姚金池连夜熨烫妥帖的白色西装,他很少穿得这样正式。比较寻常男子身形,竞日孤鸣的腰身偏向纤细,即使西装不曾刻意收束,但他穿起来腰线处,还要比苍越孤鸣显得小上一圈。他的领带是苍越孤鸣亲手系好的,到了现在要还察觉不到不同,他就妄称苗疆第一智者了。

  “祖叔叔,我们出去吧。”

  苍越孤鸣牵过竞日孤鸣的手,青年手心一层薄汗,这是在紧张吗?竞日孤鸣手指在他掌心勾了勾作为安抚,既然是给他准备的惊喜还是由他亲手开门去看吧!竞日孤鸣先推开门,刚推门就被外面的布置震惊得无以复加,回头似是询问,似是确认。

  直觉不好,苍越孤鸣错过身看向楼下正厅,恨不得当场以头抢地,姚金池抱着兔子努力缩小存在感,难得一向不对付的温皇与藏镜人居然相谈甚欢,默契十足避开自己小叔周围,如果不是周围家具还在,苍越孤鸣还以为自己和祖叔叔是睡在花园里。看看这五颜六色的拉花以及从走廊到楼梯口的红玫瑰,正厅两边是硕大的玫瑰花篮,吊灯上四方拉开的塑料拉花固定在天花板四角,喜庆极了。

  “噗,咳,小苍狼,这是给祖叔叔的惊喜吗?真是......很有新年的气氛了。”

  苍越孤鸣还能忍,保持优雅,把目光从千雪孤鸣手里的礼花筒转回来,深吸一口气,转身牵起人的手指,单膝跪地,仰头对上竞日孤鸣笑意满满的眼睛,从那里能看见自己的期待,尽量让他忽视周围的中西混合布置带来的奇怪风。

  “祖叔叔,你作为伴侣愿意嫁给苍狼吗?”浅浅的吻上人颀长的手指,维持这个姿势等待竞日孤鸣的回应。

  “答应......唔!唔唔!”这个是被温藏按下去的千雪孤鸣。

  “我愿意。”

  “砰!”千雪孤鸣表示,即使不能说话,但是礼花还是要拉开庆祝的,温皇和藏镜人不是很想认识他,金池......金池说不认识叫千雪孤鸣的人。七彩碎花喷了一地,炸开的声音吓得正站起身的苍越孤鸣一个趔趄,求婚姿势差点就变上坟姿势了,还是竞日孤鸣抻了他手臂一下,收获一个浪漫的拥抱。

  “祖叔叔,我们去结婚吧!”

  “什么?!”

  竞日孤鸣今天受到的冲击不小,但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没结束,因为苍越孤鸣已经拉着他下楼了,急急忙忙走出大门,擦身瞬间还不忘从温皇手里接过车钥匙。

  “耶~竞日小叔叔,新婚快乐,礼金温皇已经交给千雪了,婚礼安排在还珠楼,孤鸣家主亲自策划的,放心,和这里不是一个风格,默苍离在那里恭候多时了。”竞日孤鸣发誓,温皇这声叔叔绝对是为了来年讨红包的,他还来不及反应去问默苍离在那里做什么,苍越孤鸣已经直接将他抱到车上,安全带系紧,一脚油门直接奔向还珠楼婚礼现场了。

  竞日孤鸣可以说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到了还珠楼直接被送上舞台正中央,台下都是熟悉的脸孔,婚礼现场的花主要是香槟玫瑰,苍越孤鸣拿着一束花菱草在他对面站着,默苍离努力面带微笑拿着婚礼誓词出现在中间,他好像看见拿戒指那孩子是不是忆无心?

  “苍越孤鸣先生,您是否愿意接受竞日孤鸣先生作为你的伴侣,无论今后疾病健康、贫穷富贵,您都会用自己的一生去钟爱他呢?”

  “我愿意!”

  竞日孤鸣眼角一抽,被默苍离瞪了一眼,老实了......

  “竞日孤鸣先生,您是否愿意接受苍越孤鸣先生作为你的伴侣,无论今后疾病健康、贫穷富贵,您都会用自己的一生去陪伴他呢?”

  “我愿意。”

  这个婚礼太魔幻了,竞日孤鸣从苍越孤鸣手里接过花菱草,放在承托着戒指的托盘里,他想起,这花的花语是:答应我,不要拒绝我。忆无心捧着的两个蓝色丝绒盒子里面也不是戒指,而是一枚胸针和一条项链,竞日孤鸣取出那条他自己亲手改制的星星项链为苍越孤鸣戴好,苍越孤鸣同样为他别好胸针。

  “礼成,二位新人可以接吻了。”

  苍越孤鸣的吻落的很轻,还有些心虚,一触即分,搂着腰的手却是越来越紧,要不是泛红的耳朵出卖了他,竞日孤鸣还真以为这顶天出息的小侄孙天不怕地不怕了。

  竞日孤鸣给了默苍离一个‘你可以下去了’的眼神,默苍离扭头就走,走时候被塞了那一束花菱草。

  “祖叔叔,你想去哪里度蜜月?”

  祖叔叔微微一笑,“半个月内,你再有什么奇怪的主意,我们就回去琅琊山度蜜月。”

  苍越孤鸣觉得,那还是先洞房吧,但是他不敢说,他可以直接做。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行雨 + 10 禮成,奏樂!!!!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