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苍竞】苍越孤鸣的追妻进行时

[复制链接]
查看: 241   回复: 0
发表于 2021-2-10 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长烟落日 于 2021-2-27 18:39 编辑

#这是一个霸道总裁在线追妻的故事#
#现pa,豪门,海境太子友情出镜#


  苍越孤鸣有生之年都没有想过,会再见到那枚星星胸针,那个原本属于他的胸针,他的祖叔叔亲自在成年礼时为他戴上的星星胸针,此时正戴在另一个人的胸口,那是最接近心脏的地方,苍越孤鸣下意识抬手抚上心口,一瞬间无法呼吸......

  在一切还没开始,在苍越孤鸣还不是孤鸣家的家主,在他懵懂的爱情还没有被那颗子弹穿透,那枚胸针曾是他掌心的珍宝。刚过成人礼的少年接过那个人递给他的蓝色丝绒礼盒,里面安安静静躺着一枚美丽华贵的星星胸针,两层金色细丝框架,细细密密的碎钻整齐有序的镶嵌在两个层金丝之间,胸针内里轮廓刻着四个字:星河万顷

  竞日孤鸣当时靠在他怀里,举着这枚胸针,对着客厅的灯光指给他看,柔软白皙的指尖摩挲着那四个字,淡金抹了蜜糖一样的琥珀色眼睛泛着温和的笑意,倒映着他的泛红的脸,“我可爱的小苍狼,眼睛里也是星河万顷呢!”

  “祖叔叔,别打趣苍狼了......”

  “哎呀,这样容易害羞,以后怎么追女孩子”

  “祖叔叔......!”

  “不说了不说了,小苍狼难为情了。”

  原来他曾经那样天真过,天真的想要放弃孤鸣家的一切,只要那一个人,只要他属于自己。

  少年人的爱情,来的轰轰烈烈,炙热到让人无法拒绝,所以,竞日孤鸣果然没有拒绝,亲手为他戴上那枚胸针,默许了他那个小心翼翼浅尝辄止的吻。多好啊!兔子自己把自己投入狐狸的圈套,午夜梦回,苍越孤鸣不知道多少次梦见第一次以爱人的身份去亲吻竞日孤鸣的场景,当初美好的场景,变成青年含笑抖出身后九条尾巴,将他紧紧包裹束缚,兔子一厢情愿的热情,是狐狸用来捕捉猎物最有效的诱饵。

......

  苍越孤鸣得到消息,那个佩戴胸针的蓝发少年,是海境的太子爷,北冥家长子北冥觞。竞日孤鸣销声匿迹,居然是得到海境庇护吗?那他是否还有什么目的?他接手家族后,孤鸣家动用了所有的人力财力,甚至请千雪叔叔出面与还珠楼达成交易,也没能从九界的人山人海中将竞日孤鸣翻出来。

  苍越孤鸣开始害怕,竞日孤鸣是不是真的出了意外。

  掌权当天,为弄清当年事情的真相,他亲自去了疗养院,跪在颢穹孤鸣的床前,请他将当年那场家变的前因后果都说清。迟暮的父亲经历了许多磋磨,不复在位时候的威严,满头白发,重病与瘫痪的双重折磨下,反而使他更像一位普通的父亲。看护的医生告诉苍越孤鸣,好几次父亲梦里都在喊希妲这个名字,那是母亲的名字。

  颢穹孤鸣看着垂头跪在地上的儿子,颤巍巍伸出手,在触及他发丝时停住,缓缓将手收回来,“我以为,你会死在他手里,没想到最后你居然真的能胜过他。”

  “祖叔叔留下了所有的股权转让书,签字是在您陷入昏迷的第二天。”

  “哈,将你和千雪给他教养是为了监视他,这不假,可如今到最后,谁输谁赢,我已经看不明白了。”

  即便颢穹孤鸣恨透了竞日孤鸣,恨不得食肉寝皮,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叔叔,到底是为了自己的儿子放弃了一切,放弃了两辈人追逐的一切。那被他用来利用的微末的亲情,成为苍狼最后赢得全局的关键,竞日孤鸣还是顾念了多年陪伴教养的感情,心慈手软。可是苍狼呢?颢穹看得出来,苍狼提起竞日孤鸣的眼神,他也曾经用这样的眼神看向希妲,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颢穹孤鸣靠在床背上,合眼讲述起三十年前那场灭绝亲情的家变。

  “我很爱你的母亲,从第一眼开始。但是你母亲眼里只有撼天阙,天阙孤鸣。”颢穹孤鸣总是记得希妲那双温柔的眼睛的,他从未看到过完整的希妲有怎样的情绪,嗔怒,骄傲,任性,这些只有夙和撼天阙看到过,颢穹所拥有的希妲是最初的温柔端庄和最后的心如死灰,可他还是很爱她。

  “当初你太祖父也就是竞日孤鸣的父亲,有意向将家主之位直接交给撼天阙,你的祖父对此很不满,因为撼天阙和你祖父的父子关系并不好。由于你祖母的原因,撼天阙的母亲抑郁而终,他恨你祖父,恨你祖母,恨我,自然也看不上身为续弦之子的竞日孤鸣,尽管那个时候竞日孤鸣的母亲已经是你太爷爷的合法妻子了。”

  一段纷繁复杂的祖辈关系,苍越孤鸣能明了父亲为什么会嗤笑孤鸣家所谓的亲情,早在往上数三辈,孤鸣家的的亲情早就四分五裂,子恨父,父恨子,兄不友,弟不公,叔侄陌路。竞日孤鸣当年不过九岁,夹杂的家族波谲云诡的四方混战中,这个聪慧的祖叔叔必定会引起祖父的忌惮。

  “你祖父从来没有忌惮过你祖叔,甚至没有将他放在眼里过,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能掀起什么?他忌惮的是竞日孤鸣母亲的身份,你学过经济法应该知道,继承的顺序。”颢穹孤鸣看穿了儿子的想法,轻笑一声,“在你太爷爷宣布,会将家族交给撼天阙以后,你祖父彻底疯魔了,他要除掉这个儿子,于是他找到了我,这个一直被撼天阙的光芒所遮盖的儿子那个时候千雪才刚会走,而你祖母已经不在了,所以我答应了他,帮他一起除掉撼天阙,但是我没想到希妲会来找我,她希望我能放过撼天阙,看着你母亲,我提出了一个很卑鄙,却从不后悔的条件。这个条件就是她嫁给我,而我瞒着你祖父留撼天阙一命,将他囚禁在孤鸣家一个不起眼的精神病院里。”

  苍越孤鸣很少听父亲提起母亲,他自己对母亲也没什么印象,自从记事起,他所有的亲情体验都是源于竞日孤鸣,母亲离他太远了,远到他曾经以为从未拥有过母亲。

  “我和希妲的记忆少得可怜,即使你是我的儿子,我也不愿意和你去分享,你可以怨我,这是我作为父亲和丈夫唯一的私心。”

  “苍狼不敢,比起母亲与父亲的过往,苍狼想知道祖叔叔为什么会被卷入和这场无甚关联的家变。”

  “因为他的母亲才是你太爷爷遗产和股权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也就是说,你祖父策划的一切,都将会为别人做嫁衣,你祖父怎么肯,在竞日孤鸣出了几次意外后,他的母亲找到我,签了放弃继承权的承诺书,第二天就自杀了。”

  “那几场意外......”苍越孤鸣艰难开口,事情到这里他已经全明白了,如果说他和千雪叔叔是这一场家变的无辜受害者,那竞日孤鸣就是当年那场家变的受害者,他的处境当初是否也和自己一样,如此绝望。

  “是我做的,你的祖父绝对不会沾手这些,他很谨慎,所以,不论是追杀撼天阙还是竞日孤鸣的意外,都是我做的。”

  离开疗养院,苍越孤鸣才发现已经是年末了,这个时间开始,竞日孤鸣的病就会反复发作直到年关过去,春暖花开。他很怕冷,千雪叔叔不允许他出门,可是那个人就没听话过几次,在他很小的时候总是偷偷将自己藏在厚重的羽绒服里抱出去,蹲在雪地里捏一排兔子,挨个叫小苍兔。

  “祖叔叔喜欢什么都叫小苍兔,小苍狼会介意吗?”竞日孤鸣也不管石阶凉不凉,玩了一会儿就开始冒汗,索性坐在上面把他抱到腿上去逗他,沉重的呼吸钻进他的颈窝。

  “不行不行,祖叔叔只能有一个苍兔,不要别的苍兔!”

  “苍狼承认自己是苍兔了吗?”

  “祖叔叔!!”

  苍越孤鸣站在老宅的院子里盯着那个几节竞日孤鸣经常抱着他坐下的台阶,他与那几层台阶只有几步之遥,却和他心爱的人隔着经年的岁月与万里的殊途。

......

  套路北冥觞并不难,始帝鳞之事到底是千雪叔叔理亏,苍越孤鸣稍微用了些激将法,海境的小太子就上门了,那枚胸针还在他身上挂着,苍越孤鸣保持微笑,捏紧拳头,心里默念:祖叔叔是我的祖叔叔是我的......越念越气,好气哦!

  “不知孤鸣家主请我来有何要事?我不记得海境与你们苗疆有什么业务往来,梁子倒是不大不小的结过一个。”北冥觞潇潇洒洒往沙发上一坐,端的是海境太子的风流倜傥,一派浪荡,看得苍越孤鸣眼角直抽抽。

  为了祖叔叔,他忍!

  “请觞少爷过来,实在是我有要事相求,实不相瞒,我未婚妻送给我的一枚胸针因为意外丢失了,刚好和太子爷的这枚胸针一样,想问太子爷,能否告知这枚胸针的购买方式,还请太子爷成人之美,我也好向未婚妻交代。”

  苍越孤鸣说谎不脸红,忽悠的北冥觞一愣一愣,低头看了那个胸针三四次,表情越发微妙,直教苍越孤鸣险些挂不住。

  此时远在琅琊山小村正在整理人参的单先生,莫名打了几个喷嚏,手指揉了揉自己的鼻尖,笑着摇头,“怕是那海境的小太子要来收人参了吧!”

  单先生将院子里的门关好,防止他的小苍兔跑出去,黑毛的小兔懒洋洋的瘫在榛子背篓里晒太阳,进屋前单先生还不忘腾出手揉了揉苍兔圆滚滚的肚皮,将兔捞出来,放地面上,捋捋兔子耳朵。

  “苍兔,不许吃太多,过几天客人来了就没有了。”
......

  北冥觞取下那枚胸针,递给苍越孤鸣,“孤鸣家主怕是搞错了,这是我一个合作伙伴自己做的手工,他看我中意,就送我做提前的新年礼物了,如果孤鸣家主原来也有一枚一样的,那可能只是凑巧相似罢了。”

  苍越孤鸣翻开那胸针内廓,蓝眸一紧,只见同样的位置,刻着同样字体的四个字:星辰生魂。

  这不是竞日孤鸣送给他的那枚!

  当初为躲避追杀,苍越孤鸣连同那枚胸针一起交给了月荒凉,后来月荒凉身死,被竞日孤鸣厚葬,月荒凉的尸体上并没有那枚胸针。直到他重新掌权,从老宅的仆人口中得知竞日孤鸣捏着那枚胸针在老宅客厅宿醉一晚,第二天离开,就没人见过那枚胸针了,他翻遍了老宅和新宅所有房间,也没能找到它。

  “虽然不知道孤鸣家主原来那枚是什么样子,但我想应该不是这个。因为,单先生说这金丝和碎钻,是他亡母留下的一根发簪和钻戒加工成的,他不曾婚配,女子首饰不好随身携带,怕引来灾祸,所以自己动手制作成了胸针,无意间见我喜欢,才转送给我了。”

  北冥觞挑眉,发现苍越孤鸣神色不对劲,暗地思忖:单先生难道认识孤鸣家主?

  “单先生?”苍越孤鸣很会抓重点,“还请太子爷告知这位单先生何在!”

  “单先生是我的人,挖墙脚,孤鸣家主不地道吧?”北冥觞完全没注意苍越孤鸣在他那句‘我的人’出口后一瞬间黑成锅底的脸。

  猛兔咆哮:什么就你的人了!那是我的人!我的祖叔叔!

  苍越孤鸣万万没想到,不论他怎说,北冥觞油盐不进,一个字也不肯透漏关于这位单先生的事,他出高价买胸针,也被北冥觞拒绝了,这场拉锯战以欲星移到来接走北冥觞而结束,现任孤鸣家的家主喝了一缸闷醋,只知道自己祖叔叔现在姓单,其他一概不知。

  苍越孤鸣不高兴,苍越孤鸣很暴躁,他决定亲自跟踪北冥觞!

  当了三天跟踪狂以后,在二十九这天,北冥觞才从市区出发,换了平日开着那辆骚包的蓝色跑车,改成一辆黑色的普通面包车,到远离市区的一个小县城,熟门熟路找了个有收费的停车场,停好车,办理完手续,转头租了一辆白色小电动,顺着一个不起眼的水泥小路一溜烟没影了,而那条路,他的车肯定是过不去的。

  苍越孤鸣目瞪口呆!

  苍越孤鸣不会骑电动车,开始了三公里徒步旅行,走了三个小时后,终于看见了人烟,北冥觞骑走的电动车停在小院子门口,苍越孤鸣心里苦,但是他不说,那里只有一户人家,在山根脚下,背靠琅琊山周围几乎没有其他人家,就算有也隔得很远,甚至有的隔了半个山头,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人烟稀疏。

  那是一间小院,半人高的院墙,以他的身高能轻轻楚楚看见院子里晒着的各种青菜和腊肉,门口的放着青竹编成的背篓,主屋很矮,红瓦砖石,应该是两间屋子,年底了大门口和主屋都贴了新的福字和窗花。

  苍越孤鸣躲房山一侧,看着北冥觞将大包小包的榛子松子蘑菇干腊肉放在电动车踏板上。送人出门的人,怀里抱着一只兔子,始终没有开口,只是接过北冥觞给的一个白纸信封,才握着兔爪和那个小太子挥挥手,从他这个角度能看见那人精致的侧脸,正是他销声匿迹的祖叔叔。

  “夸叔新年快乐,苍兔再见!”也只有海境太子爷能那个将电动车骑得像飙车了,一句话余音未散尽,人就没影了。

  单先生收好人参的报酬低头亲了亲兔子耳朵,“苍兔,明天过年给苍兔包个红包,夸叔先帮你收好,等你长大再给你。”

  “那苍狼有吗?”

  “!!!”

  单先生猛然抬头,看着苍越孤鸣从房山隐蔽下走出来,已经青年身形的苍越孤鸣将近一米九的身高,比单先生还高半个头,一步一步走向人,带着压迫感,让单先生怀里的兔子耷拉耳朵直往人衣服里钻。

  “唉!怎么就这么固执呢?进去说话吧......”单先生听小太子说了苍越孤鸣问他胸针的事情,就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只是万万没想到,居然这么快,连搬家的时间都没留给他。

  单先生走进院子,身后跟着他的小侄孙,不忘贴心的带上院门,然后从身后抱住了他,青年低头埋在他颈窝,圈在他腰上的双臂越收越紧,“祖叔叔,别丢下苍狼,别留苍狼一个人......”

  “真是被你吃得够够啊!”

  竞日孤鸣手指沿着怀里黑毛兔子的脖颈摸了一圈,停在一处凸点,指节一勾,再摊开手,掌心放着那枚星星胸针,只不过没有了别针,变成了项链的坠子。

  “难道......”

  单先生将兔子递给侄孙抱着,扯下自己系在脖颈上的空链子,穿好项坠,回身为他把星星项链挂在脖子上,“小苍狼,祖叔叔的手工是不是还说得过去?”

  苍越孤鸣猛点头,扬手扔了兔子,紧紧抱住竞日孤鸣,“祖叔叔,苍狼来了,苍狼不会让祖叔叔再离开我!”

  “留下陪祖叔叔过完年,再回去吧。”单先生回拥住自己的小侄孙,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祖叔叔和苍狼一起回去。”

  市区超市,忙着买年货的千雪孤鸣收到侄子的定位消息,以及那个人熟睡时的照片,配字:小叔,快来!

  “哇靠!”

  于是,大年三十那天,千雪孤鸣背着年货也开始了徒步三公里。


  兔子: 抢我项链,还抢我的夸叔,苍越孤鸣你没有武德!
  千雪:年轻人没有武德!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行雨 + 10 搶回家!入洞房!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