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蒼競】傻 by叛逆銀翼

[复制链接]
查看: 229   回复: 1
发表于 2021-2-1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蒼競】傻

來源 │ 36雨

作者 │ 叛逆銀翼


他知道競日孤鳴沒有死,又該說他本就沒有置他於死地,然而蒼越孤鳴猜到了不再相見,卻沒猜到這不是他們之間的結局。
   
再度看見那張面容,是穿過鋒海境地,不隸屬於苗疆的一個部落。競日孤鳴換下那身貴氣的皮裘大衣,僅以一襲輕薄披風掩身,髮絲披散卻不髒亂,養神閉目,氣色仍是那樣病態的白。
   
他輕聲遣退隨扈,還沒細想自己當下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情,就已然抬步走向那人。
   
競日孤鳴似是聽聞腳步,睜眼一瞧,竟是難得出乎意料的表情,蒼越孤鳴想開口,卻是被競日孤鳴的小動作給制止了--如同兒時玩鬧,北競王單指抵住唇峰,示意安靜那般。
   
霎時間,他有了時空錯亂的錯覺。
   
彷彿沒有經過王權轉移、苗疆內戰、九龍天書之爭,甚至自己還未從北競王府回歸宮殿。
   
彷彿他在祖王叔的眼裡,還維持著尚未成長的天真。
   
蒼越孤鳴眨眼回過神,嘴角緊抿。如今相見,斷不可能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他必然得對苗疆叛逆有所作為。
   
但是……
   
他重新望向競日孤鳴,後者不曾移開目光,等著自己下定決心,就在他猶疑的時間,四周的居民已然察覺他的身分,紛紛竊竊私語起來,於是他對競日孤鳴伸出了手,不是擒捉、不是束縛,而是攙扶。
   
以他現在的修為,可以輕易看出競日孤鳴病入膏肓、藥石難救,縱然拖著一條殘命,也是廢武之身。他不願見也不忍見,曾經的天之驕子,受天命捉弄落到如此下場。這無不提醒著自己,身處王室,從來沒有可以鬆懈的時刻。
   
競日孤鳴接受他的扶持,將他引到了一處隱蔽之地,不過三里的距離,競日孤鳴已是手腳冰冷,熱汗滿面。
   
「祖王叔。」他終究還是出聲叫喚。
   
只是一句,競日孤鳴眉目ㄧ凝,睜開他溫柔的力道,回應的卻不是熟悉的稱呼,而是,「苗王。」
   
蒼越孤鳴聞言胸口一緊,難以言喻的疼痛湧上心頭,無法從競日孤鳴的憔悴看出端倪,只能在對方拉開距離之前,率先揪住披風衣角。競日孤鳴身形微頓,倒沒有試圖掙脫,輕描淡寫問道:「此舉何意,苗王可想清楚了?」
   
「任蒼狼再怎麼深思,也比不上祖王叔的睿智。」
   
競日孤鳴固執,他亦執著,彼此堅持著自己認定的地位角度來交談,看似對話,卻是搭不上邊。
   
最後終是競日孤鳴退後一步,長嘆道:「小蒼狼,你…這是何苦呢?無法視而不見,又無法斬草除根,難道要祖王叔採取主動嗎?」語末他重咳兩聲,此番卻非假意示人,而是真正體虛氣弱。
   
蒼越孤鳴不答,他還在思考一個正確的決定,又或許,根本無所謂正確的決定。
   
「不說話,是在思考如何處置……」

「與蒼狼回去吧,祖王叔。」
   
沉默在他們之間重新蔓延,他第一次覺得從對方的表情中解讀出了什麼,似乎是無法自抑的嗤笑,笑他事到如今依舊死性不改,不改他的天真心軟。
   
「不怕我動搖你的王座嗎?」不知是自嘲還是譏諷,競日孤鳴輕攏領口。

「這一點,孤王認為不必擔憂。」他勾起唇角,少去稚氣青澀,多了英挺威風,「現下苗疆和樂興盛、外邦難侵,不是沒有原因。」
   
「但求祖王叔撫平蒼狼心中之憾。」

競日孤鳴微歛眼睫,低喃:「真傻…」
   
看出對方態度軟化,他大膽握住垂落身側的手掌,感覺到競日孤鳴微顫而未動,他才回答:「祖王叔當年的決定,也是這般傻。」

---

≠後記:

 阿篦說蒼狼很少人寫,於是經不起挑釁的阿叛寫個段子爆字數了…
 跟現在的苗王蒼狼很不熟抓不準,還是寫妖孽北競王比較符合我的個性啊(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10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