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蒼競|限制】喚名 by叛逆銀翼

[复制链接]
查看: 159   回复: 1
发表于 2021-2-1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蒼競|限制】喚名

來源 │ 36雨

作者 │叛逆銀翼



蒼狼的親吻十分溫柔,和他的個性一樣,青澀中帶點可愛的笨拙,北競王很是喜愛。

微微分開兩人的距離,他攏了攏胸前髮絲,他的外袍被掛在床側,寒冷的冬夜凍得人手腳僵硬,北競王輕咳兩聲,在蒼狼略顯慌張的拍撫下漸漸平靜。從蒼狼透亮的眼底看見擔心,北競王拉起支撐在床沿的手背,在掌心落下一吻,溫度像是被雛鳥輕啄般,直直暖到心底,而後北競王抬眸,深深凝視,綻放微笑。

按下內心的躁動,蒼狼閉了閉眼,這樣的撩撥和暗示不是第一次,尤其是近日,不知是何原因而頻繁起來,但他始終顧慮著兩人的身分不敢妥協。唇邊是北競王靠近的氣息,他感覺得到軟舌劃過他的上唇,含吮的力道舒服誘人,而後又退開來,勾著自己的脖頸靠過去,磨蹭的觸感甜美鮮明。

蒼狼這才睜開眼,盯著那如幽潭深邃的眼瞳,緩緩將人壓倒床鋪。

北競王的肌膚白皙異常,鎮日包裹在皮裘下的身軀沒有一絲傷痕,他順著光滑的曲線來到胸口,而北競王伸手將他的衣物也一同退去。

「祖王叔會冷麼?」蒼狼舔拭著,開口聽起來有點模糊不清。北競王搖了搖頭,想到蒼狼此時的姿勢看不到自己的動作,才又補上一句小王無事。

感覺到敏感處被愛撫著,北競王顫抖的指尖抓握著被褥,調適呼吸。

「其實,是有那麼點受寒……」嗓音夾帶著細喘,扭動的腰臀像是掙扎又似是不耐,他仍是與平常相同的笑語,「乖蒼狼幫我取暖吧。」

蒼狼愣住半晌,穩住北競王不安份的動作,在對方伸手愛撫髮鬢耳廓後,下定決心一般在身體的每個角落蹭弄點火。

他學著他的動作偏首吻了他的掌心,順著手臂來到肘窩,將北競王順勢張開的雙臂收攏在髮頂,被束縛住的人露出意料之外的神情,卻沒有意思慌張,從容地仰頭看著接下來的發展。

雖然不是毫無經驗的小夥子,蒼狼看上去難免緊張,臉色隨之冷凝,王室氣息更加表露。北競王盯著他的臉龐,沒來由叫喚一聲,蒼狼立刻抬眸,彷彿大夢初醒恢復成原本的謙和。

把微妙的變化全都看在眼裡,他又笑了起來,蒼狼略顯侷促,索性用親吻轉移注意力,帶繭的指腹磨過腰後,北競王躬身前挺,肉體交纏的觸覺更加鮮明。

床第之間再怎麼無害的個性也不願失了面子,蒼狼將人壓得在緊實些,舉止越趨激烈,企圖奪走身下人氣地神閒的餘力。觸碰大腿往內側滑去,輕輕抓握那迫不及待的欲望來回套弄,肌膚交接處無一不火燙,手中漸漸傳來濕濡的感覺。

因為力道角度適宜而讚嘆,雙眼開始模糊焦距,被釋放的雙手攀尋,長指微勾著床沿,時收時放,繃緊腳尖想併起雙腿,在蒼狼的阻擋下完全徒勞無功。解除束縛而空下的手來到後穴,只是在外頭輕輕摩擦,那股罪惡的快感就馬上擴散開來。

聽著喘息聲,蒼狼沒有急著先讓人發洩一次,只是回頭沾了些白濁更深入探索,撐開兩指讓那個地方痠熱脹麻,隨著北競王的呼吸頻率收縮。眼眶有些濕潤,但極為沉穩看著蒼狼嚥下口水,視線隨著喉結來回,他抬起手碰了碰,蒼狼順勢低首,蔥白的指尖便沿著下顎撫摸唇峰,感受那份才在自己身上肆虐的柔軟,鑽進齒列點著軟舌,隨即收手,在自己伸出的舌尖上抹過。

蒼狼無聲嘆息,怎麼也禁不住變本加厲的誘惑,等到窄小的後穴終於不再那麼緊繃,慢慢把自己推進洞口。

「啊啊……」接納的地方敏感非常,感覺到對方不適,沒等人家開口自己就先緩下動作,蒼狼只將頂端稍微埋入一點就停住,親吻北競王的胸腹轉移注意,牽著他的手十指相扣。

北競王像是嫌他謹慎過度似的,露出安撫的微笑,反而鬆開扣來的指尖,挺著腰伸手去扶他的手肘,往自己的方向按著,隱隱暗示催促。蒼狼不敵腿間的濕熱纏綿,捧著北競王光滑的臀微微上提,跨部向前一送,在北競王喘息嚶嚀之間,終於整根沒入體內。

「…哈啊、嗯……」剛才還只是扶著手肘的指尖瞬間緊捉著不放,兩人相結合後任何動靜都是牽扯著神經,就算不刻意廝磨,北競王也滿足地嘆息,牙關不鎖,接下來自然管不住聲音。嘗試前後律動,那尖吟一聲甜膩過一聲,聽得蒼狼情慾越發高漲,沉吟一聲,更加賣力使勁。

覺得兩條腿空蕩在那無所憑依,北競王乾脆將腿纏在蒼狼的腰間,這樣的姿勢讓動作更加順利,頂得更深更快,比生理上的快感更醉人的是心境,那種緊密貼合不分彼此的歡欣,幾乎滿溢胸懷。

高潮將近北競王顫抖得厲害,不著邊際的恐懼隨之而來,本來維持笑容的面孔難以堅持,漸漸因為沉浸陶醉而斂去,不安地朝蒼狼伸出雙臂,緊緊抱住結實的肩背,在他耳邊喊著他的本名蒼越。

不用多久,眼前霎時白光一片,沉甸的莖柱終於獲得宣洩。蒼狼看著腿間一蹋糊塗的濁液,心底充斥一種難言的成就感,去揉弄略顯頹軟的地方,見北競王扭轉身體躲避,他笑了笑,依著人背對過去,自己則從後面擁抱,淺淺抽動幾下,知道對方高潮後無法承受,便退出體外在那細嫩的腿間磨蹭,再自北競王往後伸來地掌心下釋放。

蒼狼長吐氣息,湊到北競王的耳邊,含吮耳珠喚著他的名。

「競。」

---

≠後記:

 灑滿蔥花!(X)灑滿糖漿!(O)
 就算苗疆感情線亂七八糟(?)蒼競也不能亡!
 開頭去年就寫了今年憑著一股氣完成X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 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10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