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水里造车

[复制链接]
查看: 260   回复: 2
发表于 2021-1-29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长烟落日 于 2021-1-30 17:21 编辑

#这是一个你给我禁欲,但是我就不要的故事#

  苍越孤鸣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一睁眼就看见这样香艳的场面,珍珠白皙的后背散着泼墨长发,肩头点点的红痕,零落散布在被打湿成缕的发丝间,藕节一样的手臂随意搭在温泉池壁上,指尖水珠一颗一颗滴在池子里,那人肌肤胜雪,每次欢爱过后的痕迹总是要好几天才消退,就像现在,手腕处被攥出的手印现在还清晰可见,难怪千雪王叔离开时叮嘱,竞日孤鸣身体弱,要他注意节制,他还以为是竞日孤鸣身体不好了,紧赶慢赶完成手上的事情带人来苗北的温泉行宫疗养。不过,好像有些弄巧成拙了,他又不是柳下惠,坐怀不乱,节制是不可能节制的了,尤其祖王叔衣服都脱了在面前,加上苍越孤鸣又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在温泉氤氲冒着热气的情况下,整个浴场都蒸腾着让他口干舌燥的气息。
  苍越孤鸣热切的目光在人后背几乎灼烧出一个洞,饶是竞日孤鸣再擅长忍耐,此刻也有些坐不住了。合眼养神许久,一洗他舟车劳顿的困乏,昨天被折腾了半宿,直到他的腿都挂不住苍狼的腰,那不知餍足的小狼崽子还不肯放过他,非要逼着他告饶才算完,想起昨晚的经历,竞日孤鸣恶狠狠回头嗔瞪身后一秒变乖的小兔崽子一眼。
这会儿休息了一阵子,直到苍越孤鸣就幽幽转醒,今天说什么也要给人禁欲的竞日孤鸣也准备擦干出去唤苍越孤鸣去温泉池子里泡着,竞日孤鸣回身取过一边的云锦睡袍穿好,却发现尺寸似乎有些偏大了。
  “嗯?这似乎......”
  “......祖王叔你穿错了,这是为孤王准备的那件。”
  低头审视自己穿着的竞日孤鸣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前胸大片春光已经吸引了狼王的目光,松垮挂在肩上的睡袍七扭八歪,月白的云锦,雪白的肌肤,两色间深深浅浅的吻痕若隐若现,苍越孤鸣眯眼盯一会竞日孤鸣肋下的刀疤,那是自己亲手留下的,在那具光滑匀称的身体上十分狰狞。苍越孤鸣莫名有些不悦,快步上前两手攥紧人的衣领拢紧,顺势将竞日孤鸣从水里提了出来。
  “......”
  等到反应过自己做了什么,一向威严的苗王面上少见有了些尴尬,不巧又对上自己祖王叔那双满是揶揄的蜜色凤眼,苍越孤鸣觉得自己还是找个地缝钻进去比较好。在竞日孤鸣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地注视下,苗王一声不吭低着头自顾自解开自己的衣袍跳进池子里,还要故意溅了竞日孤鸣半身的水,表达自己被揶揄的不满。
单薄的睡袍被水打湿,紧紧贴在竞日孤鸣的背上,丝滑贴合的触感令竞日孤鸣有些不适,此刻,他赤脚踩在光滑的玉石地面上,莹润的脚趾如同棋盘上通透的白子,晓得是小苍狼赌气了,也不想着怎么去哄,抬脚就要离开,一步还没落实,脚踝就被人从身后握在了手里,大力一扯,整个人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直接后仰摔向池子里,被等候的苍越孤鸣张开双臂正好接了满怀。
  “祖王叔,再陪苍狼一会儿?”出口是询问的语气,手倒是很诚恳地在竞日孤鸣的衣襟里面摸来摸去,明显是不给人反驳的机会,苍越孤鸣抽出竞日孤鸣睡袍的系带,正想捆住他的手。
竞日孤鸣发没反应过来就被拖回了池子里,紧接着就被占了一顿便宜,好不容易被放开站稳在池子,腰上一松,系带到了苍狼手里,身上那件原本能勉强蔽体的睡袍彻底松散开了,被水打了透湿,胸口的两点凸在衣襟里引出痕迹,轮廓分明。
  “苍越孤鸣!你今天敢绑小王,明天你就去睡书房!”
  苍越孤鸣不敢,但是苍越孤鸣不怂,扔了手上的系带,长臂一伸就将祖王叔带自己怀里,低头吻住竞日孤鸣的唇,开始吮吸,手下也不闲着,脱衣服脱得那叫一个顺手,虽然竞日孤鸣那件睡袍穿了还不如不穿。
  今天竞日孤鸣是铁了心让狼改吃素,拥吻两人的唇舌你追我赶,一个躲一个追,谁也不肯让,苍越孤鸣腾出一只手按住竞日孤鸣的后脑,才算如愿以偿,一人地纠缠勾连,舌尖扫过人口中每一处牙齿,半强迫人的舌尖与自己共舞,原本听话的舌尖今日却一改往日温顺,抵着他的舌头往出推,抗拒之意明显,偏偏他肩膀胸口也传来推拒的力气,是竞日孤鸣握着拳,手腕抵住他肩膀往外搡,这个动作让苍越孤鸣觉得自己好像强吻良家妇女的市井恶霸,脸色一沉,狠下心在人腰窝戳了一记,怀里挣扎不已的人瞬间软了身子,任他宰割。
  苗王不开心,苗王委屈,但苗王也不能忍。
  苍越孤鸣亲的竞日孤鸣嘴唇发麻,松口时候,还要在他下唇狠咬了一口,留下自己的齿印。一场竞技式亲吻过后,竞日孤鸣软在苍狼怀里喘息,身下的性器半抬着头被苍狼握在手里抚慰,一点缓神的时间都不给人,苍越孤鸣张口咬住竞日孤鸣的脖颈,像狼叼住猎物,强迫扬起白嫩的颈子,露出更脆弱的地方供自己品尝,扣着竞日腰窝的手也顺着腰线滑进臀缝,食指按在后穴上借着池子里的水的润滑,探进去穴口。
  前后两重刺激,让竞日孤鸣开始招架不住,攀着苍狼的肩膀往他怀里拱,试图去躲开后穴开拓的手指,“小苍狼...别......唔嗯!”讨饶的话还没说完,后穴开拓的手指增加到了两根,异物入侵迫使肠肉包裹紧手指。
  “祖王叔,求求孤王,孤王就不胡闹了。”
  苍越孤鸣放开手里的性器,拉着人的手按在自己挺立的分身上,“祖王叔,帮帮苍狼,苍狼难受。”
  一时是霸道的苗王,一时是乖巧的苍狼,竞日孤鸣迷离看着面前的人,少年与青年的身形逐渐重合,无暇思索,被体内横冲直撞的情欲煎熬,竞日孤鸣抖着双手也去安抚苍狼灼热的性器。苍越孤鸣捞起他一条腿在手里,掌心贴着腿根摩挲,后穴里的两根手指微微撑开些穴口,惹得竞日孤鸣一声轻“嘶”。
  “祖王叔,乖,求求孤王,孤王什么都给你。”
  温泉水包裹紧密贴合的两个人,苍越孤鸣再次牵着竞日的手圈上自己的脖颈,抽出在人后穴的手指,穴肉又是一阵收缩,竞日孤鸣眼神恢复了些许清明,湿漉漉的眼睛看着苍狼,像只可怜小兽。苍越孤鸣双手托人的腿弯将人抱起来,修长的腿缠上精瘦的腰,性器在穴口来回摩擦,迟迟不肯进入,等着人的哀求。
  这小兔崽子!
  竞日孤鸣泄愤一样,狠狠咬在苍狼肩膀上,口中一点腥咸散开,苍越孤鸣却温柔吻了吻的发丝,挺动两下,分身顶端恶意顶撞着人穴口,刺激竞日更渴望被人进入。环着脖颈的手臂圈紧了些,竞日孤鸣凑到苍狼耳边轻轻啄了啄人的耳廓,低声开口:“求你.....小苍狼,进......来......啊!你!小混蛋,就不能......唔嗯!就不能打声......招呼吗!”
  苍越孤鸣突如其来的长驱直入十分准确撞在竞日体内最敏感的那一点,让竞日孤鸣毫无防备就被贯穿,体内那一点空虚已久,哪里经得起这样欺负,酥麻的感觉顺着神经通达全身。
  “祖王叔是你的声音让苍狼把持不住了。”
  苍越孤鸣托着人趟过温泉的水流,将人放躺在玉石台上,同时架起人的两条腿在肩膀上,开始攻城略地,抽插中穴肉随着性器的律动被带出捅入,掐紧腰窝的两只手让竞日孤鸣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只能被动迎合苍狼越来越凶狠的顶撞。
  “苍狼!苍狼......慢一些,太快了!”
  竞日孤鸣连句完整的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胡乱伸手去推苍狼的手臂,然而不仅毫无威慑,反而小猫爪拂过一样的瘙痒,勾得苍狼抓心挠肝。终于苍越孤鸣选择放弃钳制人的腰窝,攥住那双柔软的手,拉着人再度起身,抱紧了竞日孤鸣在怀里转身靠着池壁坐下,等到两人紧密交合的地方被温泉包围,又继续了新一轮的操弄。
肉体与肉体的撞击,夹着水流与肉体的撞击,苍越孤鸣眼里的竞日孤鸣像极了传说中的鲛人,半身没入水中承受他的顶弄,半身在水面上,美让人移不开眼,长发有一缕被甩到了身前,正好遮住了胸口的一粒樱果,而暴露在空气中的另一颗则被人含在口中吮咬舔舐,沦陷在激烈的情欲中无法自拔的两人只剩下索取与互相索取,竞日孤鸣的手指插入苍狼烟紫色的发间,昂首大口喘息,如天鹅曲颈。灭顶的快感在苍狼最后一次顶住那一点后袭来,率先泄身的竞日孤鸣在苍狼几次深入的抽插中完纳了苍狼在他身体里发泄出的一切。竞日孤鸣合眼逐渐将自己沉向水中,不料一双手摸上了他的臀肉,挤压攥弄。
  “祖王叔,我们再来一次吧!”
  “不......唔唔唔!”
  苍越孤鸣心想,在情事上,祖王叔就没说了算过。
  “苍越孤鸣,你给小王去睡书房”!第二天竞日孤鸣扶着腰,将当今苗王赶出了寝殿,连着枕头一起砸出去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keiseki + 10 笑死我了,苗王你还好么苗王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29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仿佛一个鲁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9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烟落日 发表于 2021-1-29 20:13
我仿佛一个鲁班......

不,你是第一汽车制造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