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01.28 [蒼競] 畢業禮物 (全)

[复制链接]
查看: 173   回复: 0
发表于 2021-1-28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特別青澀軟綿的兔。

特別溫柔寵人的祖王叔。

一塊糖,草莓口味。



-----
[蒼競] 畢業禮物





「──畢業生致詞。致詞代表,三年十二班,蒼越孤鳴。」

隨著司儀的唱名,一名俊秀修長的少年站起身排眾而出,走上禮堂舞臺。

分明是跟身旁眾人完全相同的白襯衫制服褲,穿在他身上就是顯得格外清爽筆挺。只見他神情平和,相當穩定大方地完成了致詞,換來滿堂喝采……只有上台前與他擦身而過的鳳蝶看見了,那壓抑不住透紅的耳尖。

暗暗舒了口氣,趁著合唱團準備上台領著眾人唱校歌的空檔,蒼越孤鳴閃身從舞臺布幕後方的過道走向側門,打算直接溜回教室取書包提前離開學校。

並非他對分離在即的同學們沒有感情,只是他向來招架不住這種又哭又抱的感性場面……索性趁隙趕緊脫身回家。

抹了把臉,他暗罵著自己不爭氣。雖然身為孤鳴家的未來繼承人,蒼越孤鳴實在還是不怎麼習慣面對群眾。方才致詞的時候能夠那樣波瀾不驚……不過是因為典禮根本沒有值得他緊張的長輩到場罷了。

自己父親向來日理萬機,小小的高中畢業典禮,根本不用勞駕他參加;千雪叔叔倒是早早喊著要來,結果一個禮拜前被突然出現的羅碧叔叔拖走去「處理事情」……到今天都還沒進家門,估計是把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了。

至於那個人──

一早便收到了競日孤鳴充滿歉意的語音留言,說是已經特別加緊速度完成跟西劍流的簽約準備從東瀛出發回苗疆……沒想到卻遇上機場三座空橋故障,所有旅客登機都被延遲,怕是再怎麼努力趕,也要錯過他的畢業典禮了。

「這次讓小蒼狼失望了,真對不起。」競日孤鳴的語調總是輕輕緩緩,帶點討好的撒嬌意味,「小蒼狼別生祖叔叔的氣呀,等祖叔叔回去了,再送你一個大大的禮物賠罪,好嗎?」

機場空橋故障哪能怪在競日孤鳴頭上?何況蒼越孤鳴也不是那種會無理取鬧的孩子。本來就要回撥電話,可默算了一下時差,怕是會打擾到也許正在休息的競日孤鳴,蒼越孤鳴最終只回傳了文字訊息:「沒關係的,祖叔叔不用趕著回來,一路平安。」就出門了。

其實他真的一點都不介意競日孤鳴沒能出席自己的畢業典禮。比起這個,他還更擔心競日孤鳴要是真為了趕回來加緊工作,忽略了休息到時候累出病來怎麼辦……想到這裡,蒼越孤鳴忍不住抓了書包轉身往樓下跑,一邊穿過中廊一邊就要直接打電話給競日孤鳴。

「……我就知道你會先走。」

「雨音同……霜。」

忽然出現在停車場門口的窈窕身影阻住了他的去路,蒼越孤鳴本來直覺就要用敬稱,幸好及時回想起對方曾特別要求過自己,說是不喜歡這麼生疏客套的稱呼法,這才改了口,「妳找我?有什麼事嗎?」

雨音霜是從西劍流來的交換學生,畢業之後,兩人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見面。思及此,縱使心急,蒼越孤鳴也不好直說自己還有事就撇下人走開,只得耐心等著雨音霜先開口。

相對無言半晌,只有尷尬的靜默蔓延在兩人之間。眼見攔下自己的人卻遲遲沒有再一步動作,蒼越孤鳴不得已地佯咳幾下,「那個、我……」

「……罷了,早知道不該期待你的。」雨音霜輕嘆了一口氣,低頭狀似十分認真地拉拉衣襬試圖撥去並不存在的灰塵,同時若無其事般地開口道:「可以給我你的制服鈕扣吧?第二顆。」

「鈕扣?呃,可以啊。」雖然不明白雨音霜的用意,但並不是難以達成的要求,蒼越孤鳴遂也低頭就去拔制服襯衫最下擺那顆鈕扣。

「不是那個。」雨音霜又別開臉,特別專注地看著圍欄外,彷彿外頭有多麼吸引她的風景一樣,「……從上面數下來,第二顆。」

蒼越孤鳴滿頭霧水,指著自己胸口,「妳要……這個釦子?」

雨音霜飛快回過頭來,嗔(瞪?)了他一眼,彆扭的神情中帶點說不清道不明的赧色……蒼越孤鳴總算理解了什麼,也跟著漲紅了臉。

下意識想先解下領帶再去拔釦子,後來才想起要是真解了領帶,沒了鈕扣的胸口豈不是更加明顯……手忙腳亂鬧了半天,這才在不扯壞襯衫的前提下把那個鈕扣給拔了下來,「那個、好、好了,給妳。」

別具意義的小小鈕扣在掌中似會發燙,蒼越孤鳴簡直是戰戰兢兢地把手遞到雨音霜面前……對方卻沒有馬上接過,只是兀自低著頭不言不動。

呆立片刻,全然不知道怎麼處理眼前這個場面,蒼越孤鳴一頭額汗都要滴到地上了,「呃、妳不想要了嗎?那我……」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什麼意思!?」

蒼越孤鳴正要收回攤開的手掌,雨音霜劈手將那鈕扣奪了去,飛快地又說了一句話(聽起來是東瀛的語言),轉頭就跑了。

聽不懂雨音霜到底說了什麼,蒼越孤鳴頗有些無助地傻站在了原地。又不敢擅自離開,怕雨音霜還會回頭找人……直到褲側口袋傳來幾下震動,才驚回他的神智。

──是競日孤鳴傳來的訊息,「小蒼狼,典禮結束了嗎?」附帶一個哭泣的表情符號。

蒼越孤鳴直覺地也想回傳訊息,但字還沒打完,一輛黑得發亮的房車便已駛到他面前。只見後座車窗緩緩搖了下來,正是那張令他心心念念的笑臉,「唉呀呀畢業生致詞代表……你這是準備開溜回家了嗎?」

「祖叔叔!」蒼越孤鳴喜出望外,趕忙三步併作兩步跑上前,等不及駕駛座的戰兵衛下來給他開門,便直接從競日孤鳴這側逕自上了車,「不是跟你說不用特別趕回來參加典禮的嗎?」

競日孤鳴往內移動給自家侄孫讓了位子,「我這是歸心似箭呀,難道小蒼狼不想早點見到祖叔叔嗎?」

「……當然想。可是祖叔叔你一定很累了,根本不用特別跑來接我啊。」蒼越孤鳴滿眼誠摯的擔憂與不贊同,「我們還是快點回家休息吧。」

「哎呀,果然只有乖蒼狼會心疼祖叔叔。」競日孤鳴笑瞇瞇地摸了摸蒼越孤鳴紫黑額髮,順勢偏頭打量了一下自家侄孫……下一秒,卻是伸手去解蒼越孤鳴的領帶,一邊掏出了手帕道:「苗疆真的比東瀛熱呢,看你滿頭大汗的,趕緊擦一擦……」

──咦?領帶?呃,方才自己跟雨音霜……莫非被祖叔叔看見了嗎!?

蒼越孤鳴莫名有些心虛,胡亂地應了幾聲,「呃、嗯嗯對啊,今天、今天真的很熱……」哪裡還敢讓競日孤鳴服務,趕緊接過手帕自己擦起汗來。

競日孤鳴倒也沒有再說什麼,就反身坐正。車子很快地駛過了電梯大廈的停車場入口,卻是過門而不入,蒼越孤鳴不由得有些奇怪,「不是要回家嗎?」

「是要『回家』沒錯啊。」競日孤鳴微笑著朝他輕眨了下左邊眼睛,格外俏皮的模樣,「回大宅去,給你的禮物放在那邊。」

為了蒼越孤鳴上學方便,競日孤鳴在離學校只有三分鐘車程的學區中心買了套高級公寓,平日裡祖孫倆都住在那邊。僻靜卻偏遠的孤鳴大宅,就只有比較長的連續假日才有空閒回去了。

「……祖叔叔不用再送我禮物了!明明生日的時候才送過……」蒼越孤鳴小小聲地試圖抗辯。

競日孤鳴只是放鬆身體靠進了柔軟真皮椅背,闔眸輕笑道:「放心,這次的禮物,你一定會很喜歡的。」

「我不是擔心這個……」

見這人似是打算藉此空檔小歇一番,只想他好好休息的蒼越孤鳴也就安靜下來,不再開口打擾。

-----

像是算準了時間一樣,戰兵衛剛把將車穩當地停進大宅車庫,競日孤鳴便睜開了眼,令人不免要懷疑他是不是根本沒睡著。

而實在受不了競日孤鳴自醒來之後便直盯著自己少了個鈕扣的制服胸口、那可謂興味盎然的眼光,兩人甫一進大宅,蒼越孤鳴便飛也似地逃跑回房去換衣服了。

競日孤鳴在他身後簡直要笑彎了腰,「小蒼狼啊,換好衣服記得要回來領你的禮物啊!」

怎麼也壓不下自己漲到耳根的羞惱顏色,蒼越孤鳴索性乾脆沖了個涼,換上一身輕鬆便服。又怕真讓競日孤鳴等太久,隨手拉過毛巾胡亂擦了幾下頭髮,便急急忙忙又回到客廳,「……祖叔叔,我好了。」

只見競日孤鳴一如既往地在長几上擺下了棋盤,撐頰半靠在沙發扶手上,正在自己跟自己廝殺。聞聲抬頭,見蒼越孤鳴濕著頭髮出現,競日孤鳴不由輕挑了挑眉,「祖叔叔一向很有耐心……倒是小蒼狼這麼迫不及待想看禮物嗎?怎麼連頭髮都捨不得吹乾就跑過來?」

「祖叔叔你明明就很累了,為什麼不先去休息?禮物什麼的根本就不重要啊……」蒼越孤鳴咕咕噥噥地唸叨著,蹭坐到競日孤鳴身邊悄悄把那盤殘棋推遠點,「不要下棋了,去睡覺好不好?」

探手拿下了蒼越孤鳴圍在頸上的毛巾,替他接手擦髮大業。競日孤鳴的聲音裡含著滿滿寵溺笑意,「那怎麼行呢?先告訴祖叔叔,你想要大的禮物,還是小的?」

乖順地低下頭配合競日孤鳴動作,視線被毛巾給阻擋住,無法從對方的表情推測出任何資訊,蒼越孤鳴只能順從本心應道:「小的就好了。」

「這麼客氣?」競日孤鳴笑出來,壞心地拿起濕漉漉的毛巾裹住蒼越孤鳴的臉頰搓揉著,「如果是小千雪,大概就會說『兩個都要』了……乖蒼狼真的只要小的禮物就好?」

任由競日孤鳴在自己臉上肆虐,蒼越孤鳴還是那般認真的表情語氣,「其實不用送也沒關係,祖叔叔送我的禮物真的已經很多了。」

「哎呀哎呀,我的乖蒼狼就是這麼得人疼。」

放下毛巾,競日孤鳴張臂的動作有一瞬停頓,忽然反應過來之後輕咳幾下,這才像是變魔術似地從掌心翻出一把造型特殊的握柄,「喏,禮物。」

本來覺得奇怪,還來不及發問,蒼越孤鳴的注意力立刻全被吸走了,「這是……車鑰匙?」可是剛才在車庫裡沒看見別的車子啊?

似是看穿了蒼越孤鳴心思,競日孤鳴笑著答道:「對,你的禮物,停在大門口。」

他們剛才是直接從車庫進大宅的,的確沒有經過大門……呃等等、車子是小的禮物,那大的又是什麼?遊艇?飛機?!

自家侄孫那千變萬化的驚愕表情逗樂了競日孤鳴,「想什麼呢小蒼狼?不是飛機,我們家又沒有停機坪……不過直升機倒是可以考慮,等你先考到直升機駕照祖叔叔就送給你。」

「我沒有想要直升機!」蒼越孤鳴趕緊嚴詞拒絕,否則他祖叔叔真能給他買一台……轉念一想又覺不對,「……祖叔叔,你知道我有汽車駕照了?」

競日孤鳴睨他一眼,似笑非笑,「要不然前陣子你跟小千雪兩個鬼鬼祟祟地……是在忙什麼哪?」

蒼越孤鳴一時語塞。的確從今年初開始,他便私底下央著千雪孤鳴趁空帶自己去練習開車,十八歲一滿他就去考到駕照了。

本來只要向競日孤鳴開口,競日孤鳴肯定會專門請個教練來教他,可是蒼越孤鳴就是想自己學會了,考到駕照再給競日孤鳴一個驚喜的……結果還是什麼都瞞不過競日孤鳴的眼睛。

怎會看不出自家侄孫的失落?競日孤鳴索性直接拉著他起身,「走吧,去看看祖叔叔給你挑的車款喜不喜歡。」

拉開大門,一台造型優美的雙門型跑車靜靜停駐。車身湛藍的鏡面烤漆倒映著藍天白雲,耀眼得能炫花眾人目光──卻比不過蒼越孤鳴眼中瞬間燦出的光亮喜悅,「……『星辰』!」

──名為「星辰」的這款限定跑車是完全手工打造,下單後至少得等上一年半載才能交車是常有的事。競日孤鳴歉然笑言:「原本要當你的生日禮物的,不過那時實在趕不及……拖到現在才能送到你手上。」

愛不釋手地輕輕撫過車身流暢線條,可又想起這台車著實造價不菲……蒼越孤鳴不由得皺起眉,「……這太貴重了,祖叔叔。我不能……」

「難道小蒼狼不喜歡?」競日孤鳴做捧心狀。

蒼越孤鳴趕忙道:「我很喜歡!可是……」

「喜歡就好了,本來就是為你訂做的。」競日孤鳴截斷他話頭,拉著他的手握住鑰匙再去碰車門感應,「智慧型記憶鎖,以後就只認你的指紋了,不用鑰匙也可以直接發動……哎,科技發達還是挺方便的。」

「祖叔叔……」

蒼越孤鳴還想掙扎下,至少也該用競日孤鳴的指紋開鎖才是……結果近在咫尺的競日孤鳴對著他眨眨眼,他就忘記自己要說什麼了,只記得──

「吶小蒼狼,載祖叔叔去兜風吧?」

-----

眼角餘光悄悄瞥向副駕駛座的人,縱使已然安穩上路了快半小時,蒼越孤鳴的心跳始終平復不下來。

本來競日孤鳴是興致勃勃地拉著他就要直接開車出門的,結果被鐵面無私的管家姚金池給擋了下來,說是都過午了競日老爺還沒用膳那怎麼行吃過午飯之前絕不放人出門……於是祖孫倆也只有乖乖一同去用飯了。

不過兩人都只是隨意地對付了幾口……競日孤鳴本來就吃得很少;蒼越孤鳴卻是太緊張了完全食不下嚥。

「……突然又覺得,沒有選敞篷車型是不是有點可惜?」大大的墨鏡遮去那人半截面容,只留下格外晶瑩的一截下巴,襯著天生帶笑般微微上揚的唇角,說不盡的風流嫵媚,「敞篷跑車感覺就是特別拉風,你應該會很喜歡的。」

「敞篷車不好。」蒼越孤鳴下意識應道:「祖叔叔你吹不得風。」

「又不是只載我。」競日孤鳴笑出聲,「你第一次開車上路……結果是載祖叔叔,好像是挺沒情調的。不過別擔心,等過陣子你開得再熟練一些,就可以載女朋友出門兜風了。」

蒼越孤鳴抿緊唇沒答,車子逐漸減速,停在了一處極為偏僻的海灘邊。這是他之前自己偷偷開車出來練習時發現的,這片海灘已然相當靠近苗疆與海境交界的邊線,幾乎杳無人煙。

「……哇。」下了車,摘掉墨鏡的競日孤鳴不由讚嘆出聲,「小蒼狼,這是你的祕密基地嗎?」

陣陣潔白浪濤拍岸,艷夏澄澈的藍天既高且廣,沒有一絲白雲;幸而已是午後,徐徐涼風吹來,讓人倍覺心曠神怡。

競日孤鳴顯然很滿意的模樣,想也沒想地就打算脫掉鞋子下去跑跑,蒼越孤鳴趕忙阻止他,「祖叔叔!這片海灘沒人管理的,赤腳怕會踩到東西受傷,你還是穿著鞋子吧!」

「咦,來海邊不就應該踩踩水嗎?」競日孤鳴有點洩氣,但總算還是聽進了勸,「是說,你怎麼會跑到這麼遠來?」

「之前一個人練習開車的時候,跑太遠迷路了,才偶然跑到這附近……」蒼越孤鳴不太好意思地承認,「不過覺得這裡真的很漂亮,所以回程的時候特意記下了路,想說之後還可以再過來看看風景。」

「唔,風景是很好,可惜這邊的確太偏遠了,你一個人……還是別單獨過來好。」競日孤鳴搖搖頭,「要不這麼有情調的海灘,帶女朋友來多好啊。」

「……沒有要載女朋友。」蒼越孤鳴忍不住小小聲地反駁。

原本以為浪濤拍岸,競日孤鳴該是聽不清自己說了什麼的……沒想到那人噗哧一笑,神來一筆地回應了一句莫名耳熟的異國語言,「……あなたは本当の馬鹿です。」

「……祖叔叔!?」他果然聽見了!自己跟霜在停車場的對話……

蒼越孤鳴那一臉錯愕又震驚的表情害競日孤鳴實在忍不住,捧腹大笑出聲,「……小蒼狼,你真的是很不解風情哪……哈哈哈哈……」

擺明了被取笑,又怕這人笑得太過頭結果摔倒……蒼越孤鳴雖然憋悶,到底還是幾步上前扶住了競日孤鳴,這才抗議道:「不要笑了,祖叔叔!」

「唉、唉唷,好好好,對不起,祖叔叔不應該笑你的……」

都已經軟綿綿地掛在人家身上了,也不好意思笑得太過分;競日孤鳴輕咳幾下,勉強壓抑住笑意站直身子,這才給他解釋道:「這是東瀛特有的習俗,畢業典禮的時候去跟心上人要制服上的第二顆鈕扣,如果對方願意給,就表示同意交往了……」

「欸!?」蒼越孤鳴大驚失色,「我、我不知道!我沒有那個意思……啊、那我得去把鈕扣要回來……」

趕緊抓住團團轉的自家侄孫,競日孤鳴好氣又好笑,「送都送了你還去要回來!給不給人家女孩子面子啊?」

蒼越孤鳴還是一臉擔憂,「可是……」

此時完全覺得自己給他取的「蒼兔」這個綽號實在太貼切……競日孤鳴屈指敲敲他額頭,「我看對方也是仗著你不懂才這麼主動出擊,沒想到……哎,喜歡上你這種不開竅的人還真是辛苦。」

一手還牽著競日孤鳴,蒼越孤鳴只能用另外一隻手撫著額頭,「……那她怎麼不直說呢?」

「直說的話,你還不跑得沒影?」競日孤鳴打趣似地對他挑挑眉,「你要是真的也喜歡她,不可能沒發現吧。」

「我……我沒想那麼多。」蒼越孤鳴坦承。

「哎,我的小蒼狼……你這是太單純還是太遲鈍呢?」搖頭輕笑,競日孤鳴也沒有追根究柢的意思,索性牽著人繼續沿著海灘漫步,「記得小千雪像你這麼大的時候……嘖嘖,女朋友當以卡車計數。」

──那祖叔叔你呢?

想要追問,卻終究沒有勇氣。微微偏過頭,看向兩人身後那長長一串或深或淺、始終並行的腳印,蒼越孤鳴心思有些紛亂,出口的問題便成了:「……為什麼是第二顆鈕扣?」

問得沒頭沒尾,競日孤鳴卻聽懂了,輕笑地按著胸口解釋道:「因為是最接近心臟的位置呀……擁有了對方的第二顆鈕扣,就像擁有對方的心一樣。」

接近心臟……蒼越孤鳴下意識望了過去。競日孤鳴向來體虛畏寒,即使六月盛夏,通常也總穿著長袖薄外套……這才意識到夕陽漸漸西下,海風也大了起來,恐怕這個體質嬌脆的人又要傷風感冒,蒼越孤鳴拉了拉相牽的手,「晚了,祖叔叔,我們回去了好嗎?」

競日孤鳴低頭看了看錶,「是呢,都五點多了,再趕不回去吃晚飯,你金池阿姨又要把我們倆念到臭頭了。」

這次蒼越孤鳴可要跟姚金池站同一陣線了,「金池阿姨也是為了祖叔叔身體著想啊。」

「是是是,你們都是為我好,我真是承擔不起啊。」

「祖叔叔知道就好!」

祖孫兩人說笑著一同走回車邊,競日孤鳴這才發現麻煩所在,「糟糕,褲管鞋子都沾到沙子了……會弄得車子裡面都是,這可是小蒼狼的新車呢。」

「沒關係,回去再打掃就好。」蒼越孤鳴壓根不介意,隨意跺了兩下腳就當意思意思地清理一下了。正要開門上車,抬頭卻發現對面的競日孤鳴只是站著不動,「祖叔叔?」

抬手將下巴抵在拉開的車門邊,落日餘暉濺入競日孤鳴酒色眼眸之中,益發襯得那之中的笑意閃閃發亮,「……謝謝你。祖叔叔今天很高興哦。」

──蒼越孤鳴覺得自己的心臟應該是漏跳了好幾拍,以至於到底是怎麼發動車子上路回程的都已經沒了印象。

機械似地將車駛回大宅,幸好他還記得把車停進車庫。戰兵衛早就給他預留好空間了,於是蒼越孤鳴很順利地一次便停到了定位。

正要熄火下車,這才發現副駕駛座那個一路都格外安靜的人……原來是睡著了。

蒼越孤鳴有些無言,卻也有點隱隱的開心……這表示競日孤鳴對他特別信任放心,不是嗎?

小心翼翼地橫過身子俯向對方,他想著先幫競日孤鳴解開安全帶,再悄悄地把人抱下車好了。祖叔叔肯定累壞了,明明從東瀛一路趕回來都沒休息,這人認床得要命,更不可能在任何交通工具上睡著,偏偏還硬要撐……

不知道扯到了什麼喀的一聲,安全帶扣環解開時發出異常大的聲響,在安靜的車內更是格外明顯,連蒼越孤鳴自己都嚇了一跳──接著毫無防備地便對上了競日孤鳴突然睜開的雙眼。

近在呎尺、幾近鼻息相聞的距離,蒼越孤鳴幾乎可以看見自己驚慌的表情映在競日孤鳴的眼中,「祖、祖叔叔……」

競日孤鳴的確是被突然靠近的熱度給驚醒的,原本就要出手了,幸好來得及迷迷糊糊地看清眼前的人是誰,他也沒多想,直覺地笑了笑,伸出雙手便摟住了蒼越孤鳴,「原來是小蒼狼啊……」

──自從懂事以來,競日孤鳴便很少再擁抱他了。

競日孤鳴待人一向體貼入微,隨著自己年歲漸長,競日孤鳴對他的態度便逐漸從權威的照顧者調整至如友似朋,凡事都有商有量,亦鮮少拿長輩的架子壓他……可能耍賴撒嬌還更多一點。

……所以那時候,突然停頓下的動作……祖叔叔其實也是想抱住自己嗎?

這樣想著,被擁入懷裡的蒼越孤鳴倒也沒有反抗的意思,乖順地讓競日孤鳴摟著他當抱枕似地蹭了好幾下……然後總算清醒過來,「咦?到家了嗎?」

「嗯,該吃晚飯了。」難得見到這個一向精明的人發楞的模樣,蒼越孤鳴也覺得格外有趣,「祖叔叔,不下車嗎?」

「啊嗯、哦。」任由自家侄孫將自己牽下車,競日孤鳴拍了拍臉頰,這才總算回過神,「……我剛剛是睡著了嗎?」

「對啊,還睡到流口水。」蒼越孤鳴趁機造謠。

「嘖嘖嘖……」競日孤鳴大搖其頭,「我的小蒼狼學壞了啊……都會騙祖叔叔了。」

畢竟一向都是個品學兼優模範好寶寶,被戳破的蒼越孤鳴立刻心虛地紅了臉,「……對不起。」

「沒關係,祖叔叔一向都最疼愛小蒼狼了,不會跟你計較的。」得了便宜還賣乖,競日孤鳴可謂是得心應手,「那我先回房睡一下,晚點再吃飯……你幫我跟金池說一聲。」

蒼越孤鳴聞言可不依了,「祖叔叔!」

「拜託小蒼狼了……祖叔叔真的好睏哪。」刻意打了個大大呵欠,競日孤鳴一臉睏倦模樣,「小蒼狼捨得看我睡倒在餐盤裡淹死嗎?」

明知道他是演出來的,蒼越孤鳴還是拿他沒轍,「……一個小時之後,我會去叫你的。」

「好。」深知見好就收的道理,競日孤鳴可不是那種耍賴耍到最後變成狗不理的傻子,關門前不忘笑瞇瞇地對自家侄孫揮手,「小蒼狼記得來叫祖叔叔吃飯啊。」

……至於起不起床就再說了,反正蒼狼總不能破門而入把他架去飯廳吧?一點都不擔心,嗯。

自家祖叔叔慣用什麼伎倆,蒼越孤鳴哪有不曉得的?本想跟著進房盯著人睡覺再準時挖人起床最為保險……卻在眼角餘光瞥見競日孤鳴身上的外套時全然愣住,錯失了進門的機會。

關門聲一響,蒼越孤鳴下意識地便轉身直衝下樓奔往車庫,還顫抖著手差點打不開車門……在那人坐過的副駕駛座位底下好一陣翻找,總算找到了那樣物事。

也不知道為什麼,但蒼越孤鳴一點都不想把這個鈕扣還給競日孤鳴。撫著莫名狂跳起來的心臟,他最終將鈕扣,放進了上衣口袋。

──擁有了第二顆鈕扣,就像擁有對方的心。




[畢業禮物] 完

-----




其實我不會日文所以那句台詞是估狗小姐為大家翻譯的XDD

要是翻錯了請不吝告訴我更適當的用法謝謝OT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