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天天造车

[复制链接]
查看: 254   回复: 0
发表于 2021-1-27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深夜掌灯已过三更,苗王苍越孤鸣放下手上的笔按了按眉心,试图缓解眼睛的酸胀,另一边软塌上自己与自己对弈的人已经撑着头合眼养神了,似有所感,竞日孤鸣睁眼向桌案看去,点点笑意爬上眼角。手中黑子在指尖来回摩挲着,瞥了一眼见底的灯油,思索起国库里那几颗夜明珠还在不在。

在那灯芯都快燃尽的时候,竞日孤鸣起身过去按住他的手,“知道苗王是节俭之人,放过这盏灯吧。”微凉的触感驱散的一些睡意,苍越孤鸣反手将贴在他腕上保养得宜的手纳入自己的掌中。

“嗯?”竞日孤鸣手指蜷在他掌心,指尖勾了勾他的手掌,挑眉。“既然苗王同意了,便歇下吧!”

掌心略微的发痒已然是接收到对方某种隐晦又不可言说的勾人暗示。这轻微的触碰,偏偏搔刮在内心深处恰到好处的一点,苍越孤鸣俊眉微挑,澄蓝色的眼眸暗了暗,在寝宫的烛火下眼神变得晦暗不定,附身凑了上去,贴在他的脖颈边,温热的气息倏然变得有些急促,丝丝缕缕喷发在他小巧精致的耳廓边,“月色刚好,祖王叔……迟些再睡?”

旖旎的暗示,心思昭然若揭,竞日孤鸣顺势靠进人怀里,别脸之时故意擦人唇角,仰头对上他蓝色的眼,突然伸手盖住人那双在烛火灯影下忽明忽暗的澄蓝色眼睛。苍越孤鸣蒙眼被人带着站起身,乖巧顺服,无害的像只兔子,若不是知道这大尾巴狼床上的德行,竞日孤鸣真正会以为当年那听话可爱得小侄孙又回来了。

挥袖熄了桌案上的灯火,竞日孤鸣领着人站在床榻边。“既然无甚睡意,苍狼便与祖王叔做些别的事情吧!只是这灯光刺眼,熄了才方便。”竞日孤鸣收回贴在苍狼眼上的双手,改为圈在腰上,稍稍一带同他一起摔进了床榻的被褥里。

在后背贴上锦缎之时,两人唇齿也开始缠绵,苍越孤鸣喜欢叼着竞日的唇吮吻轻咬,带着桂花蜜的甜腻与药香的微苦,竞日孤鸣唇瓣柔软,每次亲吻过后唇上的艳色久久都退不下,若是睡熟了还好,若是现在这样......一双似笑非笑的琥珀色双眼,含着盈盈水色,眼尾眼尾泛红看着他,那十有八九竞日孤鸣明天是下不来床的。

“哈,祖王叔,孤王好像忘记告诉你了,狼的夜视能力并不比白天差,不过,孤王以为祖王叔应该早就知晓,看向孤王的眼神才会......如此热情。”低沉的嗓音带着情欲,苍越孤鸣清楚看到竞日孤鸣嘴角的笑意僵了一下,再度去吻上他的唇,轻而易举攻城略地勾着他的舌尖与自己的交缠,吞咽声在整个寝殿内清晰可闻,绕是竞日孤鸣这样的人耳根也不由得发热,抬手抚上苍狼鬓角的碎发,回应人逐渐急切的吻,用以安抚这只狼群的头狼,他的小苍狼啊,已经是青年模样了。

顾忌竞日孤鸣畏寒,殿内的炭火一直都是最旺的,床榻上也铺着厚厚的一层貂绒,偌大的苗王宫,只有这间寝殿,四季无冬,只因为怀里这个人受不得一点寒气。因此竞日孤鸣晚间沐浴过后,在殿内只穿了单衣外边披着狐裘大氅。自从被苍狼带回苗王宫,竞日孤鸣的装束一改往日的奢华精致,头上之前装饰束发用的金环玉珠换成了发带。此刻那条杏黄色发带正被扔在床榻下,雪狐大氅被扔的更远些。

竞日孤鸣扬起脖颈,更方便了苍狼埋首于颈间,落下细密的吻带出点点红痕,一路往下流连于白皙胸膛,胸前樱果被含住咬弄舔舐,“嗯~”竞日孤鸣敏感出突然被这样刺激,一时禁不住低吟痛呼出声。

“祖王叔,才开始就这样敏感,嗯?”

青年低笑一声,算是暂且放过了身下的人,自己动手去解自己的衣物,手才搭在腰带扣上,身下人伸出的手却手率先按在了上面,竞日孤鸣半撑起身,指尖在苍狼腰间划过,一路向下停在他小腹上,逗趣般戳了几下,惹的对方一阵吸气后又突然缩回手,扯过一边的被子将自己裹起来,“王上,夜深了,该睡下了。”

“......”

苍越孤鸣发誓,窗外月光闪过那一刻,他分明看见竞日孤鸣一双凤眼无辜地眨了又眨,眼尽是揶揄。苍越孤鸣眯眼一瞬湛蓝色眼中精光闪过,下的竞日孤鸣身躯一颤紧忙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连头都蒙起来了。

苗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苍越孤鸣三下五除二将自己身上的寝衣解开,又抱起一边的被子卷,从上往下开始一层一层把人剥出被子,连同衣衫一起扒了个精光扔下床榻去。暖玉温香入手,便一发不可收拾。

苍越孤鸣强硬扳着竞日孤鸣的肩膀半强迫着让他背过身去,坐在自己怀里,“苗王?苍狼,苍越孤鸣你要干什么?”竞日孤鸣双腿被分开折回贴在身体两侧,背靠着苍狼灼热的胸口,殿内光线本就昏暗,他此时有又看不见苍狼的脸,这会儿只能感觉到苍狼周身的气息都凝聚在自己身上,一丝丝不安慢慢爬上心头。

“既然祖王叔累了,那就依靠着苍狼吧!”

苍越孤鸣的手臂从身后环在竞日孤鸣腰上,绕到身前,握住那人性器开始缓慢撸动,满意察觉到怀里的人轻抖着身躯,似是挣扎,手臂又箍紧了竞日软滑的腰窝,低头亲吻人耳垂与脖颈,欣赏怀里的人每一次身体激颤都是因为自己,每一声喘息都在自己手中,“苍,苍狼......嗯啊!唔...”

性器被带茧的手指握住,来回抚慰欲望,好几次顶端被指尖刮过,恶意的摩挲,竞日孤鸣绷紧了后背不住地深喘,耳边人的呼吸也越来越粗重,“祖王叔,苍狼想要你,你答应不答应呢?”

“答,答应,我答应就是......”性器顶端被重重指腹刮过,终于颤抖着吐出了精华,沾了苍越孤鸣满手,人也彻底瘫软在了他怀里。苍狼埋在竞日孤鸣颈窝深深吸了一口气。就着腻滑的手,探入竞日孤鸣的后穴,按压着褶皱旋入进去一根手指,紧接着就是第二根,微微撑开紧致的蜜穴,再增加第三根手指,情潮未散的人身体处处都是敏感点,那里经得起人这样撩拨,呻吟声细细碎碎从口中溢出,软软喊着“苍狼”,惹得压抑半天的君王更想急事缓办,肿胀发痛的性器在手指抽出的一瞬间就挺身进入穴口,这个姿势进的很深,准确撞在竞日孤鸣体内那一点,痛感与快感的双重刺激让他发不出声音,后穴绞紧了苍狼的性器。

“祖王叔,放松些,苍狼在呢,苍狼在这。”

苍越孤鸣在搭在人腰上的手顺着竞日孤鸣的小腹移到胸口,揉捻着他胸口的两点朱樱,同时低头吻上竞日的肩膀,轻咬啄吻,直到怀中人再次软下腰肢,放松身体,下身才缓慢律动起来,每一次挺入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被动承受撞击的人双手攥紧了身下床单,紧紧咬下唇,呼吸都几乎被撞碎。

“小苍......狼,轻,轻......一些,啊!”一句话拐了七八个调,竞日孤鸣彻底闭嘴了,只是在人握紧他的双手时顺从的伏在床榻上,偏头和苍狼交换了一个满是情欲的吻。苍越孤鸣贪恋竞日孤鸣身上每一处肌肤,致力于在人背上留下自己的印记,吻痕齿痕以及腰身上的指印,在此时都是催情的烈药,促使他的动作越发狂野,交缠的身体分不清彼此,粗重的喘息声与娇软的撞击声此起彼伏。

吞吐巨物的穴口发红发肿,带着刺痛的快感在性器的侵犯下顺着每一根神经传遍全身,竞日孤鸣闭紧双眼,睫毛已经不知道是被汗水打湿还是被眼泪浸透,直到苍狼一声闷哼彻底释放在他身体里,精壮身体趴在他背上,手还攥着他的手腕,在他肩膀留下一个齿痕。

“今天,就放过祖王叔了。”

苍越孤鸣搂着人在床上翻身,交换两人的位置,将竞日孤鸣抱到自己身上,让他蜷缩在自己的胸口,又亲了亲竞日孤鸣香软的发丝,才算哄着人睡过去。

“今日欠下的,明日祖王叔要记得补回来才行。”

睡着的人眼睫微颤,将装死进行到底。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20 收起 理由
行雨 + 10 快樂並回味再三
keiseki + 10 昔有女娲造人,今有辰辰造车!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