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苍竞】两世欢

[复制链接]
查看: 228   回复: 1
发表于 2021-1-27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https://chenchen926.lofter.com/post/1ea5de7d_1cb48f78f
作者:辰臣

前篇《同白首》点击进入阅读
正篇《镜双颜》点击进入阅读

【苍竞】两世欢

#球球了,别屏蔽了,八次了啊#

#occ注意#

#有私设,现pa#

#算是镜双颜的后续#

#只要我退出文圈,这个圈里就没有狗屎派#

刚下飞机的苍越孤鸣,背着双肩包急急往机场外面走,将近一米九的俊朗青年,脚底仿佛踩了个风火轮,惹人频频瞩目。出国两年,如今踏上故土,苍越孤鸣不仅没有近乡情怯,反而心内涌起了一股莫名的冲动,他想见一个人,那个人等了他很久,他也等了那个人很久,所以他要尽快回来,有个声音一直在催促他。

这次回国,苍越孤鸣谁也没告诉,原本国外课业完成,父亲特别恩准他可以在国外放松一阵回来,国外的好友也准备为他举办个欢送会。但是,某天清晨从梦里惊醒后,他脑子里就时不时闪过一些陌生又熟悉的画面,零碎不全,如同一面光洁的镜子映射出场景,又被瞬间打碎,玻璃四溅,画面也四分五裂。

马不停蹄地收拾好就从国外跑回来,他国外的朋友还以为他是家里出了什么事,送他上飞机的时候眼里还满满同情。苍越孤鸣没法解释他因为一个连梦都不知道是不是梦的感觉千里回乡,否则在民风十分开放的国外,同情的目光马上就会变成暧昧的目光,甚至搭配一声口哨。

心里默念了一声:爸,对不起了,麻烦您口头生病了。

搭上计程车后,苍越孤鸣便让司机师傅直奔孤鸣家老宅,现在孤鸣家老宅只住着一个人,那就是他那个体弱多病又风华绝代的祖叔叔,竞日孤鸣。

说起孤鸣家,放眼九界也找不出来这么一家了,剪不断理还乱,祖传buff逆天,甚至连后花园都自带传说。

现任孤鸣家的当家人是颢穹孤鸣,也就是苍越孤鸣的父亲,颢穹孤鸣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天阙孤鸣,还有个亲弟弟千雪孤鸣。颢穹孤鸣的父亲也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就是苍越孤鸣的祖叔叔竞日孤鸣。

竞日孤鸣晚出生二十多年,比自己大侄子和二侄子小了十几岁,比自己的小侄子也堪堪只大了六岁,但却是整个孤鸣家辈分最高的一位。因着自生下来就胎里带病,好几次都进了急救室,心疼小儿子的老家主,托希望于鬼神之说,找了个地门修士算了命格,命中负债,子息淡薄,将其安置在祖宅,有列祖列宗庇护,有望平安长大,其余皆不可强求。

于是竞日孤鸣就在祖宅住了三十年,早些年他长兄当家,祖宅人多热闹的紧,和他年岁相差无几的小侄子对他这个小叔叔千依百顺,以至于直到二侄子当家后,分家过日子,另外有了家产,千雪孤鸣也依旧多半时间都是和竞日孤鸣同居祖宅的。

颢穹孤鸣见自己的小叔叔把野没边的千雪孤鸣安排的明明白白,于是在儿子一周岁后,就将儿子也直接送去了祖宅给竞日孤鸣教养。年方二十的竞日孤鸣喜提一个小侄孙,一举步入老年人带孙子生活,一养就是十多年。

现在养大的狼崽子,站在孤鸣家祖宅内堂,看着榻榻米上的人,侧卧半支上身,一手持书一手搭在腿上,看的津津有味,完全没注意到家里进人了,内堂侧窗的光线在人脸上一晃而过,刺的竞日孤鸣双眼都眯起了一下。放下书,合眼揉揉鼻梁,才算瞥见还站在门口满头大汗的苍越孤鸣,神色一怔。

“乖苍狼?”

随后,脸上挂起苍越孤鸣熟悉的笑,温柔和煦,对他招招手,示意人过去。

苍越孤鸣快步走上前,半蹲下与人平视,额头细密的汗珠顺着侧脸流进衣领,三伏天,正是热的时候,人人家里都恨不得两个空调对吹,只有他祖叔叔,连个电扇都吹不得。竞日孤鸣抬手给人头上的汗珠擦干,又拉着人坐在榻榻米边缘,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把自己小侄孙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

“前几天千雪过来,说你爸爸同意你在国外放松一阵,还以为你要好些日子回来。”

苍越孤鸣从竞日孤鸣手里接过茶杯,仰头一饮而尽,手里捏着杯子,来回转圈,这是他的小习惯,一紧张,就不自觉的转手里的东西。

苍越孤鸣不知怎么开口接话,竞日孤鸣也不着急,慢悠悠地就着之前的姿势翻起书来,这个场景像极了梦境碎片中的一块:暖黄灯光下,裹着白毛大氅的青年眉眼淡然,垂首入神读着手中书卷,膝上枕着熟睡的紫裘男子,掌心还握着青年白玉指尖。

被刺激到的苍越孤鸣从梦境里回神过来,正对上自己祖叔叔探究的眼神,琥珀色双眼流转着他看不懂的情绪,他才发现,自己出神太久,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将祖叔叔手里的书给抽出来了,这书还也不是,不还也不是,直到竞日孤鸣的手搭在他的手上,微凉柔软的触感让他脸上温度直线升高,腰背僵成一块木板……

竞日孤鸣从苍狼一进门就发现他十分不对劲,只是,他一向能忍,苍狼不开口,他也就不问,近几日,他一直做同一个梦,今天苍狼突然不声不响回到祖宅让他有了一种预感,能解开他这个梦的人,会是苍狼。

“祖,祖叔叔,我,我我我……”再次紧张的苍狼捏紧了手里的东西,但是全然没注意到竞日孤鸣柔软白皙的手在他被捏红一片。

“唉!乖苍狼,你今日回来总不是来和祖叔叔问罪的吧!”竞日孤鸣幽幽瞥了人一眼,视线落在被紧握住的手上,动了动几下指尖。

“再捏下去,祖叔叔的手今晚连碗都拿不起来了。”

苍越孤鸣猛然反应过来,松开人的手,刚刚到脸上的温度现在直飚脑门。

竞日孤鸣书也不看了,起身向内堂墙边阴影处边走边开口说着:“也不知道你回来,金池这几天去照顾她的外甥女,晚上我们出去……嗯!!!”

猝不及防被人从身后抱住,竞日孤鸣吓了一跳,转身便想问原因,尚未开口,唇便被人含【防】住,急切躁动的\吻毫无章法,却又如同无法挣脱的桎梏,苍越孤鸣一手扣在人腰上,一手按在人后脑,将人牢牢圈在自己怀里,任人怎么躲,下一秒还是被捉住【和谐】唇,厮磨纠缠,直到竞日孤鸣放弃挣扎,安抚般环上人肩背,苍越孤鸣冷静过来,眼中有些委屈,直教竞日孤鸣哭笑不得,明明被占便宜的是自己,怎么这小狼崽子反而委屈上了。

不过,饶是竞日孤鸣再有耐心,也快被连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磨光了,索性就这么站着,等人一个解释,自己从小养大的孩子,竞日孤鸣还是自信比较了解的,但是,这次一向擅长掌控全局的人,能感觉到有些事情已经从他手中脱落,就像那个疯狂的吻,他不排斥甚至有些欣喜,仿佛失而复得,穿越经年而来。

“苍狼想要祖叔叔。”苍越孤鸣很少用这样固执的语气和竞日孤鸣说话,但每一次都能达成愿望,只是这一次,他心乱如麻。

刚才他看见祖叔叔一步一步走进堂屋,身体一点点隐没在光线投下的阴影中,好像即将被吞噬,这场景恍如隔世,无比真实,所以,没有过多思考该或不该,苍越孤鸣只想留住那个人,他不喜欢什么失而复得,得而又失。

至于后面的吻,不过是多年来积压情感的宣泄,有些感情早在日居月诸中变了模样。

“苍越孤鸣,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苍狼印象里,祖叔叔对什么事都是一派风光霁月般的淡然,不问世事,却也不脱时俗。早些年被祖叔叔教养之时,苍狼就知道自己的心事,甚少能瞒过他,那么,祖叔叔是否也知道自己多年来对他抱有这样的感情,既然祖叔叔没有制止,那么他也是否可以认为祖叔叔同他一样呢!

“祖叔叔早就知道……知道苍狼的心意。那就也应该明白,不管祖叔叔的回答如何,苍狼都不会放弃。”

苍越孤鸣盯着竞日孤鸣的眼睛,一步一步逼近,将人抵在墙上,凑近,“祖叔叔,你的回答呢?”

“祖叔叔的回答对你来说还重要吗?”

绮纨之岁相遇,二十年相伴,到头竟是填了一腔情谊。

“祖叔叔答应了,苍狼是不是可以认为,祖叔叔也是期待这份感情的。”

“我要是不答应呢?”竞日孤鸣挑眉,小狼崽子出息了。

“苍狼做了一个梦,苍狼梦见,祖叔叔一直往前走,就是不肯回头,不要苍狼了,梦里琼楼玉宇,苍狼没有祖叔叔,只有一副白骨,最后也灰化殆尽,苍狼还梦见,祖叔叔说看书,结果苍狼醒过来……唔!”

听不下去了!

竞日孤鸣伸手捂住苍狼的嘴,想反驳那不过是一场梦而已,但终究没有开口,毕竟,他也有相同的梦境,只是,苍狼不知道,梦里的苍越孤鸣是多让竞日孤鸣心疼,悲伤,心痛以及一次次失去中麻木的君王。

“真是被你吃得够够啊!”

这是祖叔叔和小苍狼的秘密,只要祖叔叔说出这句话,那小苍狼就知道,不论什么事情,祖叔叔都会答应。

结这一世情缘,得两生欢颜。

得到答案的苍越孤鸣,拦腰抱起人直接进了自己在祖宅的卧房,有些事情还是挺急的……

可怜千雪孤鸣晚上来给自己金尊玉贵的小叔叔送饭,就看见本该远在国外的侄子,正抱着自己不知道因为什么累睡着了的小叔叔,并且在自己小叔叔脸上偷了个吻。

一声“哇靠”登时噎在了喉咙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27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102936gk5rpjc8ck17rbc5.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