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苍竞】同白首

[复制链接]
查看: 220   回复: 1
发表于 2021-1-27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https://chenchen926.lofter.com/post/1ea5de7d_1cb48e9e4
作者:辰臣

正篇《镜双颜》点击进入阅读
后篇《两世欢》点击进入阅读

【苍竞】同白首

#私设众多,借用新剧背景#

#镜双颜前篇#

#只要我退出文圈,这个圈里就没有狗屎派系列#

“这一眨眼的时间......更长了......”

苍越孤鸣粗重的呼吸散在空气中,在呵气成冰的温度下,眼睫已经结上一层霜了,连番苦战,体力流失殆尽,苗疆这位少年君王的意志还不曾有半点动摇。

“北龙归心号苍穹,竞曰风云山河;辕门策令战骁驰,尽下一步干戈。”

那个身影穿越层层敌军在他面前站定,精致的眉眼,华贵的外氅,恍惚间他又回到那一年北竞王府初见,竞日孤鸣向他伸出手,“乖苍狼,让祖王叔好等啊!”

“怎会是你!怎能......是你啊——!”

失去控制的狼,意外从幻境中惊醒,胸腔剧烈地起伏,目光直直看着前面,空洞无神,苍越孤鸣能听见耳边有人一声声呼喊,“王上,王上!”

那个声音是......奉天,是奉天啊!

不是那个人,不是......竞日孤鸣......没有预想中的敌对,那他在哪里呢?

苍越孤鸣陷入仙岛幻境之前,有那么一瞬间想到竞日孤鸣,那个失去功体的人还会再出现吗?他出现,苗疆是不是有更大的胜算,只是,在眨眼之间,他便掉入了幻境里,开始了接二连三的苦战。

重回幻境,先前的敌军动作全数定格,之前被内劲冲击而起的草叶枯枝也一同定的半空,整个战局中,只有苍越孤鸣一人还能动作,他一步一步走向垂眸孤立的竞日孤鸣,微微抬手,指尖在触碰到那张脸的时候,堪堪停住。

“我知道不是你,不会是你......”

这是后花园一战后,苍越孤鸣再次见到竞日孤鸣这张脸,情仇尽空的两人,相忘于天涯,苍越孤鸣以为,也许直到竞日孤鸣无声无息死去,他也不会知道,这个人将能给自己的,能给苗疆的都留下了,只带走了那件外氅,在苗疆寒冷彻骨的黑夜里无比单薄。

“苗王好强的意志,不愧是北竞王一手教养出来的王储,竟然这样都不能摧折你的精神吗?”

苍越孤鸣收回手,听着凭空出现的声音,一字一句化成锋利的刀刃刮在自己的身上,而他只是看着竞日孤鸣的脸,突然轻笑一声。

“哈,如果你们抓住他,今日又何须幻象呢?孤王猜,你们在他那里没讨到什么便宜吧又或者......你们连他面也没见到,对吧。”

“龙困浅滩,你已经走到末路,苗王,投降。”

“孤王说过一遍的话,你们总是记不住。”苍越孤鸣抬眼,饱提内劲,重重拍在面前竞日孤鸣的天灵,那是轮回劫的招数。

“苗疆大统以来,只闻战死君王,不见投降败寇。”

孤王会将仙岛敌人赶出去,夺回苗疆,也会将他带回。

“堂堂苗王,对自己祖叔有这样不伦之情,你的子民会需要这样的王吗?哦,对了,他还是掀起苗疆内乱的罪魁祸首,不光你的子民,甚至你的臣子都会怀疑,他们追随的人,是不是一位英明的君主,哈哈哈哈,苗王,孤鸣家的王位,到此为止了。”

“是吗?这又是谁给你的自信呢?”

清亮独特的嗓音,不紧不慢,破开迷雾从远处传来,竞日孤鸣额头细细密密的汗珠顺着脸颊流进衣领,身上是采参客那件单薄的外衣,他向苍越孤鸣伸手。

“苍狼,该醒来了。”

“祖王叔!”

......

从幻境醒来的苍越孤鸣没有见到采参客的身影,忍着头痛欲裂的后遗症,强撑着起身,开始四处找人。

“王上,竞.....啊,不是,是单先生已经离开一天了,是军师亲自送他下山的。”

奉天犹豫了一下,按照事前和御兵韬的吩咐将准备好的说辞告知给了苍越孤鸣,只是,那位单先生走的时候,好像已经......病入膏肓了,这句话,被奉天咽了回去。

竞日孤鸣快死了,可他不想你知道,也不想和你面对面。

“单先生可有话留下?”

按着眉心,苍越孤鸣坐在桌子边上,抖着手为自己倒了一杯水,试图冷静下来,开始理清楚脑子里面的那一团乱麻。

“啊?王上,单先生说仙岛之祸或许黑水城可能寻求到解决办法,然后......后面我记不住了,反正现在就是军师已经前往黑水城了,军长也回来了,王上,我们该怎样办?”

“吩咐下去,等军师的消息,龙虎山加强戒备,出入之人严格盘查,对了,若有人见到单先生,立刻通知孤王。”

“啊?是,王上。”

你又离开了,在孤王下定决心之后,竞日孤鸣!

......

竞日孤鸣捏着手中莹润的黑子全神贯注盯着棋盘,沉思良久也没想好怎么落下,直到被人从身后抱住,一只手握住他执棋的手将棋子点在棋盘上。

“哎呀!苗王一来,就给罪臣捣乱,这局棋下了两个时辰,罪臣刚要破局,一经王上插手,现在成了三劫连环,彻底解不开了。”

“祖王叔所说的破局,就是让千雪王叔来打一顿孤王吗?”

“嗯?......”

竞日孤鸣回身,看到苍越孤鸣脸上的两个巴掌印,一时无语,千雪也真是莽,以前孩子小的时候,不舍得动一根手指,现在,孩子都是苗王了反而动起手了。

“你故意将药浇在石桌下面,让千雪王叔发现你,你......”

竞日孤鸣轻车熟路从床头取出活血化瘀的药,用手指沾了,俯身一点一点抹在苍越孤鸣脸上的红肿处。

“苗王忘记温皇了?就算没有那碗药,千雪也恐怕早就知道我在此处了,而且......我是怎样的回来的,王上忘了?”

你是怎样回来的?你是人参成精了,叫孤王从深山老林里背回来的,苍越孤鸣腹诽。

“嘶!”

像是知道人在胡思乱想,竞日孤鸣涂药的手加了力道,打断了自己侄孙的天马行空。苗王宫的药见效奇快无比,转眼五个巴掌印就淡成一点红晕了,只能等慢慢消肿了,好在这样上朝也不会显眼。

苍越孤鸣突然攥住离开自己脸上的手,另一只手抚上竞日孤鸣的鬓边,拨开细细密密的发丝,捏住那根白发,不消用力就拔了下来。眯眼盯着手指间的头发,面无表情对上竞日孤鸣的双眼。

“孤王不会放你离开的,就算千雪王叔回来也不能改变,你要一直陪着孤王,这是你当年的承诺,你不兑现,孤王就自己来取。”

竞日孤鸣从他手中接过那根白发,被抓住的手腕拧了几下没能挣脱,索性也就放弃了。

“苍狼,祖王叔老了。”这句话一出口,腕骨都被捏疼了,竞日孤鸣脸色见白,面上还是一派淡然,“以前你年幼,现在应该知道,我始终要先你一步离开,尤其是经历过那场变局......唔!”

手腕上承受能力已经到达极限,竞日孤鸣那样擅忍耐的人也痛呼出声,可见九龙天书之局,依旧是他和苍狼之间今生无法去跨越的鸿沟,即使,彼此再怎么视而不见,也于事无补。

“如果我所料不错,外面已经有了流言蜚语,死而复生的叛逆,当再次受诛,苗王,迟早要给出一个交代,这个交代宜早不宜迟,你......再捏下去,罪臣会认为王上要给我上刑了。”

手指指尖被苍越孤鸣被捏到泛白,竞日孤鸣说话都在颤,不得不出言提醒一下,就算是苗王,这样也算是私刑。

“外面的事情孤王自有办法,这苗疆,孤王还是说了算的。”苍越孤鸣扔了那根白发,“祖王叔不老,你会陪苍狼一起白头的!”

“......好”才怪!

站在窗边,一轮明月,听说苗疆的祖先信奉的狼神,每到十五月圆之时,就会站在苗疆最高的山崖上,仰颈长嚎,被苗疆子民奉为狼神啸月。因此,中秋节是苗疆最为重视的一个日子,这一天,是月亮最圆的时候。

再有两天,就是中秋了啊!

千雪孤鸣从窗户翻进殿内,才发现竞日孤鸣已经盖着大氅睡着了,白天他在后花园的石桌下发现药汤的残迹,就知道温皇给的消息是真的,苍狼果然不顾一切将竞日孤鸣带回来了。

千雪没有办法原谅之前的一切,也不知道该怎样去接受自己小王叔和小侄子的这段难以言喻的关系,他本能反应是远走他乡,只要不见面,大家是不是可以相安无事。

但是,鬼使神差,他看着那碗还没干涸透的药渍,想起很久以前竞日孤鸣说过一句话“小千雪啊,王叔要不是把药倒了,你也不会来见王叔了。”

竞日孤鸣想见他。

“小千雪,你真正来了不枉我等到这时候了。”

“哇靠!!唔唔唔!!!”

“嘘!”

在引来守卫之前,竞日孤鸣果断先将千雪孤鸣的嘴吾了严实,确认他不会一惊一乍才关上窗子,给来人倒了一杯热茶,自己则是坐在软塌上裹成一团,看着侄子浑身不自在的样子,脸上笑意越来越深。

千雪孤鸣被他看得发毛,放下杯子,斟酌完称呼,斟酌内容,斟酌来斟酌去,还是竞日孤鸣先开了口。

“小千雪,王叔需要你帮忙做一件事情,为了苗疆,为了苍狼。”竞日老神在在,轻飘飘一句话,好像认定了千雪孤鸣一定不会拒绝一样。“你是苗王的叔叔,我要你明日公开出面担保,叛逆竞日孤鸣没有死而复生,并且三日后,承诺苗王会给出一个交代。”

“竞日孤鸣,你疯了?这是越俎代庖,苍狼呢?你这样做他知道吗?他好不容易才......”

竞日孤鸣打断打逐渐慌乱的问话,“千雪,我活不成了,但是苗疆还有很长的未来,苍狼还有几十年的路要走,你明白吗?”竞日孤鸣抬手按在千雪的头上,随意呼啦两把。

“苗疆很重要,君王的权威不允许有任何的挑衅,经历了这么多风波,小千雪,该结束了,中秋节后,将所有的隐患,全部拔除,你是苍狼的叔叔,只有你能完成,放心,温皇会帮你的,这也是我和他的交易。”

“等等,你说全部隐患?除了你,还有谁?”

千雪孤鸣已经赶不上竞日孤鸣的思路了,温皇和竞日的交易是什么?为何苗疆还有隐患,仙岛风波过去,又是谁在觊觎苗疆?

“叛逆死而复生,但凡忠于苗疆之臣,正常都会请命再次诛杀叛逆,而不是散播谣言说苗王下行欺骗之事,动摇君王权威。朝堂之上,必然有人生了二心,你与苍狼现在膝下无子,苗疆王储未定,千雪,你知道这意味什么?”

千雪孤鸣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间寝殿的,浑浑噩噩翻了三次墙,才从墙头上爬下去,脑子里还是非常混沌,王叔说什么来着?

“借助还珠楼情报网,查清朝堂所有散播苍狼得位与德行谣言的人,中秋之后,全部处理了吧,小千雪,王叔......对不起你。”

一天十二个时辰,不过是睁眼与闭眼之间。

中秋当天,苗王免了朝会,各家赐下赏赐,早早散了服侍竞日孤鸣的侍女,等着人醒过来,拉着人坐起来,亲自动手为竞日孤鸣梳理那一头长发。

“苍狼,祖王叔虽然在山中住了不短时日,可也绝对不会长虱子的,你在我头上找什么?”

“苍狼在找祖王叔还有没有白发,果然,只要祖王叔什么都不想,怎么会华发早生。”

竞日孤鸣笑了,一双眼睛弯弯的,琥珀色的眸子含了蜜糖一样,放眼苗疆再也找不到一个人,像他这样金质玉相,风光霁月了。

因着竞日孤鸣身子骨大不如前,多活动些时间就会疲惫不堪,苍越孤鸣在晚膳过后压着人将药汤喝完,才抱着他回寝殿。竞日孤鸣的寝殿与北竞王府的寝殿一模一样,一桌一椅都是苍越孤鸣按照记忆里的摆设亲手布置的。

偏生竞日孤鸣这个祖宗,起了心思,斜靠在床榻上怎么也不肯睡,手里拿着一卷棋谱,看得津津有味。苍越孤鸣枕在他腿上,酒劲上来就开始犯迷糊

“小苍狼啊!祖王叔守着你,睡吧。乖苍狼,小王不会走的,等你睡醒,小王这本书就看完了。”

竞日孤鸣的手很凉,贴在苍越孤鸣的脸上,抚着他眉心的沟壑与额前的发丝。

拗不过人,困意难以抑制的苗王,攥着竞日孤鸣的手塞自己怀里,想了想,又去他脸上讨了个便宜,才沉沉睡过去

竞日孤鸣放下书卷,温声哄着,手指仔仔细细摩挲一遍着小侄孙安然的睡颜,又拿起书卷低头继续看。

那一年他在龙虎山耗尽了所有的精力,离开后遇见温皇,才知道自己已经是油尽灯枯的地步了,没想到,一切结束以后,居然会被苍狼再带回王宫。

“怎么样的死法才能一丝一毫不会留下破绽?”

“你还有这样的必要吗?”温皇不知道竞日为何多此一举,他的病,冥医在世恐怕也于事无补了。

“万一有用呢?死亡才是最有利的筹码,不是吗?”

“古书记载,一个人如果真正想死,那不管如何,他都会死去,哪怕什么也不做。”

竞日孤鸣,你到底为什么啊?

“苗王啊,还是心软,缺少一劳永逸的果断。”

“你这是要他的命。”

“所以我把命赔给他啊!”

......

苍越孤鸣拦着所有人,不许靠近竞日孤鸣的尸身,直到千雪孤鸣接到御兵韬传来竞日孤鸣的死讯匆匆赶回来,他从没见过侄子这样阴沉的脸,“王叔,他的死因是什么?”

“他,想死,便......死了。”

“哈......宣大祭司来这里。”

忆无心看着那面巨大的镜子被运送进门放置在床榻前,年轻的君王,负手而立,盯着自己在镜子中的面容,微微侧开身,露出依旧维持死去姿势的竞日孤鸣。

“王上,还请三思。”

“大祭司,开始吧,不论用什么办法,孤王要这个人的尸身与孤王一同老去。”

“是......”

术法在运转的时候,王宫外正在清理朝堂不忠之臣的千雪孤鸣,似乎有所感触,遥遥望了过去。

“苍狼,你放过他,让他入土吧,算王叔求你。”

“王叔,孤王那天说,孤王可以解决一切,他还是再次抛弃了孤王,既然这样,那就让他看着苗疆后世永宁,看着孤王成为苗疆首屈一指的明君,看着他自己成为孤王一生无法平息的执念。”

你的尸骨就这样与我同刻岁月,谁也别放过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27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102936gk5rpjc8ck17rbc5.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