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01.27 [蒼競] 婚禮的祝福 (全)

[复制链接]
查看: 153   回复: 2
发表于 2021-1-27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劇情邏輯粗暴不要推敲,反正我本意只是想讓小蒼狼蘇一把。還有吃肉


-----
[蒼競] 婚禮的祝福



穿過佈置得華美又富麗堂皇的寬闊會場,新娘還在樓上做準備,於是蒼越孤鳴緩步走回了另一側的休息室。

這場婚禮來得實在太匆促,雖然只要足夠有錢就能任性地買買買……人手還是不夠的,他公私兩頭燒,忙得幾近分身乏術。就算是這等待婚禮開始前的片刻空檔……都能成了彌足珍貴的休息時間。

略鬆了鬆領帶,閉目闔眼窩進沙發,緊繃的身體總算能夠稍微放鬆下來。腦中重新順過一遍今日的流程,除了事前精密計畫,人員也經過多次沙盤推演,該能保證萬無一失……他正這樣想著,耳邊聽得輕輕兩響叩門聲響起。

「請進。」

飯店的服務生嗎?可開場的時間還沒到;也不可能是忘今焉,此時他絕抽不開身……有些戒備起來,蒼越孤鳴調整表情同時站起身,卻在看清來人時陷入少有的驚愕狀態中。腦袋還是一片空白,嘴巴卻像有自己意識那樣先一步開了口:「競、……祖叔。」

「嗨。」手插在褲袋斜倚門框,競日孤鳴還是那樣未語先笑、眉目風流的模樣,像是歲月沒法在他身上留下半點痕跡,「小蒼狼,恭喜啊。」

等蒼越孤鳴反應過來,自己已經是幾步上前將競日孤鳴拉進門,像是生恐他會轉頭就走那樣。在心底對自己嘆氣,他鬆開了那人左手,只有目光還是盯著人不肯放,「……我以為你不會來。」

競日孤鳴倒也沒有在意的樣子,只像是好奇不已地四下張望了好半晌……那雙上挑的桃花眼終究還是望回了蒼越孤鳴,笑意盈盈,「這可是我們小蒼狼人生的一件大事呢,祖叔怎麼敢不來?」

──那雙蔚藍的雙眸依舊是清澈得彷若無塵,曾幾何時,自己卻得仰著頭看了。

蒼越孤鳴想開口,卻被不由分說地壓坐到了梳妝台前。競日孤鳴從身後搭著他肩膀,雙手輕輕下滑解開了他的領帶……接著重新打上結,「可惜連領帶都打不好,哈,太緊張了?」

纖長的十指如蝴蝶穿花般在他頸間輕巧翩飛,蒼越孤鳴也就靜靜地任由那人動作,寬大的梳妝鏡面上忠實地映照出了看似正緊緊相依的兩人……那人面上的笑容依舊完美得、無懈可擊。

「好了。」將那銀絲緞面的領帶仔細整好拂平,又理了理他額髮。競日孤鳴既熟悉又陌生的溫熱氣息吐在他髮頂,語調輕輕,近似嘆息:「哎,我的小蒼狼生得真是帥。」

不由失笑,探手緊握住競日孤鳴來不及收回的手,蒼越孤鳴正要接話,門卻又被煞風景地敲響兩聲,「孤鳴先生,請問您準備好了嗎?」

心底緊了緊,競日孤鳴趁著他分神一瞬,飛快地抽回了手,「去吧。」

「祖叔……」蒼越孤鳴欲言又止。

「不用緊張,一切都會很順利的。」拿起桌上代表新郎的雅致胸花,為了替他別上,競日孤鳴靠得很近,幾乎偎在了他懷裡……能聞到競日孤鳴身上懷念的淡淡冷香,一如當年別無二致,「不過,祖叔就不陪你過去了。我出現的話,『有人』會很尷尬的。」

——不會的,他不會讓任何人再為難他。想這樣對競日孤鳴保證,無奈時機地點皆不適合,蒼越孤鳴最後也只能輕輕嘆氣,「你在這裡等我回來。」

競日孤鳴誇張地挑起眉,似是想出言調笑;蒼越孤鳴卻不給他機會,只是更加握緊他雙肩再次強調,「一定。」

「好好好,我知道了。」

哪能不知曉這個自己帶大的孩子平日裡雖性情和順,可一旦真拗起來能是什麼倔性,競日孤鳴投降似地舉起雙手,「快出發吧,新郎遲到還得了?」

……他壓根不信這人的承諾,卻也真的不能再拖遲。關上門前,蒼越孤鳴只能回頭,再看一眼。

-----

銀燕的出現完全是在意料之中,他甚至在霜猶豫不決的時候悄悄輕推了她後背一把。從會場到飯店周圍的警衛佈置資訊他早給了俏如來……只差沒有幫忙安排接應人手然後加派車隊護送他們撤退而已。

婚禮會場當然是陷入一片騷動混亂,蒼越孤鳴壓根不管,只是喝止了要領人追去的鐵驌求衣。賓客席上的俏如來遞給了他一個感激眼神,他卻無心多做回應。本來他應該更冷靜大方地說幾句場面話安撫眾人的……然而蒼越孤鳴只是匆匆交代忘今焉幾句,扔下這一團亂轉身就走。

看起來活像是當真惱羞成怒的模樣……可這一切分明是他們早安排好的,成人之美外兼做個順水人情給史家,之後兩方的交流自然便水到渠成。鐵驌求衣不明就裡地追上他,「主席……你是怎麼了?」

蒼越孤鳴沒回答,只是急切地扭開休息室的門把──果然空無一人。

像是一桶冰水當頭澆下,令他涼透了心;復又從胸口升起熾烈的火焰,燒得他幾乎紅了眼。跟著進門的鐵驌求衣見他神色異常,皺起眉,「蒼狼?」

私底下他並不拘束主從稱呼,也是發自內心尊敬鐵驌求衣,但鐵驌求衣謹守本分,很少真的直喚他本名。不願鐵驌求衣擔心更甚者起疑,蒼越孤鳴深深吸了口氣試著平復下來,「沒事。我只是……現在才發現,原來我比我自己想像得、還要在意。」

鐵驌求衣顯然是誤會了他話中所指,輕咳一聲,「……天涯何處無芳草。」

蒼越孤鳴像是刻意地笑了笑,復又輕輕聳肩,「這裡就交給你可以嗎?我先離開。我想……我需要一個人靜一靜。」

鐵驌求衣不疑有他,「去吧。」

而在鐵驌求衣面前還能強撐的平靜假面,在坐進車裡的時候便隨著踩緊攀升的油門逐漸破裂,蒼越孤鳴緊握方向盤到指尖幾乎泛白,全然不管速限,也不管闖了幾個紅燈被照了幾張相,一路風馳電掣地直奔回孤鳴大宅。

……沒事的,先要風逍遙封鎖了所有出入境的管制,然後帶人撤查所有旅館的投宿名單;經過兩年的整飭,整個苗疆早已都在他的掌握之下,一旦踏入,任他競日孤鳴插翅也再難飛出……

刷了指紋,電子控制的門板無聲無息地往兩側滑開再自動重新閉合──幸好如此,否則可能會被他失控地扯下一扇來。飛快地穿過玄關,蒼越孤鳴終於忍不住暴躁地扯掉頸間領帶往旁一甩……卻聽見一聲再清晰不過的輕笑,「小蒼狼,回來得這麼快?」

掩不住驚詫表情,只見那個他以為又再次不告而別的人正優哉游哉地端坐在正廳的舒適主人椅上,還相當自來熟地開了瓶紅酒正在自斟自飲,「哎,你老婆呢?還不趕緊帶過來讓祖叔見一見?」

愕然半晌,蒼越孤鳴拿不準心裡升起的到底是怎樣的情緒──怒火、釋懷、氣惱、暗喜、無奈、慶幸……種種心聲錯雜交織,最終竟是吐出一句:「……你不能喝酒。」

可惜那人要是會聽話那才是見鬼。只見競日孤鳴越發笑意盈盈,示威似地晃了晃酒杯,「這酒是我留下來的,我為什麼不能喝?」語畢還舉杯向他,「敬……蒼越孤鳴主席新婚愉快,乾杯。」

「婚禮……沒有了,也沒有新娘。」

用講的不聽,蒼越孤鳴索性走上前拿走了競日孤鳴手底的空杯,連同桌上剛開了瓶的紅酒一同沒收,直接拿到一旁開放式吧檯的水槽裡全倒掉,「所以不用麻煩祖叔為我慶祝了。」

「啊噢,1991年Chateau Lafit-Rothschild酒莊的極品……真浪費,你準會被小千雪罵死的。」競日孤鳴捧心哀號。

1991年……蒼越孤鳴心裡一動,轉頭看向競日孤鳴,後者像是證實一般向他眨了眨眼,「你出生的那年,後面櫃子裡的每一支酒都是相同年份。」

他不知道……他從來都不知道。這人在孤鳴大宅裡留下的東西幾乎都被父親給毀去了,只有這櫃藏酒因為實在價值不菲而得以倖存下來……但即使已然繼承了大宅,蒼越孤鳴也不曾去動過,或者說、不願去動。

他有些啞聲地開口:「……我以為,你絕不願……再踏進這裡。」

「……我也很驚訝,我的指紋竟然還開得了門。」

競日孤鳴狀似極認真地端詳著自己保養得宜的圓潤指尖,半晌才抬起頭朝他笑了笑,「本來還以為只有喊千雪或夙來給我開門才行呢……對了,說到千雪,不是他非讓我回來參加你的婚禮的嗎?我都聽話回來了,結果他自己竟然跑得沒影?」

「千雪叔……去了海境,不在苗疆。」蒼越孤鳴猶豫半晌,終究吐實,「他本就不會回來,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情。」

競日孤鳴再度高高挑起眉,蒼越孤鳴走到競日孤鳴面前蹲下,握著競日孤鳴雙手仰頭看他,這才下定決心似地開口:「給你的那封請柬,不是千雪叔發的……是我。」

當年競日孤鳴形同被放逐般離開苗疆之後便音訊全無。父親下了嚴令不准任何人去尋他,而那時尚在父親勢力之下的自己根本無計可施,只能眼睜睜地任由他消失在茫茫人海。

縱使他也心底有數,千雪孤鳴必然有管道能聯繫上這人,也許夙都可以。可是蒼越孤鳴不敢去問,他恐怕自己知道以後……會按耐不住。

競日孤鳴總說自己很有耐心,而由競日孤鳴一手教養出的自己……也有。他會等待時機,一步一步讓自己成長茁壯,直到有能力守護重要的事物。

如今他已是名義以及實際上的苗疆之主,只要他想,幾乎沒有什麼是他得不到的。但面對的是這個人,他越發小心謹慎、步步為營……一個半真半假的局,一場精心安排的戲;他相信自己已經盡力安排得天衣無縫,但是心底深處卻更加恐懼地清楚明白著──他騙不過競日孤鳴。

然而,他畢竟回來了。等這個人終於出現在眼前,他才發現,自己早已再也無法忍耐。

「我知道,如果用我的名義聯繫你,你必然不會理會……只有千雪叔,你才肯……」

競日孤鳴輕輕以指掩住了蒼越孤鳴的唇,不讓他再繼續說下去,「噓……小蒼狼,你學壞了。」語畢,實在忍不住地偏開了臉,笑出聲音。

──如果我說,一開始我就知道是你,你相信嗎?

-----

至此,情生意動、水到渠成……也是再自然不過的過程。

主人椅雖然足夠寬大,畢竟只是單人的設計,被壓進柔軟椅墊深吻得快喘不過氣的競日孤鳴實在又氣又好笑,「你一定……要在這裡嗎?我的小蒼狼真的學壞了、唔……」

話聲方落,蒼越孤鳴已經打橫抱起他,穩穩地往樓上走去。競日孤鳴玩鬧似地探指捏了捏那結實上臂,「是不是有偷偷練過?」

「一定要的,總不能摔了你,你身體又不好。」

本是調侃,結果蒼越孤鳴這樣答得無比正直……聽在競日孤鳴耳裡實在有點百味雜陳,不知該讚他貼心還是揍他一拳。「小蒼狼這樣說,是嫌棄祖叔嗎?真是傷透我的自尊心。」

「是你不好好照顧自己,瘦了這麼多。」將人小心放在床上,蒼越孤鳴居高臨下地盯著他,難得有機會霸道總裁了一把,「以後我來照顧你,不會讓你再任性了。」

結果競日孤鳴壓根不捧場,只忙著東張西望。蒼越孤鳴的寢室佈置得乾淨低調……僅僅只有黑紫兩色,除了必要的桌椅床枕,沒有任何裝飾。競日孤鳴環視一圈,隨即大喇喇地放鬆躺倒在床上了,「……跟以前一樣嘛,小蒼狼還是沒有半點情調。」

全黑的絲質床單,映著競日孤鳴本就白皙過人的肌膚,越發顯得那雙含笑的眼如星子般燦亮──蒼越孤鳴記得這幅畫面,在珍藏最深的回憶之中,在無數無數的夢境裡面,這人總是這樣看著自己,迫他思念得幾近發狂。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

「競日。」

雲收雨歇,蒼越孤鳴還是抱著人捨不得放,有一下沒一下地撫著競日孤鳴的後背。見他已然昏昏欲睡,蒼越孤鳴這才試探性地開口問道:「……看到我的喜帖,你難道、一點想法都沒有嗎?」

「嗯──」趴窩在他胸前,競日孤鳴的應聲拉得長長的,帶點惹人憐愛的沙啞,「拙劣的騙局。」

千雪怕自己怕得要命,無事絕不會主動聯絡。雖說蒼狼的婚禮的確算是件大事,不過假使蒼狼是真要結婚了……不管於情於理,蒼狼都必然會親自來向自己開口,怎可能讓小千雪代傳?分明有鬼。

將人抱高一些,讓他能舒服地枕著自己頸窩。從沒有一刻像現在心底這麼踏實,吃飽喝足的某苗疆現任主事者相當心平氣和,「……我也知道騙不了你,不過你還是回來了。」

知道他心上有他,便足矣。

「……小蒼狼要結婚了,不管是真是假,我當然都得回來。」競日孤鳴已經閉上眼,上揚的彎彎唇角卻帶著壓抑不了的笑意,「可惜是假的。不過就算是假,你實在也不應該倒掉剛才那瓶酒的……那可是祖叔給你備的女兒紅呢。」

──這人,竟然還有力氣擠兌自己!?蒼越孤鳴輕掐了競日孤鳴腰際一把以示懲罰,那是競日孤鳴的弱點,果然後者立刻全身輕顫了一下,就要翻身溜出他臂彎,蒼越孤鳴順勢撲上將人重新壓住,悠悠然道:「……你沒逃走的話,婚禮就是真的了。」

「嗯?」競日孤鳴有點懷疑自己聽見的內容。

蒼越孤鳴卻不打算解釋,「那櫃『女兒紅』……留給千雪叔吧。孤鳴家只剩他還沒出閣了。」

──果然學壞了啊,蒼越孤鳴。

在某人再度意志昂揚的熱度貼上來的時候,競日孤鳴只能這樣在心裡感嘆。




─END─
















-----


蒼狼佈了一局請君入甕,他本就知道絕對騙不過競日,但是如果分明看穿了的競日依然願意回來,那肯定就是心上有他。
所以開場的時候蒼狼才會那麼失措不淡定,畢竟美夢成真。

這篇主要是彌補一下蒼狼,想當初蒼狼大婚竟然一個長輩家人也沒!簡直可憐透了![strike]都怪小王啦,只好罰他當蒼狼的新娘子彌補了(咦[/strike]

再來就是想寫小王說「我家蒼狼真是帥」的那一幕,不覺得小王撩力MAX嗎?[strike]結果蒼狼就一個活生生的帥到分手的例子(喂[/strike]

好啦小蒼狼乖乖,以後就交給祖王叔好好疼愛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7 13: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棒好甜!婚礼是真的,新娘是假的。爱人是真的,祝福是假的。洞房是真的,只来一次是假的!

点评

祖王叔沒跑就是真的了ww 蒼越孤鳴絕對是那種敢於當眾下跪求婚的直球boy!!!  发表于 2021-1-28 09:4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