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01.26 [蒼競] 成年禮-下(完)

[复制链接]
查看: 226   回复: 8
发表于 2021-1-26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蒼競] 成年禮-上




北競王府大殿之上,首座之人面沉如水,往日裡蒼白毫無血色的面頰反常地泛著豔紅,顯見氣得不輕,開口語調卻仍舊是輕輕緩緩,「……小千雪,上次一別已年餘未見,想不到一見面,你就給小王帶來這麼一份大禮。然而今晚因何會發生這一團混亂,小王實在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勞駕小千雪你『親自』,來為小王解釋一番了。」

千雪孤鳴是被北競王府的侍衛們給押解著進門來的。其實就以這些王府侍衛的武力,哪裡能奈何得了他堂堂狼主,只是總不好削了自己王叔的面子,千雪這才束手就擒。此時站在殿下,千雪先是摸摸鼻子後又搔搔頭,怎麼想都覺得自己實在委屈,忍不住還是開口辯駁:「我這不也是為了蒼狼好嘛……」

競日孤鳴不怒反笑,一雙眉眼彎彎燦如星月,「哦,可不知是怎麼個『好』法?小王願聞其詳。」

「哇靠,這、這是有什麼好說的啦!」

千雪難得狼狽地紅了臉,又不想在競日面前失了底氣,於是越發故作理直氣壯地大聲嚷嚷道:「男孩子長大了、總是要去『見識見識』一下的嘛,誰在軍中不是這樣子啊?我這個做阿叔的不替蒼狼打點一下,難道還要等王叔你……」

「千雪孤鳴!」

競日氣到簡直整個人都在發抖,難得如此形於外地大發雷霆之怒,「蒼狼是苗疆王儲,萬金之軀,你不帶任何隨從護持便罷,還一點警覺都沒有地輕易帶他去到那等往來複雜的聲色犬馬之所……究竟將王儲的安全置於何地!?你這、咳咳咳……」話還沒說完,一口氣提不上來,便是又咳得撕心裂肺。

「王爺!」一旁伺候著的姚金池見狀,急得箭步上前扶住人,不斷輕輕拍背安撫。

好不容易讓競日順了點氣,只見姚金池通紅著眼圈咬了咬唇,終究還是沒忍住,開口便是語帶泣音,「千雪王爺……苗王的使者前來宣令,我們才知道蒼狼王子竟然還沒到北競王府……王爺以為蒼狼王子出事,急得派人到處找了整整一日了……」

「好囉,金池,不要說了。」勉強緩過氣,競日揮手阻止了姚金池,又是那樣一副似笑非笑的慵懶神情,「久別經年,小王倒真不知道……如今小千雪本事見長啊。」

看自家王叔咳得面白氣促,只差一口就要斷氣的虛弱模樣……饒是千雪有天大的氣焰也要滅得無影無蹤了,「……王叔,你別這樣笑,每次你一這樣笑,就表示我要倒大楣了。」

「無詔私自出宮、隱匿王儲行蹤、挾持王儲、意圖謀害王儲性命……這種種罪名,不論哪一條……」

競日還真的扳著手指數了起來,每往下數一條、千雪的臉色就變白一分;話聲都未落盡,千雪便趕忙哇哇抗議道:「靠北哦有那麼嚴重嗎?我就是帶蒼狼去逛了逛窯子嘛這有什麼……王叔你是故意嚇我的吧!?」

「……都夠你喝一壺了。」競日依舊是慢悠悠地將話說完,靠在王座上撐著額角,故作憂慮地重重嘆了口氣,「更何況,王儲是在『奉旨前來北競王府』的路上出事的,這還不夠嚴重嗎,小千雪?」

千雪被問得啞口無言。想起自家王兄發怒時那個地動山搖……這下真的有大事不妙的危機感了,哭喪著臉問道:「王叔……什麼都好,就是不要抄書,可不可以?」

「由得你我嗎?」競日哭笑不得,無奈地搖搖頭,「小王現下可是泥菩薩過江了……去吧,書房裡的《定性書》抄一百遍,明早呈上,小王親自驗收。讓金池親自給你磨墨……金池,妳可要仔細盯緊了!」

千雪此時垂頭喪氣的模樣,簡直像隻垂拉下耳朵的大型犬;倒是姚金池得了令,卻是不太確定似地轉頭又看了看自家主人,然而沒得到競日的進一步指令,也只得先領了千雪下去了。

姚金池的疑問眼神競日孤鳴並不是沒有看懂,只是他心中自有計量。緩步走出大殿,步向蒼狼昔日在北競王府舊居的小院……連屋角都還沒看見,遠遠地便能聽見陣陣騷動傳來。

及至行到月洞門前,仍舊是一通忙亂的眾人竟還沒一個發現他的到來。競日孤鳴在心底皺眉,面上卻不顯,只是刻意般重咳了幾聲,正在蒼狼門外急得團團轉的冰心跟珊瑚這才看見了他,立刻如蒙大赦般迎上前來,「王爺!」

競日又應景似地連咳了幾下,這才嚴厲問道:「怎麼鬧得如此,小王不是讓你們好生照料蒼狼嗎?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北競王府要你們何用!」

「王爺恕罪!」

一向溫和的北競王罕有地發了怒,顯見事態嚴重。冰心跟珊瑚嚇得連忙雙雙跪下,連帶裡裡外外一干從人也跪了一地高呼「王爺饒命」。珊瑚遲疑片刻,見自家王爺沒有繼續發作,這才款款膝行上前解釋道:「……秉王爺,蒼狼王子已醒了,許是醉得厲害……不肯讓人近身。略靠近些就拳打腳踢,我等實在別無他法,只能在門外守著。本要遣人稟報,不想王爺您就到了,忙亂之下未曾注意,實是我等疏忽,請王爺責罰。」

「……罷了,都起來吧,小王先去看看小蒼狼的情況再發落。」言罷,無視眾人明顯緊張擔心的神色,逕自推門而入。
房內,濃重酒氣立時撲面而來……還夾雜著似有若無的一縷魅香,雖不明顯,他仍是立刻便捕捉到了。

競日這下可不僅是皺眉,簡直想掉頭先去把書房裡的千雪抓來狠狠修理一頓解氣。可上天沒給他時間來考慮用什麼刑罰那個不著調的侄子才能記住教訓,直逼到眼前來這侄孫的問題……要棘手得太多了。

「珊瑚、冰心。」

低聲一喚,兩名侍女立刻應聲,正要入內,競日卻是當著他們的面將房門給重重闔上了,「下去吧,今夜不用你們伺候。」

冰心還有些愣,珊瑚已經急急開口:「可是王爺,蒼狼王子還不甚清醒,您一人照料……」

──小蒼狼今夜可是會很不好受,這兩個還未出閣的姑娘又懂什麼。不欲多言,競日只佯怒道:「小王的吩咐,都不用聽了!?」

「奴婢不敢。」

「記住,把人……」低聲交代,語氣不過停頓一瞬,可服侍多年的兩侍女自然能明白,他指的是隨蒼狼前來的王宮人手,「都撤了,沒有小王的吩咐不要靠近內院。」

蒼狼王子要是真在北競王的地盤出事,可會掀起滔天巨浪……然而王爺都這麼說了,珊瑚跟冰心哪裡敢抗命,也只能領著人全退下了。

側耳傾聽半晌,確定人都走光了,門外除了風聲再無動靜……競日暗暗提氣運勁在掌,這才緩步上前去揭開了床帳。

「不是說過了,你們都出去!不許靠近!」

聽聞響動,被酒勁藥力折騰了一晚上,饒是向來性情溫和的蒼狼也不免有些暴躁起來,頭也沒回便吼著想把人給轟走,卻在聽見背後傳來的一聲輕笑後愣住了,急急轉過頭,「祖、祖王叔……」

「……現在知道喊人了?」

競日原本擔憂蒼狼真如珊瑚所說的那樣,醉到認不得人照面就攻擊,這才提防著準備防禦。如今一看,苗疆的小王子正縮在床角,用錦被把自己密密實實裹著只露出異常潮紅的一張臉……活像個蠶繭,哪裡還有一點王儲風範。

「這是怎麼搞的,看你熱得一頭汗,喝醉酒也不是這樣鬧法,快把被子掀了去洗洗……」

說著就要伸手去扯,哪知他的手指連被角都還沒碰上,蒼狼已經一個勁往後退開,「不、不行!」

競日高高挑起眉,「小蒼狼這是嫌棄祖王叔了?」

「不是不是!」蒼狼急得滿頭大汗,只覺腹中酒氣越發蒸騰,可聞著競日身上長年帶著的熟悉藥香,總算是穩定了一些他的心神,「蒼狼沒有喝醉,祖、祖王叔不用擔心,早點歇息吧……」

「看你這副模樣,要小王怎能安心歇下?」搖了搖頭,競日索性寬了外氅,就在蒼狼床側坐了下來,「說吧,小千雪到底帶你哪兒野去了?」

蒼狼閉緊嘴,不答。

苗疆男兒十二歲便要隨著族裡大人一同出發狩獵,學習各種技巧;等到了十四歲,便要開始試著獨立作業。能完全獨立獵下一頭獵物的苗疆男人,才會被承認是成年人。

頭次狩獵的獵物相當重要,會影響這個男人在族裡的評價。千雪當年就是獵了頭狼,日後才被稱為「狼主」,至於小蒼狼嘛……

陷入深思之中的競日不開口,蒼狼也不敢動彈,只能死死咬著唇忍耐。

──他已經好久沒有見到祖王叔了。

十二歲那年他離開苗北,被送回父王身邊,跟著學習各種政事。直到歲末的年節時分,才又見到了進宮來朝拜的祖王叔。而再隔年,因為祖王叔身體越發虛弱,隆冬時節禁不起舟車勞頓,父王遂免了他進宮,只吩咐千雪王叔帶著御醫和慣例賞賜的金銀珠寶前往北競王府探視。

身為王儲,他每日要學習的課程堆積如山。父王總嫌他意慈心軟,行事不夠殺伐決斷……他很想見一見祖王叔,想問問他自己到底該怎麼做,無奈總是達不到父王的要求,連想開口要求前來苗北,都找不到機會。

這次他初獵成功,可謂意義非凡。雖然父王並不滿意他拖了快兩年才完成初獵,更是看不上他的獵物,可北競王畢竟曾親自教養過他,藉著向祖王叔報喜的由頭,這才能讓父王同意他走上一遭。

由疆域中心的王宮前往苗北可謂山長水遠,而王儲車隊浩蕩,亦不可能日夜兼程趕路。走走停停地花了近十日,總算入了苗北族寨的外圍屬地……卻沒想到北競王府的影子都還沒見到,千雪王叔倒是等在路上逮了人便走。

美其名曰「增廣見聞」,事實上千雪是打定主意要帶蒼狼去「轉大人」的。連服侍的花娘都託熟人安排好了,只等一夜過去,他家小侄子便能正式晉身苗疆好男兒之列,不管是上陣殺敵還是談親說謀都沒問題了!

一直到被拖進了頗負盛名的梅香塢的上房,屋內燃著馥郁薰香,面前坐著個眉眼含春風情魅然的盛裝美人……蒼狼這才反應過來,轉頭奪門就要逃,偏偏千雪哈哈大笑地攔著門不讓走,還喊著:「蒼狼啊你是在害羞什麼,來來來,讓燦月姑娘好好伺候你!不用怕啊,王叔在外面等你!」一邊將人又塞回了房裡只差沒有關門落鎖。

……自家王叔的這番好意,他實在是無福消受。蒼狼無奈坐在炕上,只能氣苦地自斟起酒一杯又一杯不斷飲著。那燦月是個靈巧的,雖然不見得知道蒼狼究竟是何尊貴身分,倒也無妨她揣測對方心思。下了床,輕步上前依在蒼狼身邊,吐氣如蘭道:「小爺今夜看來是心情不佳呢……莫氣莫氣,不如燦月給爺彈首小曲解悶?」

蒼狼畢竟年少,幾曾遇過這等陣仗,不由紅了臉,「燦月姑娘不須如此,本王……我喝完了酒就走。」

燦月只是笑,取出了一把奇特的樂器。蒼狼認出那是琵琶,是一種來自中原的樂器,苗疆少有人懂得彈奏……這還是某次翻閱祖王叔的藏書時翻出了一本樂譜,祖王叔指著圖樣給他看,他才曉得的。

指尖撥弦兩三響,輕輕唱起了婉轉的小曲。月色如水,只見燦月抱著琵琶坐在窗下,一雙上挑的杏眼含笑望著他,眼波流轉之間……讓他想起另一個也總是笑著看他的人。

不敢再看,索性悶頭繼續喝,很快地便是半壇酒下肚。

千杯不醉的體質許是孤鳴皇室的天賦,至少蒼狼並不怎麼覺得有醉感,頂多就是喝得有些脹了……可是於此同時,另一種截然不同的熱意,正悄悄地從小腹升起,蔓延至四肢百骸。

「黃梅雨後初放晴,彩蝶飛舞覓知音。」燦月一把小嗓慢歌,越發纏綿。輕巧起身,就這樣走回炕邊偎著蒼狼腿側坐下,「人比桃花嬌如醉,花瓣露珠、化作相思淚……」

盈盈如秋水的眼眸,仰著看他。離得這麼近了才發現,燦月的眸色極淡──一雙相似得過份的、琥珀色的眸子,像是瞬間點燃了蒼狼隱藏在內心深處的那把火焰。





─待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26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蒼競] 成年禮-下



根本不用蒼狼開口,競日孤鳴也心知肚明千雪孤鳴是將他帶到了哪裡去……畢竟苗北有什麼風吹草動,他豈能不知?正是他讓令狐千里帶了人往梅香塢尋去的,要不然此刻恐怕蒼狼還陷在溫柔鄉裡不得脫身呢。

其實早在王儲的車隊還在離苗北兩日路程之遠時,他便已接獲通報。王儲車隊到了卻只是駐紮寨外,他亦按兵不動。他原意的確是要讓蒼狼鬧出個流連青樓的醜聞,有礙他名聲的。要不是蒼狼的情況太不對勁,令狐千里也不會遣人來報,讓他只得趕緊把人連同千雪孤鳴一同給逮了回來。

「……為什麼不讓人碰呢?」也不拐彎抹角了,競日孤鳴索性劈頭直接便問道:「小蒼狼可知,你差點就殺了那個姑娘?」

祖王叔果然都知道了!蒼狼神情更為愧疚,支支吾吾試圖辯解道:「我、我不是有意的……」

許是月色太美,許是酒氣當真催動了隱藏在最深處的情慾,他也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忽然失了心魂一般,控制不了衝動。可在意亂情迷之間,他心底仍清楚,他想抱著的人分明不是燦月,而是──

「……蒼狼?」重複喚了幾聲,見那雙湛藍眼眸只是一瞬不瞬地望著自己發楞,競日孤鳴不由越發狐疑起來,「到底是怎麼了……」

伸到半空的手被捉住,蒼狼的臉龐越發潮紅,說出的話卻足以讓競日孤鳴呆愣在當場,「別的人都不行。蒼狼……就只想讓祖王叔碰……而已。」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兩人癱靠在一起劇烈喘息著,心跳都還沒有歸位,只見競日孤鳴靠近蒼狼唇角輕啄了一口,笑道:「你在北競王府荒唐這一夜……小王可是很難收拾了。」

「……祖王叔不用擔心,父王允我可以在苗北待一陣子的。」抱著人,蒼狼怯生生地開口,「蒼狼已完成了初獵,這次是來給祖王叔報喜的。」

歛下眼簾,掩去其中閃閃發光的滿足笑意。競日孤鳴的口氣是那樣恰到好處的讚許,「是嗎?那可真是恭喜小蒼狼了。」

蒼狼不疑有他,開心宣布道:「我獵了一隻雪貂!」言及此,忽然又害羞了起來,「……可以、可以先給祖王叔做個披肩。之後等我再熟練一些,一定會給祖王叔獵來更好的!」

競日孤鳴瞇細了眼,笑得格外溫柔可親,就像一個欣慰的長輩該表現出來的那樣,「……祖王叔會很期待的。」

得了競日孤鳴的讚許,蒼狼懸掛終日的心也總算安了下來,不一會兒便偎著競日孤鳴安然地入睡了。

競日孤鳴也難得地沒有起身回房,而是靠著帳外漏進的幾絲模糊月光,靜靜地打量著蒼狼信賴的安詳睡顏。

──天真無邪的獵物主動自投羅網,難道他不應該高興嗎?

確實是一份大禮。

那麼,待這隻小狼崽成年之後,他這個祖王叔又該準備什麼禮物來回報呢?

競日孤鳴忍不住彎起了唇角。

「……祖王叔真的很期待啊,哈……」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6 12: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射爆 吃的好饱

点评

硬梆梆wwww  发表于 2021-1-28 09: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6 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滋溜滋溜,擦擦口水

点评

吮指回味樂無窮~  发表于 2021-1-28 09:4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7 13: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祖王叔把自己打包奉上,一份独属于小苍狼的成年礼

点评

說得我都嫉妒起來了!!!  发表于 2021-1-28 09:4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7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完成了初猎也完成了初夜,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扒窗缝偷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