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苍竞】早餐限定

[复制链接]
查看: 1126   回复: 5
发表于 2020-10-15 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单纯的车
试图考驾照
现pa


是早上六点,苍越孤鸣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醒的有些早了,明明昨晚折腾到很晚,苍越孤鸣却精神的很。看着自己勃起的某处,再看看枕在自己臂弯里的竞日孤鸣——嘴唇微肿,眼角染红,从脖子开始往下都是细细碎碎的吻痕……

苍越孤鸣感觉更苦恼了。

这下是动也不敢动,有苦说不出,苍越孤鸣愣神了半晌,还是决定起身去厕所解决一下生理需求。

可倒是自己才稍微移了下身子,怀里睡正香的人就不乐意了。

竞日孤鸣嘴里梦呓出声,往苍越孤鸣怀里缩,好死不死,大腿就磨在了苍越孤鸣的性器上,身子也大半贴上了对方的皮肤上。

苍越孤鸣瞬间就屏住了呼吸,不敢再动,就听着——

哒——

哒——

哒——

挂钟里的指针规律的响,轻轻的声音简直快把苍越孤鸣震的耳鸣。

偏生那人还不肯安分。

或许是因为昨晚闹的太晚,没有做清理的原因,竞日孤鸣睡的也不算很踏实,身体上的不适没法解决,睡梦中的人就无意识的往苍越孤鸣身上蹭,像是在寻求安慰。

苍越孤鸣本就一身火,哪里禁得住竞日孤鸣这样磨,喉结滚动,苍越孤鸣抬眼再次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六点十七分。

朝九晚五,时间很充足。

微微撑起身子,苍越孤鸣在被子里的手,顺着竞日孤鸣腰肢的弧度向下摸去。腰窝之后是曲线适宜的臀峰,食指往沟壑一探竟然隐隐还是湿漉漉的。

昨夜欢爱的痕迹还没消退,花穴还是又湿又软,苍越孤鸣的手指往那里一摸,完全没有阻碍的就轻松含进去了。

苍越孤鸣的手指小心翼翼的在内中搅弄,竞日孤鸣却是真的累的厉害,哼哼唧唧的在苍越孤鸣怀里扭动,却依旧清醒不过来。

甬道还记着昨晚的感觉,温顺的含住苍越孤鸣的手指,一吮一吸之间,昨晚留下的液体便淅淅沥沥的流了出来,染湿了苍越孤鸣满手。

就着手感,苍越孤鸣估摸着扩张润滑也是足够了,便抽出手指,整个人一翻身将竞日孤鸣笼在身下,分开白花花的腿,就缓缓的将自己的器物压进竞日孤鸣体内。

苍越孤鸣进去的很缓很慢,像是生怕吵醒了竞日孤鸣一样,而竞日孤鸣现下乖巧的模样,到真的让苍越孤鸣心底翻涌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愉悦之感。

自己的祖叔叔从来都是将自己吃的死死的,生活中如此,床上也如此,仿佛自己从来就没有主动权。

——除了现在。

随着异物顶入,身体上的感官开始逐渐苏醒,可竞日孤鸣的意识依旧大部分沉在梦里,半梦半醒之间,梦境和昨晚的情爱重叠在了一起。

便是开始本能的迎合身上之人,嗯嗯啊啊的细碎声音小声呼出,竞日孤鸣漂亮修长的腿缠上了苍越孤鸣精瘦结实的腰。

盛情的邀约。

受到鼓舞的苍越孤鸣开始越顶越重,把竞日孤鸣整个人顶的一耸一耸的,细密的快感开始在腰腹堆积,本就酸胀的腰背负荷加重,又累又舒爽,搞得竞日孤鸣难受,哼出带着哭腔的鼻音。

明明眼睛没有睁开,眼泪还是淅沥沥的流出来,但竞日孤鸣眼皮子痛的厉害,昨晚上哭的过了,现在根本睁不开眼,黑暗的视野,竞日孤鸣一半魂儿在梦里,被激的脑袋昏沉。

上面流泪,下面也湿的厉害,噗滋噗滋的水声响,淫靡的充斥在整个卧室。

本来昨晚被折腾了一晚上,花穴肿的厉害,现下被苍越孤鸣按着肏干,穴口的嫩肉火燎般疼,竞日孤鸣呜咽出声,哭的更大声了,手指掐在苍越孤鸣的手臂上,平滑的指甲掐出半月状的红痕。

眼角溢出的泪珠就没有断过,苍越孤鸣心头一软,俯下身子去吻自家祖叔叔的唇和面颊,浅浅的啄吻,最后舔尽眼角的泪珠,温柔的安慰怀里不安的人。

然而下半身还是一下一下的发力,毫不停歇的肏干,直至两人交接处染湿了一大片。

又一个深顶,巨大的刺激激的竞日孤鸣整个身子一僵,终于睁开了含着潋滟水光的琥珀色双眸。

“啊……苍…狼?”

“祖叔叔醒了?”

睁开眼看清身上之人是谁之后,竞日孤鸣更加委屈了,快感一阵阵的自尾脊直上天灵,不多时就泄了身。

就算是睁开了眼睛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的——梦境未尽,梦境又至。

竞日孤鸣被苍越孤鸣抱在怀里,肩头在床铺上,蝴蝶骨之后便是整个悬空,没有可以借力的点,被苍越孤鸣顶的颠簸不休。

竞日孤鸣伸手揽住身上的人,把头埋在苍越孤鸣肩头幼猫般的吚呜哽咽。

“呜…苍狼,轻…轻点……”

苍越孤鸣伸手抚上竞日孤鸣的后颈,轻轻的揉抚,以示安慰,身下却没有任何缓和的意思。

快感一阵阵的冲击竞日孤鸣的大脑,让他感觉眼冒金星,大脑一阵阵泛白,本来就是半清醒的状态,被苍越孤鸣这样一肏狠了,竞日孤鸣又晕晕乎乎的像是回到梦里,整个人一阵一阵的痉挛,抖的厉害。

实在是受不住了,竞日孤鸣挣动着身子想要扭着往后缩,逃离苍越孤鸣的侵犯。

察觉到怀里人的挣扎,苍越孤鸣眼神一沉,掐着竞日孤鸣的胯骨就把人往回拽。

竞日孤鸣一抖一抖的喘息,换气都换不顺,津液就从合不上的嘴角溢出来,苍越孤鸣又摩挲着吻上去。

竞日孤鸣在每次舌齿交错的间隙,一会儿呜咽着不要不要;一会儿摇着头说苍狼祖叔叔不行了,饶了祖叔叔。

苍越孤鸣伸手把竞日孤鸣汗湿的刘海撩开,看见竞日孤鸣迷迷糊糊湿漉漉的琥珀色眼睛,像是含着蜜般。

凑上去在眼睛上落下一吻,说:“乖。”

然后把竞日孤鸣的腿架上自己肩头,扶住那薄韧的腰肢,再度重重的占有那湿热的甬道,皮肤相撞,啪啪啪的响声和黏腻的水声胶着。

竞日孤鸣腿上的肌肉绷的死紧,剧烈的快感让他感觉有些恐惧,慌乱的伸手去推苍越孤鸣的结实的小腹。

“太...深...太深了!啊!”

手无力的抵在苍越孤鸣的小腹,根本没意义,苍越孤鸣还是一下一下的深而重的顶,越顶越快,越顶越狠。

到最后竞日孤鸣整个人都软了,完全没有任何力气,迷迷糊糊之间苍越孤鸣把全数射进竞日孤鸣体内,惊的竞日孤鸣一颤,已经完全分不清是梦还是醒了。

苍越孤鸣端来热水,用毛巾仔仔细细帮竞日孤鸣清理了下身的一片泥泞不堪,顺手拭净了那留着细密爱欲痕迹的身子。

将人抱到了另一张干净的床上,给竞日孤鸣盖好被子,俯身亲了亲竞日孤鸣的额间后,轻声离开房间,上班去了。

墙上的挂钟哒哒的响。

八点三十一分。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行雨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16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呵,男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6 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该吃还是要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4-17 12: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suki——吃饱神清气爽上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4-19 08: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吃555谢谢太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10 08: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香好香 谢谢太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