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旅行小能

[复制链接]
查看: 747   回复: 3
发表于 2024-3-28 11: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概是真不忍心再把失而复得的心上人关回那座锁了他大半辈子的王府,苍越孤鸣终于做出了与单夸见面以来的第一次让步。

他最终松开了手,在那扇小木门前。

单夸,或者说竞日孤鸣似乎也对这一出感到意外,连语气都更柔和了几分。剥离谎言之后的真心话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竞日孤鸣难得踌躇,甚至反而轻轻拉起了苍狼的手。

“我……”竞日孤鸣闭了闭眼,似乎下了某种决心,“祖王叔不是要躲你。”

苍越孤鸣说:“你一开始是这样想的。”

竞日孤鸣嘴角抽搐一下,但没有否认,只说至少现在不是。

琅琊山周围的眼线都撤了,苍越孤鸣回了苗王宫。他仍然很挂念那位采参客,还是偶尔上门拜访,却不再主动提起要他跟自己回去。如此这般相安无事了半个月后,采参客启程离开苗疆的消息通过军师传到了苗王手上。

苍越孤鸣摩挲着信纸,实际上那里已经没再保留写信的人的体温了。竞日孤鸣先是一本正经地告知他自己的大致路线,末了又仿佛起了逗弄小侄孙的坏心思,讲之所以敢透露行程路线,是知晓王上尽管时常有空夜袭琅琊山却不至于闲到连夜追至中原,口气还万分得意。

苍越孤鸣对此报以无奈的轻笑,把信收了起来。

他其实也不必去追,因为已经得了祖王叔的承诺。

苗王的信件突然多了起来,但也说不上很多——反正没有折子多。

竞日孤鸣的信来得算不上勤。信封时厚时薄,总是些闲言碎语。

也有画。看上去只是竞日孤鸣一时兴起,随手勾了几笔来打发人的,而被打发的自然是当今苗王本人。不过苍越孤鸣倒很爱惜这些敷衍之作,竹筏上小人脚边的兔团子,断桥上并肩而立的两个人影……他虽身不能至,似乎也被人惦记着带去见了见天下的大好河山。

后来信断了一些时日。说不心焦倒也显得太假,但苍越孤鸣也只好兀自忍耐一下。派人打探追寻不难,毕竟竞日孤鸣已经不再对他隐匿行踪了,但他又不愿也不忍打破这样的平静。

唉,最难解相思苦。苗王忍得委屈,终于还是一个人跑到了那破屋子里去,对着空荡荡的院子害自己的相思病——还偷喝了祖王叔的酒。酒自然比不上宫里的,应当是附近村民送给单先生的。苗王自己一个人一杯一杯地喝闷酒,喝出来一个幻觉。

“苍狼,你怎么在这儿?”

苗王差点变成喵王,叽叽歪歪地被祖王叔哄进了屋。

第二天睁眼是在床上,原来昨晚的祖王叔不是幻觉。竞日孤鸣见他醒来,先是笑,笑得苗王耳朵脖子全红了,才伸手刮他的鼻子,说他昨晚直哭。

苍越孤鸣信以为真,拽着竞日孤鸣的手说他失约了,后来没再写信。

因为我打算回来了呀。

不走了吗?

竞日孤鸣还是笑,但朝着苍狼怀里靠了靠。

他说,这次多留些日子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8 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能苹果没带够,回来求投喂了。
宝宝你好高产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8 16: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keiseki 发表于 2024-4-8 08:28
小能苹果没带够,回来求投喂了。
宝宝你好高产啊!

需要苍狼重新打包苹果片片再手作平安符然后继续旅行~(哈哈因为我真的太饿了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13 22: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旅行小能的另外一点故事*
千雪孤鸣找来的时候,苍狼正在读竞日孤鸣寄回来的信。他难得看到苍狼登基之后还有这副模样——公文胡乱扫在一边,捧着几张信纸跟捧着宝贝似的,读得比从前学认字时还认真。
千雪走到苍狼身后,信纸上密密麻麻的字看得他头疼,索性把底下压着的画抽出来。
“他倒是快活,跑哪里去了?”
苍狼没答话,笑着把信往他那边推了推。
千雪孤鸣低头一看,旁的忽略掉,只看见末尾画了一枝梅花——大概吧,画得太随意了认不出来,全靠那一句文绉绉酸唧唧的“聊赠一枝春”猜测。
千雪孤鸣疑惑地把信纸翻了个面,又疑惑地盯着笑得一脸“好甜蜜好幸福”又不自知的侄子,觉得有点饱。
千雪撇撇嘴:“跑这么远,身体受得了吗?”
他这话一出,方才还算轻松的氛围突然就有点冷了下来。
竞日孤鸣曾经——或者再远一点,在苍狼还没出生的时候,身体就“不好”。那会儿的千雪还没学医,但上蹿下跳离家出走的本事已经练出了现在的八分。他总是偷溜出王宫,在颢穹察觉并开始找人的时候扒着北竞王府的墙头,求这位祖宗救命。
“王叔啊,你也不忍心看着我被大哥揍死吧?”
竞日孤鸣咳嗽两声,说:“小千雪哪里话?颢穹顶多揍到你屁股开花。”
他说完总要笑会儿,但也不知道是不是仰着头站久了,笑两声就要咳嗽,吓得千雪孤鸣一溜烟滚下来扶着他往屋里走。
“王叔,你要是再病了,我罪加一等是死罪难逃喔!”
当时竞日孤鸣说什么来着?千雪孤鸣不记得了,但他记得第二天竞日孤鸣就烧了,躺在床上人也认不清,还要拉着守在一边的千雪的手说是自己无聊才把千雪叫来的,请王上不要责罚他。
当然千雪还是挨揍了。原因是:竞日孤鸣都被他害得病倒了还在替他求情,不揍一顿说不过去。
千雪孤鸣现在想起来都觉得那顿揍自己挨得冤,竞日孤鸣明明是装的。
后来他年纪大了,到了颢穹不好随便打得他屁股开花的年纪。于是千雪孤鸣越发野了,一年里有八个月不在孤雪千峰,五个月不在苗疆境内,两个月彻底失联。那时他逗留得最久的地方,也是北竞王府,并且多半是为了竞日孤鸣的病。
竞日孤鸣每每病好,总爱拖着他再留几日。他原本以为是竞日孤鸣为了报复太苦的药,故意留他念书的。没成想竞日孤鸣没拿书出来,要叫他讲旅行路上的奇闻异事。
他意外王叔会对这些事感兴趣,意外过后也觉得合理。毕竟,竞日孤鸣一年到头都被关在屋子里,换做是他,恐怕早闷得一头撞死了。于是,为了竞日孤鸣学医的千雪孤鸣又为了他学了说书,力求把个旅行见闻讲得绘声绘色生动可爱,也就为了哄这祖宗高兴。
千雪把信纸重新拎起来,一屁股坐到一边,还叫苍狼把其他信也翻出来给他瞧瞧。
给人逗了多少年乐呢,他也要看看竞日孤鸣是怎么讲故事的,给自己赚回点本才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