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无意义也没逻辑的车尾气一点点

[复制链接]
查看: 646   回复: 2
发表于 2024-3-19 17: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竞王府并不该是一个让苍狼感到恐惧的地方。不如说在他前一大半段的人生里,北竞王府给他的安全感甚至大于苗王宫。然而此时此刻,莫名站在北竞王府之中,他却实实在在的恐惧了。

尽管廊下灯火通明,尽管周围景致一如......?苍狼看着夜色下寂静的王府,总觉得此处比之记忆里的模样显得不大一样。不对,事到如今明明更该警惕自己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此地,而这里明显过于松懈的守卫又是什么阴谋诡计的开端......苍狼突然想起前几天奉天在翻看的话本,说世界上有一种力量,能让人“莫名其妙”地随其心意被放进某个场景,去做某些事情。苍狼原本以为那是什么术法或者蛊毒药物制造的幻境造成的,但话本说那种力量叫铜仁女的脑洞。

不对,这种东西怎么想都是胡诌的......苍狼屏息寻找着离开王府的路线,尽管他实在很想手刃血仇,但也不至于被恨意冲昏了头,贸然送命反而遂了竞日孤鸣的意。

苍狼抬起的脚步被一声轻叹阻拦,紧闭的门内透出一声“苍狼”。

苍狼如遭雷击,顿时愣在原地。他想自己的行踪或许早就被发现了,竞日孤鸣看戏似的等他在外头兀自纠结了个够,才在他想要离开之时出声。

无论如何此时也不愿露怯,苍狼按在刀柄上的手松开,推开了面前的房门。

然而屋内景象并不如他所想一般。竞日孤鸣并未坐在内中等他,反而是纱帐垂落的床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苍狼屏息凝神放轻了脚步靠近,却又听到一声短促的惊呼,伴随着一声声调比之方才明显拔高的“苍狼”。

他一把扯开床幔,看见一头散落的紫色长发,而那个背对自己的男人的肩头趴着的——正是竞日孤鸣。

竞日孤鸣满面潮红,双眸浸欲。高潮余韵未散,他靠着苍越孤鸣的肩膀,无意识地蹭了蹭被自己压在脸下的紫色长发。然而面前少年人的动静闹得太大,竞日孤鸣不得不提起精神抬头看了一眼。

早知道就不该抬头看的。形容略显狼狈的小王子就站在他面前,一双蓝眼睛死死盯着他——这样的景象他多久没见过了?

“……苍狼?”

回应他的是身下的青年,仍未退出的器物又往里进了几分,竞日孤鸣的注意力便又被拽了回来。苍越孤鸣的吻落在竞日孤鸣脸侧。

“祖王叔,苍狼在。”

竞日孤鸣,原人设已伏诛的苗疆叛逆,现人设采参客单夸而且救过狼主小命。因本人自觉应该补偿自己小侄孙许多,所以默许了苗王苍越孤鸣屡次夜袭且发展到非自愿入住苗王宫。

然而这挨千刀的老天爷没告诉他,在他被一把敲晕并惨遭绑架之后,他还要补偿两个 苍狼。

他很久没看到苍狼拿那种眼神看他了,纯粹的憎恨和愤怒,啊好像还有点不好意思 ……竞日孤鸣凉凉地瞥了一眼正在往他身上裹被子的苗王,他不信苍越孤鸣对门外出现的苍狼毫无察觉,而苗王大大方方地挨了他一眼,脸上写着:祖王叔猜得没错 。

小孩儿显然三魂七魄还没归位,目瞪口呆地维持着抓床幔的姿势。两位大人安安静静地等待他处理信息,最后苍狼转向苍越孤鸣,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你叫他祖王叔?”

苍越孤鸣还没说话,苍狼就迅速接道:“你还……你难道不知道他杀了父王和王叔!!”

“王叔他……”

竞日孤鸣抬腿踢了踢苍越孤鸣的腰,说:“王上,剧透罚两千。”

他实在更喜欢旁边那个快气炸了的小侄孙,喜怒都写在脸上,好懂好骗,还是实实在在的小苍兔,越看越招人喜欢。

苍狼听到他叫那个人王上,疑惑的眼神转了过来。

竞日孤鸣被那双蓝眼睛一看,立刻叹了口气,略略起身,锦被滑落些许,恰好露出雪白皮肉上艳红的痕迹。苍狼的脸十分配合地红了。

罪魁祸首十分敷衍地抹了抹眼角,深吸一口气,然后毫无感情但看起来极度哀戚地念到:“是呀,后来的苍狼可出息啦,不仅打败了邪恶狡猾的竞日孤鸣夺回王位成功复仇,还把仇人囚禁起来夜夜折辱,以此报复呀。”

苍越孤鸣:……

不是剧透罚两千吗?胡言乱语就不算剧透了吗?

苍狼的三魂七魄又飞出去了,半晌才底气不足地憋出一句:“你是罪有应得。”

竞日孤鸣终于忍不住了,低着头笑出了声 。

他低着头,看见两个影子朝自己逼近过来 。

坏了。

苍越孤鸣伸手摸到方才掉落又被蹭到一边的发带,把它蒙到了竞日孤鸣的眼睛上。竞日孤鸣还没来得及抗议,一个略显生涩又格外凶狠的吻就落了下来。扣住他下颌的手用力太过,有点疼。他摸索着伸出手,顺着尚且柔软的头发摸到少年人的后颈,安抚似的揉了揉,被人以怨报德地咬破了嘴唇。

他吃痛闷哼一声,感觉到身前的热源退开,接着本人也被拉起,变成了跪趴的姿势 。一双温热的手按上他的后腰,缓缓滑向穴口。

靠过来的人大概是苍越孤鸣,毕竟苍狼看起来还不太能心平气和地同他说话:“祖王叔,能猜出来是谁在碰你吗?”

探入的手指显得青涩而不得章法,只晓得一味地往深处挤,只弄得竞日孤鸣浑身难耐又不得趣。早知今日他憋死也不敢再笑出来了,然而退路是半条也没有,他只好寻着声去找苍越孤鸣,手在床上摸索半晌才碰到苍越孤鸣的手掌。竞日孤鸣的指尖摩挲着苍越孤鸣的手背,示弱似的求饶:“王上……”

话没说完,就被后头那个没轻没重的小崽子顶断了。竞日孤鸣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手上失了力气差点扑出去,好在被苗王眼疾手快地接到怀里。苍越孤鸣抓着竞日孤鸣的手引到自己下身,覆上灼热的器物,仿佛真正委屈似的叹了口气。

“祖王叔,也疼疼孤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3-25 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穿越3P的经典场面有幅世界名画来着。
已知:
起点A为复仇王子苍狼
途径点B为没羞没臊地和仇人滚床单的登基苗王苍越孤鸣
求:
从A点到B点经历了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3-28 11: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keiseki 发表于 2024-3-25 17:40
这个穿越3P的经典场面有幅世界名画来着。
已知:
起点A为复仇王子苍狼

啊啊啊啊好好笑我也想看详细解析啊啊啊啊,经历了什么建议拍成八小时大电影(说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