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食肉

[复制链接]
查看: 1631   回复: 3
发表于 2024-1-28 01: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AA山参批发 于 2024-1-28 07:36 编辑

  曾被人叫做苍兔的苍越孤鸣,的的确确养过一只兔子。那只兔子姓甚名谁已经没人记得了,就算有大概也不敢轻易提起。毕竟那只兔子,是那个人给他的。
  彼时的苍越孤鸣还被众人称为苍狼王子,也没穿着这一身看着就沉重的王服。那会儿是正在做什么呢?好像是刚和千雪王叔练完刀,在寒冬天里也出了一身汗,正热腾腾地往屋里钻。竞日孤鸣见他进来,手里的犀角杯立刻就到了随侍在侧的冰心手里。苍狼被他叫过去,像给小狗洗脸一样被摁住擦干净了脸上的汗。
  千雪孤鸣不大想面对竞日孤鸣,在外头不知道磨蹭什么,鞋底大概也是磨平了一节,他才进来。这时苍狼正好被打发去洗澡。和千雪孤鸣擦身而过时,他听到自己王叔在背后喊了一句是什么,好像挺惊讶的。苍狼回头,却没看到他王叔在惊讶什么。
  因为竞日孤鸣好像知道他会回头,又或许是他一直在看着苍狼离开的背影。总之,苍狼一回头,就和他祖王叔对上了视线。竞日孤鸣笑着朝他摆了摆手,催促他快走。苍狼只好跟着侍女离开,在转过身时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隐隐觉得有些热。
  下午是要读书的。千雪孤鸣捱过午饭就立刻跑了,只是走之前还神神秘秘地拍了拍苍狼,说:“王叔对你真是上心,我以前可没这待遇!”
  苍狼被拍得一头雾水,并且肩膀痛。他揉了揉被千雪拍过的地方,看着自己王叔一溜烟跑远的背影,心下了然地回过头。
  果然看见竞日孤鸣站在他身后。
  “祖王叔。”
  竞日孤鸣叹了口气,正要过来,苍狼就急急走了过去,扶住竞日孤鸣的手把他往屋里带。
  “外面风大,祖王叔怎么出来了?明明在里面等我就好。”
  竞日孤鸣被这仿佛责怪的语气惹得想笑,却立刻摆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
  “哎呀,这不是怕苍狼也觉得读书没趣,趁机跟着小千雪逃了吗?”
  此时恰好有风掠过长廊,卷着两人的发梢轻轻晃了晃,又裹着深冬的寒意走远了。竞日孤鸣随着风轻轻咳了两声,苍狼几乎是条件反射就去拢他的衣领。
  两人的手在半空撞到了一块。
  竞日孤鸣的手指凉得跟那阵风有的一拼,而苍狼的手心滚烫,几乎要见了汗。他把竞日孤鸣的手拢进掌心捂着,然后对上了那双眼睛。
  他说:“祖王叔不用担心,苍狼不走。”
  竞日孤鸣眨眨眼,假装没发现那泛红的耳尖。于是他笑了笑,仿佛真心夸赞般说:“乖苍狼可比千雪省心不少。”
  为了照顾病号,北竞王府里竞日孤鸣常在的几个屋子炭火都烧得很旺,书房自然也不例外。
  那温度对于病号来说刚好,对旁人来说或许就有些难熬了。到底还是年纪小,苍狼上午跟着他王叔“喝哈”“哇呀”的挥了半天刀,这会儿被屋里的温度一熏,书上的字儿不一会儿就花了。那脑袋摇了两下,最终还是没抵过困意,眼看就往下栽了下去。
  那只白白软软的团子就是这会儿到苍狼手里的。
  苍狼摸到手里那个温热的活物时立刻就醒了,甚至差点吓得弹起来。苍狼浑身僵硬,手只敢轻轻放在兔子的身上,略有些无助地看向竞日孤鸣,表情还有些心虚,大概是因为睡着的事。竞日孤鸣被他这反应逗得想笑,又怕逗过头了,让着本就紧张的小侄孙把兔子吓跑。要知道身手矫健的千雪孤鸣不在的时候,让王府其他人来逮兔子就是个实实在在的体力活了。
  “千雪在花园里逮到的,若不是我撞见了,现在说不定已经被烤了。”
  “乖苍狼要是也不喜欢,就叫人送去厨房,给晚饭添个菜?”
  苍狼低头看了看兔子,兔子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被眼前人拿捏,正在啃他的袖子。
  竞日孤鸣伸手点了点兔子脑袋,点得兔子直往苍狼怀里钻。
  “祖王叔,我们养它吧。”
  说是我们,但竞日孤鸣实际上很少再过问兔子。除了苍狼兴致勃勃地提起小兔今日又如何如何时他会主动搭话,其余时间仿佛已经把这只兔子忘了。
  兔子很得苍狼王子的宠,不知道是因为本身生得可爱容易招小孩儿喜欢,还是因为它是从某个人手里转到苍狼那里的缘故。那只兔子倒是被宠得很娇贵,平日里没怎么见它下过地,不是在苍狼怀里就是在姚金池怀里,偶尔还会被千雪孤鸣揪过去拎着耳朵打量。
  只在苍狼要看书做功课的时候,那只兔子才会被竞日孤鸣接过去抱着。兔子小小软软的又暖和,权当是个手炉。竞日孤鸣就抱着那个小兔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揉,守着这个稍大一点的大兔子读书。
  苍狼悄悄看了一眼没在兔子柔软白毛里的手指,心里不大合时宜地想起来:祖王叔袖口的毛......好像就是兔绒来着?
  那只兔子就这样跟着小主人在北竞王府的长廊里来来回回,直到小主人挥刀的动作不再笨拙,直到初春雪化,王府主人又一次病倒。
  这一次病得凶险,竞日孤鸣已经卧床半个月了。守在门口的金池说这次的病会过人,不让苍狼进。苍狼只好也守在门外,心急如焚地看着王府的人急匆匆地在竞日孤鸣的房中进出。直到某天,似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苍狼才离开了竞日孤鸣的房门口。连续被冷落好久的兔子也没脾气,温顺地被苍狼抱到院子里,趴在石桌上吃他喂来的青菜叶子。
  兔子不会说话,自然也不会报警。所以当苍狼发觉有一个阴影从背后投在石桌上的时候,已经晚了。
  “你在做什么?”
  颢穹孤鸣来得突然,带着几名御医,说是前来探望重病的北竞王。前几日的忙乱中似乎有人传了信,但苍狼一心都是躺在屋里的祖王叔,大概也没听得进去。
  这会儿他站在父亲面前,低头听训。那些话他其实也听惯了,几乎能倒背如流。
  “我让你来北竞王府,是想让你多跟王叔学习,不是让你来对着一个畜生消磨时间!”
  苍狼仍旧低着头,小声认错。
  颢穹似乎为他这乖顺的态度更感到恼火,“你”了半晌愣是没你出个所以然。
  这时外头突然有人来报:“王上,竞王爷已经醒来了。”
  颢穹看了一眼仍然在原地站着的儿子。苍狼脸上藏不住心事,在听到那句话时就已经在脸上写满了对他祖王叔的担忧。颢穹孤鸣冷哼一声,最终还是领着苍狼出了门。
  竞日孤鸣的脸色仍很苍白。屋子里碳火烧得很旺,而床上那个人身上仍压了几层被子,看着叫人气闷。
  见面仍是一段例行的寒暄。竞日孤鸣趁着谈话的空隙看了看立在床边的苍狼,轻轻拍了拍他的手。
  “金池讲这几日你这段时间都没好好睡过觉,去休息吧。”
  苍狼还想说什么,竞日孤鸣却挥了挥手,像是催促他离开。
  “去吧。”
  苍狼抬头看了看父亲,等他点头应允 ,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可这一次,他没等到竞日孤鸣的眼睛。
  苍狼先回了房间,找了一圈没见着兔子,以为是被扔在了外头的花园里。他又转到花园,一直找到太阳落山,直到金池来叫他去用晚膳,也没发现那只兔子。
  金池带他进去时,颢穹孤鸣和竞日孤鸣不知道正在说些什么,却在看见他时停了话音。竞日孤鸣叫他过去坐下,之后就转开了视线,也没有再说话。反倒是颢穹孤鸣,似乎心情不错,还给苍狼夹了几筷子肉。苍狼心里记挂着要找时间和祖王叔说兔子丢了的事,一顿饭吃得有些食不知味,只碗里有什么就吃什么。
  直到一碗热气腾腾的肉被端到了他面前。那肉其实很难看出来是什么,切成了细长的小块,煮得发白。然而苍狼难得聪明了一次,几乎立刻明白了这是什么。苍狼瞪大眼睛看向自己的父亲,对方没有多少表情,只叫他吃。
  “苍越孤鸣,难道你连肉也不敢吃吗?”
  跃动的火光把房间照得没有一丝阴影,满桌可口的饭菜也让这顿晚饭的氛围显得格外温馨。但苍狼感到害怕。
  他求助一般去看竞日孤鸣,竞日孤鸣手指动了动,终于把视线落到了他身上。那双金色的眼睛映着苍狼的影子,竞日孤鸣看着他,好像在看什么不相干的人,似乎苍狼没有守在他床边等他病好,没有赖在他怀里求他讲过前些天睡着没听完的故事。竞日孤鸣又看了看那碗肉,好像那更是什么不相干的东西。
  最终他的视线收了回去,谁也不再看,只是低声说:“苍狼,吃了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行雨 + 10 我的眼泪不值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1-28 01: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把之前的小脑洞扩写了。写的好痛苦,他爸骂人和小王叫人来把颢穹喊走的部分写的特别牵强因为我脑子不好不会写勾心斗角的部分(。下面的是是最开始写的段子的配套,算个小番外吧(?)

等到半夜,竞日孤鸣端着粥敲开了苗王子紧闭的房门。侍女说苍狼王子谁也不搭理,但竞日孤鸣戳了戳那个团成一团的被子球,叫了一声“乖苍狼”之后,苍狼还是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吃了一口就跑出去吐了,现在饿不饿?”
苍狼眼睛还红着,吸了两口气想压一压浓重的鼻音,摇摇头说不饿。竞日孤鸣看着这眼睛通红的小兔子,只好叹口气,又把衣服扯开一点,好让怀里的兔子探出头来。
他眨眨眼,笑着舀了一勺粥往苍狼的方向递了递:“现在饿了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1-29 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吃肉的小狼崽被祖王叔养成了吃素的,这幼儿托管伙食水平不行,孩子他爸闹上门心疼自己儿子吃不上肉,于是自己动手给宝贝儿加餐(喂)
喜欢亲亲写文里面那些微表情那些细碎心思,这种画面感就很像新海诚的动画,充满了唯美又温馨的细节,时间缓慢地流动着,载着的是美好的光和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1-29 17: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霖铃 发表于 2024-1-29 13:38
一个吃肉的小狼崽被祖王叔养成了吃素的,这幼儿托管伙食水平不行,孩子他爸闹上门心疼自己儿子吃不上肉,于 ...

原来是祖王叔不给吃饭,祖王叔坏(?)写得菜菜的妈咪们能喜欢就好ww本文盲只会一些小情小爱,只能尽力给苗王宫后花园添砖加瓦。TT(抹泥巴也算吗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