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冷雨

[复制链接]
查看: 1253   回复: 7
发表于 2024-1-17 00: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苍越孤鸣自认为不算是会沉湎过往的人。他会怀念,也会借由一些记忆里不能也不该淡忘的事情时刻警醒自己,但他更愿意着眼当下。

或许也是因为还年轻,没到忆往昔峥嵘岁月的年纪。

苍越孤鸣发现自己太久没时间回忆点故人的时候,他正在做梦。

梦里的后花园完好无损,花树掩映的月色下,隐隐传来些笑声。

“苍狼啊,低头看着杯子可不能把酒看没,来饮啦!”

苍狼抬头,看见自己的王叔坐在对面,拎着坛子已经喝得脸红脖子粗。他父亲也在,即使在花园赏月也做得笔直,直接原样搬到王座上面见大臣也没问题。这时候他父亲难得态度温和,竟然也笑了,但立刻就被人勾着脖子拉过去灌了一嘴酒。

“千雪!”

苍狼是不敢和他王叔一样笑那么大声的,他只好低下头忍耐,目光恰好对上一只伸来的手。是那位一向体贴的女官。

姚金池将他的杯子换了,清冽的酒成了甘甜醇香的桂花蜜。她眨眨眼,算是回应苍狼的笑。

苍狼总觉得少了些什么。然而他抬头看了看已经开始口齿不清的王叔和仍旧坐得笔直的父亲,最终没有开口。花园的石桌旁也的确只有三个凳子,实在容不下第四个人了。

后半夜下了雨。雨下得声势浩大,夹杂着滚滚怒雷和闪电。苍狼下了床来到窗边,刚推开一条缝,呼啸的冷风立刻卷着冰冷的雨打到他面上。苗王子开始感到不安,在他记忆里,这样冷的一夜过去,第二天王府里就要熬上药,他那一年到头在外边野的王叔指不定也得回来,在兵荒马乱的王府里端着黢黑滚烫的药跑来跑去。

苍越孤鸣忍了又忍,从龙虎山想到了鱼龙穴,最终还是推开门,踏上了他还是苗王子时就跑过千遍百遍万万遍的路。

雨帘细密地拉在廊外,隔绝出一个破败荒凉的花园。苍越孤鸣越走越急,几乎就要跑起来。他也的确跑起来了,下一秒便平地摔了出去。倒是没碰到预想中冷硬的石板,反而被人埋进了柔软的绒毛里。

来人将他扶起,仍旧是一把绸缎般柔柔滑滑的好嗓子 。

“乖苍狼,为什么跑得这样急。”

他语调带笑,手上动作又轻又柔,仿佛真正关切着眼前人。此时雨帘外传来一声轰隆巨响,直劈而下的一道银蛇分开夜幕,刷白了昏沉的夜色。

惨白的光扑到面前人的脸上,苍越孤鸣才看清那张脸。他印象里总是眉眼带笑的那张脸,如今空空荡荡五官俱失,恍若话本里的妖怪。

然而他人本似乎毫无所觉,似乎还被苍越孤鸣骤然抓紧的手弄得有些疼,微微偏了偏头。

“哎呀,莫不是做了噩梦逃到祖王叔这里来了?别怕……”

苍狼眼看着无面人凑近,顺从地被他拉进怀里,感受到那双手在拍自己的背。

苍越孤鸣的背骤然绷紧,他想挣开,却又被人安抚似的摸了摸脑袋。

这动作他太熟悉。年幼时摘了花、做功课得了夫子嘉奖、甚至是受了责骂……竞日孤鸣总是会伸手揉一揉他的脑袋,然后笑着说些什么,有时是夸奖,有时是安慰。
那个模糊的影子突然鲜活起来。

竞日孤鸣站起身,把他拉了起来,还捏了捏他的手心。那双金色的眼睛在夜色里熠熠生辉,他说:“打雷而已,不用害怕,祖王叔今晚会陪着你。”

外头下了雨。只是如今的花园既不是以往的辉煌富丽,却也算不上残破凄凉。姚金池对这个花园很花心思,如今已经恢复了大半。

苍越孤鸣站在廊下,隔着雨帘看着黑色下寂静的花园,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找到更多故人的影子。

苍越孤鸣曾经以为是自己不愿意再多回忆过去,想要任由时间模糊掉某些事情。他想过原因,或许是厌恶温情底下的杀机,又或者是不愿叫那些东西把人变得软弱到模糊恨意。

然而午夜梦回惊醒时眼前模糊的人影和一声散在寒夜里的叹息又总提醒他——又或者,或者是他不想过往种种之中藏着的那一丁点的真心,沦为恨的陪衬。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行雨 + 10 我的眼泪不值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1-17 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花园,还能恢复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1-18 00: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苗疆采花贼 发表于 2024-1-17 23:07
“这花园,还能恢复吗?”

一定可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1-18 01: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文章很有意思,姑且试着来解构一下。

开篇叙述者把读者的视角拉到了苍越孤鸣的意识里。成年后的苍狼梦到了少年时经历的场景,并且不是像第三者一样旁观,而是坐到了当年后花园的椅子上,成为观察梦境的第一视角,因而读者也随着苍狼的视角获取故事的进展。王叔还是王叔,父王还是父王,金池也会给他桂花蜜,但是苍狼却似乎忘了,少年时的场景原本还会多一个人一把椅子的。至此看过原著的读者们明白了苍狼的选择性遗忘,有些在意的人和事想不起来就不再去想,是因为伤的太深,于是告诉自己这里不会再有人了,因为容不下第四个人了。

后文“后半夜下起了雨”开始,我理解应该还是梦里,只不过由花园跳转了场景。但后半夜和下床来到窗边,会容易让人误会是开篇做梦的那个成年苍狼醒了过来。也许可以在人称上更加明确一下。

梦里奔跑的苍狼是急于寻找的,梦是欲望的投射,是抛开了清醒时理智压抑的情感,说明苍狼其实不想忘掉那个人,那个影子一直存在于他的深层意识中,可能很久很久,被一个着眼当下的苗王埋了起来。

被遗忘的人是没有面孔的,直到年幼时的场景浮现,那张脸上才有了金色的眼睛,模糊的影子才鲜活起来。

至此,梦醒了,外面下了雨,花园一片漆黑,只剩下故人模糊的影子和一声叹息,是梦里的余韵。

标题叫做冷雨,梦里和梦醒都在下雨,这是小说的要素之一环境的描写和烘托,用湿冷的天气、黑夜和破败的花园,使读者很快拥有了和主人公一样的心境。(和前一篇镜头感极强的对光影的描写一样,着墨不多但很有用)

这篇其实最有意思的点是理智和情感的拉扯,苍狼在梦里逐渐找回的那个人的影子,代表的是弥足珍贵的少时得到的真心,醒来后这点真心就被小心翼翼的忘掉了。不得不说,苍狼这种矛盾的意识有些病态,但谁让喜欢苍竞这对的人也都病得不轻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1-18 10: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keiseki 发表于 2024-1-18 01:12
这篇小文章很有意思,姑且试着来解构一下。

开篇叙述者把读者的视角拉到了苍越孤鸣的意识里。成年后的苍 ...

嘿嘿,差不多。后半夜里的雨仍然还是梦里,写的时候刻意分了一下苍狼和苍越孤鸣的称呼,苍越孤鸣代表“识大体”的苗王,苍狼则是那个“天真”的苗王子,不过确实会容易显得混乱,下次争取写得更清楚(握拳)无面人的想法其实来源竞日孤鸣戴了一辈子的面具,想表达苍狼不确定那个人对他的好都是真是假,不过理解成“被刻意遗忘”也很有意思~感谢阅读(捧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1-18 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AAA山参批发 发表于 2024-1-18 10:33
嘿嘿,差不多。后半夜里的雨仍然还是梦里,写的时候刻意分了一下苍狼和苍越孤鸣的称呼,苍越孤鸣代表“识 ...

超级喜欢亲亲写的文,怎么说呢,是那种成熟的行文,文笔又很干净,很容易代入阅读。看到第一篇就跟九九说好会写,看完这篇仍旧感觉哇好会写——这种意识幻觉白日梦的写法,个人是特别喜欢的,因为要写出很敏感的思绪,那就需要作者去很认真的创作出一个幻想的世界。嗨,不瞎叨叨了,人老话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6-5 22: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苍狼后面是真的跑了一遭还是梦到了呢?有一种似梦非梦的感觉,不过还是希望是真的,因为如果是梦脑补了祖王叔不在已经开始心口疼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6-10 21: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微我无酒 发表于 2024-6-5 22:54
苍狼后面是真的跑了一遭还是梦到了呢?有一种似梦非梦的感觉,不过还是希望是真的,因为如果是梦脑补了祖王 ...

直到最后才是醒了~至于祖王叔还在不在自行理解就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