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AAA山参批发

[文章] 零碎的段子

[复制链接]
查看: 1963   回复: 32
 楼主| 发表于 2024-3-21 00: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神志慢慢回笼的时候,竞日孤鸣感受到身下石桌透过衣衫传来的寒意。气息尚未平复,向来能忍的北竞王难得忍不了一般白了笑吟吟看着他的苗王一眼。
简直荒淫无度没脸没皮……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究竟是哪里学来的?!
苍狼动手替他合拢大开的衣襟,艳红的痕迹连带雪白皮肉一同被掩去。手指不慎擦过底下的皮肤,仍能勾起一阵颤栗。竞日孤鸣把余下那点不多的力气攒起来,瞪了苍狼一眼,赚回来一个黏糊糊的吻。
“回去吗?”
竞日孤鸣气苦,耍赖似的勾住了苍狼的脖子,说自己走不了了。
“那祖王叔抱稳了。”
苍狼的手摸索到仍在发颤的腿根,又顺着大腿摸到膝弯,在一声惊呼中稳稳当当地将竞日孤鸣抱离了桌面。
竞日孤鸣手上下意识勾紧了苍狼的脖子,已经酸软无力的腿也尽可能地缠上了苍狼的腰。他听到耳畔又一声没忍下去的轻笑,也只能在心底哀叹一声。
“唉,小王的乖苍狼,真正是学坏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3-25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醒,这里开车可以上高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3-28 11: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keiseki 发表于 2024-3-25 17:43
友情提醒,这里开车可以上高速!

路可以但司机不行啊啊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7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AAA山参批发 发表于 2024-3-28 11:23
路可以但司机不行啊啊啊!

先开摩托不怕不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11 00: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前的鹿塑里有小苍狼半夜给竞日孤鸣偷偷带花环,觉得人也很合适。但苍狼其实手艺不太行,花环根本是勉强有个形状,勉强放到竞日孤鸣头上,祖王叔醒来一动就散了,头发上,肩膀上,身上,椅子上都是花啊草啊。苍狼有点心虚,因为自己好像闯祸了,又难过,因为花环没有了。小朋友乖乖站在祖王叔面前,但低着头皱着小脸快哭了。竞日孤鸣看得好笑,找了朵还算完好的花卡到小朋友耳朵上,然后捧着小朋友的脸亲亲那朵花。
苍狼看着满身花草的祖王叔,眼睛亮晶晶的。
年幼的他还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和心动,只是觉得整个苗北的春天,也许就是竞日孤鸣一人而已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11 00: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苍狼小时候会被千雪推出来背锅,比如打碎了竞日孤鸣的珍藏妙脆角会把苍狼放到碎片不远处然后假装刚进来发现苍狼把杯子打碎了,但布置现场的时候苍狼一直试图跟着他爬,千雪把他放回去再往外溜迎面撞上竞日孤鸣。
竞日孤鸣:小千雪去那里^^
千雪孤鸣:啊王叔啊苍狼摔坏了你的妙……不是,犀角杯我正要去叫你
竞日孤鸣:噢,小王看看
苍狼,懵懂,看见祖叔叔就咧嘴笑,摇摇晃晃往这边爬结果手擦到碎片。
千雪孤鸣:尖锐爆鸣且冲了过去
竞日孤鸣:从来没这么健康过一个箭步冲过去
苍狼眼睛里包了眼泪,刚哇了一声看到祖王叔跟小叔急急忙忙奔过来就不哇了还伸手摸他们脸,不巧受伤的手摸到了竞日孤鸣 ,千雪孤鸣大气都不敢出了。处理好小苍狼之后,因为受伤的是右手所以晚饭是美滋滋地被祖王叔抱在怀里喂的,平常都是宫女喂——今天要哄小孩儿嘛。千雪唯唯诺诺,学着苍狼眨巴大眼睛看着竞日孤鸣。
竞日孤鸣:多吃菜对身体好^^
千雪孤鸣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一片绿油油,觉得狼生无望,只能干三碗白米饭。
晚上,千雪孤鸣在挨训,小苍狼摇摇晃晃地推着金池阿姨准备的食盒出现在门口,咿咿呀呀呀地喊汪徐出,汪徐出。
太香了,香得千雪孤鸣人在原地不动,灵魂已经飘过去了。竞日孤鸣叹了口气,说,去把苍狼抱进来吧,金池你也进来吧。
千雪过去抱苍狼,金池就把食盒提了进来。
竞日孤鸣捂着心口演,说他们仨成了一伙了,一起欺负他一个。
金池捂着嘴笑,说全竞王爷自己纵容。
竞日孤鸣叹气,然后一个小团子挤到他怀里,吃得一嘴油的小苍狼过来吧唧他一口。
要跟举汪徐一吼。
哎呀,好吧,那乖苍狼以后要站在祖王叔这边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11 00: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从九龙天书一局之后,竞日孤鸣已经很久没有抽出时间坐在棋盘之前了。脱逃的王储,被放出的撼天阙,步步紧逼的魔世,哪一桩哪一件都不是省心的事。

棋盘上黑白子交错纵横,竞日孤鸣自己对着棋谱落子,“啪”一声,这一子落错了位置。灯火忽地闪动两下,屋内的影子变跟着抖动。竞日孤鸣伸手去拨棋子的位置,恰到好处地想起来一声惊慌的呼唤。

“啊,祖王叔,苍狼下错了。”

彼时的王储还是备受自己祖王叔宠爱的小王子,会打着精神抱着棋谱陪竞日孤鸣钻研棋局。说是陪着钻研,其实也就是个摆放棋子的小帮手——毕竟苍狼的棋艺实在一言难尽。小家伙凭着对祖王叔的喜爱坚持做自己看不懂的事,再努力集中也难免有走神的时候。这时,小王子会羞愧地低头道歉,小心翼翼地偷瞄自己的祖王叔,再在对方明显安慰的笑意下拎起错位的棋子重新摆放。

竞日孤鸣的手顿了片刻,把棋子拨回它原本应该在的位置。大抵是精神实在不济了,竞日孤鸣破天荒地在面对棋盘时感觉到了无趣。他挥手一扫,黑白两色的棋子便“噼里啪啦”地撒了一堆。在外侍候的宫女忙不迭推门而入,却只见到当今苗王面无表情地凝视着地上的棋子。

冰心觑着竞日孤鸣的脸色,略略上前几步轻轻唤了一声:“王上?”

竞日孤鸣伸手捡起离自己最近的一枚黑子,捻在手中摩挲了两下。他叹了口气,不知道对着谁叹的。竞日孤鸣拦下了想要上前收拾的冰心,对着只余下了几颗棋子的棋盘笑了。

“替孤王拿一壶酒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11 00: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竞日孤鸣早些时候也做噩梦。
那会儿他刚成为单夸,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自由。仇算是报过,输给苍狼也称得上心服口服,毕竟苍狼已经抢到狼王爪能吸收他的功力,他已经走向失败的结局——他这样说服自己。而现在他活着,功力跟着偌大一个苗疆一起抛给苍狼,他觉得自己并不亏,甚至赚了。
当什么劳什子的苗王可是全年无休,那可跟自由沾不上边。竞日孤鸣,哦不,单夸躺在床上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自由地入睡了。
但苍狼不肯放过他。单夸,在梦里是竞日孤鸣,站在鱼龙穴外,被浓重的血腥味熏得想吐,或许更想死。怀里的那具年轻的尸体已经渐渐冷了,而血仍旧从他落掌的地方缓缓往流动 ,他动手擦了擦,发现把那张脸擦得更脏,也就放弃了。其实竞日孤鸣这时候也知道,梦里的这一段记忆里,他怀里的并不是真正的苍狼,只是一个影形,但人的感情实在太难以讲通道理,他明知自己不必为这个影形难过,却还是难过得像是他的乖苍狼真正不复存了。
也许是脸太像的原因。
毕竟是梦,大概还是会随主人的心念而动。竞日孤鸣不想再看这和苍狼一模一样的脸,于是怀里的苍狼的脸就一寸寸崩裂了。他有些意外,也好奇——毕竟自己没看过那个影形原本的模样,那这个“苍狼”又能变成什么样子呢?于是那“苍狼”便干脆化成了灰,随风飘散去了。竞日孤鸣怀里一空,突然觉得没意思——蹭到他手上的血还在,并不一起消失。
一个影子缓缓走到他眼前,见他不抬头,又蹲下身想和他平视。他看得到衣摆,来人穿得虽然也是紫色,却比他的乖苍狼的衣服好了不知道多少,简直把非富即贵摆在了明面上。
竞日孤鸣终于肯抬头跟来人对视,却还是看不清他的相貌。毕竟他没见过苍狼做苗王的样子,以前设想一下苍狼跟他爹似的当苗王,又觉得太好笑,所以就不想了,害得现在连梦里也不知道给苗王苍越孤鸣安排个什么样的形象。
一只温热的手替他抹了抹眼角。这只手比他的手干净多了,不会把他抹成个大花脸。
“竞日孤鸣,你为什么哭了呢?”
竞日孤鸣想,大概是因为从这时起,他的乖苍狼才是真正不复存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11 00: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兔子可能不好惹,但一定不难钓。
那天是部门聚餐,风逍遥小手一勾把新任总裁苍越孤鸣勾到了现场。这不要紧,别人跟老板吃饭可能汗流浃背,但这一桌都是跟着他摸爬滚且挨了前任老板竞日孤鸣毒打一路走到现在的,所以不打紧。
毕竟有风逍遥嘛,起哄灌酒是跑不掉的节目啦。苍越孤鸣是个狠实诚的孩子,次次都在一片嘻嘻哈哈的笑声里一口闷了——幸好是啤酒。
但不太幸好的是,苍狼酒量不太好。很快,老板已经开始眼神飘忽反应迟钝了,然而风逍遥仿佛一无所觉,又倒了一杯给他。苍越孤鸣呆呆地伸手,中途都有点让人担心他会不会把杯子砸了,但没有。
有一只手把杯子抽走了,苍越孤鸣下意识转头去看,但另一边的肩膀又被人拍了一下,于是他又呆呆地转头,恰好撞上一个很轻很柔的吻。那个吻一触即走,但又足够没有彻底醉过去的苍狼反应过来那是谁。
于是老板宕机了。
前任老板,现任……据猜测是老板娘,但没人敢说。总之竞日孤鸣一仰头喝干了杯子里的酒,还冲着风逍遥亮了亮杯底。
苍越孤鸣被带走了,风逍遥后知后觉地缩了缩脖子。
“我该买今晚的机票,是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11 00: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苍狼小时候大部分许愿类的话,都跟竞日孤鸣有关。希望祖王叔早点好起来,想要祖王叔再也不生病,要和祖王叔永远在一起……竞日孤鸣听了也乐,觉得这不大点的孩子满心满眼铺在自己身上的样子可怜可爱。于是竞日孤鸣总是点点苍狼的鼻子,再把他抱到怀里。
“你呀,你呀。”
后来长大了,这一类话就说的少,但还是会陪在他身边。会仔细替他换额头上的湿布巾,会替昏睡过去的他掖好被子,也会偷偷埋在他颈窝撒个自以为无人知晓的娇。竞日孤鸣总在这些时候心软。
后来到了苍狼成年,他一时兴起问苍狼的心愿。苍狼不大好意思地低头,试图用小时候竞日孤鸣哄他的“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躲过去。于是竞日孤鸣更感到兴趣,佯作伤心地叹气:“连祖王叔也不能告诉吗?”
苍狼最拿他这幅样子没办法,只好小声小声再小声的嗡嗡了一句话。竞日孤鸣听完也沉默了,更小声地叹了口气。这反应叫苍狼不知所措,只好也不安地看着他。
竞日孤鸣伸手点了点他的鼻子。
你呀,你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