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AAA山参批发

[文章] 零碎的段子

[复制链接]
查看: 1961   回复: 32
发表于 2024-1-17 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AAA山参批发 发表于 2024-1-14 08:23
苍狼小时候也玩过角色扮演的游戏,不过倒也不至于抓几个娃娃来在拉上他祖王叔演爸爸妈妈。因为这馊主意其实 ...

呜呜呜,玩笑说出来的真心话,又怎么能不是玩笑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1-17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AAA山参批发 发表于 2024-1-14 08:24
竞日孤鸣牵着小侄孙出去看雪。小孩儿深一脚浅一脚走得很艰难,竞日孤鸣也不好受,这一小团毛绒球还不到他腰 ...

好可爱哦,奶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1-17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AAA山参批发 发表于 2024-1-14 08:24
苍狼真的是很乖的小孩儿,被小叔拉出去打雪仗刚开始还顾忌尊重长辈束手束脚,被小叔毫不留情地砸了好几下才 ...

好乖好听话的兔,小王日常逗弄侄子侄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1-17 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AAA山参批发 发表于 2024-1-14 08:25
苍狼小时候其实也常哭。大概是被亲爹憋得太久了,到了北竞王府,被此间主人溺爱一段时间之后,原本乖巧到有 ...

呜呜呜,哪怕是自小看大,到了舍弃的时候,也会舍弃,感觉兔冥冥之中已经预知到了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1-17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AAA山参批发 发表于 2024-1-14 08:27
苍狼偶尔也做噩梦。比如小时候,他那个略微有点不着调的王叔会悄悄跟他讲点志怪故事,有狐仙报恩也有夜鬼拦 ...

他再没有被阳光照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1-30 19: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竞日孤鸣小时候第一次见雪是喜妃陪着他的,小孩儿跌跌撞撞在雪地里摔了个大马趴,也没哭鼻子,干脆坐在雪地里仰头看天上落下来的雪。喜妃只好亲自过去,把他拉起来拍掉身上的雪,再把小竞日抱进怀里。竞日孤鸣在她怀里仰起头,舌尖接到一片冰冰凉凉的雪。他眨眨眼,对喜妃说雪是甜的。于是喜妃也朝他眨眨眼,学着他的样子抬头接了一片雪在嘴里,说的确是甜的。竞日孤鸣伏在她肩头,冬衣柔软的绒毛蹭在小王子冻得通红却又笑得那么开心的脸上,谁看了都欢喜。他说母妃我骗你的,雪没有味道。喜妃点点头,说我知道呀。
后来竞日孤鸣拿这招整后背,骗千雪站在院子里仰得脖子发酸,声称要找到如此这般的雪花,才是甜的。千雪那会儿还不知道王叔的用心之险恶,傻傻的顶着满头满肩的雪,深信自己没尝到味道是因为自己吃错了雪。
后来这招落到苍狼头上,千雪一进北竞王府的院子就看见自己的小侄子在干和自己一样的蠢事,头发里睫毛上都接了雪沫,像是洒了层糖霜的小糕点。他过去帮苍狼拍干净身上的雪,把苍狼往里带,还顺带揭穿了竞日孤鸣的谎言。
苍狼显然更信任竞日孤鸣,他被千雪牵着手,把目光投向竞日孤鸣。仿佛只有竞日孤鸣点头,他才会相信“雪是甜的”是个谎言。
竞日孤鸣把他招过去,苍狼走到一半就被千雪提了回去,声称他一身寒气别过个竞日孤鸣,病倒了还要累自己照顾。于是竞日孤鸣手里的姜汤只好经由姚金池传递给苍狼,等苍狼苦着脸把姜汤喝完,竞日孤鸣才点点头,仿佛谈论天气一般漫不经心地承认了那个捉弄。
“是呀,雪怎么会是甜的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12 00: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竞日孤鸣是不养宠物的。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怕自己走得比畜生还早,细思起来太过丢人,还是不养的好。这话落到千雪孤鸣耳朵里,惹得一向乐呵呵的千雪王爷勃然大怒,第二天北竞王府主人的药就苦了一倍,饶是能忍如竞日孤鸣,也悄悄伸手从侄孙口袋里摸来了一粒糖。
但要说北竞王府没有宠物,倒也未必。喏,那被送来的小王子,进可逗趣解闷,退可陪读暖手,实在是竞王爷居家消磨时间的必备之良选。不过,就是这居家必备的良品小侄孙,刚来时还说得上害羞乖巧,但遭北竞王“乖苍狼”“好苍狼”的溺爱了半个月,很快被养出了一些无伤大雅的小脾气。众人对此事各有见解,冰心和珊瑚讲,苍狼是跟竞王爷亲近,所以想要多多黏着王爷;千雪以为是王府里缺个给苍狼作陪的玩伴,他才只好去找竞日孤鸣;金池掩嘴轻笑,对着刚见完客的竞日孤鸣讲他今日又回来晚了,苍狼王子吃醋了。
竞日孤鸣背着手对月哀叹,说连金池也取笑上自己,这王府真是……
真是什么没说完,因为紧闭的房门被“碰”的一声推了开去。金池“哎呀呀”的告了退,留下竞日孤鸣独自面对鼓着脸眼睛红红的苍狼、啊不,苍兔王子。
竞日孤鸣当年金碑开局对战各路棋手,哪怕是对上那位神奕子时,他扪心自问,也觉得不如现在心慌。人心慌了就总爱做些小动作,于是竞日孤鸣拉了拉并没有滑落的大氅。
苍狼仍旧鼓着脸,但退了一步,他把自己那美人灯祖王叔拉进了屋,还贴心的一路拉到了床上。苍狼伸手摸了摸被子里,确认里头仍有余温,才把竞日孤鸣按到床边坐着,然后费力的挣动着小胳膊试图用被子把竞日孤鸣裹起来。
唉,多贴心的孩子。竞日孤鸣哭笑不得,把和被子缠斗的小王子拉到怀里,轻轻戳了戳小孩的脸颊。苍狼刚才憋的那口气已经在“狼被之战”中散了,被竞日孤鸣一戳,才赶忙重新把脸鼓起来。竞日孤鸣于是又转手捏他,那口气终于还是没能鼓上,又散了出去。苍狼今日是打定主意要跟不守时的祖王叔闹脾气,于是扭动着身体想要离开这个又香又暖和的怀抱。可惜他的对手是竞日孤鸣,实在狡猾难缠。竞日孤鸣甚至不用使劲儿,只需要轻轻咳嗽两声,苍狼就立刻把脾气抛到九霄云外,连忙转过身,小手捧住竞日孤鸣的脸,分外担忧关切。
“祖王叔可是吹着风了着凉了?苍狼现在就去叫王叔!”
哪能真让他去叫,竞日孤鸣把脸上的一双小手抓下来捏在手里,说自己是被苍狼闹脾气伤了心,心里难受才惹得身上不痛快。
苍狼不仅不闹脾气了,还愧疚上了。小孩儿一愧疚就要哭,一哭又委屈上了。苍狼猛地扑进竞日孤鸣怀里,这一下扎扎实实全是感情,好悬没把竞日孤鸣撞到床上去躺着。那双小手紧紧揪着竞日孤鸣的袖子,小手的主人埋在竞日孤鸣胸前,肩膀轻轻抽动了两下。
“可是,祖王叔明明答应了今晚会陪着苍狼……”
竞日孤鸣试图把胸口的小团子舒展开,可苍狼就是不肯抬头。小孩儿大抵是真的愧疚,但又没法自己消解委屈,只好越发紧实的把自己团成个球,窝在祖王叔怀里不肯起来。
竞日孤鸣见拉他不动,只好努力抱住这个团子,一下一下地拍着苍狼的后背哄他。
第二日,竞日孤鸣就多了个随身小挂件,挂在袖口或者衣角,时不时还会踩住他的衣摆害得他差点摔跤。
哎呀……如此黏人,往后可怎么好。竞日孤鸣抱着小王子,状似无奈地对着姚金池叹气。
金池笑了,说他分明也乐在其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12 15: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咋这么萌哩,幼崽兔兔和慈爱老狐狸的童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3-19 17: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苍狼小时候其实比长大的时候更会玩些,虽然是被那个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北竞王养大的,倒也从来没被冷落过。出门玩有他千雪王叔带着,在屋里嘛 ,也有神仙一样的祖王叔,变戏法一样给他变出来诸多有趣的游戏或者是玩具。
苗北的冬天不缺雪,苍狼被王叔拽出去打过雪仗,也堆过比自己更高的雪人——自然也有他祖王叔捏的雪花。那朵花真可爱啊,对比那个五官乱飞的高大雪人,显得万分精致讨喜,苍狼捧着那朵雪做的花爱不释手,冲着他祖王叔也笑成了一朵花。千雪孤鸣则盯着竞日孤鸣通红的指尖,脸黑成了锅底,连推带数落地把竞日孤鸣推回了屋里。竞日孤鸣只肯退到门口,捧着手炉蔫蔫地看着院子里的小孩儿出神,只说屋里太憋闷,不想呆了。千雪从这句话里咂摸出点落寞的味道来,那感觉却一闪而逝,因为竞日孤鸣又笑眯眯地问起他前几日偷偷带苍狼出王府的事来。
我想起王叔你的药该熬好了,我去看看。
千雪孤鸣飞快地逃了。
苍狼捧着花跑来,他捧久了,花有些化了。
竞日孤鸣做贼似的瞥一眼千雪的背影,蹲下身拉拉苍狼的小手,说祖王叔再给你捏一个。
隔天,竞日孤鸣不出意料的烧了。
苍狼趴在床边陪着竞日孤鸣,到了时间就伸长了小胳膊去换他额头的布巾。竞日孤鸣看着忙忙碌碌的小侄孙,费力扯动了一下嘴角,问他花是不是化了。
苍狼昨天喜欢得紧,捧着花进了屋子,被屋里的炭火一熏,就化成了一摊淅淅沥沥的水。
等祖王叔好了,再给苍狼捏一个。
苍狼摇摇头,小大人似的给他掖好被子,要他好好休息。然后小朋友轻轻靠在竞日孤鸣胸口,说苍狼喜欢花,但苍狼更喜欢祖王叔,只要祖王叔再也不生病,苍狼愿意不要花了。
竞日孤鸣闭上眼,揉了揉胸口的小脑袋,他说那好吧,祖王叔会努力再也不生病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3-21 00: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竞日孤鸣年幼时也贪嘴,宫里的各色糕点又精致可爱,更得孩子欢心。而小王子本人,生得粉雕玉琢玲珑可爱,嫩生生地叫一声“好姐姐”,宫女无一不为此拜倒,忙不迭地将他想要的吃食端来给他吃——老苗王更不必说,对这个聪慧的幼子更是要星星不给月亮,要太阳也得搭弓射下来。
最终严令禁止任何人投喂小王子的,自然是喜妃。宫女们对着委屈的小王子是心碎又为难,只好安抚他明日的那一份糕点会偷偷额外加量。可惜第二日,推门进来的是喜妃。小竞日眼巴巴地抓着母妃的袖子,问她是不是不再喜欢自己了。
“我不是母妃天下第一喜欢的儿子了吗?”
喜妃被他逗笑,只好把自己天下第一喜欢的宝贝儿抱到腿上捏他的小脸,告诉他不能贪嘴。
“等下母妃陪竞日去花园荡秋千好不好?”
小王子觉得秋千的地位应当在糕点之上,于是愉快地应允了。

“祖王叔,苍狼可以再吃一块吗?”
竞日孤鸣低头看着怀里眨巴着蓝眼睛的小王子,被那双蓝眼睛里的期待淹没了。
他笑着捏了捏苍狼的脸,说不能贪嘴。
“不吃了,祖王叔陪你去花园荡秋千好不好?”
小王子的眼睛亮了亮,很快又平静下来。苍狼乖乖窝在祖王叔怀里,说他不吃了,但祖王叔不能吹风,他想要祖王叔好好休息。
竞日担心他无聊,便说金池带着他出去也可以。
苍狼摇摇头。
他说,只要祖王叔好好的,苍狼愿意一直这样陪着祖王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