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霖铃

[文章] 苗疆不可无后

  [复制链接]
查看: 10348   回复: 69
发表于 2023-2-12 09: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太太居然更新了,太激动了太太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2-16 09: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从老福特来的,特别喜欢这篇文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2-16 09: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祖王叔辛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2-16 09: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苍兔找来了,苍兔变苍狼祖王叔跑不了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2-16 09: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4-2 09: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王是要剖腹产吗?想想就很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8 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什么,吃一口,酸酸甜甜的恋爱!描写的太鲜活了,这文是纪录片文字版,发生的事都是真的【推眼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10-16 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取名梗

竞日孤鸣看了看刚生下来的孩子,就想起了那个鹤发童颜的苗太祖,于是苍狼趴在他枕边问他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时,他想也没想脱口而出了“厌祖”俩字,嫌弃之情溢于言表。许是竞日孤鸣当时说话声太弱气了,导致两日后一觉醒来,小王子官宣了个“念祖”的名字。此“祖”是哪个“祖”,苗王没说下面的官员也没敢问。以至于后来民间有了几派议论,一者说“祖”必然是苗王颢穹孤鸣的父亲,祖先王了,至于祖先王有个什么功绩就猜的不着四六了;一者说“祖”很显然就是太祖爷了,希望能有不世功业。另有一说偷摸的议论,说这个“祖”是苗王想念竞日孤鸣这个祖王叔了,毕竟自小养大,传功退位,天人永隔,会有一丝拉别扭的想念之情也是情理之中。基于最后这个版本的传言,竟然有了零星的话本子在坊间流传,将两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演绎得有如亲见一般,每逢秋月圆处苗王对月长吁短叹叶落聚散的画面成为深入苗疆人民心目中的一副艺术形象。让朝臣惊讶不已的是,这明摆着不可能的杜撰苗王竟然没有叫停封禁,反而任各家演义流传于街头巷尾,连中原都有地方戏唱开了。殊不知此刻,竞日孤鸣正躺在躺椅上,一边喝着茶一边翻着苍狼最新采购的话本子。“这上面说,苗王念念不忘竞日孤鸣化身的采参客,追至深山终于将人绑回了宫。”竞日孤鸣伸脚踢了踢坐在身边切水果的苗王,问道:“我像是个采参为业的样子么?”苗王叼了块水梨喂给竞日孤鸣,想了想他接竞日孤鸣回宫时顺便“查抄”的几处田庄宅院,以及精心设计的高端产业,毫不犹豫地磋磨着身下人的双唇,“你若采参贩药,苗疆一众亲贵就只能吃天价药了。本王不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10-16 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变故陡生,竞日孤鸣起身想去查看,谁知手还没触到门环,就被一阵汹涌的血煞之气迎面扑得倒退了回来,他不由自主的踉跄几步,后背抵在了书架的栏杆上。原以为这猝不及防的冲击,会撞出些闪失来,没想到背后的书架上竟散出了一波波温和的力道,将人好生拢着稳稳托住了不说,还在碰触的瞬间,将一股充沛灵力送进了竞日孤鸣全身的血脉中。

自从将一身功力传给苍狼,他已很久不曾体会过经脉中力量充盈的感受了。那力道与他的功体同出一脉,令四肢百骸中的寒意顿时为之一扫而空,就好像,苍狼在拥他护他的时候一般。

他转身将架格上遮的卷册拂到了一边,果然露出一只陌生的锦盒来,不必打开他就知道这里面放的是何物了——开国太祖遗骨狼王爪。苍狼恐他有失,特地将王骨都留了下来,且从适才王骨发挥的神力来看,当是以此灵物为媒设了阵法。也亏苍狼想得出来,将阵法核心丢在书堆里,竞日孤鸣轻抚着王骨外荡漾的灵流波动,熟悉的血脉共鸣叫人分外安心。

他把太祖的爪子放回了书堆里,冲着门口轻唤了声“来人”,便听到门外一人应声道“请王爷吩咐”,乃是此地训练出的贴身影卫。竞日孤鸣打开屋门,影卫犹然单膝跪在门前等候命令。

“无情葬月怎么了?”

“回禀王爷,修儒大夫今日一早医治,用过麻沸汤后病人竟以一己之力挣脱束缚。此时外面危险未除,还请王爷留在屋内。”

竞日孤鸣皱了皱眉头,“那血煞之气来自何处?”

“自无情葬月身上散发,具体缘由不知,待属下再去查探。”

竞日孤鸣本想说,无情葬月不容有闪失,打算亲自去看看,可刚迈出脚步,就迟疑在了原地,终于挥了挥手示意影卫探了回报。他怎的忘了,此地最不容有闪失的人,其实是他自己才是。

虽则如此,竞日孤鸣在等了一刻间不见动静后,还是由缟翁搀扶着来至了西厢的客房,尚未进门远远就能听到房里一通鸡飞狗跳。风逍遥联手数名护卫都制不住发了狂般要往外跑的无情葬月——确切说,应该是打算夺路而逃——因为修儒手里还捏着把锃光瓦亮的手术刀,打算给他家大哥开颅取风涎和淤血,看起来特别瘆人。

竞日孤鸣保持着安全距离,打量了一下屋内的混乱局面,陡然间袖底一道劲风出手,数枚浑圆的暗器朝着无情葬月几处要穴同时射了出去。这一击,暗器通通打中,无情葬月登时整个人瘫软了下来,失去了抵抗,众人这才看清,竞日孤鸣随手甩出来的哪是什么暗器,不过是早上没来得及束发拎在手中的赤玉串珠罢了。

“为何装疯卖傻?”竞日孤鸣依旧站在屋门口,适才因运力过度脚下有些虚浮,半靠着缟翁,言辞却是疾厉了几分,竟能听出罕见的威势来。

屋内众人面面相觑,修儒更是大惊失色,“大哥怎可能是装疯?”

“因为,迟疑。”原本举止混乱的无情葬月忽然冷静出声,话音里还泛着丝终于被人识破的解脱。

再善于说谎的人,谎言出口之前也总会有权衡犹豫的瞬间,总也不及直抒胸臆来得快。所以无情葬月在躲和不躲之间迟疑的一瞬,成了不易捕捉的破绽。

“狼王爪供给的功力实在有限,否则壮士就不该只是迟疑了。”竞日孤鸣轻轻摇着头,示意护卫两下退开,却是又向无情葬月走近了几步,再一次问道:“为何装疯卖傻?”

风逍遥却是上前一步护在了无情葬月身前,“我说王爷啊,如果一个人装疯,那九成九是需要自保,这点没人比王爷更清楚了。”

“自保偷生不过一时,长远之计乃是除却威胁。正因小王明白个中厉害,才更要问个清楚。”竞日孤鸣盯着无情葬月此刻早已清明的双眼,沉声问道:“你的目标究竟是谁?”

苗王寝宫,一袭真红大袖的礼服叠置整齐放在了桌案上,袖端襟底织金云龙纹璀璨耀目,苍狼将这套属于未来苗王妃的礼服展了开来,衣衫上的图案里没有凤鸟牡丹,而是与王服一模一样织了九条金龙在其上,金冠更是用了与苗王一样的龙衔珠玉。帝后比肩同行,这寓意固然美好,可苍狼也是与一众老臣有过激烈的礼议之争,才终于得偿所愿的。

案上还一字排开了各地进呈的贺礼,苍狼挨个看过去,居然还看到了署名风逍遥的贺帖,礼物是一对剔红攒盒,虽说工艺精巧,但在一众亲贵进献的或水晶或玛瑙的精致盛器里,透着股不显山不露水的泰然自若。

苍狼揭开盒盖,只看第一层摆的果子点心,就知道这是出自谁手了。这是只有在北竞王府才能吃到的雕花细点,其做法是在时鲜瓜果成熟时,采摘制成果子干,到了冬令岁时,用花蜜和诸样香料蒸得鲜甜香软,再用雕花模子压作四时花卉样式嵌在各色细点之上。这一门工艺繁难还在其次,最难得是花蜜、香料运用得当,能与果料味道相得益彰,更胜新熟之时,如鹅梨配沉香,青梅配甘草,柰李配紫苏……

整整两盒喜饼,花式件件不重复,所用香料和果干蜜饯不下几十种,更不用说那雕花的饼模与花样了。即便往日在北竞王府也只有到了年节才会做上一次,因为耗时耗力不说,搭配的意趣讲头,阖府除了北竞王本王,也没人会。所以若是哪天他祖王叔犯了懒,这果子点心也就绝迹失传了。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竞日孤鸣住的虽不是荒村野舍,到底也只是一处庄院,吃穿用度根本没法与昔时相比。一想到祖王叔从接了他大婚的消息,就在干这个事,苍狼顿时心里五味杂陈,甚至有点想哭,因为香花与佳果,怎么看怎么像贺他珠联璧合佳偶天成。

风逍遥来到苗王书房时,正看到苍狼一边整理手中的公函,一边一脸甜蜜地捏着攒盒里的点心往嘴里送。苗王见到风逍遥进屋见礼,拍了拍手上点心渣,把匣子往前送了送,示意风逍遥自便。

耿直的兵长也没跟王上假客套,转着圈挑了块嵌着菊花图样的蟹黄松瓤卷,还更加耿直地笑了笑,说爱吃咸鲜口不爱吃甜的。

这……是怎么知道里面是咸不是甜的?!“难道这点心在送来之前,你都吃过了?”

“何止是我,整个山庄都有份,那场面,和过年一样热闹。”

苍狼咯噔噎了一口,脸上顿时肉眼可见的晴转阴了。难道不是专门给他准备的礼物,还全山庄都有份的!

“这些不是祖王叔亲手做的?”

“北竞王啊……”风逍遥压低了声音,凑近苍狼递了句悄悄话,“原本是打算亲手做的,可因为动武过力动了胎气,在卧床休养。”

苍狼登时便坐不住了,钳着兵长的肩膀立起身,仿若狼王爪透体的力道,险险叫风逍遥招架不住。

风逍遥把竞日孤鸣出手试探无情葬月的过程给他家王上做了个简要汇报,叫苍狼越听越是忧心不已。

末了风逍遥还变本加厉地从怀里抻出来一个信封,“这是北竞王嘱咐要亲手交给王上的。”

拆开信封,先就掉出张龙凤笺来,上面写了四句话:昭阳堂下畹,金镒三百万,宜为大征礼,无负升平愿。

是祖王叔亲笔写的,苍狼看完一口气堵得苦逼极了。昭阳殿是苗王寝宫,他祖王叔什么时候在花池子下面埋了金子的?不管他原本是预备干什么用的,现在倒好,嘱咐他拿来给王后做彩礼了。

他明明跟祖王叔说过的,大婚是假的,怎么就被他当真了,还真的不能再真了,连养老的私房钱都要给了他。

苍狼翻来覆去给那张纸看了个遍,也没瞧出个花来,就是个气人的贺帖加礼单。这才想起还有份正经的信函来着,于是展开来看。

只半晌,苍狼这平日八风不动的脸色已变了好几次,叫风逍遥看得精彩又不好鼓掌。

他俯身凑近苍狼回了一句:“飞溟,也就是之前佯作疯癫的无情葬月,已然无大碍了。”

苍狼微点了下头,将信送到烛火上付之一炬,却偏偏留下了那张朱红的笺纸放在手上摩挲着,他有很多话想问风逍遥,却又一时不知如何措辞。

信中说,为防误伤百姓,道域入口方圆百里之地的居民需在战前迁出,最好暗中转移,再由苍狼的亲兵伪装成百姓埋伏于村落腹地,可为奇兵。至于王都之中擒贼,大婚时靡费奢华些,也不用计较,祖王叔有钱。

所谓大征礼,初看以为说的是纳征的彩礼,知晓了内情方知指的是征战的军费,要说他祖王叔没有故意写来气他的意思,他是不信的。有心问一句,你当真是因为在乎,才会如此吗,人又不在眼前。

风逍遥看到苗王抬起眼瞄着他,恨不得找个镜子瞅瞅自己是不是脸上写了字,抻了抻大襟稍息立正站好,问了一句“王上可还有其他吩咐?”

苍狼那支笔放在砚台里转着,吸饱了墨也不见他拿出来写一个字,半晌才磨叽出来一句话,“他……身体还好吧?”

他?谁?风逍遥开动脑筋风暴了下,回道:“飞溟本就是装的,所以一切都好,内伤么,也好得七七八八了,请王上放心。”

咔嚓一声,毛笔笔杆被某人给捏出个坑。苍狼嘴角不显著地抽了一下,派给了兵长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连夜去寝宫把花园下埋的金子挖出来,还不能把花坛里的花弄坏了,否则少一株扣一月俸禄。

风逍遥在叛变边缘徘徊了一大圈,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去领铲子了,临走还不忘从点心盒子里摸了块蟹黄卷,“啊对了王上,北竞王还说过,无论多晚,他都等你一起过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1-15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爱看,还想看QA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霖铃

楼主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