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霖铃

[文章] 苗疆不可无后

[复制链接]
查看: 1165   回复: 16
发表于 2020-11-18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霖铃 发表于 2020-11-18 00:12
得不到竞日孤鸣的任何回应,苍狼大着胆子舒展开手臂将竞日孤鸣揽进了怀里,两人身体紧密地贴合在一起,肌肤 ...

牽手一起走過雪深!!兔兔加油攻陷祖王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7 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苗疆,落了初雪,便意味着离苗历新年不远了。年从何处起?岁源月亮梢,天宇边缘来,彩色养人眼。这首儿歌,竞日孤鸣曾在过年时轻声哼唱给年幼的小苍狼听,以至于苍狼小时候一直以为这个隆重而瑰丽的节日是从天边月亮上掉下来的。望着小孩子捧着脸在窗前看雪看月亮的侧影,竞日孤鸣心上犹如寒川积雪,再难有任何欣悦起伏。他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母妃诞下他时,离苗年尚有整整一个月,所以他的满月之期便是新年了。当年他的父王抱着襁褓里的幼子一时高兴,脱口而出此子乃逢天时而生,将来定是苗疆社稷之福。

然而九岁之后,竞日孤鸣就再也没有庆贺过生辰了,以至于三十年来没有人记得他是何时出世的,北竞王生辰关乎苗疆社稷这回事也才渐渐被人淡忘了。

竞日孤鸣支颐靠坐在炕桌边,闲闲地望着中庭落雪,一片白茫茫,连清晨苍狼踩出的一串足印都为新雪覆盖得不落痕迹了。事过境迁,踏雪无痕,一切过往恩怨该还的情该偿的债尽皆了断,原来就是这种心境啊。

“若是爱上不该爱的人,偏生又喜欢得不得了,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他答不出,因为他从来没有喜欢过什么人,无法真心面对时,就算演得再逼真,付出的也注定是虚情假意。谈论情爱这个事,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资格。所以就算他昏沉间听到了这句言语,也只能恍作不知。只是他没有想到,原来他以为的苍狼会对他心存的亲情依赖,竟会演变成了如今这等相思情慊慊的意味。

难道就是这一点情动,萌发了苗太祖手绾红丝乱点鸳鸯……竞日孤鸣揉着心口,压了好久的恶心感不由又袭了上来。他忍着头晕无力俯身去取小几上的漱盂,身子刚探出去,整个人就被一个有力的怀抱圈了回来,力道不大,却稳贴合度。

神疲体倦到了极致,是再难把持什么风度的,竞日孤鸣偎在苍狼身侧一顿掏心掏肺的干呕,好半晌才一身虚汗地跌回了靠枕上,就连苍狼绞了巾帕为他拭着这满脸的狼狈,他都没有力气抬手去回应一下了。

“修儒说你这几日什么都吃不下,竟一直是这个样子的吗?”年轻的苗王话音里听得出明显的焦急和不易察觉的一丝愤怒。面前这个人,苍白憔悴得不复往日的意气风发,理智告诉他,这个人骗了他二十年,实属咎由自取,可他就是恨死了他这副样子——无数次为了达到目的,不惜灭失掉真正的自我。

为了韬光养晦,三十年戴着面具过活,喜怒贪嗔全不由心,就连生辰之日也因为祖先王一句话,成了不可说的忌讳。如今又为了这个传说中的王族血脉、天命之子,屈身俯就至此。

他原以为荷命运之重的人是他自己,可直到近日查看了王族玉牒后,他才恍然大悟了竞日孤鸣从来不曾庆贺生辰的原因,细细想去体会竞日孤鸣多年来的心境,竟叫他手足无措,他真的不知道还能用怎样的手段去挽回这样一个人。

苍狼安顿好了竞日孤鸣,便挨在他身边,将适才藏着的一个瓷坛拎了出来,倾了一盏去递在了竞日孤鸣的手中,说道:“我还记得,从前落第一场雪后金池都会特别忙,她会收了王府后花园里的积雪,细细滤过后,燃松枝起竹炉加了梅蕊去煮果子露,冷冽甘甜可解冬日烦躁。余下的果汁冻成冰,盛在水晶盘里,我每次贪嘴都会被你管着不许多吃。这梅子露是我照着……”

没等苍狼把话讲完,竞日孤鸣已皱着个眉头,将个饮过一口的盏子递了回来,幽幽叹息了一声,“嗨呀,虽说孕期合该嗜酸,可也太酸了些。”

苍狼接过就着这半盏呷了一口,不可能的,自己明明试过了口味的,他咂着嘴疑惑地抬眼看过去,才发现竞日孤鸣正眉目含笑地望着他,“多谢苗王,政务繁冗还亲手扫雪制这冰饮。”

“也不十分麻烦……”从小追在金池后面看都看会了,而且他记得很清楚,每年竞日孤鸣都会留一小坛清澈雪水给他自己,玉碗盛来,然后默默地奠在松柏之下。这一切做完,竞日孤鸣整个人也宛如裹着霜雪,不复往日温和可亲。但也仅只那一时半刻,便又恢复如初,如今想来,那个日子其实就是竞日孤鸣的生辰吧,而他亲手倾杯奠下的,何尝不是昔年故园一段洁白天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6 01: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霖铃 发表于 2020-12-7 07:50
在苗疆,落了初雪,便意味着离苗历新年不远了。年从何处起?岁源月亮梢,天宇边缘来,彩色养人眼。这首儿 ...

還曉得一起喝酒!祖王叔賣再撩了,兔已經喜歡你喜歡得不知道怎麼辦啦X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7 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钓!就纯钓!苗疆第一钓王竞日孤鸣!【鼓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3-14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204155tzex1cdnkccii2xi.jpg

日常散步,孕夫脾气很大【雾

点评

捏,就捏,孕夫高興怎麼著就怎麼著,圍觀民眾也很高興(傻笑  发表于 2021-3-15 12:0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5-20 22: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岁寒而丽宾至,苗王宫里积雪尚未融尽,贵客便接二连三地到访了,为白雪琉璃的冷寂世界平添了莫名的喜庆热络。苍狼披了件紫色镜面狐裘的大氅往宫门行来,来人的尊贵程度是值得他这个苗王降阶而迎的。在那段尊严被践踏到污泥中暗无天日的日子里,是初次相识的东瀛女将军雨音霜告诉苍狼:要让自己的内心变得强大,坚守住最后的信念和自尊,那样即使陷入最不堪的境地,受到摧折的也只不过是外在的躯体,而尊严和自信是属于内心的,只要你不愿,没人能够践踏得去。

这番认识,让当年那个陷入众叛亲离之境,惶惶然不知如何自处的苍狼王子,忍着骨断筋离的痛楚最终蜕变成了真正的狼,一个坚毅果决的苗疆之主。一起历丧乱,共患难,有着再造之恩,在苍狼心里早已将雨音霜引为知己。于是他难得地现出了轻快雀跃的心情,只因如今身居高位,相知之人寥寥,而故旧就尤为值得珍视了。

雨音霜,白衣雪发间红绫牵系,如凌寒料峭的一枝红梅,焕发着冷静柔美的霜雪精神。虽则容颜外貌一如当年相识之时,但敏锐如苍狼,还是体会到了她言语态度间的变化——她是逃到苗疆来的,带着莫大的心事,无可对人言,却又没有勇气去直面——与今时今日的他别无二致。

所以面对雨音霜的几番欲言又止,苍狼没有任何追问,只是在政务之后携了一壶烈酒,在御花园里寻了个可以推窗望月的轩厅,红泥小炉,一品暖锅,袅袅升腾的水汽刚好体贴得烘托出了一场适合倾诉的氛围。

雨音霜是会饮酒的,但今晚却醉得极快,水雾迷离了一双杏眼,她便只知对面坐的人是要听她诉心事的,“有一个人,我曾全心全意相待,但最后我才知晓,他是我的杀父仇人。”

苍狼闻言陡然停了箸,他耳力极好的,在暖锅翻滚的咕嘟声外,听到了自己砰砰的心跳声,他理应称职地追问一句“后来呢”,可话说出口却变成了,“你很爱他,又不知如何去爱,对吗?”

“隔着血亲的性命,我没法说服自己。”霜的眼中有着显而易见的痛苦。

苍狼换了一壶烫过的暖酒,默默为霜和自己斟了满杯,这酒能醉人,却也能让他将一些感情看得越发明朗,因为他从对面人的眼中看到了自己。

如此生动的痛苦和挣扎,该舍难舍,当断不断……他甚至有几分羡慕雨音霜,至少她可以逃到这里来,借酒道出心中隐痛,而自己又该去对谁说,为王之道需要他面对一切扛下一切,还不能示弱和自乱阵脚。

“王上,你……再饮下去,酒可就……没有了。”霜勉力撑持着清明的神智,还是不受理智控制地伸出手去拿酒壶,可无论怎么拿,酒壶都在面前晃啊晃的捞不起来。

天旋地转地醉倒在桌上之前,霜听到苍狼说了一句“今晚,孤王想求一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霖铃

楼主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