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章] 08.25 [蒼競] 捧花 - 完,12F

[复制链接]
查看: 731   回复: 19
发表于 2020-6-19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行雨 于 2020-8-25 02:33 编辑

我挖坑我驕傲!


-----
[蒼競] 捧花-上

苗疆戰神同交趾國長公主的婚禮,雖然當中究竟有幾分是真心相愛又有幾分是政治因素沒人能知……仍然毫無疑問可說是苗疆年度的第一大盛事了。

向來和羅碧情同兄弟,只差沒穿一條褲子長大的千雪孤鳴自不用說,提親迎娶開禮車當接待當伴郎都親力親為;孤鳴皇室其他成員也是給足面子,全體都到場祝賀了。

然而當競日孤鳴牽著蒼狼到訪新娘休息室的時候,卻是沒能提前見著本日的最佳女主角──佈置得相當富麗堂皇的新娘休息室內只有姚金池一人,正神色為難在講著電話,「對,姊姊她說需要修改一下、不是的!是腰圍的部分……」

話沒說完,眼角餘光瞥見了到來的兩位貴客,姚金池也只有匆匆幾句結束了通話,趕緊轉頭向競日孤鳴行了個禮,「……競爺、蒼狼少爺,今日實在招待不周……讓你們見笑了。」

身兼伴娘又是新娘子唯一的親妹妹,可以想見姚金池今天必然是得像個陀螺似地忙進忙出……大概是停下來喝口水的空檔都沒有了。

競日孤鳴自然不會在這種時候找碴,更是主動輕笑著替她解圍,「沒事,這種大喜的日子,你們身為主人家,忙不過來是天經地義,我們又不是外人,自便就是了。」

姚金池感激地笑笑,當然更知道這兩位提前駕臨可不是為了問候新娘或者自己,而是有更要緊的事情待辦,「……還要麻煩競爺跟蒼狼少爺了。」

接過姚金池遞來的小花籃,純白錦緞上頭插著一對光看就知道價值不菲的對戒──白金男戒的戒身款式相當大方簡單、全無裝飾;銀鑽女戒戒身大致與男戒相同,卻在戒台中心豪氣地裝飾著一顆目測五克拉起跳的大鑽石……真的是、一眼就能體現出兩位新人各自性格的戒指呢。

競日孤鳴無聲地在心底暗笑了笑,面上仍舊一派溫文儒雅,抬手揉了揉腿邊那根小尾巴的腦袋,「沒問題,等會兒就看我們小蒼狼表現了。」

蒼狼今日穿了一身帥氣的燕尾小西裝,打扮得同新郎倌一般無二;但畢竟年紀尚小,一路走來見眾人都是神色緊張地來去匆匆,向來溫婉客氣的金池阿姨更是連話都沒跟自己說上幾句又轉頭講起電話……顯見是忙得不得了。小傢伙有些怯怯地拉了拉自家祖叔叔褲腳,仰頭向競日孤鳴問道:「……祖叔叔,等一下要做什麼?」

競日孤鳴蹲下身,先將手中的花籃遞給蒼狼要他捧好,接著一邊替他整理領結一邊溫聲說明道:「我們乖蒼狼是今天的戒童唷,這是個非常重要的工作,要負責……」

「唉唷我的小祖宗你還沒準備好呀?等一下你可是眾人的焦點啊!」

千雪孤鳴像陣紅色旋風般颳了進來,大嗓門吼得眾人耳朵疼,「溫欸啊快快快,趕緊把鳳蝶給牽過來換衣服啊,啊不然你是在夢遊哦還在那邊給我慢慢晃!典禮開始的時間就快來不及了啦!」

……反正新娘子本人就還沒準備好,你這個伴郎再怎麼心急又有什麼用?競日孤鳴在心中默默吐槽道。

而顯然神蠱溫皇也有同感,照舊神態悠哉地牽著鳳蝶(不得不說看起來比較像是鳳蝶拖著他)緩緩步入休息室,「……準新娘都還不見人影,好友忒也心急……不知道的人怕是要以為,你才是新郎了。」

千雪孤鳴沒空理會自家損友的挖苦……畢竟眼前問題更大,「哇靠!你不說我還沒注意到新娘不見人影咧!姚金池啊,啊沒妳姊是又跑去哪裡了?!」

「姊姊她……」姚金池也是滿心的有苦說不出,「禮服不太合身,我們已經請人趕緊過來修改了。」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要改禮服?!」千雪孤鳴覺得自己簡直要被這對姊妹給氣死了,「啊沒妳那個阿姊頭殼裡面到底是在想什麼啊?錯過典禮時間怎麼辦啊!!」

……特別量身訂製的高級禮服,剛做好還不到一個月,像姚明月那樣注重維持體態的人,怎會不合身?是了,方才聽金池電話裡的內容,似乎說到了是腰圍的部分……腰圍、嗎?

心下思量幾番,競日孤鳴幾乎已經可以肯定答案了。橫豎一群幾個大男人在這乾著急也沒用,競日孤鳴輕聲開口替姚金池解圍道:「沒事。金池,妳先帶鳳蝶去換衣服吧,把握時間。」

姚金池感激地乖巧應了聲,趕緊領著鳳蝶走到隔壁的更衣間去了。至於某位藍衣男子,似乎是自覺今日任務已經完成,選了張看上去特別舒適的長沙發就慵懶地坐臥了下來,把個新娘休息室當成了自己家客廳似的,還不忘招呼道:「千雪好友,先坐下吧。」

千雪孤鳴哪裡靜得下來,急得滿室亂轉活像隻焦躁的哈士奇,「我都快緊張死了,你還有心情坐!」

「緊張也是無用功,起不了任何作用。」溫皇仍舊是那副不為所動的悠哉神態,「我們現在能做的,唯有耐心等待。」

「怎麼你也學起我叔那一套耐性不耐性的……我聽了就頭痛!」千雪孤鳴哇哇抗議。

「耐心,可是一項值得你學習的珍貴美德啊,小千雪。」競日孤鳴也笑瞇瞇地出聲贊同。

「唉唷好啦好啦算我怕你了!」

面對自家大祖宗,千雪孤鳴向來都是一秒認輸的,「小叔啊,今天可是我兄弟難得的大喜日子,你就不要對我念經了……」

……原來你還記得今天是他羅碧的大喜之日,不是你千雪孤鳴的呀?

幸好競日孤鳴仍舊十分理智地忍下了到口的吐槽,姚金池也適時出聲打了圓場,「競爺、千雪二爺,鳳蝶已經換好衣服了唷。」

「哇~這是哪來的小公主啊!」

千雪孤鳴立刻被轉移了注意力,化身對著女兒花癡的傻爸爸,「唉唷我們鳳蝶怎麼這麼漂亮!來來來,快過來給乾爹看看!」

雖然鳳蝶名義上是千雪孤鳴的養女,但卻不是生活在孤鳴家,而是從小在還珠樓長大的;畢竟眾所周知,千雪孤鳴自己本人都效法大禹,三過家門而不入滿世界亂跑……別想他能安定下來照顧一個小丫頭了。

然而說是託溫皇負責照顧養女……還不如說是鳳蝶丫頭在照顧著這個懶人乾爹來得多。也因此,鳳蝶自小便是性格穩重的小大人,打扮也偏中性方便活動為多。但今日是來當花童……薄施脂粉,再換上那一身精心挑選的粉紫蓬蓬紗裙後,便真也毫無疑問是粉妝玉琢的小美人胚子一個。

千雪孤鳴簡直樂得飛飛,眼珠一瞥又看到乖乖站在旁邊的小姪孫,瞬間被父愛淹沒,「蒼狼也來蒼狼也來,你跟鳳蝶兩個站在一起……啊唷真的好登對啊!太好了太好了!」

……這叫登對嗎?自家小蒼兔才六歲,鳳蝶都小三了;而且女孩子向來發育快過同齡男孩多些,鳳蝶都高出蒼狼一個頭了,「登對」在哪呀?

懶得理會某個過度亢奮胡亂起鬨的傻爹,競日孤鳴蹲下身來與鳳蝶齊高,微笑輕道:「初次見面……鳳蝶好,我是祖叔叔。」

按輩分來算,鳳蝶與蒼狼相同,確實都該喊競日孤鳴一聲「祖叔叔」;小丫頭之前並沒見過競日孤鳴,雖然奇怪眼前這人分明外貌年輕卻自稱祖輩,也只是有些訝異地睜大了一下眼睛,很快地便鎮定下來,拉拉小裙子屈膝行禮,「祖叔叔好。」

「這身衣服,是祖叔叔給妳準備的見面禮。抱歉,沒有先量過妳的尺寸,幸好還算合身,穿起來也很好看……鳳蝶喜歡嗎?」

鳳蝶聞言,先是直覺地低頭審視了一下自己,這才乖巧點頭,「……喜歡。謝謝祖叔叔。」

……哎,真的是聰明伶俐懂人眼色的孩子,誰人不愛?競日孤鳴的笑容也沁得深了些,「那祖叔叔可以拜託鳳蝶幫個忙嗎?」

話聲未落,競日孤鳴將一旁緊張得從頭到尾一語不發,只是雙手緊攢著花籃的蒼狼輕輕攬近些,「這是蒼狼,今天是他第一次執行任務唷。可以拜託鳳蝶幫祖叔叔照顧他嗎?」說著便拉過蒼狼的手,遞給了鳳蝶。

──「執行任務」這樣新奇有趣的說法讓兩個小孩的眼睛都亮了起來。鳳蝶先是遲疑地轉頭望了望溫皇,見對方還是毫無反應地在沙發上閉目歇息,這才問道,「……要做什麼?」

蒼狼也怯生生地開口了,「祖叔叔,什麼是『任務』?」

「很簡單的。蒼狼只要跟鳳蝶一起走過紅毯,然後把花籃交給羅碧叔叔就可以了。」

競日孤鳴的笑容充滿安撫意味,他重新理了理蒼狼頸間的銀紫色小領結,復又囑咐道:「但是呢,蒼狼要一直笑得很帥很帥才行唷,今天有好多人都在等著要幫你拍一堆帥氣的照片呢。」

接著,競日孤鳴又轉身拿過茶几上準備好的粉色花圈,細心地戴到了鳳蝶頭上,「鳳蝶的任務就比較困難了,要一手牽著蒼狼,另一手還要撒花瓣……不過鳳蝶是姊姊了,祖叔叔相信妳一定沒問題的。」

兩個孩子可說是人生第一次,被長輩這樣誠懇又溫柔地託付了(?)重責大任,頓時生出無比的責任心來,不僅蒼狼馬上大聲地喊著「祖叔叔,蒼狼會加油的!」,鳳蝶也馬上牽起了蒼狼的手,豪氣干雲地用力點頭。

「嗯,你們都好乖,等任務完成以後,祖叔叔會給你們禮物的。」又充滿鼓勵地撫了撫兩個孩子的腦袋,競日孤鳴這才笑瞇瞇地站起身,「好啦,兩位伴郎先生,麻煩請帶可愛的花童們去準備就位……這休息室、就留給我們的最佳女主角囉?」

原本是扁眼看著某位大祖宗又在哄騙乖小孩……競日孤鳴這麼一說,千雪孤鳴頓時又跳了起來,還不忘一把拉起一派安詳只差沒有在沙發上直接睡入涅槃境界的溫皇,「對啦對啦沒空在這裡蘑菇了,快快快溫欸啊,我們先去找藏欸演練一下進場的時候要怎麼走位……」邊說著邊推著兩個小孩往外走。

「……祖叔叔不跟我們去嗎?」懵然地被千雪孤鳴推到了門邊,蒼狼忽然反應過來,回頭企求地望著人。

可惜競日孤鳴只是笑著揮了揮手,「小蒼狼,要加油哦。」


─TBC─

-----

那個兔啊,你聽過”女大三,抱金磚”嗎?(笑
(兔哭奔

嗯對,明月姐姐是帶球嫁的,無心參加了父母的婚禮!(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0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想rua那个花童兔>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20 20: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霖铃 发表于 2020-6-20 16:15
好想rua那个花童兔>

原始的靈感是來自好久好久以前一張圖,就是競日蹲下來幫穿著小西裝的兔拉領結!萌死我了
那個畫面一直在腦海裡面晃啊晃,只好老老實實動手寫出來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1 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行雨 发表于 2020-6-20 20:32
原始的靈感是來自好久好久以前一張圖,就是競日蹲下來幫穿著小西裝的兔拉領結!萌死我了
那個畫面一直 ...

拉拉领结,然后跟兔兔说,以后兔兔也要找一个新娘,兔兔吧唧一口就亲了上去,祖叔叔我要嫁(?)给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22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霖铃 发表于 2020-6-21 12:18
拉拉领结,然后跟兔兔说,以后兔兔也要找一个新娘,兔兔吧唧一口就亲了上去,祖叔叔我要嫁(? ...

哈哈哈哈嫁是不能嫁的,堂堂苗王怎可隨意下嫁於人呢?!

倒是把你祖叔叔娶回家還可以努力看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22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蒼競] 捧花–中


點綴無數金粉彩帶與繽紛氣球的露天花園會場,管弦樂團演奏起耳熟能詳的那首進行曲;在賓客的笑聲與讚嘆的輕呼聲中,英挺俊肅的新郎挽著豔光四射的新娘入場,在眾人的喜悅祝福中,互相交換戒指與誓約之吻,一切都是那樣美好──除去某位喳喳呼呼的伴郎不小心踩到伴娘的腳差點撞倒花柱裝飾引起一陣虛驚;某位小戒童因為緊張過度導致送上戒指時全程面目猙獰以外,這場婚禮真的可以說是進行得非常順利而美好。

──羅碧同姚明月大婚與否其實跟他本無甚相關……不過到底算是孤鳴家的場子,顥穹孤鳴人雖沒能親自到場坐鎮……以他性子,肯定也不樂見這婚禮出一絲半點差錯的。

看著那對甫出爐的新婚夫婦攜手接受眾人歡呼灑花,競日孤鳴也終於在心底悄悄吁了口氣。

眼見訓練有素的婚禮會場人員開始將觀禮座椅迅速撤下,在場女眷們也有些鼓譟地紛紛往場中移動……看來終於是到了婚禮結尾的最高潮那項活動了。

「……祖叔叔,我們要回去了嗎?」

競日孤鳴趕緊牽起蒼狼的手,祖孫倆十分自覺地退到了最旁邊,卻引來小傢伙有些期待地抬頭發問。

「嗯……雖然先走也沒關係,不過我們最好還是再等等。」

競日孤鳴自然讀得懂姪孫心中期望,可惜他倆今日就是孤鳴家的代表……最為吉祥物,還是鎮壓到最後比較好。競日孤鳴笑瞇瞇地安撫道:「總不能丟下金池阿姨一個人對吧?」

蒼狼先是有些不樂意地抿了抿唇,但天性中的體貼到底還是佔了上風,乖乖點了下頭同意。

可才說著人,姚金池便已走到了他倆身邊,神態明顯可見地有些疲憊,但仍是喜悅含笑的,「競爺,蒼狼少爺,今天辛苦你們了。」

「哪裡……金池妳才是真辛苦。」

畢竟,差點被小千雪踩到腳的可不是自己……一想起那畫面,競日孤鳴實在又好氣又好笑,最終只能化成一句嘆氣。復又關心問道:「倒是金池不打算去接捧花嗎?那是妳自己姐姐,不給妳放點水……可說不過去。」

姚金池只是笑著搖了搖頭,抬眸望向場中新人,臉上的笑容那樣溫柔、又有些模糊,「……沒關係。」

──真正的幸福不能靠別人給予,要自己去爭取才行。

競日孤鳴能夠理解並同意姚金池心中所思……然而那位交趾國長公主很顯然不是這樣想的。只見她四處張望了下,像是鎖定了目標那樣露出明豔笑容,然後高高舉起手,做出了一個近乎職棒投手般的姿勢──將捧花向著自己身邊的姚金池給擲了過來!!

在場眾人壓根沒料到新娘會有如此動作,全都愣住了;首當其衝的姚金池更是大吃一驚,只有近乎本能地閉眼抱頭,縮起身子向後退。

近乎電光石火的一瞬之間,競日孤鳴都沒來得及考慮出到底是搶上前去攔下來還是拉著小姪孫一起找掩護──捧花已經不偏不倚地落進蒼狼的懷裡了。

顯然覺得自己立了大功的蒼狼滿臉得意地舉著捧花向他邀功,「祖叔叔你看!我接住花花了!」

姚明月畢竟不是職棒投手(。),捧花也遠遠比棒球還重得多……在沒能準確砸中姚金池之前就已經近乎墜地,還是小蒼狼幾步快跑上前接住,才沒落得摔在地上的壞兆頭。

遠處的姚明月只能氣結,醒神過來的姚金池還在不知所措;在場女客面面相覷……只有千雪孤鳴飛快地排開眾人擠了過來,「哇靠!蒼狼欸,怎麼是你接到捧花啊?!」

「……不、不能拿花花嗎……」敏感地看出了現場氣氛不對勁,蒼狼下意識往競日孤鳴身邊靠了過去,「那、那我拿去還給新娘子……」

「沒事的,小蒼狼接到了就是小蒼狼的了。」警告地瞪了千雪孤鳴一眼,競日孤鳴面帶微笑地蹲下身安撫小姪孫,「接到捧花就是接到好運……那表示小蒼狼今天很幸運唷。」

「真的嗎?」蒼狼遲疑地看了下手中的花束,又望了望眾人尷尬神色,仍舊決定相信自家祖叔叔的說法,「……那、蒼狼把花花送給祖叔叔好不好?希望祖叔叔也可以很幸運!」

還沒等競日孤鳴回答,那廂千雪孤鳴的大驚小怪已經響了起來,「唉唷蒼狼啊,你拿花送給你祖叔叔幹啥呀?你要送還不如送給鳳蝶……啊來來來,剛好趁這個機會,千雪叔也幫你們倆做個媒怎麼樣?哎呀認識認識也好,感情要從小培養起,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多美好呀~」

「……不要。」蒼狼小聲卻堅定地拒絕,同時緊緊抓住競日孤鳴的手往他身邊偎了過去,「我不想把花送給她……」

可惜千雪孤鳴並沒看懂自家姪子的肢體語言,只是一頭熱地靠過來繼續進行推銷,「幹嘛?蒼狼你害羞啊?做為紳士要大方點,主動向女孩子伸出友誼的手才對啊……」邊說還邊試圖伸手要拉住小傢伙往外牽。

──嗨呀這可真是……「欲速則不達」這句亙古真理,怕是還沒能讓小千雪弄個明白,某雙藍眼睛就要先淹大水了。

競日孤鳴還在考慮著要怎麼開口圓場比較好,一旁的姚金池卻也蹲下來向蒼狼搭話道:「蒼狼少爺,要不,捧花先給我,金池替您收著好嗎?說起來,您跟鳳蝶小姐還是第一次見面,都沒有好好打過招呼呢。」就這麼幾句話的功夫,千雪孤鳴已經興致勃勃地拼命招手,把鳳蝶給喊到身邊來了。

雖然身為孤鳴家的小少爺,向來是眾人奉承的對象,但蒼狼一直都是個有禮貌的乖孩子,本該會聽話配合的。但此時此刻,敏感的他已經察覺出眼前幾位大人莫名的熱切跟關注……偏偏又不知怎麼拒絕才好。滿腹委屈說不清楚,只能越發用力地捉緊競日孤鳴的手,宛如溺水之人抓住浮木那樣,求救似地喊道:「祖叔叔我們可不可以回去了……」

競日孤鳴卻沒有如他所預想地那般第一時間帶他離開,反而沉思似地遲疑了片刻,才輕聲道:「蒼狼乖,先跟鳳蝶姐姐問好。剛才姐姐有牽你一起走紅毯的呀,你要謝謝人家。」

鳳蝶倒像是全然不以為意那般,「不客氣,我只是陪他走過去而已,他也沒有讓我牽手。」

……這倒是,方才兩個花童走進會場的時候,蒼狼的確是沒讓鳳蝶牽著。本來是挺擔心,幸好鳳蝶能記得拉住蒼狼配合音樂跟指令前進,不然蒼狼大概會埋頭狂奔超越新娘直接衝到新郎身邊。競日孤鳴這下是真心誠意地誇讚鳳蝶了,「鳳蝶做得很好,辛苦了。」

兩人不提則已,一提起紅毯,蒼狼頓時想起自己剛才一個人好可憐沒有祖叔叔陪(?)眾目睽睽之下的巨大壓力,又眼睜睜看著祖叔叔只誇讚別人完全沒有要安慰(?)自己的意思……一時之間簡直委屈得不得了,「……我說不要就是不要!」哭吼完便撒開腿跑了。

競日孤鳴沒提防,被哭跑的小傢伙給撞得重心不穩差點跌倒,身側的千雪孤鳴跟姚金池連忙扶住他。

「競爺小心!」

「小叔!」

競日孤鳴自己站穩了擺擺手,「我沒事……小蒼狼呢?」

眾人這才轉頭四顧……早沒了蒼狼的影子了。


-----

接到捧花後六個月內會結婚!

……沒結婚的話,就要等好久好久囉(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2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小年纪!不得了,最后哭跑委屈的小样,太熊了。好不容易拿到了漂亮花花,结果被一群大人围起来要,最后还要被迫送给小姐姐,人家不干了啦。

点评

熊但可愛hhhh  发表于 2020-8-27 10:0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2 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家奶兔兔才六岁呢!要哄的

点评

其實我覺得我把兔寫得很懂事了,大部分的六歲人類雄崽都是真的熊......(怕  发表于 2020-8-27 10:0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2 17: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兔也太可爱了吧!我好想rua!小孩子心性单纯,就只想把漂亮花花给喜欢的人啊~祖王叔快收下他的心意~(蒜你想当红娘也太早了)

点评

我乖孫兔就是辣麼可愛! 千雪這就叫亂點鴛鴦譜2333  发表于 2020-8-27 10: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3 0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黄饼 于 2020-6-23 01:37 编辑

013111dttezlfgseehzzw3.jpg 面目狰狞失败,皮笑肉不笑成功【抹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下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手机版|小黑屋|苗疆后花园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